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手放开 - 放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放下 > 手放开

手放开

[更新时间]2008-10-16 19:54:36 [字数]10780

手放开

 

 

    

    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我大度的放弃了婚姻,带着九岁的儿子离开了生活十六年的城市。我并不是输给了那个女人,只是输给了无情的岁月,当我不再年轻美丽的时候,我所能坚守的是我可怜的尊严。我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除了无法给予的父爱,我几乎将自己掏尽一空,儿子很快乐,这就足够了!
    我在另一个城市开了间雅戈尔专卖店,因为头脑灵活善于经营,生意倒也不错,来购买的多是混际商场上的有钱人。有天,一位经常光顾我店的女顾客向我提议招聘一位男模特,这样就能解决一些顾客的需要,还能充当服务员,一举两得。

    在斟酌了一晚上后,我贴了张招聘广告在玻璃门上。这应该是我经商以来第一次运用真人模特,有点迫不及待!可是,一连过去四天也没见有人来揭榜。第五天,在我准备关门时,一个高大的男孩冷不丁的从我背后招了声招呼:
    “嗨,你是老板?”
    我们互相好奇的对视着彼此,他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有点泰山压顶。
    “我是来应聘的,这个……结束了?还要人吗?”
    “要的,进来谈吧。”
    他的外形与长相是无可挑剔的,但我还是让他试穿了几套衣服,这不过是个程序,他涨红着脸站在我面前问我要不要摆个POSS,看着他傻呼呼的样子我忍俊不禁。接着开始细细的盘问他的个人情况,他从背包里拿出身份证、毕业证书、简介让我一一过目。他叫沈东海,是本地人,有着不错的学历,这一系列优秀的条件却偏偏选择了我这个小店,让我难免怀疑他的目的,这可能是假证!
    “这些都是真的,你不需要对我有什么看法,你不信的话可以去这个地址查一查,或者上我家坐坐。”他手指着身份证上的地址看了看我。
    “我在这里只做两个月行吗?我工资可以不要,我就是来体验生活的。”他接着说。
    “体验生活?呵,你怎么不去农村呀,那里才是适合你们小年轻体验的地方!”我微扬嘴角。
    “我是模特呀,又不是学农作物的。你同不同意?你就同意吧,我跑了好几家都说不需要真人模特,还说塑料人不用付钱,招人还得花钱。那我不要工资可以吧,你就收了我吧。”
    这年头竟然还有人愿意白替人打工的倒挺新鲜。虽然只是两个月,还要在两个月后为了他重新招人,可我还是答应将他留下,他满怀感激的双眼是那样纯净,像个天真的孩子让我心情愉悦。
    “工资我会一分不少的付你,你明天上午来上班吧,我要去接儿子了。”
    “你结婚了?”
    “不然哪来的小孩?”
    “你又要看店,又要接小孩,你老公是做什么的呀?”他不依不饶的开始盘问起我,我眉头一皱,没好气的回他:
    “你是不是问的太多了?”
    “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生气,那我先走了,明天见,可爱的老板娘!”
    “早点来……呵,可爱的老板娘?!”我自言自语的重复着他的话,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这么漂亮的话吹捧我,不论真假都挺受用的。

