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嫉妒的火焰 - 放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放下 > 嫉妒的火焰

嫉妒的火焰

[更新时间]2008-10-16 19:58:05 [字数]8368

嫉妒的火焰

 

 

 

  我和小娜都来自安徽,有着共同的理想——走上T形台。小娜是个标准的美人,1米78的身高,姣好的面容和玲珑的身段无论走到哪里或站在哪里都是出类拔萃的。而我,同样是个美人,却永远都是她的陪衬。
    2000年我和小娜高考落榜后双双离家出走,带着一千元钱就开始闯荡模特生涯。很顺利,我俩同时被福建一家模特公司相中,经过两个月艰苦的强化训练后第一次真正的踏上了T形台,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对于台上的感觉小娜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她的冷艳,即使不笑都是令人窒息的,没有哪个男人能逃得过她的美貌,令人折服,她总是那么出色,始终如此,站在她的身后我是一腔的嫉妒。
    付超是模特公司老总,一个已婚却依然风度翩翩的成功男人,曾私下听说他的家庭并不美满,他老婆是个厉害的角色,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靠他老婆得来的。所以,他才一直忍受着没有离婚,也不敢离婚。其实,关于此消息的真假谁又说的清呢,无非就是一群迷恋付超的模特们闲暇时的话题。
    小娜是个乖乖女,真的很好,虽然我很嫉妒她,却也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她,很矛盾,那种挣扎让我又爱又恨。
    台上风光的我们往往成了台下被议论的对象,模特只是一个善意的代名词,剥开这层人人羡慕的外衣更多的人会把我们当成赤裸的妓女。纯洁,离我们很远,根本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可我和小娜却是真正干净的女孩,我们洁身自好,那份天然是与众不同的。
    每个月小娜只给自己留下不多的钱其它的全部寄回老家,她母亲死的早,留下一身是病的父亲和年迈的爷爷奶奶,我和小娜属于同病相连,都是命苦但不认命的女孩。说起来我比小娜更不幸一些,我有一个贪得无厌的哥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他曾经还有意无意的向我提及愿不愿赚大钱,而他口中的大钱就是让他的亲生妹妹去卖淫。我恨他,恨之入骨,我逃跑也是因为他,我怕自己会死在他手里。
    和小娜刚从商场出来就接到父亲的电话,隐约中顿觉不是什么好消息。果然不出所料,哥哥出了车祸急需一大比钱医治,不然生命不保。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好高兴,我希望那个自称哥哥的人死掉,只要他死了我们全家都安宁了,也会在我的努力下越过越好。父亲在电话里不停的求着我,我清楚在农村谁都逃不过养儿防老的传统,即使明知道这个儿子靠不住。
    “又要钱了吗?”小娜问。
    “嗯,我哥被车撞了,需要一大比钱医,不然会死掉。”我说的毫无感情,小娜是明白的。
    “多少钱?你有吗?”
    “保底30万,可能还不止。你说我有吗?!”
    “交给我吧。”
    我疑惑的看着小娜,对于刚出道不久的我们来说这可不是一比小钱,即便她比我拿的多也不会差出这么多的距离,何况她有多少钱我又不是不知道。
    “没事的,我说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明天把钱交给你。”小娜很是神秘的冲我笑着,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自信,这不是演出,这是关系到钱的事,莫非……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公司真的有额外的奖励给她?莫名的又是一股酸意。
    第二天中午,小娜果真交给我一张银行卡。
    “赶紧去银行吧,密码是你的生日。” 
    没有说感谢的话语,没有任何表情,拽着这张卡我就直奔银行。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感激她,反而更加的嫉妒,凭什么她什么事都能这么顺利,凭什么她说可以就一定可以,凭什么我就落后她这么多,凭什么啊?就因为她比我美一点?就差这一点?我恨不得将这张卡撕的粉粉碎,学着电视里那样潇洒的抛上去又落下来,她给我的不是帮助,而是羞辱,她自以为是的在我面前耀武扬威,那些虚伪的公子哥和老的掉渣的大款竟然都这么为她死去活来!凭什么??
