111555 逝水流年 - 会唱歌的蒲公英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会唱歌的蒲公英 > 逝水流年

逝水流年

[更新时间]2017-12-14 18:22:29 [字数]3544

逝水流年

                                                                   -----粱子

一、    逝水流年

 

有一种沧桑不是孤独寂寞满目凄凉,有一种沧桑是泪流满面热泪盈眶。

你可曾见识认知这样一位沧桑的老者。那岁月的镂刀将她的面庞刻满了皱纹,纵横交错、罗罗列列,如星子密集,如网络蒙蔽。她静谥在那里,就象一副雕塑;静止在那里慈祥得宛若一尊菩萨。

这位老者的形象曾无数次出现在我的作品,是对她的凭吊、祭奠,心怀感恩的无限的怀念。我喜欢轻松的文字,生活不能承受之重,生活不能承受之轻。重,是一种超常的负荷;而轻,则是一种庸俗的浮躁。当这位沧桑的老者出现在你现实的版本里,你是怎样的感触?怎样的惊叹,是岁月无情,还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当我再见到这位沧桑的老者。除了那些岁月刻痕,满目的凄凉也不至于让我泪流满面,热泪盈眶。让我慨叹、让我悲伤的是这位老者竟然已不记得我的模样,那可是我曾经最熟悉的人呵!老人虽然能叫出我的名字,但我就站在面前,却已不认得我。我是什么时候,在她的脑海里消失;我的影像,是什么时候在她的记忆里删除。以往曾是最熟悉的人,时隔几年,再相见时,却定格成为陌生的不速之客!我尝试着用那些记忆的碎片来唤醒那被无情岁月冲刷去的影像。而这一切都是徒劳、都是枉然,我陪着老人说笑,当我转过身去,看着那浩浩荡荡的古运河水,弯弯曲曲的古运河岸,却是泪眼模糊,抽搐不已、泪流满面!

我的《苇叶船》的故事版本就源于此。这古河村落,这愚人街巷里都有这么一个故事缩影,不管是放大,还是缩小,那背景都是永恒的画卷,不管是凝固还是流淌,它都散发着一袭温存、脉脉温暖。是的,那位叫做雅芳的姑娘就生长在这个村落,那流淌千年的古运河也从村畔横亘而过,那承载着我们童年的梦想与希望的苇叶船总是在记忆里漂荡,在梦呓里徜徉。

那《冰河》里的背景亦是如此。那冰河就是这横亘千年的京杭大运河,那村落也是在这里座落千年的村落。在这远古的村落里也有荒谬奇特的故事。一个傻子一生竟然娶过三房媳妇。第一个,因病离逝;第二个,却是一潜伏在大陆的国民党女特工,后神秘消失,在南方偷渡时被国安局查获;第三个却是一个贤妻良母,生下两儿一女,女子后失踪,两个儿子一个特种兵、一个傻子,后二儿子犯下弥天大错,被特种兵哥哥亲自手刃。当然,我只是在剪辑了现实里的几个镜头,若是把所有情节都融入,我觉得那故事就太边缘了,这故事就太荒谬了,荒谬得让人不堪承受之轻,荒谬得让人不能容忍现实之重。所以,我思虑再三,不愿将那现实还原,剪辑几个镜头,仅此而已。当作品在现实与虚幻之间游离,可以将惨烈写得更加惨烈,将温暖写得更为温暖。所以那冰河都变成了冰冷的白色冰河,那冰河变了冷酷的血色冰河,那冰河变成了无情的黑色冰河。故事就这样演绎,仿佛在勾勒我记忆里的痛伤。故事有虚有实,却仿佛是在叙述自己,描写自己,表达自己。

我又回到了那方阔别已久曾经最最熟悉的院落。记得自己在院落里是多么的顽皮多么的淘气,那大部分童年的往事都在这里演绎,都在这里度过。那黄色平坦的土地院落曾是一孩童的武场,无论是在夏至或者是冬至日,一年中最冷最热冰与火的季节,那黑黑的胸膛,黑黑的肌肉隆起,白白滚烫的汗水流淌。身轻如燕地跃过那矮墙,轻松攀上那粗壮的大树,轻轻地从一个屋顶跳跃另一个屋顶,试探着用手指拿捏着屋檐行走,这些都是一个孩童内心世界憧憬的飞檐走壁,这是一个孩提心灵空间的武侠!是的,童年的你在这院落里栽植了一棵小桃树,在院前方开辟了一方小小的花园,满园的花朵绽放,满院弥漫芬芳,招惹得蜂儿蝶儿匆匆忙忙。在院墙上,在大树上,院落各处仿佛都留有自己生活的轨迹,在屋内的平壁上至今还保存着那儿时的涂鸦作品。

当我看到这些儿时的涂鸦之作,心头泛起一阵温暖的慰藉,又增多几丝冰冷的寒意,哦!这是岁月的烙印,这是沧桑的痕迹!

