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三十、“周武姬发”问题解答 - 《屈原天问解疑》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屈原天问解疑》 > 三十、“周武姬发”问题解答

三十、“周武姬发”问题解答

[更新时间]2009-05-26 20:31:18 [字数]4135

三十、“周武姬发”问题解答

 

《天问》第122124问:“会朝请盟,何践吾期?苍鸟群飞,孰使萃之? 厉击纣躬,叔旦不嘉。何亲揆发,定周之命以咨嗟?”第151154问:“武发杀殷,何所悒?载尸集战,何所急?白林雉经,维其何故?感天抑地,夫谁畏惧?”《天问》中的这七个问题都是“周武姬发问题”,姬发是姬昌的儿子,史称“周武王”。现将此七问分别解答如下。

 

[122]

周武王姬发与众诸侯会师凌晨并请大家共同盟誓伐,众诸侯为何都履行了姬发当初的期约呢?

[解答]

两千多年来,“周武王伐纣”事件一直是“夏商周”三代史研究中的重头戏,特别是“武王何时伐纣”的问题,从汉代的刘歆到当代的历史学家、天文学家,大家众说纷坛,竟有近20种说法。

“周武王伐纣”是商、周两代的分界线,应有一个准确的时间来表示。正因如此, 1996516日,国家“九五”重大科研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正式启动,对“武王伐纣年代”的研究成为该工程的九大课题之一。迄今为止,此项课题的研究仍在不断深化之中。

按《天问》第122问中的“会朝请盟”之说,周武王姬发与各路诸侯是于凌晨会师并盟誓伐的。究竟是哪一日的凌晨呢?古代文献的记载为“甲子日之晨”。《尚书·牧誓》:“王戎车三百两(辆),虎贲三千人,与受(纣王)战于牧野,作牧誓。牧誓:时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吕氏春秋·贵因》:“故选车三百,虎贲三千,朝要甲子之期,而纣为禽(擒)。”1976年在陕西临潼出土了一件“利簋”的青铜器,上有铭文15字,汤炳正先生释“利簋”之铭文为“武王征商,唯甲子朝,岁贞克,昏夙有商”。青铜器“利簋”的出土,证实了古代文献中“周武王于甲子日之晨伐纣”的记载是正确的。

只有“干支日”,没有具体的年代和月份,还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对此,各家的研究和说法如下。

利用考古学家提供的信息,经“碳-14”法和“树轮校正曲线”法测年,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将“武王伐纣”的时间认定在“公元前1050年至公元前1020年之间”。

按古本《竹书纪年》所记,西周积年257年,而周平王东迁之年则为公元前770年。历史学家上溯257年,将“武王伐纣”的年代拟定为“公元前1027年”。

《国语·周语下》记有伶州鸠的一段话“昔武王克商,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辰在斗柄,星在天鼋”,这段话把“武王克商”时的天象记得很清楚。天文学家根据所记的日月星辰的位置进行计算,将“武王克商”的具体时间拟定为“公元前1044年或公元前1046年的正月甲子日”。

《淮南子·兵略训》:“武王伐纣,东面而迎岁,至汜而水,至共头而坠,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因此,天文学家又根据1910年哈雷彗星的出现和它回归地球的周期时间,逆推40次回归过近日点,将“武王伐纣”的年代拟定为“公元前1057年”。

尽管有许多学者认同上述各说中的“彗星说”,但我认为此说有两个不确定的因素。一是在地球上空旅行的彗星是很多的,据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的一份报告透露,在我们的头顶上空,每天都有大约200颗大小不一的彗星经过。各类彗星的回归周期也是不同的,“长周期彗星”围绕太阳运行一周需数百年、数千年甚至更长时间,“海尔—波普”彗星每4000年才回归一次;“短周期彗星”一般在200年以下,哈雷彗星就是平均76年回归一次。我国历史上对哈雷彗星的最早记载是公元前613年,即春秋鲁文公十四年,到1910年时共有31次记录。因此,《淮南子·兵略训》中所言“武王伐纣”时出现的彗星并不一定是哈雷彗星。二是“公元前1057年”之说已超出“碳-14”法和“树轮校正曲线”法测年所认定的时间上限,这也是不可取的。

