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关联案例:从破产和收购看会计报表这个“坏指针” - 新管理 - 经济管理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新管理 > 关联案例:从破产和收购看会计报表这个“坏指针”

关联案例:从破产和收购看会计报表这个“坏指针”

[更新时间]2008-09-05 17:18:41 [字数]3446

 

关联案例:从破产和收购看会计报表这个“坏指针”

参考资料:

l          《美国数家超级公司倒闭的警示》原载《管理与财富》杂志  200204 作者:蔡恩泽

l         《亡羊补牢还是退而结网》 原载《市场经济研究》 200301 作者:李建宁

l         《从罗孚到双龙 中国汽车开创海外收购风潮》 200736 作者:沈欣

l          《中国汽车生产商应慎重进行收购》原载《商业周刊中文版》2008年第8 作者:J.D. Power

 

跨入新千年之后的美国,作为冷战后的唯一“超级大国”,显然要面对的是从来未曾见过的挑战。从经济上来说,2001~2002年先后出现一些“巨无霸”企业突然连连倒闭的现象,引起美国官方和企业界的一片恐慌。先是200110月中,品牌企业宝丽莱申请破产保护,被一日千里的数字时代所淘汰;接着12月初,美国十大公司之一的安然轰然倒塌,牵连爆出的美国企业史上最大会计丑闻让安然的审计公司“安达信”也随之解体;20021 22日,零售业巨商凯玛特告衰,在芝加哥向伊利诺伊北区破产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百年老店一朝消亡;28日,环球电讯也接着传来噩耗,在疯狂扩张中仓促倒下。在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内,这些曾经叱咤风云的巨型企业一个个成了“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安然和环球电讯分别创下了美国历史上第一和第四大破产纪录。更值得深究的是,这些大企业在破产前夕仍然看起来“运转良好”,无论是从股票价值、还是从会计报表上都没有出现大的危机,这让它们的破产无一不带上了“黑天鹅”[i]般的突发性和重要性。

 

安然,这个在15年之内成为雄踞世界的第一大能源交易商,曾被认为是新经济时代传统产业发展的典范,做着实在的生意,有良好的创新机制。但是这一切不过是由会计报表和审计公司的贪婪而掩盖起来的“幻象”。安然虚报的能源储备让它外表光鲜、帐面富贵;但这一切毕竟不能持续,这则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会计丑闻”甚至动摇了美国企业界一向被视为最完善的会计准则公告GAPP的信任度。而Anderson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这个世界第五的会计师事务所,也因为安然丑闻而一朝消亡。安达信作为安然公司财务报告的审计者,既没审计出安然虚报利润,也没发现其巨额债务。直到2001年第一季度,安然的股票仍在高位。而安然在两个月内就创下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案,分析家称其成功和败落都是“互联网速度”。环球电讯成立仅仅5年就成为美国电信业的巨头,曾被认为是“以光速致富”的新经济典型代表,而衰败起来“同样也是光的速度”[1]

 

1991年宝丽莱在一起专利侵权案胜诉得到巨额赔款,公司决策者不是利用这笔资金还债和开发新产品,以向数码相机时代进军,而是继续举债,盲目吃它的一次成相“老本”;致使其债务包袱越来越重,从1986年的1.7亿美元上升到1989年的9.5亿美元。凯玛特也是一样,在美国零售业竞争日趋剧烈的环境下,不是保持自己特色吸引顾客,而是大行举债,同“实力最强、价格最低”的世界第一零售商沃尔玛大打价格战,结果一败涂地。环球电讯为了尽快形成光纤王国,不惜以高达224亿美元的高额债务进行疯狂扩张。从表面上来看,这些企业的破产和他们的债务风险是分不开的。但是这些颇有经营经验的“企业家”们难道还不知道起码的会计原理吗?是什么让他们举债进行豪赌?

 

正是因为他们的经验起了作用,上面这三家公司的持续借贷,正是为了扩大规模,与竞争对手一决高下,或者在某项技术上进行一次豪赌。在过去,这种豪赌是有可能成功的,只要遵守“总成本领先”的策略,利用举债而扩大的生产能力,只要能以低价冲开的市场份额相匹配,就能扭亏为盈,用客户的钱还掉贷款,企业就能走出危机,而且生产能力得到了大幅的提升,竞争地位再次巩固。但是,这三家企业的赌博显然都没有成功。美国的“经济气候”骤变,抵御风险准备不足,只好走上破产之途。

 

作为“后来者”,我们需要反思的还不仅仅是这些美国大企业的破产中做出的错误决策,更要警惕作为长期奉为圭皋的价值指针,比如会计报表、比如帐面资产为什么不能为投资人、为决策者提供足够的指向和预警?