  儿子的学校是经过店门口的,我习惯性的扫了一眼,却发现了沈东海,他背靠着玻璃橱窗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那画面很是艺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早就来了,令我吃惊!
    送别儿子后我急急的赶往店铺,员工比老板还早这有违我的原则,我坚持一切以自己为表率,这样才能让人信服,如果有人说我是女强人我不会推辞,情场失意,商场得意,或许吧。
    “嗨,老板娘,你真早!”
    我还没走到门口他就已经大老远的和我打招呼,这个男孩有着开朗的性格,出众的外表,我想他一定有许多女孩追求吧。我忽然很是羡慕年轻的他们,可以痛痛快快的爱,也可以忧忧伤伤的分,然后继续在爱情的路上前赴后继的折腾几回。虽然我也爱过,伤过,可我已没了拿青春赌爱情的机会,我只有儿子和事业,只有这些我能得到的。
    “呵,你比我还早。外面冷吧,以后不必这么早的,九点钟来就可以,吃早饭了吗?”我随意的问了句。
    “没呢,我一般不吃早饭,开工喽!这可是我第一份工作,我要好好表现自己,你放心吧,老板娘!”他全身都洋溢着青春活力,我开心的笑笑,仿佛被他传染了一样信心倍增。
    “叫我罗艳姐吧。”我说。
    “啊?哦,好的,罗艳姐,我们一起加油,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保证让你的生意翻倍!”这个男孩少有的自信令我刮目相看,不管他是否吹嘘,能有这种自信便足以说明他是有前途的。
    “我出去几分钟就回来。”
    我去不远处的ABC买了份早餐递给他,他表情愕然的看着我,即而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我真的不吃,习惯了,谢谢罗艳姐。”
    我硬是拉他坐在收银台边将豆浆和面包摆在他面前强迫他吃:“吃掉,我不想你在我这里打工的两个月瘦掉,不然不能向你家人交代,你那么年轻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早餐是一天当中最重要的一顿,你必需要吃,从今天开始你的早餐我来买!”
    沈东海冲我大笑,拿起面包就啃,看他吃的狼吞虎咽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那么饿,总之我很开心。
    说来也很奇怪,他上班的第二天果真如他第一天所承诺的那样令我的生意突然旺上加旺,光顾的除了几个老顾客其余的全是新面孔,更让我惊讶的是多数都是和他差不多的年轻人,他和他们打着熟络的招呼,我摇摇头笑着自己的愚蠢,竟然是他拉来的关系群。那么年轻,哪来的钱购买近千的衣服?我忿忿的瞪着沈东海,碍于都是顾客我也无权干预他们的经济来源,他再次冲着我神秘的干笑,我不予理睬。
    等到热闹的场景退散后,我等他开口,结果他比我还能忍,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似的埋头整理空衣架,那表情,那该死的表情竟然是幸灾乐祸的,我终于忍无可忍。
    “沈东海,你不想和我说点什么?”
    “啊呀,罗艳姐,你有什么吩咐?”他开始装无辜了。
    “你和这些人挺熟悉的嘛!你同学?都是年轻有为的大老板嘛!”我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在说这话时是随意的,可连自己听起来都是话中明显的带刺。
    “好多都我朋友,家庭条件优越,反正不来你这里也要跑去别人那里花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你说是吧!”
    “你还有理了,花父母辛苦赚来的钱就是应该的了?你们呀,真有本事你叫你朋友自己赚钱充大款去!”我越说越来劲,我就看不惯这群年轻人自以为是的态度,多大的人了花起钱来还天经地义的口气。
    沈东海停住了忙碌的手,直起身盯着我,张了几次嘴还是没蹦出一个字,继续埋头整理。他这样子反倒令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是否说的太重,管的太多了,别人来我这里消费我还要管他的实力,他好心帮我拉生意我不领情还冲着他责备……
    “对不起……”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这三个字,愣了几秒后我们同时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一场风波迅速停止,也将我和他的距离拉近。
    之后,我们之间的话题逐渐的多了起来,他和我讲大学的生活,和他好多朋友的有趣故事,但他从来不说关于感情的事,像是在故意回避着什么。每个人的心底都有自己不愿意提及的往事,好比我,我不愿意说起自己的婚姻,那是我的事情,又与外人何干,告诉别人是想博取同情吗?不,我不是,所以,我从不说,我只是一笑而过,笑可以表示任何意思,也可以不具任何意思,随他想吧,不重要。
  

    一个月眨眼即过,所有的快乐仿佛都是在昨天发生,记忆犹新。多少个寂寞的夜里沈东海闯进了我的梦,不止一次的激情缠绵,羞愧的同时也难免惆怅。 
    “兵兵妈妈,您是不是接兵兵回家了?”儿子的老师打来电话。

    “没有,我正准备去学校。我儿子不见了?是不是不见了?”我慌起来,老师问的意思就是儿子不在学校。

    “兵兵妈妈不要慌,我们一定会找到的,别慌,一有消息就告诉你。”

