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青涩日月[4]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青涩日月[4]

青涩日月[4]

[更新时间]2010-02-03 11:46:19 [字数]3181

 

 

 

 

<7>家庭之于个人,常常重于社会的,这道理浅显易懂。

别看我跟老爸老娘玩逆反,大喊“吞时代”来了,两代人、三代人的“代沟”,将越来越深,思想感情隔膜,将越来越厚;现在想想,你在网络上斗得昏天黑地,血流成河;下了线,不是还要吃家里的饭,读学校的书,考政府的试嘛。停!不要又跟我讲,恩格斯是老板的公子,周恩来是地主的少爷,等等等等,我且问,这世界上有几个能逆反成他们那样的?

 

强子不是“红房子”的土著,是外来的和尚。这和尚不是穷和尚,香袋里蛮有些货色的。后来,老爸他们称他大阿哥,除了岁数摆在那里,香袋里的货色起了不小的作用。从佛家来讲,那可是一本真经。我问老爸,比方讲呢?

他的老爸老娘,按如今时髦的说法,称得上是当时社会上的“白骨精”之流,而且是大大的“白骨精”。那是半个世纪前了吧,强子那个地下党来历的老爸,作为调干生——老娘是上海滩钢铁巨贾的千金,凭本事考进同一座校门。两人又于同一年,双双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前途一片光明。

出校门不久,他老爸成了当时中共华东局领袖人物饶漱石的政治秘书,老娘成为某红专学院的青年女教师,专给县团级以上领导授课,两人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我讲,这不会是艾青事件第二吧?老爸讲,这是真的,在强子家大橱抽屉底下,看到他老爸老娘结婚辰光,饶漱石亲笔的红贺帖。

 

有一句成语,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我想,真该斗方相赠,悬在强子家客厅的墙上。谁叫他老爸老娘风华正茂,却跟上了饶漱石。尽管他们小心翼翼,并不张扬,可我听说,在政治至上主义盛行的年代,跟对了飞黄腾达,跟错了遗臭万年,是一条颠扑不灭的真理。老爹斥责我,好的没记牢,歪理一千条。可最终他不能不承认,这话听听臭,实际香,跟臭豆腐一个道理。

“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终于败露,头子高岗拔枪自杀,倒自家干净,人家好困觉;因为饶漱石囚禁班房,困不落觉的、神经衰弱的,不可避免地多起来。

强子的老爸老娘跟做梦一样,大起大落,走了背字,像咒语失灵的哈利波特,从天上一个筋头跌落,直接跌进了乌漆抹黑的烟囱,弄得鼻头不是鼻头,面孔不是面孔。二十多年的夹档,吃得扳着手指头脚指头也数不清,俨然政治运动的“老长跑运动员”。假如,早有“马家军”,王大姐哪里沾得上“东方神鹿”的边。

 

一九七七年以后,久蹲政治夹缝里的他们,终于蟑螂似地爬了出来,挺起早被夹扁的头,见了久违的太阳光。他们一家长长出了口郁闷之气,抖落了头发里——胳肢窝里——裤裆里——鞋窝里的白虱,换上了新衣新裤新鞋,扬眉吐气地在人面前晃悠。老爸告诉强子几个孩子,自家身上的疥疮结痂了,不痒了。强子问,不痒了,跟还痒呢,很不一样吗?老爹回答他,你看吧。

强子看到了,人自然抖豁起来,他讲,啥人叫我老爸是某某局局长,后来他又改口是另一个局的书记兼局长的?老子不抖豁,更待何时?据强子讲,中国第一条彩色电视流水线,就是经由他老爸之手引进的。讲这话那天,他喝得嫩白如脂的面孔像块猪肝,在饭店里就大叫起来,全中国看彩色电视的宗牲们!统统跪下来!谢谢我老爸!

 

有着丰富斗争经验和极高文化素质的强子老爸,待人接物总那么谦恭和蔼,哪有他儿子背靠大树好乘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炎炎气势。不过,回头再想,强子的气势也是多年压抑的爆发。好像小辰光玩过的,给套在水龙头上的橡胶管注水,注得越多,压力越大,最后退管子下来时,喷得越猛越凶。

老爸曾经托强子老爸调换过工作,去过他的办公室,有机会见识这人的风采。老爸讲,短短的几次交谈,以及观察他处理问题的思路和手段,对自家以后从事管理工作,获益非浅。难怪很多大干部都是秘书出身,原来是作坊里摆拜师酒,求个名师出高徒。