    “狐狸精!”我愤愤的脱口而出,出租车司机对着后视镜瞄了我一眼。
    “看什么看?专心开你的车!”
    回到宿舍时天已经暗了,我房间的灯亮着,我知道小娜在我房里,可能等着我答复她什么时候还钱的事。30万!30万!!怎么还?
    “你怎么不被撞死啊,干嘛硬撑着让我为你花这么多钱,你为什么不直接死掉啊!”我恨恨的咒骂,像个可怜的小丑憎恨所有的人。
    “回来了,急死我了,汇个钱这么久,打你手机又关着,还以为出事了,急的我都要报警了!怎么样,汇过去了吧?”小娜急切的询问我,我轻蔑的瞟了她一眼,不就是想要我还钱嘛,用得着这么费劲的表演嘛,想感动谁啊,假惺惺!
    “嗯。”我冷冷的应了声。
    “素,你怎么不问我这钱哪来的啊……”小娜涨红着脸一副随时准备问我要钱的模样。
    “呵,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有本事取财我又何必过问呢!”
    “不是的素,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小娜欲言又止,眼神闪烁不定,我心软了,即使她做了什么那也是为了我呀,我怎么可以如此不屑。
    “对不起小娜,刚才是我一时心急就说了些……你不要生气哦,这比钱我会还你的,相信我!就是短期内是不可能的……”
    “素,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的担心你,我一直当你是我的亲妹妹,我只想尽自己所能的帮你,没有想过让你怎么样,不要担心钱的事,我们应该好好努力创出自己的天地!”
    小娜的一番话让我哑然,我怎么样也不敢相信她会如此慷慨,真的仅仅只是因为她拿我当亲妹妹?
    最近小娜变得越来越神秘,宿舍里也总见不着她的踪影,打她手机总称很忙或者有事,已经很难得再有两人逛街的时间,在没有演出的日子里我无聊的上网看韩剧。
    半个月后父亲再次来电,再次求我汇20万,称这是最后一次。我已经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让我上哪再找20万。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小娜肯定是不能再借了,那就只能靠自己取财了。我一个女孩能给的只有身体,完好的身体,让那些男人馋涎欲滴的身体。想想那段天真无邪的少女时光,曾暗许只为最爱的男人付出一切,如今却要改变,对着一个毫无感情可言的陌生男人袒胸露腹,敞开大腿由其摆布,到头来却是为了禽兽不如的亲哥哥,这是何等的讽刺,这样的牺牲堪称伟大,又何其痛苦!
    倒出满满一盒名片,仔细的、认真的、谨慎的搜索过去,找什么?只想能在这里面找个有点印象的,或者说曾有过那么一丝感觉的,哪怕是我曾经对其回眸一笑过的。没有,没有,没有,我甚至记不起来这些人是从哪里给我的名片,我又是从哪里在什么场合接过的名片。
    “和一个陌生人做爱?!呵呵。”我苦笑着,自言自语的说,“抽到谁就是谁吧。”
    于是,第一个被我抽到的男人诞生了。
    “您好,是李经理吗?”我压抑着嗓子,尽量的让声音听起来充满暧昧的味道。
    “你谁啊?”对方很不耐烦的问我。
    “我是素素,您还记得吗?”
    “不认识不认识,神经病!”
    电话嘎然而止,我竟然有些感谢他,竟然希望他们都来骂我神经病,至少会让我好过些,让我对这世上的男人还抱有一丝友好的希望。我又接着拨通了第二个电话。
    “喂,王董事长吗?我是**模特公司的素素,您还记得吗?”
    “素素?你能不能说的详细一点呀,哪个素素呢?”
    呵,这种男人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也不怪他会这么问。为了让他记起,我胡乱编造着各种情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和他在哪有过一面之缘,却在我想像的场面中被形容的惟妙惟肖,仿佛真有那么一回事。
    “哦!哦!!我想起来了,模特,素素,模特,我有印象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印象呀,素素小姐可是我最崇拜的美女呀,我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素素小姐了,有空吗?今晚赏个脸,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