    我当即晕眩一片,看过电视报纸里太多拐卖儿童的新闻我不禁往坏处去想。跑到店外却茫然不知所措,我该去往哪个方向寻找?我怎么可以失去唯一的希望,我会死的,即使没了全世界,我也不能没有我的儿子,他是我的生命,我奋斗的动力,没了他就是没了一切!
    沈东海追出来拽着我的胳膊问我怎么了?我说我丢了儿子,我说我儿子被人骗走了,我语无伦次,无助的抓着他。
    “打电话给你老公,可能是他接走了呢,先别慌!”
    “我是个离了婚的女人!那个男人距离我们千里远!他根本不要他的儿子!是他,全是他害了我儿子!是他是他!!”我一定像极了疯子,路人好奇的朝着我们指指点点,就像在看一场小丑剧,欣赏别人的痛苦是那样的痛快,这些惺惺作态的人!
    沈东海叫我回家去等不要乱想,他不停的拨弄着电话囔着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脑袋嗡嗡作响,剧烈的摇晃,因为过于紧张我的身体开始颤抖,最后一片黑暗……
    “妈妈!妈妈!”朦胧中听到儿子的叫唤声,我竟心痛的不敢去思考,我怕这是梦,我怕这一想梦就碎了。
    “罗艳姐,兵兵找回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不是梦,乖,相信我,这是真的。”我听到了沈东海的声音。
    “妈妈,我是兵兵,我错了,我是看你太忙所以就自己放学后离开学校走到店里的,我不想气你,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妈妈,我错了,我以后……”
    我一把将儿子紧紧揽在怀里,拼命的亲吻着他的头发,他的脸,我和儿子旁若无人的放声大哭。
    老天,这样的折磨一次就足够了!
    我很感激沈东海,这一个多月来他不仅仅只是照顾了我的店,还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这样的情我可能无法偿还。我特意邀请他来我家吃顿便饭,儿子似乎也喜欢上了他,总在我面前叔叔长叔叔短的问,不知道为什么我竟如此放心的接受他的请求让他去学校接儿子来店里,他是那样的年轻,而我却能信任他。
    儿子和他在客厅玩闹着,我在厨房忙碌着,这又令我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和前夫在一起时的情景,一家人齐乐融融……
    “需要小厨师帮忙吗?”沈东海走进来问道。
    “我帮你把围裙系上,你这个大厨师也有马虎的时候呀,哈哈!”
    我感觉到他鼻子里喷出的气息扑在了我的后脖颈上,有些恍惚,心跳莫名的加速起来,我强烈的渴望他有进一步的行动。果然,他从后面将我拥住,我没有反抗,他将我轻轻扳转过来,他的脸更加清晰的呈现在我面前。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一切。”他说。
    “为什么?”我一惊。
    “嘘……”
    他用唇赌住了我,就像梦里发生的那样变成了真实,直到儿子跑过来喊着菜烧坏了我们才尴尬的将彼此推开……那晚,什么事也没有接着发生。吃完饭之后我就将他火速打发走了,从他临走时的眼神里我读出了异样的感觉,我和他一样,只是我比较理智的将这个情节掐掉,对他我所知甚少,我不能因了自己的需要迷失了感情的方向,我输过一次,我不能再重蹈覆辙。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他比我还早的在店里等候,我把早餐和一个装有一万元现金的信封递给他,低头不敢直视,我怕一不小心又犯下错误,这年代适合以身相许不要爱情的报答,但我宁愿用有限的金钱感恩图报。他说了声谢谢却先拿过信封看了一眼又塞回我手里,冷冷的说了句:
    “你认为我需要你的报答吗?我不缺钱!谢谢你的早餐,我走了!”
    他接过早餐袋头也不回的跨出了店,我想拦住他,两只脚却像被死死钉住动弹不得,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消失在橱窗外。他走了,留下落寞的我,手很冷,脚很冷,全身都跟着冰冷起来。

    我不想否认自己没对他动过心,我喜欢他的快乐。他散发出的阳刚气息是我无法抵挡的诱惑,他能让我忘记悲伤。他有很好的做生意的天赋,在他身上我反而学到了不少知识。

    我总因为自己比他大五岁而困惑,总因为自己有过失败的婚姻而自卑,总因为他太出色而嫉妒,我甚至害怕两个月后……不,应该是半个月后他的离去而焦急难安,我开始满脑袋的想起他,会莫名其妙的笑出声,他闯进了我的生活,最后又不得不离开我的生活。这一次,我能怎么办?我爱上了。

  “今天你比我早……”
    沈东海一脸疲惫的走进来,没了往日的活力。我悻悻的问道:“生病了?”昨天的事就像没有发生似的只字不提。
    “嗯,相思病。我爱上了一个女人,可她伤害了我,她将自己一层一层的包裹着像个木乃伊,你说我该怎么办?”他凑近来狠狠的盯着我。
    他昨晚一定喝了不少,我闻到浓浓的酒气。是因为我吗?他是在说我吗?不,这不现实也不真实,他爱我什么?我没有年轻美丽的资本,没有单身的尊贵,没有能和他与之相匹配的条件。图我什么?钱吗?放长线钓大鱼吗?

