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青涩日月[5]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青涩日月[5]

青涩日月[5]

[更新时间]2010-02-03 11:47:38 [字数]3614

 

 

 

 

<9>有人骂我屁话连篇,讲,你老爸的故事太老了,牙齿都掉没了,嘴巴都像只瘪胡桃了。有没有点新鲜的?没有,干脆关机歇菜,抱女人困觉。

这话讲的不适意了,我验准他不懂二十四孝。老了的东西,就好掼掉?你家老爷爷老奶奶掼不掼啊?想学日本鬼子那个寓言里的规矩,老了的村里人,就让子女背到山上掼掉,是吧?那寓言的下半段,准定你看也没看!最后,那个儿子终于良心发现,还是把他老娘背回家里去,小心翼翼伺候起来了。

 

社会的存在,似乎真的人的社会意识的决定因素,不过,我怀疑过。

在实实在在过日子的时候,强子和矮子转着各自的念头。矮子鄙夷地讲,强子算啥狗屁,是正统的卫道士,没有灵魂的跟屁虫。强子则说,矮子是社会的危险分子,永远不会出道的冒险家。我看,都别争,都是既得利益在作祟。

那我呢?我老爸问。身边的人只是今天天气哈哈哈地蒙混过关,没有人回答。至于对那辰光所有的事情懵懵懂懂的我,只能跟老爸大眼对小眼,有一刻是两只相对的木鸡。

故事里的那辰光,“豆腐干”的乳黄色墙上,映了三个人影,三杯茶水还冒着三缕热汽,茶水上漂浮三枚新鲜的青橄榄,一场东拉西扯的尕山话即将开场,老爸已经熬不住瞌冲,先打了一个哈欠。我听得也没了兴致,所以,也好像那时的老爸一样,哈欠一个接一个。

 

讲到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令我老爸这等自认天才的晚生欢呼雀跃,即使今

日回忆,他们眼睛还会潮湿,我也被影响得,忽然激动了。老爸他们蛮可怜的,已经在工厂里上班的他,请不起也请不到假,那辰光还没公休的说法,只得采用拼革命本钱的下策。白天上班,夜晚复习,跟老病鬼熬膏方似的,一个个熬得面色又青又灰,唱《女鬼》那出戏文,用不着化妆。

老爸外加饱一顿饿一顿,吃饭不正常,营养就跟不上,体质慢慢差下来。旁边人穿毛衣线衫的季节,他早早拿工作老棉袄上了身。硬生生变江南的上海为天山脚下的新疆,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成了当年全厂人茶余饭后的笑资。

最最难熬的是,没考的辰光,想像着考完那天将会如何的轻松惬意;真等到考完那一天,人就像被人抽散了骨头架子。再因为消耗大于吸纳,虚弱的老爸竟然生了一场蛮重的毛病。困在华东医院的病床上,他哼哼唧唧的,跟临死的人差不多。

老爸嘴巴里讲,反正自家有了养活自家的饭碗,考取考不取,关系不大。确实,被组织决定一切的老爸们,哪里像今天我们这样,从懂事情开始,满脑子灌满了自古华山一条路的唠叨,满心是进不进得了大学门会决定终生的焦虑。可是,他还是承认了,也就是在外面装做无价事,一回家,便在“豆腐干”里团团转,简直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对高考的最终结果,心情乱成一团麻。

毕竟动乱时的学校,像个罗马角斗场,老爸他们参加红卫兵,整日在大批判的战场,风风火火,冲冲杀杀。即使读书,也是装装门面的事情,真正的知识没学到啥。所以,那年跟我老爸一道复习的人,好些没收到通知,我老爸是其中之一。他那时上大学的理想,忽然成了一枕黄粱。晓得这个消息,我的性格一向坚强老爸,还是躲起来大哭了一场。

 

郁闷的老爸除开上班,很长时间不出门,跟人很少来往。那些要好朋友同样的,也因为高考铩羽而归,没了交流的心情。大家像皇帝那样,默默做起孤家寡人。一天黄昏,突然有人敲“豆腐干”的门,老爸感到惊讶。

开门一看,来人是中学时代的校友——一个整日打打杀杀的小痞子。奇了怪,这小贼从来跟老爸甚少往来,今日登门所为何事?怕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见他高大威猛,一面孔咄咄逼人的面相,老爸登时起了烦躁。老爸也不问话,也不搭理,讲,心里老烦的,没事少来来,接着,一顺手就推他朝门外去。来人没防备,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这个人相当莽门,从小到大,是一向不肯吃屈的。来时,只想到要介绍个高干子弟给老爸认的,只道老爸开心还来不及,哪里想到老爸会这副腔调。这一推,让他摔成个蒋门神的四脚朝天式。当时他的那个狼狈不堪,我老爸形容不出来。这一摔,那人竟把来意摔忘了。一瞬间,他从后腰间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未待老爸有所反应,“噗嗤”,大腿就中一招。躺进医院里,老爸庆幸医生讲的,这一刀离动脉只差一公分。

那叫戆戆的小痞子,被血一激,才想起那天的来意。他带着强子,拎着水果点心,还有一大盒云南白药,急急吼吼赶来,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弄得老爸心胸大得胜过宰相,万吨轮也好开。他忙不迭喊阿妹,去知会矮子一声,场子不拉了。