我本想去追忆那一袭温存、脉脉暖意,却不曾想收获的却是满脸泪痕、热泪潸然。那许多的故事就在那里定格,而岁月还是不会停止它匆匆的步履,它把这世界一点点潜移默化沾染上泛黄黑白的颜色,沧桑的痕迹,不禁让人扼腕,不觉让人叹息!

我就站在外婆面前。 外婆问,你是哪里来的客人?我说,我来自古河村落。外婆说,我女儿家也在那里,还有那个小外甥,都好几年没见过他了,你捎信过去,见了就说我想他们了、、、、、、

 我多想说,我就是您从小带大的孩子呵!却变得伤感无语。

拿起水果牛奶让她吃,她却使劲儿的谦让; 我买了了厚厚的棉衣, 她说,这颜色太鲜艳了! 、、、、、、 呆了一整天,她居然还是叫不出我的名字,还是认不出我的模样! 99岁高龄的人了,耳不聋,眼不花,在她的脑海里却是没有了我的影像!想想这场景总是让人心酸、心疼。 亲人就站在面前,却被当作一个陌生人!

虽然两人彼此温暖地促膝交谈,而我总是偷偷将头扭转,不禁失声痛苦,泪流满面。

是无情的岁月,在这苍老的面孔上刻满纵横交错的皱纹;是这日光流年,将我的印象在她的脑际删除!

记得离家时去看望老人,那时她还很清楚明白,她用两只粗糙而温暖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双手叮嘱:孩子,出门在外,不要惹是生非,要学会忍让,要好好做人……就几个月没去看望,我分明见她已经老泪纵横。

一天可以写几万字长篇的我,就写上面几行文字却是历经两个多月。写几行,却是纠结到痛处,两只有神的眼睛总是被眼泪模糊。象个孩子一样泪流满面,失声痛苦!

几年了,终于回到了久违的魂牵梦萦的故乡。去探望九十多岁高龄的外婆,孩提时我天天住在那里,她可是将幼小的我带大的呀!当我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不知为何她已经不认识我了!她把我当成了眼前一个匆匆的过客!

二、第六感

 午夜时分,我已经沉沉睡去,就在这静谥里,身体仿佛突然被高压电流击中,全身一袭震颤,一阵抽搐。眼睛本能地睁开,夜本是黑黑的,而就在睁开之前整个脑海里却是白白的世界,如同白昼。而眼前的确是黑黑的。想动,身体却僵硬在那里,就在那一瞬间,呼吸与心跳仿佛戛然而止。这感觉很奇怪、也很奇妙,整个身体仿佛被一座山重重压住动弹不得,更感觉不到心跳与呼吸,仿佛时间隧道瞬间停止运行,耳朵瞬间也失去了听觉。慢慢的,脑际的白色世界又瞬间消失,眼前由白昼转化为黑夜,听力慢慢恢复,渐渐听到自己呼吸与心跳的声音。眼睛把这黑夜审视了许久,才在这种不安与焦躁中慢慢睡去。

此刻的我是在南方离家几千里的地方。第二天清晨,接到四舅打来电话说,你外婆去逝了。

二舅,那时身在东北大连。二舅,是《弹珠少年》的原型,少年他的弹珠技术高超,每天上学都赢半书包的弹珠回来,在窗台上桌子放了许多的瓶瓶罐罐,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弹珠。我的眼睛透过这些透明的瓶瓶罐罐,看这世界的颜色仿佛是五彩缤纷、绚丽多姿的,再透过那木格窗棂,看外面院子里的阳光更是妩媚妖妁,就连那树上的绿叶也幻化变成五颜六色的了。

青年时期,他的牌技一流。每次见他打牌,面前赢的香烟就象堆砌成的长城围墙,高高的、长长的。只见他嘴里抽着,耳朵上夹着,人仿佛就端坐在云里雾里。

他一直是我心目中的英雄。砖窖厂的烟囱被灰霾堵住了,窖主重金悬赏疏通者,没有一个敢上这几十米高的烟囱,谁都知道这一失手,就会遍体鳞伤粉身碎骨,壁内长期熏碱腐蚀,那钢筋扶手随时可能脱落,九死一生。他却义无反顾在万众睹目之下攀上那高高的烟囟,在古运河畔那方圆几十里最高的建筑物。

后在东北吉林一亲戚帮助下做些生意,在跟一富家女订婚之日因醉酒失态而告吹,后沉溺于酗酒赌博消沉堕落,二十多年家也不回。少年的我经常写信劝诫,也无济于事。那以往的英雄形象在我脑海里逐渐淡化消失。

就在外婆去逝的那天,他感觉脑袋沉沉的、天旋地转就晕倒在地,电话号码经常换家里联系不上他,他却打来电话给四舅,问是不是家里出事儿了,这就回家。四舅说,丧都发完了,你还来干什么?!

老人走了。在生命弥留之际,她对这世界充满眷顾,对自己的亲人也是依依不舍。无论是在遥远的海角还是咫尺的天涯,她的意识里总会想到,她的脑海里都会一一过滤一下。

无论是逝水流年沧桑变幻,爱的影像永远不会删除。

 

《会唱歌的蒲公英》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519937/56732232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