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旧爱重逢 - 放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放下 > 旧爱重逢

旧爱重逢

[更新时间]2008-10-16 19:55:17 [字数]6635

旧爱重逢

 

 

 

  我一直很坚定的以为我不爱杜兵贤。我清楚的记得分手时自己潇洒又淡定的表情,没心没肺的告诉这个爱了我两年的男人:“对不起,我从没爱过你!只是因为寂寞。”  

    就在分手后的不知道多少个白天黑夜,我发现我的直觉错了。离开他我比之前更寂寞,也更加的思念这个我以为不爱的男人,爱情早已扎的很深很深。只是太习惯他的溺爱,才有了我任性到不以为然的结果。
    这之后杜兵贤就跟人间蒸发似的让我让他的朋友得不到一点消息,我甚至猜测过他是否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而跑到某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自杀了?我害怕自己就此成为千古罪人!杜兵贤的失踪就跟谜一样困扰着我,他不是本地人,也根本无从打听他老家的住址。
    半年后我和杜兵贤最好的朋友肖阳好上了,这个男人竟一点不介意我心里有没有他,就跟当初我固执的以为我不爱杜兵贤一样,肖阳也固执的确定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只是时间问题。兴许是因为内心太寂寞,兴许真的该忘记杜兵贤,在肖阳俗套的手拿一朵玫瑰花向我求爱时,我只犹豫了几秒就接受了。事后我问他,为什么就一朵?多寒碜!肖阳说,这叫一心一意……和杜兵贤当初手捧一扎玫瑰花比起来,肖阳的一朵不得不令我刮目相看!
    和肖阳在一起的三年里,彼此都小心的回避着关于杜兵贤的话题,也根本不会提及过去大家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生怕一不小心就触动了哪根敏感的神经。
    每天的每天,在肖阳上班前和下班后他都会不厌其烦的对我说一遍:我爱你!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爱是越来越浓烈,而我对他从未说过,也从未感觉过。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成了习惯,甚至认为这都是命中注定的,只好认了。 

    3月3日,在肖阳无数次的求婚失败后,我终于不再坚持,两个都住在一起几年的成年人也该有个结果,我假装喜悦的表情怎么也无法挑逗起落寞的内心,那一块空地中,至始至终都是深不见底的黑洞……
    4月17日在我们走过无数次的路口遇到了失踪三年的杜兵贤。那一秒,我试图转身,却被肖阳牢牢抓住,将我揽入他的臂弯,亲密的继续往前走。我感觉到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正一点点的崩溃。
    杜兵贤的手里也同样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在看清那女人的脸时我很气愤,这是杜兵贤对我的嘲弄!他怎么可以找了这么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来接替我的位置?至少应该找个比我强的女人来报复我。
    “你还活在地球上啊!真不够义气,这么多年了也不告诉我们你去了哪里,害我们以为你上外星球泡外星妞去了!”肖阳大踏步的走到他们面前,将我搂的更紧。
    “呵,往事不要再提了,很高兴看到昔日的好友和……很高兴再见到你们,这是我的名片,改天我做东向你们赔礼,让大家替我担心实在不安!”
    肖阳接过杜兵贤的名片“啧啧”的赞叹不已,说:“副总!啧啧啧,你小子很牛逼嘛,我跟蒙蒙还是原来的号码,等你有时间就喊我们大吃一顿啊!”
    “一定的!”杜兵贤走到我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尴尬了一两分钟后我们终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我的心被刀绞似的疼痛难忍,微微抬起的头又瞬间低下,我依然未能逃脱多年的心魔,依然无法泰然的正视他咄咄逼人的眼神,只好一直盯着他的皮鞋头移动、移动……
    “蒙蒙?蒙蒙??”我听到肖阳的声音,一时回不过神来。
    “怎么了?”我问。
    “回家啊,你傻站着想什么呢?”
    我正才注意到杜兵贤已经走了。
    “蒙蒙……刚才,是不是挺难的?”肖阳捧起我低垂的脸仔细端详着,注视着。
    “怎么了,怎么这么问我?”我闪躲着,我惊慌于如此赤裸的坦白。
    “蒙蒙……”
    “你不用再说了,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放心!”撇开肖阳我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只想尽快的回家,冲个冷水澡。
    “假如你真觉得自己有愧于他,这三年来的折磨也足够弥补了!看看我!看看近在咫尺的肖阳!求你看看我!!”肖阳在身后撕喊着,我不敢停下,一阵一阵寒意朝胸口袭来,窒息般揪心的痛。
    那夜肖阳第一次没向我说明情况彻夜未归,和以往一样关于他的一切我都漠不关心。此时我更在乎的是和杜兵贤的意外重逢。三年了,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又是怎么背离曾经的诺言选择了一个如此普通的女子?难道真的不爱了?本以为看不见就会相安无事,压根不曾相过万一看见了该如何?或许从一开始我就在自欺欺人的逃避,他离开了我,离的远远的,再也不会在这个伤感的城市出现,再也不想看到我这个负心的女人!可是,他又回来了,在这个不该回来的时候回来……

