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青涩日月[3]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青涩日月[3]

青涩日月[3]

[更新时间]2010-02-03 11:45:05 [字数]5103

 

 

 

 

 

〈5〉这两人,跟老爸的关系, 非那种梁山好汉似的兄弟, 讲究什么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掷牌玩色子 ,为朋友两肋插刀 当然,据我所知,酒嘛,还是要喝的,而且喝得还不少;牌嘛,也是要打的,而且还是要带彩的,彩带的并不少;刀嘛,插得不比黑社会少和浅;但是,归宗了讲,他们从根上讲,就是几个 文学青年爱好者。 再往白里说,是那种眼巴巴看人家靠着文字名扬四海,自己眼热成疾的那种倒霉蛋。

有人 一脸严肃地指责 我,讲, 倒不倒霉哦,倒不要紧,就是想请教一下, 人家都称个文学青年什么的,或者叫青年文学爱好者也行,偏偏你硬装个文学青年爱好者的榫头,这不是镬子盖盖到棺材上,配不 拢嘛 我就咯咯咯笑。原来,我也觉得这句话问题很大,就这样的文字能力,能搞写作,岂不是天方夜谭?可是通过采取严谨的科学态度,运用严肃的逻辑论证方法,最终结果证明,这个文学青年爱好者的专用名词的诞生,是完全对头的。

 

充足的 证据显示 ,这 称呼 不仅 与老爸他们是绝配 ,而且,我已经考虑,辞海、汉语大词典、中华百科全书等辞书如果重新修编时,必须把这一词条列入文学艺术类条目中 原因, 我老爸他们这一层次的青年 写作中 错字白字连篇,一篇千字小文,“螺丝”能吃到你牙齿崩掉几颗。 更不要说所写故事,矛盾百出,牛头不对马嘴。文学青年的光荣称号,就算落到牛头或者马头上,估计也落不到他们头上。

可一件事情,无名无份是不可以的。孔老夫子几千年就说过,名不正言不顺。 还好,我老 爸,还有强子矮子,多少 有点自知之明, 考虑自己 只因羡慕文学青年, 才想做文学青年的, 而,经过 反复推敲,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那一夜,绞尽脑汁的三人,竟然 得此恰倒好处的 头衔,高兴的跑出家门,在尚没有夜生活场所的城市里,四下寻找酒馆饭店,一定要喝上一杯,以示庆贺 那天,他们从城市的西南角,骑车狂奔,才在城市的东北角找到一家脏兮兮的小店。

 

能懒到毛孔里生蛆而不绝难受的 强子 伯,不晓得何方神圣帮忙,驱尽了他身上的懒虫,忽如一夜春风来,人就 醒了 。神仙都不知道,他 啥地方得了真传, 他在我老爸面前颠颠倒倒讲,自己 构思了一部长篇小说,题目叫《山村传奇》,反映的是知青的悲剧生活。

我老爸有一个十分诱人——特别是那些牛皮哄哄的人——的性格,明明知道对方讲的穿了帮,他就是能做到绝不插嘴。 这一点不像他,哦,有好几点不像他,所以,有时候他跟我老妈讲笑话,会因为我秉性怎样不像他,讲什么老妈跟隔壁张木匠怎么样了。小时候,我会跑去问隔壁人家,谁叫张木匠?隔壁人家从我嘴里问出这问题的来源,笑得是前仰后合。老爸老妈有好长一段时间,成为楼里讲茶余饭后的笑话素材,而提供素材的,就是他们的儿子。

听老爸描述过 强子伯的《山村传奇》,故事 情节, 人物安排,我 越听,越觉得像叶辛的《蹉跎岁月》翻版。 不是对长辈不恭敬,即便是傻子,傻 猜也 可以 中: 强子 伟大 构思,一定在《蹉跎岁月》发表 ,那应该是在八零年年初 好在《山村传奇》最后没变成铅字,我的个强子伯无需承担剽窃、版税的责任。不过,据说他现在在美国时不在舞文弄墨了,成了一个高级白领,就算是要承当,也是能承当得起的。

 

那位矮子叔呢,当年 分配去杭州湾畔的农场 ,整日价面朝黄土背朝天,就他那小身板,整天哼哼唧唧,大呼小叫嚷腰酸背疼。 不多时日, 人家就溜了 病号 ,长期赖在父母身边吃白食。如果摆在今天,早被人称之为超级啃老族,可是那时候,还有不少人对他表示同情呢。在家吃白食的矮子叔,还是属于明白人,从农场溜号不久,他一本正经着急了自己的一班弟兄,郑重其事 宣布金盆洗手, 不再参与帮里的大小事务。