这人非但能力强,他的极高的英俄文造诣,令我艳羡不已。老爸讲,那是他二十多年“长跑”中,偷偷啃下来的。他讲,学外语没啥个窍门找的,一个字,背;两个字,死背;三个字,拼命背。凡是重要经典的课文拟或范文,要一字不差地记在自家的脑子里。

与外商谈判时,他的随身翻译基本上是聋甏的耳朵。他的个人魅力吸引了谈判双方,受到了许多赞誉和尊重。出席高层酒会或者招待会或者庆典,他用外语发言辰光,一向不拿啥个劳什子发言稿。

 

强子老爸的所作所为,自然是为党为国尽责,为自家的一生谱写华彩的尾声。中央当时主管经济的薄一波,每趟来上海视察工作,总要单独见强子老爸一面,以示知音,又以兹鼓励。

多年以后,我们才真正领悟到,他的能力魅力,不仅仅赢得了那些眩目的光环,而且,正是这些美丽的光环,为强子的出国深造包括就业定居,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好多人不得不慨叹,高手就是高手,金庸古龙写得那些侠客,与强子老爸相比,他们的那些招数,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8>矮子家境跟强子相比,是有天壤之别的。

矮子老爸跟我老爸他老爸都在那家中央直属单位做事。直属单位任命大小官员,向来讲论资排辈。可是,一九四一年当兵的矮子老爸,只混上一个可怜兮兮的小科长,他想不通。领导解释的原因是,战争留给了他脑震荡。

闹也没闹出啥结果,刚转业时的好心情,倏忽烟消云散,小科长心态就一天天坏下去,整日介脸子阴得绞得出水。他变得有点祥林嫂似的,翻来覆去念,老子好坏也是经过抗战——打老蒋——抗美援朝的老家伙吧?没功劳,苦劳总有吧?凭啥那谁谁谁,土地改革才出来做工作,倒他妈的当了处长。

看看,老子身上的伤疤,那一块不是为革命留下的?他隐瞒了伤疤里,也有小时侯捣蛋受伤留下的事实。不过,只要是夏天,乘风凉的大人小孩的确看见过,矮子老爸身上无数的伤疤。

 

据他自家传,日本鬼子投降那时候,共产党国民党争着抢占地盘,接受胜利果实,乌眼鸡介地斗过来斗过去。有一趟,上级突然指示,阻止国民党的接收行动,可当时来不及集合队伍再开拔。他就一个人浑身上下绑满炸弹,骑着也挂上了炸药的战马,直冲指定位置,拦在国民党军一个骑兵营去县城的山路上。没等全副美式装备的兵反应过来,他冷门头抄住了长着鹰钩鼻头的营长的后腰,生生破坏了他们接管县政权的计划。事后,他得了块“孤胆英雄”的铁牌子。

 

文革那辰光,信奉水泊梁山揭竿而起之路数的矮子他爸,令人意想不到,竟然跳将出来,扯起了造反大旗,当上了叱咤风云的司令,很过了一把乱世英雄以及统帅直属单位的瘾。不过,老爸还是蛮有感情地讲,这人虽然整人蛮狠的,打人也凶,对你爷爷倒还讲了句公道话的。

那辰光,刚刚从部队转业到直属单位的爷爷,作为当权派也吃到夹档。矮子他爸说了句,人家刚到单位两个月,资本主义道路想走,也来不及嘛。对所有领导有天然怨恨的造反派人士,被他先堵了嘴巴,一时头,无话可说,所以,老爸他老爸因为这句老实话,免了蹲牛棚去干校的较高政治待遇。

 

一跤从云头跌落,跌得头破血流的矮子他爸,倒仿佛成了陶渊明,时间是一九七六年以后。

共产党清理文革三种人告一段落时,腰掖哗啦响的钥匙的他,头衔成了仓库管理员。窥见风声渐渐平息下去,他捋着灰发,又有事没事找领导的茬。领导们正一心一意为四化添砖加瓦,那容得一个旧造反分子搅局,于是大会批,小会斗,险些拿他送公检法法办。

矮子他爸一气之下,凭着他伤残军人的名义,赖在家里不上班,基本处于自家给自家离休的状态。上一句讲这人像陶渊明,主要出处是这样的——反正没人会管进家门,他便变成了老子天下第一。闲来无事,吟吟古诗,练练书法,养养蟋蟀,打打太极,喝喝老酒,骂骂共产党,俨然天外的方家。可是,有时他还会忍不住一字一句道,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2742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