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第13章 从社会排斥角度看如何解决两岸敌对 - 专制与民主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专制与民主 > 第13章 从社会排斥角度看如何解决两岸敌对

第13章 从社会排斥角度看如何解决两岸敌对

[更新时间]2010-11-03 23:39:37 [字数]3382

       

第十一卷 第13章 从社会排斥角度看如何解决两岸敌对

作者:文弧焰

 

要终止两岸这种国际社会相互排斥的恶性复仇,就要改变这种现状。方式有三:一是台湾法理独立,彻底根除这种两岸外交相互排斥的“零和效应”;二是民主和平统一;三是武力统一。

 

但武力统一,在前面已分析过,是行不通,如果行得通外蒙也不会独立出去了。因此,两岸要终止恶性复仇,进入公义竞争,就只剩下两种方式:一是台湾法理独立,即彻底从法理上,分开成两个独立的国家(就像中国和蒙古一样现在都是无仇);两岸之所以发生国际社会排斥现象,完全是因为国际社会排斥权利不平等(一岸被联合国包容,一岸被联合国排斥,两岸无法排斥恐惧平衡,占优势的一方于是任意发动国际社会排斥)。二是民主和平统一,统一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就像德国一样)。

 

这两种方式,都有实现的可能性。但哪一种方式对两岸人民最有利呢?当然是民主和平统一的方式对两岸人民最有利。即德国的模式(考虑到方言的问题,最好还是联邦式),而且这是最可行、最少代价的一种和平统一方式。

 

不过,两岸要实现德国的统一模式,要遇到比德国多得多的障碍。因为,两岸50多年来先是内战,后是国际社会排斥所种下的仇恨,在东、西德并没有发生过。南、北朝鲜发生过战争,但都没有发生过如两岸般50多年的国际社会排斥现象(伤口撒盐)。所以,两岸统一,比德国和朝鲜半岛的统一,不知要难上多少倍数,原因是两岸由暴力和排斥所造成的仇恨实在太深了。

 

民主和平统一,之所以最可行和最少代价,是因为民主能最大限度地消除不公,特别是消除社会排斥引起的不公,从而最大限度地减低人与人包括两岸人民之间的敌对仇视。

 

民主,之所以能消除这种仇视敌对,是因为民主的一人一票,制衡和弱化了社会排斥。

 

当大陆实行民主,大陆的人民就能当家作主;而当两岸都统一在民主的基础下,两岸的人民就都可以在对岸当家作主,就都可以在对岸竞选最高领导人和立法委员,就都可以分享对岸的所有外交利益。这种利益共享,对两岸都有百利而无一害。台湾人,能得到大陆的幅地;大陆人,能得到台湾的战略要地。无需相害的双倍外交浪费,无需相害的为建交而让利它国,无需相害的双倍军备浪费,整个两岸被国际社会一起包容,不分彼此。

 

各个民族、团体、政党和宗教,在民主下,就都有一个公义的竞争起点。有这一个新的更为公义的起点,才会将过去种种不公义种下的仇恨,一笔抹去。在和谐的框架下,重新起跑;这将会是一条直线,而不会是一条之字形的曲线。对两岸如此有利的统一,台湾人民还会选择法理独立吗?就算法理独立了以后,他们都会选择重新统一,就像德国那样。台湾法理独立,无非都是想摆脱与大陆相互仇视的缠绕;而当共同的民主统一,不但可摆脱仇视的缠绕,而且还可得到法理独立所无法取得的利益时,法理独立就失去了意义而不被采纳。

 

民主政府的意志和外交,就是全民的意志和外交。中国人口众多,13亿人口占了全球约五份之一人口,民主形成的意志和外交都非同少可,那一个国家都不敢轻视这股巨大力量。印度亦是人口大国,但印度和巴基斯坦交战,哪一个国家敢插手?而两岸交战,美国和日本等可能就会插手。这都是印度有民主而中国没有民主,所产生政府的意志和外交力量之差异而造成的。

 

这也说明,民主并不怕专制,民主怕的是民主。专制社会必然充斥着社会排斥,社会排斥就必然将少数的有时甚至连多数的意志,都排斥出权利(机会)之外。被排斥出权利(机会)之外的这部份意志,不但减少了专制者所代表的意志,还因专制者所作所为难以服众而成为一种对抗专制者的意志,使专制者的意志受到排斥和对抗的双重削弱。所以,民主强国,可能会惧怕民主小国,但却不会惧怕专制大国,道理就在于民主意志力的优势上。

 