    “我想,你的两个月已到了,你可以去往更好更适合你的地方工作,你一定会有美好的前程,我相信你!不要做什么错事,不然你后悔都来不及。”
    他的眼神变的愤怒,丢下钥匙,拿起早餐袋就走。是的,我习惯于给他买早餐,他也习惯了吃我买的早餐。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没有付他工资,我立刻追了出去但已不见踪影,靠在玻璃门上胸口有着被压抑的说不出的疼,整个世界都忽然的安静下来,听不到行人的脚步声,听不到汽车的鸣叫声,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就那样失聪了好一会,第一次将店门关闭,寻着沈东海的住址送去他应该获得的报酬,是这个原因吗?我问自己。 
    这是一片豪华的别墅区,保安将我一路“护送”到这个门牌前,替我按响了门铃,我怎么感觉自己就像个小偷似的被警察抓起带到失主的面前审问。
    “找谁?”一个声音没好气的从对讲机里传出。
    “问你呢!”保也没好气的提醒我,那眼神分明就是随时提高警惕等候作战,我还真是个自讨羞辱的不速之客。
    “你好,我找沈东海,他在我店里工作了两个月没拿工资就离开了,我就亲自送过来了。”
    保安的眼神变的不可思议,喃喃的问了句:“你什么店?人家会给你打工?你找错人了吧,别把名字搞错了,出洋相的!”
    我连自己也说不通,住在这个地方的人怎么可能会跑去打工,也许我真的找错人了,就如我事先预料的那样这不过是个假证假地址。正当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门开了,走出来一位高贵的妇人将我仔细的打量一番,拢了拢头发问我:
    “我是小海的妈妈,小海就是在你那里打工的呀?!呵呵,工钱就算了,我还要感谢你呢,小海打工没瘦反倒胖了不少,他说都是你的功劳,你老给他带早餐,小海说起你比说起他女朋友的次数还要多,看来你对他的影响力挺大的嘛!怎么,做妈的人了傍上富有的小白脸不放了?追到我家来想勒索点什么?小海昨晚是不是在你家?你给他喝了什么迷魂汤,你叫他把手机打开,你告诉他紫蕊住院了,都是他自己惹的祸!还有,多少钱你才能放过小海?你尽管说,老娘我其他没有,就只有钱!”
    丢下那个信封我狼狈的逃开,拦住一辆出租车后瘫软在坐位上。紫蕊!紫蕊!紫蕊是谁?是他女朋友吗?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了吗?难道真的是我介入了这场情感纠葛吗?手机尖锐的叫起,沈东海沈东海又是他,我狠狠摁下关机,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想破坏什么。回到家一头栽倒在床上,门铃随之响起,像个催命鬼似的一刻不得安宁。
    “开门,我知道你在家,你不开门我就在外面吵,看你能坚持多久!”
    又是沈东海,我将门打开,他迅速进来关上抱住我求我不要赶他走,求我不要如此狠心。我很平静的告诉他我去过他家,见到了他的母亲,并知道了关于他的一些事,我请求他将我放开,注意自己的行为,爱情是需要一心一意,我的婚姻曾被第三个人女人伤害了,我又怎能重走那女人的路去伤害别人。
    “紫蕊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我承认她爱我,很依赖我,可我从来没有爱过她,一直拿她当妹妹对待。我们两家都是经商的,生意上相互支持商讨密不可分,并私下定了我们的终身,所谓的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吧。我曾试图说服紫蕊放弃这门亲事,没想到她拿自杀威胁我……唉,我以为这就是上天对我的安排,无论如何我都必需接受这个无奈的事实。直到遇上你……”
    “我很普通。”
    “是的,你很普通,可我就是爱上了普通的你,在你面前我才能做真正的自己,和你越久就越明显的坠落其中无法自拔,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对吗?”
    “姐弟恋会被人耻笑的,而且你的家人也不会答应,还有……紫蕊。”
    “不,这是我的生活,既然让我遇上了你,我就有权利反抗和做出自己的决定,我不会向他们妥协的,我要的是有爱情基础的女人,不是找个妹妹结婚!”他将我抱的更紧,他的声音因为过于激动而显得颤抖。我投降了,我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我不想错过爱情,尽管我曾被爱情背叛过……