从此 矮子叔 自诩自家为诗人 。为了尽快接近诗人的境界,他寻找到了一条捷径,就是要做诗人,首先要从形象上靠拢。于是,他 煞有介事地模仿十八世纪欧洲诗人,蓄起长发小胡子, 抽起了板烟斗,见落花流水故作感伤,听风声雨声发癫。他 整日哼哼唧唧,涂涂写写。 知道的说他用心,不知道的以为这人神经了。都晓得天下母亲爱子女,矮子叔的老妈爱的尤甚。 不久, 她拿自家儿子 用练习簿抄 一个破 集子 到处显摆 还央求单位里的打字员,帮忙打印了出来,管熟还是不熟的人,见着就发,好像矮子真成了什么大诗人了。其实,那集子里面 多是骂骂时政,发发牢骚,诉诉私情的东西,我看到过,很小家子气的。倒是零零落落几个爱情诗,风格有一点拜伦的滋味。

 

假如摆在今天,无论从麻衣相法还是骨相学的角度看,这 三人 (其中有我老爸) 骨相,实在 不哪能灵光, 套鲁迅的诗句 运交华盖 欲何求 ,未敢翻身已碰头 ;假如测字,总 跟那个 倒霉的 霉字过不去。 一般霉气足的人,那沪地俚语来说事,也不过就是霉头触到天花板,算了不起了;可是,老爸强子和矮子那霉头触的,就不是天花板能了结的。我问,什么板能了结呢?老爸苦笑起来,笑得比哭还难看,不被宇宙黑洞吸进去,算我们命大。

三兄弟里面,笔耕 最最勤奋的老爸, 比老牛犁地还肯吃苦,所以,他的外号终于有一天改了,从胖子,到智多星,后来很长一个时期,始终叫老棺材。这地方能享受老棺材称号的,至少年龄要到六十以上,可以想见,那时候我老爸熬灯油都熬到什么程度了。听他自己讲,脸上还算天可怜见,额头就不客气了,简直是沟壑纵横。因为熬夜,眼泡老是水汪汪的,而眼球却像干涸的老井。尤其是堆在桌角边,书橱顶,床底下,那 一摞摞的 大小不一,纸质不一,颜色不一的 草稿 ,墨字远远多于铅字 。老爸只能自比腊梅,雪地踏梅, 孤芳自赏。所谓惟有暗香来,恐怕他的体会比陆游深。

 

《山村传奇》神龙见首不见尾, 老爸矮子着急了,问强子,到底写成什么样子了?问了几次, 强子 都说,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讲, 长篇小说不是要慢慢磨吗?那一次,强子毛了,就说,妈了个*的,老子 毕竟在它身上花了五年的心血 ,竟然每一个编辑长眼睛 编辑长没长眼睛,倒不要紧, 听得 小眼睛都惊大 成了牛眼睛 咳, 多希望就这样大下去。

我说,从光棍到孩子他爹, 不需要五年啊。 强子伯 却老是在给自 打气,讲他老 在作家协会帮忙寻了老师,叫艾青,老有名气的作家,已经看 稿子,正打算帮忙推荐给“上海文学出版社”。我告诉 讲故事的 老爸,艾青可从来没到上海工作过,强子老伯这气打的危险,要爆 的。老爸听得哈哈大笑,连连拿餐巾纸揩自家满是鱼鳞纹的眼角。

 

矮子 写诗, 是另一种风景,好像 派头显得大方一些 ,精神显得轻松一些 一边听老爸描绘他写诗的情形,我就一边想像,人家其实就是要写诗时候的那个味。矮子 一边写, 一定会 一边朗诵,一边修改。新村居民常常听一个沙哑的胡咙, 常常不分昼夜, 在“红房子”四楼的一个 敞开的 窗口鬼叫 ,时不时会因为这样的鬼叫,引发一场小规模的局部战争 在矮子的 “聊胜斋”或老爸的“豆腐干”,朗诵那些为着韵脚,把许多字辞张冠李戴的生涩诗句,活活 诗人自己 折磨自 ,又虐待 房间里的以及房间外面的 听众。

可是, 这位老叔 绝不因为这样的折磨虐待,而生出丝毫不堪,更别谈什么自卑了。他 还颇有情趣地在女友生日那天,笔工笔整地誊写了自以为得意的二十首诗,让素描人像时——能把孙子画成爷爷的——只有涂鸦水平的老爸,,帮忙画了他一张题为“沉思”的铅笔素描像,糨糊贴在“诗集”的扉页上,作为礼物送将过去,以搏红颜一笑。

 

说穿衣戴帽,如同吃菜,青菜萝卜,个人所爱。恰恰因为是个人所爱,我觉得,更能体现一个人的审美情趣,乃至审美观,于是,就能从其中找到这个人的世界观,以及方法论。可是,有意思的是,之前,正处天下大乱的泱泱大国,地不分南北东西,人不分老少男女,在衣食住行之国计民生大事里,排首位的衣,竟然能做到高度统一,真是何乱之有?听说那时候,服装是一色的绿蓝灰,一码的解放装。直到 政府刚打开深圳那扇开放的窗,西风虽然渐进,还没劲吹名叫上海的国家大儿子身上。光看四大马路上行走人群的穿着打扮,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还是蓝灰色中山装解放装军装为主,零星有穿西装喇叭裤的,基本被组织以及群众划进另册里去了。