    第二天傍晚肖阳回来后没解释什么,我也没问什么,俩人装模作样的一块去吃了晚饭,然后逛街,谁也没提遇见杜兵贤的事。临近十点钟肖阳的手机响起,我们不约而同的颤抖了一下,他很惊慌的翻看来电,继而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我才感觉到杜兵贤的出现竟已影响到我们每一根敏感的神经。
    第三天,肖阳上班后我接到杜兵贤的电话,他约我出来叙叙,在我还未来得及给出回答时他的车子已早早的等候在楼下。兴奋和激动和几许哀怨使我在短短的十五分钟内迅速打扮完毕,然后光彩照人的上了他的车。和第一次一样,我们谁都没有先开口,他通过后观镜时不时的盯着我,而我也盯着他,四目相对的语言中尽是思念和炽烈的欲望……
    在宾馆的房间内,杜兵贤像只饥渴的野兽贪婪的啃着我的身体,这个我思念并担心了三年多的男人,这个我那么不认真的爱过的男人,在我身上发泄着三年来对我的憎恨。他不停的念叨“我恨你!你这个魔鬼!”而我能说的不再是“我从未爱过你”而是“我爱你,别再离开我,我爱你!”……
    原来,我们都不曾放下。
    “她是谁?”看着满头大汗的杜兵贤我忍不住问道。
    “谁?”他不解的看我。
    “那天跟你手牵手的女人。”
    “吃醋了?我女朋友。”看着他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我很讨厌,我更不能接受的是他在“女朋友”面前加个“我”字,这让我觉得他很在乎她。
    “要结婚了?”他冷冷的甩过来一句话。
    “所以你回来了?”我反问,我希望他说是的,是因为这个消息回来把我夺回去。
    “别误会,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只是不想让你们知道。”杜兵贤点燃一支烟惬意的猛吸一口,吐出一个漂亮的圈圈,又随手煽掉。
    “别这样好吗?以前是我不懂珍惜,可那之后我懂了,我爱你,没有你我生活的如同行尸走肉,毫无活着的价值,我需要你,真的,原谅我好吗?”我紧紧的抱住杜兵贤,想贴近他的胸口,倾听他最真实的声音,却被他用力甩开。
    “都要和别人结婚了,自重点!”极具嘲讽的“自重”二字犹如朝我头上浇下来一盆屎尿,不留情面的把我推向千夫所指的风尖浪口。
    “你叫我自重?哈,你很高尚啊,你睡了朋友的未婚妻,却让我自重?假如不是一直对你心存愧疚,假如不是一直深爱着你,假如不是三年来对你牵肠挂肚,我会这么无知的在你面前自讨侮辱?”
    我狼狈的抱起地上的衣服钻进卫生间,泪水如雨般不停的流下。杜兵贤紧跟过来,一把将我搂进怀里,不停的抚摸我的头发,不停的向我道歉。这个男人像天气一样善变,我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傻女人,我的傻女人,我当然爱你,对你的思念我又何尝不是度日如年,我只是生气,我恨你竟然要跟别人结婚,我只是恨你,对不起!”
    ‘傻女人’,这曾经是我最爱听的……我原谅了他对我的羞辱,软化在他缠绵的唇下,我爱他,很爱很爱。
    这一次,肖阳破天荒的安静,以前只要我晚半小时回家他肯定会打电话询问我,要是晚一小时他铁定会通知所有认识我的朋友发寻人启示。可是这一次他很特别,我竟然不懂他在想什么,即使他清楚我做了什么。
    凌晨,拖着疲惫的身躯打开房门的刹那,肖阳立刻冲了过来,我以为他会骂我,或者打我,结果,他是将我更紧的抱住,求我不要离开他,不管我做了什么,他都不介意,只要不离开他。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呆了,任由他的吻粗野的落下来。三年来,在这个男人的身下我感觉不到性爱的欢愉,只是需要,与爱无关。
    杜兵贤经历三年的磨砺,果然学会了如何吊女人胃口,在我天天盼望他出现的日子里竟将我冷落了整整一星期。一星期后他约了我跟肖阳,还有其他几个朋友在酒店办了个谢罪宴,杜兵贤的女友小鸟依人状的倚靠着他,一脸的幸福。
    “我跟蒙蒙快结婚了,你们俩也快了吧?”
    我厌恶的瞪了肖阳一眼,我讨厌他在这时候装出一副自以为是的表情。杜兵贤匆匆从我脸上扫过,又落在他女友脸上,很深情的凝神了几秒转向我们说:“最晚不超过十月,我要让琪琪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我的心为之颤抖,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他的报复?对我的惩罚?恶作剧?和我上床又为什么?寻找最后的刺激?不记得自己找了个什么借口奔向卫生间狂吐,脸上刻意为杜兵贤准备的妆容顿时失去光彩,像块杂乱的调色板很滑稽的挂在脸上。
    “给,好些了吗?”琪琪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递来一包纸巾,她关切的眼神令我无地自容。