    我感到好笑,就我这么一瞎说还真让他记起来了,这些虚伪的男人个个都是表演的天才,能和你配合的如此默契。
    “没问题,王董事长的邀请我怎么能拒绝呢!”
    “晚上8点在名豪饭店门口等我,我开车接你过去,穿的漂亮点。”
    呵,这个狡猾的男人。
    这个王董事长原来是个秃顶的老男人,当他两眼色眯眯的盯着我的胸脯上下打量时我就知道了这个老男人的心思。
    和这么老的人……我一阵寒意。
    老男人一边开车一边伸出右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见我没有拒绝手就变的肆意起来,狠狠的想要探进我的裙底,却被丝袜牢牢隔着。看着他焦急的表情我内心一阵阵的翻江倒海,老不正经果然有它的道理。
    “王董事长不要急嘛,上了您的贼船还怕我跑了不成?”我轻轻扳开他的手,帮他安稳的搁回方向盘。
    “素素小姐果然豪爽啊,直来直去好办事,说吧,有什么事求我?”
    呵,我扬起冷冷的嘴角嘲弄自己竟也会如此风骚,对于有目的的付出人都是会改变的吧,即便是强迫也焕然一新的作贱自己。
    “说句真心话,不怕您不信,素素我还是个处女,货真价实的处女,不知道您可有兴趣……有兴趣替素素完成这难忘的第一次呢?”喉咙突然变的异常干涩,鼻子像被针扎一样传来阵阵酸涩的疼,充斥着整个面部,我极力掩饰着自己慌乱的表情,表现的心甘情愿与迫不及待。
    “开个价吧,我还没有尝过新鲜的呢,素素小姐这么看得起我这个老头子,我一定会好好让你享受这难忘的第一次哦!”这个令人作呕的老男人两眼放射出淫猥的光芒。
    “40万!”我也不知道这个数字从何而来,那么自然的从我口中说出。可能我想着小娜的30万,想着我不能输她一等,就算卖身也要比她高,何况我也是处女!
    “40万?”老男人突然刹车怔怔的看了我几秒,一脸的轻视。在他短短几秒的注视下我犹如被扒光了衣服丢弃在大街上任人拿眼神强奸我的躯体,这比真的强奸我还要难以承受,这样短暂的精神折磨令我全身直发冷汗,我怕他会把我一脚踹出车门。
    “看来王董事长对我没有兴趣,那我告辞了,今晚的宴会我就不方便陪您了。”面对这种情形我的急速离开是必要的,要不然就等着被轰出去。就在我准备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被这老男人探上来的身体狠狠的压住。
    “别急,这钱我给得起,我也期待素素小姐能让我满意,也不枉我这40万啦!”一阵狂吻落在我猝不及防的唇上,肮脏的双手在我胸口来回揉搓。
    小娜,我终于胜你一回。我拼命忍受着他的咸鱼手,等价交换这是公平。片刻后我故意娇媚的将他推开,提示他时间不早了赶紧去复宴,晚上有的是时间。老男人不情愿的挪回身子,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死盯着我。
    宴会上竟然遇到付超,他见我挽着这个老男人的胳膊有些不可思议,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和他竟然都认识。老男人故意将我支开,拉着付超走到吧台边要过一杯酒后便嘀咕起来,边说边朝向我这边,那眼神足够将我吞没。我知趣的闪到一旁,欣赏起大厅那盆蓝色妖姬,同时也在有意无意的偷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没多久付超和老男人不知何故突然争执起来,越吵越凶,最后付超竟朝老男人泼了一杯的酒,老男人呆愣在原地。
    付超朝我大步跑来拉着我的手就往厅外跑去,我莫名的跟在他后面却是一脸的欣喜若狂。我想,他这么做的原因多半是为了我。被他怒气冲冲的塞进车里,他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不时的瞪我几眼。
    “40万?呵呵,价格不低呀!”
    “怎么,付老板也有兴趣?来个横刀夺爱?”我故意嘲弄着他,假如他真的同意,我不会反对,和别人不如和他,至少我一直都欣赏着他。
    “第一次?”他不看我。
    我没有回答。
    “如果不是因为小娜,我才懒得管你!”
    “又是小娜!”我面向车窗外,这个小娜怎么连什么男人都能迷惑住。
    “你是她的好朋友,我不帮你帮谁?”
    “别和我提她,别总拿她和我说事,她是她,我是我,我不需要她来罩我,不需要!”
    “你怎么这样?你可别忘了上次你家里出事是小娜帮的你,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啊!”
