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惩罚 - 放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放下 > 惩罚

惩罚

[更新时间]2008-10-16 19:56:58 [字数]4979

 惩罚

 

 

 

    有一种花很美,有一种花很毒,有一种花能让你看到最美,有一种花能让你看到最丑。我,就是那朵罂粟花,给了你天堂,也能送你下地狱!——前言

    

    

    

    技校毕业后我进了一家化妆品公司做推销员,可能我天生对做生意有兴趣,进公司没多久就因业务出色被提拔进了商务部门,不必再做忍受风吹雨淋看人脸色的业务员。
    南历是商务部的副经理,仪表堂堂,也是将来成为经理后选人之一。关于他的风流韵事从我进公司来就有所耳闻,一个出色的人,一个年轻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没有点私事,只要我自己不陷入其中他爱和谁有什么都不能影响我,也不会引起我的注意。
    我很漂亮,这是我最骄傲的,我很有商业头脑,这是我最自信的。从我进公司以来就经常有人背后议论我是花瓶,为了证明自己的才能我孤来孤往,努力学习公司里那些老前辈在业务上取得的种种成绩的经验。事实说明我是优秀的,长的漂亮的女孩同样也能拥有过人的智慧,同时也让那些人乖乖的闭上他们不安分且妒嫉的嘴。
    有人说,当一个人的智商很高时,他的情商就会变的很低,特别是女孩子。我想,我可能就是这样。以我的长相任何人都会认为只有我甩别人的份,但谁也想不到我的三次恋爱,次次都是别人甩我的结局!古人云,吃一暂,长一智。可我非但没有长一智,反而更迷糊,真有点像是嫁不出去急急找个人托付一下的意思。直到三番两次的被伤害后对感情渐渐失去了信心,对那些献媚的男人也是敬而远之。我经常对担心自己的妈妈说,没有男人我一个人照样活的挺好。妈妈说我自恃清高,我苦笑着接受这一说法,装一回清高比装一回没人要高尚的多啦!
    公司的男同事给我取了个外号“冷美人”,而那些平日里对我不满的女同事说我是只装模作样的狐狸精。我嗤之以鼻,不在乎,也不介意。嫉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于别人的妒嫉你太在意,这正好中了他人的计,最好的方法就是无视他,不如坐看小丑表演,看他陷于忿忿不满的陷害中。
    唯独南历从我进来开始就特别照顾我,从一个普通商务部员工直接提拔成他的私人秘书,这背后要顶着多少风言风语可想而知。说实话,我并不适合秘书一职,无法施展自己的才能,货真价实的花瓶,自然我也没办法像之前那样通过实力来证明自己从而击碎流言蜚语。
    南历鼓励我,不断的不断的拿各种女人的弱项诱惑我,靠着坚定不移的自制力我一一回拒了他,让他很是难堪。
    “紫,你是我遇见的最特别的女孩,我一定要征服你!”
    吃不到的葡萄总是最甜的,我在他眼里就是这颗特别吸引他欲望的葡萄。对于他信誓旦旦的承诺我表现的不屑一顾,他的大献殷勤反倒令我更加将他看的彻底。即使他得到我,不久后我也会像废品被他随手丢进垃圾筒,更何况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紫,究竟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正眼瞧我?”
    “不管你做什么都是徒劳!”
    “你不要不识抬举,我可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有耐心过,你别逼我!”
    “感情是双方面的,你也不要勉强我!”我对南历说。
    “那好。”他说。
    我以为他的那句“那好”是放弃不再纠缠我的意思,可没想到他竟然用了更卑鄙的手段将我控制。
    台湾一客户来我公司签单,总经理把晚宴的事安排给我和南历接待。以前我总是推脱自己酒精过敏,从不沾酒,但这次总经理亲自出马,还说有意向把我派去台湾那边的子公司任职,让我和这位台湾客户打好关系,有百利而无一害。以前不喝酒倒不是真的对酒精过敏,而是早听公司其他同事说过南历总是乘着女员工醉酒后借送回家的理由强行与其发生关系。所以,我给自己留了个心眼,早早防备。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一顿晚餐竟让我踏入狼窝而不得自救。
    南历故伎重演,他把醉熏熏的我送去他家强行将我占有,珍贵的第一次就那样被残酷夺去。我曾经说过,如果我把第一次给了谁,那么这个人就是我要嫁的人。南历,这个无耻的流氓,粉碎了我所有的梦想,就算我一生不嫁,也不会给这种人!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追悔莫及!
    “紫,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爱你,得到你这么难,我一定会珍惜你,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看着赤裸裸的南历,我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肮脏,他占去的不光只是我的第一次,还有我的灵魂,骨子里我是个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新时代古董,我视自己的名节为生命,我又是那样珍爱生命。对于南历的誓言我选择了默许,身不由己,只希望他真的能对我好,爱我,并照顾我。
    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我竟真的相信了他,我能把所有男人的好都堆在他身上,让所有女人对我更加的眼红,我已经不在乎他们说我什么,借身体攀附,借美色诱惑。南历为了不让我受到更多的公司舆论压力,让我辞职呆在家里做个享福的太太。犹豫了两天便也欣然接受。