综合各种条件,特别是考虑西周列王研究中的一些条件,“夏商周断代工程”课题组选择以“公元前1046年”为“武王伐纣”的年代,如果将来有新的依据证明其他说法比这个结论更为合理,届时可予以变更。这就是说,周武王姬发与各路诸侯是在“公元前1046年的正月甲子日(226日)凌晨会师并盟誓伐纣”的。

对于“众诸侯为何履行姬发当初的伐期约”之问,其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商代末年民族与社会矛盾加剧,致使殷商王朝失去民心。

二是各路诸侯早就不满商纣王的残暴统治了,周武王的纣之举得到了他们的拥护和支持。按《史记·周本纪》之说,武王姬发早在两年前与众诸侯在盟津不期而会时就相约伐,诸侯皆曰“纣可伐矣”;就在这两年中,“纣昏乱暴虐滋甚,杀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师疵、少师彊抱其乐器而奔周”,而姬发则及时将这些新发生的情况遍告诸侯,诸侯当然要履行当初的“伐期约”了。

三是姬发之父姬昌晚年时强国兴邦,通过不断征伐,西周的疆土和势力日益扩大,俨然成为与殷商大邦分庭抗礼的小邦,众诸侯看到西周的实力和威望,故而愿意在其反商大旗下共同伐纣。

 

[123]

伐纣的将士如同苍鹰般成群地飞翔搏击,是何人指使他们聚集的?

[解答]

此问是个军事常识问题。很显然,伐纣的总指挥是周武王姬发,他手持大白旗指挥众诸侯,各路诸侯则聚集各自的将士,大家都听从总指挥姬发的统一调度。

 

[124]

周武王姬发用轻剑猛击商纣王的尸体,他的弟弟周公姬旦并不赞许。是姬旦亲自辅佐姬发的,他为何在奠定了西周王朝命运后反而叹息呢?

[解答]

对于“周公姬旦为何叹息”的问题,这得从周公其人谈起。周公姬旦曾助其兄武王姬发灭商和分封诸侯,但更为重大的事件是他制礼作乐、建立典章制度。如今,“中华礼仪之邦”的美称誉满全球,大家公认周公是“中华礼乐文化”的鼻祖。客观地讲,我们中华独特的“礼乐文化”得以使广大民众免陷于世界“宗教文化”之狂热,得以使“中华民族大一统”的理念延袭至今,周公当初的“制礼作乐”实在是功不可没啊!

周公是屈原心目中所景仰的贤能之臣,正因为商纣王暴虐无道残害忠良,周公才亲自辅佐武王伐纣灭商,从而奠定了西周王朝。而武王在胜利后却同样以残暴的手段猛击纣王尸体,并砍杀纣王之头悬于大白旗上,这与周公自身的“礼乐”思想是格格不入的,当他见到此情此景时就不得不为之而叹息了。

 

[151]

周武王姬发已砍杀殷商纣王和纣王嬖妾二女之头,他还有什么不畅心呀?

[解答]

周武王姬发砍杀纣王和纣嬖妾二女之头后仍不畅心的原因,是因为姬发与纣王之间有着“杀兄”和“囚父”的深仇大恨。由于纣王当初曾囚禁姬发的父亲姬昌长达七年之久,还残酷地杀害了姬发的兄长伯邑考,并将伯邑考的肉烹制为羹赐给姬昌服食,所以姬发一心想亲手宰杀纣王而后快。然而,等到姬发打赢伐纣之战并找到纣王时,纣王已“自燔于火而死”,姬发只好对其尸体“射之三发,以轻剑击之,以黄钺斩头,并悬之于大白之旗”。姬发“射击纣王尸、斩悬纣王头”的举动与春秋时伍子胥“掘楚平王坟、鞭楚平王尸”的行为实乃异曲同工,虽然是猛厉狠毒,但此二人均以未能亲手杀死仇家而不畅心。

 

[152]

姬发用军车载着他亡父文王姬昌的灵牌去会战,他为何如此着急呀?