民主国领导人的个人意志,可能不及专制国领导人的个人意志。因为,民主国的各种分权制衡,使领导人不能任意妄为,总统再强的意志,都会被民意和分权制衡磨去棱角。

 

但民主国领导人的背后意志,却往往强于专制国领导人的背后意志。因为,民主是少数服从多数而又尊重少数,少服多,就不会排斥掉这少数的意志;尊重少数,就使这少数的意志,不会转化成一种你死我活的对抗意志。

 

民主国,正是凭着其背后全民意志的优势,才敢于干预专制国的内部事务。而且专制国受到排斥打压的那部分意志,有时甚至会转变成民主国一方的意志,即所谓“背叛”行为。这种“背叛”行为,发生于专制国而远多于民主国。

 

民主大国与民主小国,他们领导人的背后意志,是处于相对均势(不是绝对均势),即同属一种全民的“实体”意志,“实体”内的人口可能不同,但都是一个全民性的“实体”。

 

所以,民主大国不敢与民主小国硬碰,因为这样两个“实体”相碰,往往会两败俱伤。

 

民主国之间,很少以武力相威胁或战争的硬碰方式,去解决分歧;而多以谈判妥协的“软碰”方式,去解决分歧。

 

而民主国与专制国就不同了,因为专制国是一种非全民的“散沙”意志,特别是多民族的专制国,就更是一盘杂乱无章的“散沙”。民主的“实体”与专制的“散沙”硬碰,“实体”只会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强大,“实体”不会受到过多的伤害。

 

所以,民主国对专制国多用硬碰的武力威胁或战争方式解决分歧,而较少用妥协方式解决分歧。因而在专制国的眼里,民主国(特别是美国)都是霸权霸道,但在民主国的眼里却往往不这样看。

 

如果大陆也像台湾一样实行民主后,大陆内部事务以及两岸事务,美、日是不敢干预的。此时,同源、同文和同种的两岸同胞,便可平等地坐下来倾谈统一的妥协方案了。

 

但如果大陆不实行民主,美、日和台湾,是肯定会干预大陆事务,因为“实体”与“散沙”硬碰,“实体”永远都处于有利地位。一旦干预,就肯定会产生仇恨,仇恨便不能终止。仇恨出现,大陆就必然会向台湾复仇;而对台复仇,在美、日可能武力介入的情况下,亦只得唯一的恶性复仇方式可用——国际社会排斥,其余的暴力、欺骗、分配不公和司法都不能用。

 

于是,台湾的邦交国只会越来越少,台湾人民要求法理独立的欲望就越来越强烈。只要台湾一旦实现法理独立,其邦交国就可与大陆的邦交国一样多,甚至可能会超过大陆的邦交国总数,并能以新的独立国身份加入联合国,在外交上与大陆平起平坐;由被国际社会排斥孤立,变成被国际社会包容。

 

大陆在国际社会上排斥、孤立台湾,而被迫失去大中华国家精神的台湾人民,对于这种法理独立又何乐而不为呢?(蒋介石时代,在强制教化下,台湾人民没有失去大中华国家精神。不过在台湾民主后,不能强制教化了,大陆在国际社会上继续排斥、孤立台湾,就迫使台湾人民唾弃大中华国家精神了。)

 

但当台湾法理独立后,而大陆又拒不承认时,依然故我地采用有台湾就无我的外交方针时;那么,台湾的这种法理独立,就依然无法摆脱双方国际社会排斥的恶性复仇,即始终无法终止两岸的仇恨,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就会继续发展下去。

 

法理台独,如果引爆两岸战争,只是从一种恶性复仇方式延伸向另一种恶性复仇方式。即由国际社会排斥的恶性复仇方式延伸向暴力的恶性复仇方式。由一个不会满足、不会终止和不会得益的恶性循环,延伸向另一个同样不会满足、不会终止和不会得益的恶性循环。

 

一个50多年国际社会排斥的恶性复仇,已造成两岸如此大的仇恨和破坏,如果再来多一个暴力恶性复仇,其仇恨和破坏性将会更为巨大的不可估量。就算大陆武力攻占了台湾,到头来,始终都要用民主法治分权的司法,才能终止所有的恶性复仇,达至和谐与共赢。

 

所以,从社会排斥角度看如何解决两岸敌对,只有一个方式可解决敌对,就是民主法治分权。只有民主法治分权,才能弱化社会排斥,才能用司法公义终止一切不公义,进而减少仇恨化敌为友。

 

 

 

《专制与民主》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608781/47898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