    想成为迷惑你的美酒
    想成为你希望的天空
    如果可以的话

  想向你献身杯子
    治愈你的寂寞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和沈东海成了形影相随令人羡慕的一对情侣,儿子也特别喜欢他,有次还背着我偷偷的喊他为小爸爸,这件事也令他开心的不得了,他不仅宠坏了儿子,也将我宠的像个酸酸的小女孩,爱情的甜蜜让我抛弃了一切和道德伦理有关的言论。
    一个面容苍白的漂亮女孩找到我,她的唇毫无血色,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我猜测着,她可能就是紫蕊。
    “请问,您是罗艳吗?”
    “我就是,你有事吗?”我步出柜台搬了张椅子想让她坐下。
    “姐姐,我求你把小海哥还给我,我不能没有他,没有他我会死的!”她边说边跪了下来,双手拉着我的衣襟不放。
    “没有他我会死的……没有儿子我会死的……”多么相识的一句话,这个世界难道真的没有谁会活不下去吗?两种感情,一样的心情,没有东海我不会死,对我来说我更在乎的是亲情。没有东海她会死,对她来说他就是她的生命。我怎么能自私的置生命于不顾,为了不被亲人祝福的爱情去毁灭一个深情的女孩。
    “姐姐,我知道我在这个世上活不了多久了,能不能暂时把小海哥还给我,等我离开了再还给你,姐姐,我求求你,我不能没有小海哥,你一定明白我的,你一定明白的是吗?”
    我将她扶起,拿出纸巾帮她擦拭着满脸的泪水,这张脸真叫我心疼不已,看着她就像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样,我怎么能忍心让她受委屈呢?不能,母性的本能我轻揽她入怀,怜惜的告诉她:
    “姐姐答应你把小海哥还给你,你也要答应我,要幸福!”
    “谢谢姐姐……你能不能再答应我,不要告诉小海哥我来找过你……”
    “嗯,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看了看挂在墙上表猜测着东海接儿子该是回来的时间,“好了,快点回家吧,一会他看到就不好了。”
    望着她消失的背影,我开始整理自己混乱的心情。儿子和东海有说有笑的进来,我做了下深呼吸像往常一样起身迎接他们的到来。这一次我需要掩饰,不然我会崩溃……
    安顿好儿子入睡后,我犹豫了半天终还是不能说出。
    “亲爱的,怎么了?看你愁眉苦脸的。”他凑进来想吻我,被我躲开了。
    “我前夫……想和我重新开始……他让我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我吞吞吐吐编造着分手的理由,我不知道这样的理由是否足够充分,足以让他退出,除了这样我没其他办法。
    我见他没有动静,低头继续往下说:“为了儿子,我考虑了好几天答应了他的请求,毕竟……毕竟小孩子都喜欢呆在自己亲生父母怀里。所以……我们分手吧……”
    “你胡说!多久前的事了?他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你的?他电话多少,我打过去问问,电话多少!”他开始抢躲我的手机,我一急之下将手机狠命砸在地砖上。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吗?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我给过你承诺了吗?我告诉你,你不过只是我寂寞时的消遣,你什么都不是!!”我喊着,大口大口吸着要命的空气,整片胸口疼痛难忍。    
    东海扬起的手迟迟没有落下,他绝望的眼神令我畏惧,快走,快点走,我真的快坚持不了了。东海,我深深爱着的你,当我大声的叫你滚的时候,我的心被撕扯的好痛,我重重的摁住胸口我怕它就那样破裂,我爱你,却又不得不狠心将你推出。走吧,假如有来世,假如你还记得我,我希望再与你相遇时你能将前世我的绝情遗忘,让我们好好爱到底。今生,唯有放手……
    东海走了,我又一次逃离了熟悉的城市转向下一个陌生的地方,儿子茫然的问我:“妈妈,小爸爸怎么不和我们一起来?”

  我悄悄别过脸,擦掉淌下的泪。 
    我第一次喝咖啡,怕一包不够,连着拆了好几包倒进杯子里拼命的喝,我害怕一不小心就睡去,害怕失眠,害怕在似梦非梦的夜里看到他和她的背影,害怕我会疯掉,可我也那么的害怕清醒。
    我第一次抽烟,整整买了一条,躲到房间里猛抽,想学会像其他女人一样潇洒的将悲伤吸进肺里,可终究被沧到眼泪直涌,悲伤从眼角流出,滑进嘴里,滴落在心里……
    

    

    

 

 

    

《放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545600/34903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