[解答]

对于“姬发载其亡父姬昌灵牌去会战”之说,指的是“西周武王姬发九年时,用军车载其亡父文王姬昌的灵牌至孟津,与八百诸侯相约伐纣”的历史事件。就《天问》第152问而言,姬发内心深处固然很急于伐纣,但他也深知殷商乃是中原大邦,而西周虽然通过不断征伐而扩大了地盘和实力,但仍是西部小邦,如果没有众诸侯的支持和帮助,以小邦伐大邦而取胜的可能性是不大的。鉴于西伯姬昌一直被众诸侯视为“受命之君”,所以姬发在等了九年后,才载其亡父姬昌的灵牌去孟津会诸侯,从而得到众诸侯“纣可伐矣”的承诺。又过了两年,到姬发十一年时,众诸侯果然履行了两年前的“伐纣期约”,共同出兵助姬发伐纣,从而一举获得成功。就时间而言,我们不能认为姬发九年时的“载尸集战”之举是“很急”的,要说“急”,姬发乃是急在心里,但他在重大行动和举措上却并非“急于求成”,而是力求“稳准狠”和“战必胜”的。

 

[153]

姬发伐纣联军中的大小白旗众多如林、旗杆上却悬挂着死人头,这是什么缘故呢?

[解答]

对于“姬发伐纣联军中的大小白旗上悬挂死人头”之说,本书在前面[释疑卷]中解释“伯林雉经维其何故”时已指出:大白旗上悬挂的是自焚而死的商纣王之头,而小白旗上悬挂的则是自缢而死的纣王嬖妾二女之头。悬敌之头以示众,这是古代战争获胜者用来宣扬胜利和威慑残敌的一种“恐怖手段”。如今,国内外一些恐怖组织仍在使用此类“恐怖手段”来恐吓民众,这种做法必然要遭到全世界的谴责和反对。

 

[154]

姬发在伐纣行军途中屡遭天灾地厄,何人因此而畏惧了?

[解答]

对于“姬发伐纣行军途中屡遭天灾地厄”之说,古代文献中亦有相关记载。《荀子·儒孝》:“武王之诛纣也,行之日,以兵忌东面而迎太岁,至泛而汛,至怀而坏,至共期而山坠。霍仲惧,曰:出三日而五灾至,无乃不可乎。”《淮南子·兵略训》:“武王伐纣,东面而迎岁,至汜而水,至共头而坠,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六韬》:“武王东伐至于河上,雨甚雷急。周公旦进曰:天不佑周矣,意者,吾君德行未备,百姓疾怨邪?故天降吾灾,请还师。太公曰:不可。武王与周公旦望纣之阵,引军止之。太公曰,君何不驰也?周公曰:天时不顺,龟不兆,占筮不吉,妖而不祥,星变又凶,固旦待之,何可伐也?”

按文献之说,姬发在伐纣行军途中,曾连续遭逢多种天上的奇异现象和地上的自然灾害,如“天时不顺,星变又凶(指不吉利的星象变化)、东面迎太岁(“太岁”指木星)、彗星出、雨甚雷疾(天降大雷雨)、汛(雨涝成灾)、坏(指地坏、地厄等地质灾害)、共头山坠(指山崩、山体滑坡或泥石流)”等,这正如霍仲所言“出三日而五灾至”也。由此可见,当时因灾异而产生畏惧想还师的人有霍仲、周公旦等,而坚持继续行军伐纣的人则有太公吕望等。

 

 

《《屈原天问解疑》》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618220/9068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