 

 

<10>因为同住“红房子”,小学以前老爸跟矮子十分相好,他老爸常出差,老娘有三班,矮子兄弟带着生过脑膜炎的阿妹,困吃在老爸家里。一进中学,情况逆转了,老爸当上了学校的红卫兵副团长,整日搞啥教育革命,斗批改,贴大字报,读广播稿,学工学农学军,成了大红人大忙人。老爸跟我讲过,现在想想,学生不读书,就像女人不养小孩,简直荒唐透顶。可那时候那样,却绝对是天大的正经事体。

矮子因为仇恨他暴君般的——稍不开心——就拿老婆孩子撒气的造反司令的老爸,对红卫兵——斗批改——以及读书学习没兴趣,对我革命激进的老爸,从敬而远之,渐渐成了陌路。

矮子以他打架不要命——脑子又好用作为号召力,纠集了一帮新村里厢外头的痞子,为了在世面上扬名立万,整日里磨刀霍霍。各帮各派大战三六九,小战天天有。极目上海滩,那时的他们,胜过了隋末唐初的十八路诸侯,七十二处狼烟。

 

老爸告诉过我,那辰光工作有政府包,没的肥瘦好拣,找门路帮忙叫“开后门”,分配讲档子,一分定终身,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我好像很向往那样的年代,真的。听说,那辰光的青年人,可以无所作为,而且,想作为也无法有所作为,“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这样的好事,如果拿来今天,那些被考试烤焦了的莘莘学子们,为那些为找工作苦不堪言的毕业生们,岂不要三呼万岁吗?

而正是那辰光的老爸矮子们,正值青春年少,浑身气力无处使,好好读书的权利,又平白无故被剥夺。于是,就像盲人骑瞎马似的,寻找挥霍青春的泄洪口。一个在所谓的教育革命运动中,燃烧自家的激情;一个在刀子对刀子铁棍对铁棍的小团伙的火拼里,释放自家的血性。今天看来,两人其实是殊途同归。不过,那时候他们并不懂。

有一天,老爸作为红卫兵陪审员,跟着替代了被砸烂的区公检法的区民兵指挥部的人,捕获并审讯了矮子一个侮辱妇女的小兄弟。最后,那死不悔罪的家伙,被判了三年劳动教养。矮子的帮派里有人讲,肯定是胖子告得密。

作为回报,矮子躲在暗地,叫人砸碎我家所有的窗玻璃,总门也被砸了四五只洞,奶奶养着生蛋的四只老母鸡,也被抓走,只有吃剩的骨头鸡毛,放回了家门口。矮子托人传话,这样即算扯平,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恩断义绝了。

 

这趟被戆戆捅了一刀,只过一天,老爸已经法外开恩,还跟强子讲,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啊。可是,从小跟在老爸屁股后头玩的小娘娘,始终消不掉这口气。就偷偷跟矮子弟弟讲了这件事。矮子弟弟正偷偷追求小娘娘,自然十分卖气力。

还当着一帮江湖好汉首领的矮子,在戆戆跟老爸发生血案前,早对自家昏昏噩噩的生活厌倦了。晓得我老爸欢喜文学,听说还小有名堂,就以为文学很简单,他讲过,文盲高玉宝都能出书,何况老子好坏也算读了十年书,识得字总比姓高的多吧。

所以,他早思忖着如何与我老爸重归于好,既好相互照应,当然又好借鸡生蛋。听自家阿弟讲,胖子阿妹提出,要他帮忙教训戆戆一顿,让戆戆以后不要神智无知。这桩事情对矮子,恰似小鸡给黄鼠狼送帖子——正中下怀。

矮子哪里晓得,昨天,强子领着戆戆先期抵达医院,三两句好话软话,已经把我老爸摆平了。他这边急吼吼召集人马,一个多钟头里,足足凑起二三十兄弟。每个人手里都带着铁家什,浩浩荡荡开往戆戆家。没料到,这一下子,连在戆戆家商量后天接我老爸出院问题的强子,也被死死堵在了里面。眼看一场新的血案就要发生。

 

强子何等聪明,没听矮子骂几句,马上明白误会在啥地方了。他想到了我老爸,就隔着窗上铁栅栏喊,矮子,我们已经跟胖子拉和了,不相信,你自家好去问的。矮子“呸”地一口黄痰吐进窗去,人家阿妹会的讲假话吗?闲话少讲,我给你们一刻钟考虑,一刻钟之后不出来,就搬你们的窑子,放你们的血。

强子跟戆戆以及戆戆家里人商量,决定派戆戆阿妹小白兔——一个美丽的小姑娘出去,跟矮子的弟弟一道,踏脚踏车到我老爸住的铜仁医院去,以证实拉和一说并非谎言。矮子内心也不想再惹事情,就顺势下台阶,答应了强子的要求。

如此这般,一场流血事件终于避免了。所谓不打不相识,三人后来倒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三个人中间,老爸跟强子是新开豆腐店,一切情谊均是从头来起,而跟矮子则有许多旧事可以重提。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2742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