    “呵,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她告诉你的?她为什么告诉你?你们俩有关系?这钱莫非是你给她的?哈,看来她的能耐挺大的嘛,连自己老板都搞定了,难怪老这么神气呢!”
    “你!好了好了,不谈这个。告诉我,你要40万做什么?” 
    我看了看他,冷笑一声,老天爷还是没能给我机会,我注定要躲在小娜的身后做她的影子,没有她就没有我的存在。内心窜起一股强烈的火药味,很想杀人的欲望,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做一辈子的陪衬。可一想到可怜的家人我什么火气都被浇灭,拼命的克制,再克制。
    “我父亲打来电话让我……”咬咬牙,继续说,“再给寄40万我哥就没事了,所以我只好这样。”
    沉默片刻后,付超发动引擎。
    “这钱我替你先垫上,但你要答应我不能告诉小娜。”
    又是小娜,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张口闭口都是小娜,为什么那么在乎她知不知道,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小娜被他包养做了二奶吗?这个女人太幸运了,能遇到这么一个在乎她的男人,而且那么有钱。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她任何事。”
    “小娜,我想对你说件事,你替我出出主意好吗?”
    “好啊,死素素怎么这么严肃哦,什么事?”
    看着小娜一脸的幸福劲我心里狠狠的痛,她所能拥有的一切我也要一样不少的拥有,我在站到台前,而不是她的身后。
    “我心里很乱很乱,我父亲不久前又问我要钱我没敢和你说,也不好意思再麻烦你,所以,我去找了付超……后来,后来他同意帮我,但有个条件……”我故意吱吱唔唔起来,看着小娜焦急的表情我由衷的兴奋。
    “快说啊,他给你什么条件?”小娜使劲摇晃着我的肩膀,声音变的哽咽起来,我继续佯装无辜的说了下去,“他让我做他情人,他养我……”
    “你,你同意了吗?”
    “嗯,同意了,而且我也喜欢他。小娜,你不会怪我吧?不会告诉我家里人吧?小娜?”小娜两眼无神的跌坐在床沿边,或许是因为过于激动我的心跳竟也变的疯狂起来,隐隐的一丝疼痛,“小娜,刚才……呵,他还说他爱我,从我进公司就爱上了我,你说我该信吗?”
    我这是怎么了?我应该和她说对不起刚才只是个玩笑才对,可怎么说出来的却是……看着共患难的好友痛苦我却能如此这般的痛快,没有丝毫愧疚。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连续几天不见小娜的影,我有些得意。几天后付超心急火燎的找到我,第一次看他如此邋遢不顾形象的出现,我有些惊慌和恐惧,我知道该来的总会来,可依然没能准备好如何应付。
    “你为什么要说谎?”付超拎起我的胳膊就往外拉,硬生生的疼。
    “我就是说了又能怎样?我不漂亮吗?不性感吗?没她床上本领高吗?你要试试吗?哼,和她比起来我少什么了?缺什么了?”
    原以为他会狠狠的将我骂一通,可能外加几耳光,没想到他只是狠狠的盯了我几眼后甩手离去。呵,这算什么?宽恕?好笑!这只会令我更加愤怒!
    就在付超找我的第三天傍晚,公司里来了几个警察,事后我才知道小娜前一晚被一伙人强奸致死,凶手还没有找到。可我知道是谁出卖了她,那个人就是我,我打电话给付超的老婆说了关于他们俩的丑事,是我将小娜推入死亡,是我亲手将她毁灭,我才是凶手……
    “你也听说了我的婚姻并不美满,直到遇上小娜。我和小娜是真心相爱的,我原本想和我老婆离婚,但小娜不同意,她宁愿做情人也不要看到我儿子受伤。你一直都在说谎,可小娜宁愿相信你,也不愿相信我,她对你是多么的信任啊!”这是付超对我说的关于小娜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离开能减轻我的悲痛,我希望越远越好。
    如果忏悔能减轻我的罪孽,我会用一生补偿。
    我离开了T形台,离开了这片和小娜共同踩过的土地,我不会再去圆自己的梦,那是我挥之不去的阴影,也无法忘记自己曾经是如此的绝情无义。

 

 

 

 

《放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545600/35012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