来老爸“豆腐干”清谈的矮子,就在那本影响前途命运的另册里。看看他随手摆在床上的米色风衣、脱下的金丝边平光眼镜,身上敞怀的料子西装,大大的喇叭裤,带花的羊毛衫,大尖领的格子衬衫,倒真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而强子不同,他绝对是在正册里——站稳立场——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其实,他的穿着也是一种流行——当时高级干部子女中最流行的打扮。常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装——最好是一九五五年第一次授衔时的款式颜色,黑色羊皮短猎服——最好是立领旁开叉的,三截头硬底军用皮鞋,背着帆布军用书包。

 

听说,国门打开不久,外国的老记苍蝇介进来嘤嘤乱撞,啥消息都是头版头条。因为他们对中国太陌生,中国对他们又太神秘。上海人有句讲不分好糗的俗话,送给这帮无孔不入的家伙,真的很恰如其分, 拉勒(在) 篮里全是菜。 就算我们眼睛里面的青苔,狗尾巴草,

某大国——某报业托拉斯——某全球发行量靠前——某大报,曾经刊登过一则由他们头牌记者采写的消息:他是先给出结论——中国人是一个好斗的、喜欢战争的民族。他的最为有力的证据是——在中国的大型、中型、甚至小型城市,人们到处可以看到穿着只有军队官兵才具备的军装的人,进入到政府部门、服务行业、工厂、大学、中学乃至小学。据初步估计,这样的军人在中国起码有数亿之多。如果爆发一场战争,没有什么国家在战争的最后阶段,能够抵抗中国军队的前进步伐。

烂污是强子这类人拆的,屁股最后还要政府擦。时装表演队、时装设计就是那辰光搞起来的。

 

 

< 6>有趣的还在,若是卖文赚得几块铜板,便兄弟一醉方休。

半醉半醒辰光,几个人硬着舌头学习愤世嫉俗 。凡是世界上存在的东西,他们无一不批驳, 甚至连元首们走路的腔调,讲话的语气,直至一部小说的语言及一部电影的光线,都要狠狠地批驳,直至他们以为被批的对象,确实体无完肤为止。这样的画面,让我想到日本鬼子剥慰安妇衣裳的无耻场面。鬼子们只管发泄,哪管那些妇女有病与否。

更多时,他们常常下意识公开地——粗俗地——放肆地——无聊地去涉足男女秘史,现在叫性的话题。许是正值青春躁动,男性荷尔蒙分泌过剩的缘故吧。

除了强子细皮嫩肉的,面孔如覆鹅脂以外——据说因为家庭条件优越,老娘懂经,从小给他吃珍珠粉的缘故——这只是传说,不可仿效,老爸和矮子面孔上,仿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的阶级斗争,激烈复杂,你死我活。我懂事时,他们脸上还有零零星星的局部斗争存在。

 

他们谈性,类似毛泽东的游击战略战术,那么迂回包抄,那么敌进我退,那么声东击西,不像我们,靠着铺天盖地的网络,想聊想看甚至想干,都不成问题。老爸他们像白居易讲的青楼艺伎,“尤抱琵琶半遮面”,老是讲些古时候的女人祸水论,近现代的妇女解放运动,还有男女间的“三角恋”“四角恋”,旧上海的黄色小报,毛泽东的五个女人,某帅年逾八旬讨了一个四十岁的小娘子,江青身上的五假和她患有性亢奋的顽疾,凡此种种吧,不触及要害。

老爸跟我,从初中预备班才有朋友似的交流。之前,他老想着享受当老子的威风滋味,害苦了当小子的我,见了他,只想自家最好有孙行者的缩身功。做我老爸的朋友蛮好的,交流上基本不忌口。但是,黄色下流的内容,绝不能涉及。他以为我这方面弱智,老是掩耳盗铃,对我瞒瞒闶闶。以为我不晓得,他在街边买了一些淫秽光碟,趁我读书辰光,贼也似地观摩。

 

他哪晓得,自家在男女感情以及性问题上,对儿子采取此地无银三百两政策的辰光,他那又高又壮的儿子,正糊里糊涂被所谓的三角早恋,弄得忙于招架,搞得焦头烂额呢。还好老师看在他儿子是班长的份上,好坏帮忙她不少琐事,所以,法外开恩,终于没有通知家长。否则,只能看老爸怎地暴跳如雷了。

我要求:辞书出版社必须立即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条目,为“天网恢恢,疏而有漏”。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2742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