    “南历,我们结婚吧,我妈催了我很久……”我说。
    “不急,等我升了职再说好吗?我现在哪有心情考虑儿女情常啊,公司忙的要命。”
    我不语,心里却比较抑郁,他现在倒是说没有心情考虑儿女情常了,那他之前对我都做了什么,不同样是在浪费时间做着儿女情常的事吗?可能我的情商真的太低,竟然没想去把这番话拿出来和他理论,反倒担心会令他不悦,会真的影响他的工作情绪,只好忍了。
    南历从来不允许我看他的手机,碰都不能碰,哪怕是洗澡我都不知道他的手机藏在哪,根本没法找到。有次我们在看电视,我随意的拿过放在桌上的手机看一下时间就被他怒斥一顿。事后他解释说,他的手机里全是公司机密,是重要的领导发来的重要的消息,怕我给误删了什么对他升职很不利。我不解,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又不是不懂手机,怎么可能会误删呢?我知道这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可还是原谅了他,没有同他据理力争。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这个小心谨慎的男人也有疏忽的时候,南历上班后竟然破天荒的将手机遗落在要洗的裤袋里,好奇和惊奇迫使我打开他的手机短消息……
    “老公,儿子要学武术我给你商量一下。速回。”
    “历,你妈生病了,需要钱!”
    “历,你寄来的裙子太花了,我穿不了,怕我的学生笑话。”
    这是最近两天发来的同一号码的消息。
    “亲爱的,都好久不来找我了,你再不来我就自己去找你啦!”
    这是,这是早上刚发来的另一号码的消息。
    我跌坐在马桶上,右眼皮不停的跳动,这是两个女人发给同一个男人的短消息,南历可能是个有妇之夫,南历不止我一个情人!
    呆了几分钟后我突然醒过来,南历随时都有可能回来取他的手机,我立马记下这两个号码并把那条他还没有看到的短消息删除,不然他一定知道我动过了。我将手机塞回他的裤袋,再和其他待洗的衣服一同塞进洗衣机,又倒掉所有的洗衣液急急的下楼去超市,这样既不会引起他的怀疑,又不会弄坏他的手机。
    果然,在我刚下到楼下就看到南历急匆匆的赶了回来,我装作不知情惊讶的问他:
    “你怎么回来了?”
    “你干什么去?”他直直的盯着我,想看出我值得他怀疑的地方。
    “哦,我刚才想洗衣服,发现没洗衣液了,我去超市买。怎么了?”
    “哦,没什么事。你去吧,我回来取点东西。”
    两个人都在装腔作势的装出无知的表情,我内心早已是恨的咬牙切齿。但我不想听他那套老掉牙的解释,也不想这出戏那么快就散场,我要查个水落石出,如果一切都是我想的那样,我就要把他对我造成的伤害加倍偿还于他!
    “喂,请问你是南历的家人吗?”我拨通了第一个号码,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我是他老婆,你哪位?”
    “嫂子你好,我是南历的同学,我们要举办一个同学会,请问南历在家吗?”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我故意将戏演下去。
    “哦,他不在家了,在外省工作,我把他的手机号码报给你,你记一下139********”
    “打搅嫂子了,同学会那天你可得一块来啊,再见!”
    来不及犹豫,又立马拨通另一个女人的手机,几声过后响起一片杂音,像是处在热闹的喧市中。
    “喂,你谁啊?”对方的声音很不友好。
    我没出声,一直沉默着,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问她。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和她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她可能只是个需要钱的妓女,而我却是那个被强奸结果成了要以身相许过一生的傻瓜。
    “南历,我就知道是你,肯定是你,你他妈躲什么?想甩了我和那个坐台女好?我早就查清楚你和她有一手了,你他妈还骗我,你要是不给我青春损失费我就闹到你们公司去!别以为不出声老娘就不知道是你!你……”
    急忙挂断电话,事实摆在眼前,我被狠狠的玩弄了。他有老婆有孩子,我只是他众多情人中的其中之一,我那些可笑而幼稚的想法让我差点毁了自己的青春,庆幸的是我发现的及时,庆幸的是我还没有爱上这个衣冠禽兽,我怎么就那么傻呢,竟然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和一个不爱的男人打算厮守终身,我太对不起自己了。一个计划在我脑海里形成,我要让他声败名裂,要让他付出代价!
    我进入了公司的网站,给老总发了邮件举报南历一系列不检点的丑事,包括他私自收受一些客户报酬的事情。在做完这些事之后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他金屋藏娇的笼子,我是自由的,我应该重拾我的美丽与自信。我相信,爱情固然重要,但这仅仅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我不能丢失了上天赐予我的一切财富!
    几天后,我打听到南历的消息,他被公司开除。连总经理都不知道他是已婚的男人,更何况其他人呢。

  那一刻我的脚步轻盈,空气无比清新! 

《放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545600/34897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