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第49章 共产主义为何是海市蜃楼 - 专制与民主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专制与民主 > 第49章 共产主义为何是海市蜃楼

第49章 共产主义为何是海市蜃楼

[更新时间]2010-09-17 22:58:02 [字数]2291

第三卷 第49章 共产主义为何是海市蜃楼?

作者:文弧焰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是按需分配,既然是按需分配,那么首先必须知道人类究竟需要什么。人类的需要其实就是人类的欲望满足,即首先必须知道人类的欲望究竟是什么。但在提出共产主义理论的19世纪,心理学家们还没找出人类究竟需要什么——即还没找出人类的欲望究竟是什么,既然人类究竟需要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如何分配才算按需分配?如何分配才算到达共产主义?

 

19世纪共产主义者连人类究竟需要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就提出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这岂不是哗众取宠?或在欺骗公众?

 

好了,到21世纪的2002年,美国心理学家终于用科学方法确定了人类的15种基本欲望,这时该可以实行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了吧?

 

但看了人类的15种基本欲望之后,才发觉这些欲望绝大部分根本不能按需分配,即共产主义根本不可能实现。为什么这样说呢?下面抓一些重点分析一下。

 

在人类的15种基本欲望中,可以按需分配的,只有在可满足的人类生理和部分心理欲望上实行按需分配。比如好奇心(心理欲望)、食物(生理欲望)、体育运动(生理欲望)、性(生理欲望)和医治厌恶之中的某些病痛(生理欲望),以上这4种半欲望都可实行按需分配。因为,这些欲望都可满足、都会疲倦或治愈。

 

而人类15种欲望除了以上这4种半欲望之外,其余的10种半欲望(荣誉感、被社会排斥的恐惧、秩序、独立、复仇、社会交往、家庭、社会声望、厌恶之中的焦虑、公民权、力量),都属于心理欲望,心理欲望是无限度的不可满足的。就算是以上除去好奇心的三种半生理欲望(食物、体育运动、性和厌恶之中的病痛),在经过后天的熏陶后,同样会夹杂上心理欲望的成份。那么按需分配,这些心理欲望如何分配呢?分配多少才算达到心理需要呢?心理欲望的需要是无限度的啊,是永远都达不到满足的啊。心理欲望可能只得好奇心是唯一可满足,有研究报告指极个别人甚至无好奇心。

 

由于心理欲望永无止境,人类无办法找到一个公义(公平、公正和公开)的心理平衡点,因此,不管治者如何认为自己的分配是何等的公义,但在被治者眼中都会认为是不公义,因为被治者永远不会满足。当被治者因不满足而有不公义的感觉,被治者的竞争积极性就下降,就会寻找无需竞争的生活方式。

 

“大锅饭”就是无需竞争的生活方式,在共产主义的“大民主”(多数人专制)下就出了个“大锅饭”“大锅饭”是对分配方面存在的平均主义现象的一种形象比喻,它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企业吃国家的“大锅饭”即企业不论经营好坏,盈利还是亏损,工资照发,企业工资总额与经营效果脱节;二是职工吃企业的“大锅饭”,即在企业内部,职工无论干多干少,干好干怀,都不会影响个人工资分配,工资分配存在严重的平均主义。

 

处于底层的被治者最喜欢吃“大锅饭”,但“大锅饭”能吃出共产主义吗?不用体力或脑力劳动都能吃,而且可以吃一样多,而底层的被治者又占大多数,大多数人不用劳动都可吃,就会坐吃山崩,就会失去生产力。失去了生产力就失去了物质基础,没有物质基础,不要说共产主义不能达到,甚至连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社会主义也无法达到。

 

“大锅饭”不行于是取消,换过另一种方式去实现共产主义,比如改革开放后的市场经济。但市场经济离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更为遥远,因为它是按市场需要来分配的,不是按照心理欲望的需要来分配的。

 

人由于有私心,用人来分配难免会有不公义,计划经济就是用人来分配的。而市场是无私心的,由市场来分配,理应更为公义。但当市场被人为干预时,市场经济就会变得更不公义,偏偏中国市场经济受人为干预极为严重,所以中国的市场经济同样不公义,而且比计划经济的“大锅饭”更不公义。因为计划经济的“大锅饭”没有贫富两极分化,而在市场经济下却出现了极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当被治者有更多不公义的感觉,被治者的竞争积极性就下降,就会寻找无需竞争的生活方式。

 

无需竞争的“大锅饭”在市场经济下消失了,换回的是同样无需竞争的最低生活保障——社会救济。由于这种社会救济金额小,而且难以申请成功(一个居委只有10人左右能拿到),于是同样是无需竞争的乞丐生活方式,便成了低下阶层的另一种生活方式,当乞讨比社会救济更容易达到富足时,人们就宁愿做乞丐也不愿接受社会救济,乞丐阶级就应运而生,死灰复燃。早在2003年,哈尔滨就开始出现了宁做乞丐,也不接受社会救济的现象了。清朝的丐帮之所以盛行,也是因为社会不公义已达到了极点。

 

况且,共产主义者还主张并且实行了暴力革命,摧毁了司法公义的根基。没有司法公义,因而把关不到社会公义;没有社会公义,被治者的竞争积极性就必然下降,就会寻找无需竞争的生活方式——依赖社会救济或做乞丐。

 

没有公义竞争,人们就宁愿乞怜下跪,也不愿发奋竞争,或宁愿自相残杀的斗争也不愿互利的竞争,这样就根本支撑不起共产主义按需分配所必备的庞大物质基础。而且就算有庞大物质基础,在心理欲望上都不可能按需分配。

 

因此,共产主义不管是从人类心理欲望的角度看,还是从共产主义者忽略司法公义的角度看,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海市蜃楼。

 

 

          

 

《专制与民主》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608781/46508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