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青涩日月[7]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青涩日月[7]

青涩日月[7]

[更新时间]2010-02-03 11:50:13 [字数]3526

 

 

 

 

<13>那年元旦强子早拿栽秧子的事体淡漠了去,又一副抖抖豁豁的腔调。便相约老爸几个,去上海附近的山上白相。那山不高,强子站在山峰上,像煞站在喜玛拉雅之巅,望着脚下一派乳白浓重的雾,他神气活现地说那两个字。身畔的老爸他们几个听得笑逐言开。

不知怎地,凡是有强子的地方,多数不见矮子。再不是最初的三人一个裤裆,更没有对酒约明月,弄舞三人行的景状了。

自从强子他爸重返重要工作岗位,矮子就蔫不悄与强子疏离了许多。每趟来我老爸的豆腐干,总趁强子不在,像煞那人是米兰-昆德拉时代的秘密警察,碰着基本就不能再回家。

他是在昏黄的台灯光线里,鼻孔朝天喷出两道狭长青烟讲那两个字;我老爸是提着半两重的钢笔,把那二字写在纸格里的——那就是“思想”。

 

讲归讲,写归写,我以为,老爸他们不懂。

在旋转的生活面前,思想有的时间是骑在陀螺上的,常常会被离心力甩开的。于是,人的脑子就变得一片苍白,熬成了一盆糨糊,或者像上海老人讲的,就变成了黄鱼脑子,甚至,自家都不晓得自家的姓。

譬如,强子矮子以及我老爸,岁数糊里糊涂就到了一个重要阶段——谈朋友结婚的阶段。这是真的,并非以往,只是跟小姑娘们打打谤,寻寻开心。

 

强子常欢喜这样讲,爱情在物质的基础上才会生出来,你付出多少,就产生多少。物质的孰多孰少孰优孰劣,决定你爱情乃至婚姻的孰好孰坏孰长孰短。

爱情其实只能是在同一地平线上的人,才能看见的那颗太阳——生活在不同海拔的人的所谓相爱,肯定不是爱,而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恩赐,一方对另一方的感恩。我听老爸这样传达强子老伯的爱情观,犹如看乡下老农侍弄南瓜秧子,或者养猪猡,你欠地一车肥,地欠你一年粮;猪槽无精料,身上不长膘。老爸讲,小东西,男女之间没那么多浪漫好讲,浪漫好比宝塔顶,没有塔座塔身怎么行啊。

矮子从来跟强子是针尖对麦芒,这趟一反常态,没疯狗介跳出来。他只管自说自话,爱情应当是一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征服了一个欣赏这种魅力的女人。否则,男女之间只能产生动物性的本能需求。或者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上面的话正好反一反。否则的话,历史上罗密欧和朱丽叶故事,只能是海市蜃楼的虚幻。

 

许是家境的缘故,强子总到老爸的“豆腐干”,传达形形色色的讯息。昨天上午见了某局长的千金,住在岳阳路的某某别墅;下午又约了某书记的令媛,深闺藏在湖南路的某公寓。至于教授和工程师们家的小姐,尚未列入他的考虑范围。

我老爸不懂,强子年轻的脑袋瓜子里,哪能会满是门当户对的古训?抱牢老黄历的冬烘先生,不该担心自家后继乏人了。他曾经很严肃地,近乎发誓似的,不仅自家寻一个有“档子”的老婆,还必定尽阿哥责任,帮忙我老爸等兄弟们。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奉劝我老爸,万不能受平民女儿花言巧语诱惑,他见不得好兄弟堕入水深火热。

还好老爸没福分消受大家闺秀,否则,这个世界上岂不少了我这个博客,诸位也看不到这个笑话。

 

至此,长期在努力砥砺耐心的矮子,终于熬不牢性子了。他撇着嘴巴说,金窠银窠不如自家的草窠,爹有娘有不如自家有。爷娘的又不是自家的,有本事的人靠自家,没本事的人靠人家,无能鼠辈才整天介巴望天上落馅饼。这小个子出手一剑封喉,直戟强子的要害,简直是武林高手啊!他贬损强子道,这人嘛,只会瞎想,他讲的所有事体,你看能有几件办成功?

我老爸历来感冒穷讲究,恰恰强子就欢喜穷讲究,连得住在上海滩的那条路,像煞也会决定人的高低贵贱。他老是把襄阳路、高安路、东湖路、衡山路、复兴路、香山路挂在嘴边,俗得像发酵的老南瓜,怎么也不像那个发奋读书的老伯。人难不成真就这般难懂吗?