 

进入到新千年以来,中国的管理者们在恶补了西方通行的企业管理之后正力图以“国际化”手段迅速做大做强,这些手段中跨国收购无疑是其中亮点。

 

2004年,上汽集团收购韩国双龙48.92%股份,这标志着中国汽车企业的首例海外收购正式诞生。随后,2005年,上汽和南汽分别对英国已经破产的罗孚汽车进行了技术和资产方面的收购。这两次收购,打开了中国汽车企业迈向世界的大门,被称为是中国汽车走向世界的标志。和联想收购IBM PC一样,这两次收购和目前盛传的中国企业对沃尔沃的收购都体现出中国企业为了消化产能而必须走出国门的决心。如果我们分析一下对“国际名牌”的收购价格是如何确定的,会发现“品牌价值”这一《会计报表》上唯一一个无法用实物和发生成本来计算的“资产”占有很大的比重。尤其是福特和上汽针对“罗孚”品牌展开的“无形资产”争夺几乎占据了2006年各大报纸的显著版面。最后上汽开出了1100万英镑的高价,还是未能让“罗孚”花落上汽也很让国人唏嘘了一番。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汽车业内的资深顾问盘点了近二三十年来发生的重大汽车并购案。1989年,福特斥资25亿美元收购了捷豹,2000年又以25亿美元收购了路虎,这两个著名品牌都有着悠久的历史。福特在整合这些品牌的过程中出现了数十亿美元的经营亏损,20085月又以收购总价的一半将这两个品牌卖出。现在,福特又在努力以44亿美元的价格卸掉沃尔沃这个包袱,尽管在1999年福特收购这家瑞典汽车生产商时投入了64亿美元。

 

类似的状况还发生在通用汽车、宝马公司和戴姆勒公司等老牌汽车企业中,它们在收购五十铃、铃木、萨博、菲亚特、罗孚、克莱斯勒、现代和三菱等颇有市场基础的“品牌资产”时都未能成功地将品牌价值通过利润延续下来,造成了后来的“出血大甩卖”。或者,我们应该反省一下一个品牌的价值是否不在于它过去曾经创造了多少辉煌,而在于它未来还能保持多少影响力?而这些影响力都不是会计报表中的数字可以告诉你的。在会计制度中,“无形资产”的价值是按照购买时候的商业价值记入的,而不是对未来的影响力。为了矫正这一点,当企业在斥巨资购买“名牌”的时候,有些分析家正在用更“原始”的方式力图将这些巨大的金额和未来的创收能力建立关联——比如,进行市场调研,询问在近期将购买的客户,如果这款汽车贴上了XX的牌子,你愿意为此多花多少钱?所得到答案很合乎消费者逻辑,却不合乎会计的“成本核算”理念。多数消费者认为,当品牌易主的时候,构建起该品牌的设计能力、创新能力、品质和售后服务是否还能维持原来的水准也正处于关键的考验期,这让他们难于立刻判断易主后的品牌价值。几乎每一次品牌换手,其实都会有部分消费者离去(有时离去的甚至是多数),也会有新的消费者加入。这个过程和一个新品牌的推出十分接近。也就是说,消费者的忠诚毕竟不是只和几个字母、一个名字联系在一起的,要维持消费者的忠诚,只保持一个名字还不如披露“原品牌的全套设计和生产制造能力均已成功转移”这样的实质性内容更容易得到信任。从这一点上来说,靠“罗孚”品牌大战而被广为传播的“上汽获得了原罗孚的生产技术”,这一影响为新品牌“荣威”开了一个好头。

 

    摆在中外企业家面前需要思考的是,如果沿袭已久会计报表不可靠的话,如果只看会计数据既无法知道将到来的风险,也不能判断未来的赢利的话,那什么可以作为新公司的新指针?



[1]注:关于环球电讯在下一篇关联案例中还有更详尽的分析

《新管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680791/30979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