    我希望她什么都不知道,我担心她知道后会取笑我这个抛弃了她男友的女人又想来跟她抢夺,然后变得狼狈不堪的退场。
    “谢谢!”我说。
    “酒很伤身的,兵贤从不让我沾酒……”她淡淡的笑着,我不知不觉中锁紧眉头。炫耀?恶心!
    “能告诉我你的电话或Emall吗?”我打断她的话问道。
    “电话吧,我还没Emall呢。呵呵。”
    回家后肖阳酒气冲天的拉住我,一个劲的问我跟琪琪谈了什么?指责我为什么席间不理睬他?为什么要盯着杜兵贤?我冷漠的看了看他,一言不发的走进房间锁上门,抱头痛哭。我的眼里真的没有肖阳。
    第四天,杜兵贤打电话给我,问我愿不愿意陪他一个月,并且什么都不要问他,一个月后他会告诉我。我接受了他的请求,我实在很想知道原因,很想知道他把我当成什么。在这一个月里,我们偷偷的见面,然后疯狂的做爱,我不提琪琪,他不提肖阳,更像是一场肉体交易,唯一不同的是我能从他眼里看到温柔和瞬间的愤恨。他会把我抱的很紧很紧,生怕我消失,我爱他,恨不得融为一体。
    为了减轻对肖阳的负罪感,我会偶尔的主动要求缠绵,偶尔的发短消息说些让他高兴的话题。我的突然改变令肖阳喜出望外,和之前的萎靡不振相比,显得容光焕发。可我心里清楚,这不过是一场迷惑他的戏而已。    

    当我还沉浸在和杜兵贤的激情中时,杜兵贤竟然再一次失踪,这就是一个月后他给我的答案吗?我顾不得肖阳的感受,发疯似的到处寻找,所有能联系到他的方式都停止运作。无奈之下我找了琪琪,在我跟杜兵贤常去的咖啡馆里俩个女人默默的坐着。我也是个懂廉耻的女人,我抢了她的男友,然后跑来问她关于他的事,我很不清楚为什么要问她,问什么,怎么开口,她会不会骂我,羞辱我……可是,除了她我还能找谁?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我跟他在一起六个月,他也跟我说过关于你们的事,他也很坦白的告诉我他会爱上我,但不会再像爱你那样爱我。呵呵。”她的笑容始终都是淡淡的,这应该是个很深沉的女子吧,言语不多,却善解人意,她接着说,“一个月前我们就分手了,你不知道吧?呵呵。不知道也好,至少能让你对我保留些内疚。他终于还是没能爱上我,只能怪你占据了他的全部,我很妒嫉,也很羡慕,也很可怜你……这是他临走前让我交给你的,不好意思,我忍不住偷看了。”
    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他留给我的只是短短一句话:我不想说对不起,我只是恨你!
    回到家后,我呆呆的坐了一天一夜,肖阳很小心的守在我旁边,不敢轻易和我说话。第二天,当我从肖阳的怀里醒来时我怔怔的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原来这个男人竟是这般陌生,他也是可怜的,用了三年的时间都没能走进我的心里。
    “谢谢你,肖阳!”我冲他笑笑。
    肖阳疑惑的看着我,手足无措的跟我走进房间,直到我拉出大皮箱开始整理衣物,他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夺过我手中的衣服,拼命摇晃着我的肩膀。
    “为什么?你答应我要嫁给我的!”
    “我做不到。”
    “我不介意你不爱我,只要你允许我爱你,照顾你就可以了!”
    “我做不到。”
    “三年了,难道你一点都不爱我吗?一点点都没有吗?”
    “对不起,我看不到你。”
    “没关系没关系,看不到就看不到,只要你能够留在我身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对不起,我做不到,我怀了他的孩子。”
    “我不介意!”
    “我介意!”
    

    后记:
    在我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后,对杜兵贤所有的恨都变得轻如鹅毛。他恨我,我恨他,不过是一场因爱而生的罪。
    

    

《放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545600/34280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