 

爱情是环境造就的,我以为这才是爱情的真谛,他们大人不信。那辰光,强子矮子很乐意听取我老爸的意见,觉得他像个权威。可是,相比较谈女朋友实战经验,我老爸面孔红立马成了自家属相的屁股,羞愧难当。他呀,很多事情跟谈朋友差不多,弄来弄去,也只是书本的传声筒,理论的批发站。

照老话讲,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老爸难道相信这骗戆大的疯话?据说老爸这个十足的知识掮客,拿道理批发给这个又贩卖给那个,还常常有人被这种似是而非的浪头,掀得忽上忽下跟斗趔趄的,额角头撞出了凸巴瘤,还不觉得痛。

老爸的对待女人实践能力,实在不敢恭维,不知啥辰光退化成了鸵鸟的翅膀,有那个样子,没那个功能。强子几杆子在经验女人顺当时,对我老爸,跟对一堆臭狗屎,筋筋起鼻头,惟恐避之不及。

然而,一旦有啥风吹草动,发生变故,特别是人家属兔子的女的,一个朝天蹬,让他们半晌回不过气来的时候,则屁颠屁颠跑来讨论研究,那姿态不亚于中共中央常委会的严肃。

 

 

<14>强子毕竟大我老爸好几岁,无论如何,人生经验上总要丰富一些。照他讲的话,自从忙于寻找另外一半,若按军队编制,他肩上简直可以挂一杠两星的硬牌牌了。这位老兄自以为口袋里厢纸币镍币“莫克莫克”,又一向派头甚大,怎不叫一些貌似天真烂漫,内里却实惠的女孩眼花?而恰恰是这样的实惠姑娘的热情,让强子自觉身价膨涨,他趾高气扬地讲,这样出身的女的,在我的话下?

于是乎,翻来覆去地瞎折腾,没有一个称心如意的,朋友们当面背后都讲他,吃了杨梅嫌酸,吃了李子嫌甜,吃了馒头嫌干,吃了面条嫌汤咸。到头来,他的“什样锦”口味,吓得象模象样的女孩溜之为上上大吉:似乎合他条件的,人家嫌贬他不成啥才;人家女孩主动看相他的,他又总是嫌贬人家身家太低,俗气十足。

其中还不乏刁钻狡猾之女流,借强子经济上大手大脚惯了的,多多少少揩他一些油水,他再讲分手,人家也得了便宜又卖乖,还跟他哭哭啼啼吵啥个青春损失费,搞得生活经验低下的强子焦头烂额,狼狈不堪。

 

他不是一条道上跑到黑的主,人还是蛮善于总结经验的,前些辰光他寻到一位同厂的、小他七岁的、活泼大方的、喜爱旅游的、善于烹调的、貌似明星的姑娘。谈及此女,强子如灌饱老酒价,晕晕忽忽不知身在何处,再不言及啥个身家背景之类的劳什子。

强子改口讲,自然之美是无法创造的,而人物的性格脾气是可以后天熏陶培养的。所以,在他,美是第一位的。譬如,他的女人须是这样的。矮子也反反复复称,凭我们的思想和水平,再漂亮的女人也不能逃走。

言外之意,美对于他也十分重要。但是,他要比强子复杂一些,他还说过,躯壳是皮囊,灵魂是皮囊里面的佳酿,没有灵魂的皮囊,再怎么镶金嵌银,总是空的。这话好熟,想不起来,是谁的了,那就算是矮子的吧。

 

矮子坏,难怪俗话讲,矮子肚皮里疙瘩多。他是那壶不开提那壶,一脸无价事样问,这位小姐是上海滩上那家高官大户的千金啊?强子当时的尴尬,原谅本人笔拙,那个场面没法写。强子是性情中人,险些暴跳如雷破口大骂,也许是看在我老爸的面子上,只回了矮子一句,妈了个嬖的。

从此以后,就跟他断了关系。直到十几年以后,他从美国回来探亲,由另几个兄弟撮合,才潦草地跟矮子见了面,以示他今日与众兄弟的大不同。矮子则讲,我是看他孤苦伶仃一人漂泊在外,才见他一面的。还讲,难怪老话讲三岁看到老,强子这人也经历了不少磨难,龙头嘘的毛病一点没改。

 

    矮子虽然个子较之强子,身材上要短去一截,不过,他的时髦的装束、外交家的风度、诙谐幽默的谈吐,照样引诱过不少姑娘的芳心。

    他是那种开蒙很早的人,刚上中学不久,就跟社会上的小“喇三”们勾勾搭搭,偷偷摸摸做苟且之事,还被进驻学校的工人阶级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师傅们逮住,押在操场上的主席台批斗,下得台来还嘴巴硬硬地讲,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爱情可以牺牲生命,这算啥?

    及至到了农场,由于生活的枯燥单调,加上农活的繁重,男女之间真的相互需要,矮子的所谓爱情戏剧越演越烈,他自诩女人算得了啥物什,闲话讲得粗俗至极,我就不再赘述。

    那年春节,这位矮子以毛脚女婿的身份,携带大包小包登堂入室,上了丈母娘的门。听他农场的同事相传,矮子的女友原先读书辰光,亦是弄堂里厢赫赫有名的小“喇三”,三日两头两帮小流氓为了争夺她而大打出手,早就不是女儿身了。不过,据老爸讲,那女的倒是十分能干,住在矮子家里做衣缝裤、编织勾绣、洗衣做饭多能上手。喜得矮子娘困梦头里也会笑醒。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2743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