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阳光如砂[1]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阳光如砂[1]

阳光如砂[1]

[更新时间]2010-02-05 11:26:40 [字数]4055

 

 

 

 

阳光如砂

 

 

阳光如砂,一个很奇怪的说法。然而,真的,阳光,真的如砂。此言源自阳光灼人,阳光一定砥砺人。所以,如砂。

选择她作为叙述对象,应该是叙述一阳光下的人生,一个出色的女人的人生。她曾经彳亍于阳光底下,以前叫前进在阳光下,久远了,可以说用尽了一生。所以,选择这个标题,以为比较贴切,以为很是实在。

一个阳光浅白如洗的午后,我独自驾车去凭吊她。阳光如洗,一般很少这样描绘。那么,为什么这样说了呢?拟或叫描绘了呢?下午时分,那一颗白晃晃的阳光,与胭脂红的朝阳作比较,不能不说如洗;而它洒下来的光芒,彷佛在漂洗着万物,那说阳光洗人,不吗?

墓地齐整肃穆的树木,也无一例外地浸泡在阳光里面;还包括房舍河流牌坊以及墓群。恐怕是缘了白亮的光线,满目就清新开去。想她,去时孤单凄惶的紧有人就说她可怜。而,却这类的孤单凄惶简约。因此,她的离去就不那么令人悲伤。一个人活着或者死去,如果心中可以屏去很多,仅存一两个念想,应该算是单纯的了。单纯一定属于简约,我说,简约是福。

而她,没有任何事实可以证明,她的一生可以称为简约。以她的故事为蓝本,我直观地判断,她的一生满是波折,满是疮痍;虽然她有过黄金般的灿烂,自然也有过泥潭般的污浊,但是,究其根底,恐怕还是要算做哀婉。走在风沙四起的路上如砂的阳光,可以将许多的曾经磨平,不过,我在想,一个人的沧桑可以磨得逼仄吗?刻骨铭心的过往可以磨净白吗?

默默地伫立在属于她的简约石碑前,我不由地问自己,也问她一个人是怎样走进如砂的阳光里面阳光是怎样让人们倏忽感觉到如砂的?通过历史的隧道,我们情不自禁地走向她的时代,和只能属于她的具体的生活,从中寻找在她精神和肉体生活中如砂的阳光是怎样砥砺乃至磨损了她的神经

她是早已安息了,长久地安息在一方小小的黝黑的墓穴中间。后来者本不应该打扰一个故去的亡灵。打扰她这样的亡灵似乎显得很残忍。可是,曾经拥有那样的青春年华曾经那样的热血澎湃的追求阳光底下的光明生活;记录她的生命历程,就是记录了一个时代整整一代人的生命历程。所以,我无法控制自己,非要打扰于她。

那是很久远以前的发生的故事。今天,很多人似乎对那个时代,那些人,已然很模糊,很不愿意记起了。于是,一个国家的历史记忆发生了莫名的断层。不少我的同龄人,已经不清楚什么是文化大革命,再往前的故事,更是懵懵懂懂,模糊不清。于是,我不由地产生了悲哀。

那么,我愿意从她的归宿地出发,向上回溯至她最初追随阳光的日子;再从那个位置走回她的归宿。那个时代是卢沟晓月的宁静,被日本军人的枪炮炸弹打破的时代;是偌大的中国放不下一张书桌,成为抗日先锋的青年们冲出了校园,冲出了家庭,在广大的城镇乡村,喊出了宁死不当亡国奴的口号。就是在那个生死危亡的关键时刻,葵花一样鲜艳的少女,结识或者讲直接由仰慕到爱上了一个少年布尔什维克。

一个风起云涌,激情浩荡的时代,必然是能编织出最震撼人心的理想、造就出最迷人的红色浪漫的时代。为了追随她的少年布尔什维克,向着伟大的理想和伟大的爱情进军,义无反顾地冲出了自己家那幢黑漆大门紧闭的别墅,还有圣约翰女校宽阔的绿色草坪和围墙如同一只鸟儿,快乐矫健地飞上充满阳光的蓝天。

她觉得,跟随自己的少年布尔什维克一起飞翔,假如不幸死去,也是一种幸福,那也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浪漫我相信,少年多怀梦,少女多怀春。一定是因为怀春的缘故,而跟他一起怀了梦。为了少年布尔什维克的理想,更是为了他们美丽的爱情,少女追随少年布尔什维克的信仰。因为信仰,她跋山涉水,不畏艰险,紧紧跟着自己的爱人,来到了信仰的圣地延安。

在延安,她时时处处感受着新生活的朝气蓬勃,体验着阳光的热烈温暖光明。而阳光的源头就是圣地,以及居住在圣地窑洞里的那些了不起的革命家她很开心,发自内心深处的开心。她告诉他,这里的阳光之于她,是那么样的温暖和熙,金黄明亮。她真实的,沐浴在延安的阳光里,我感到了从没有过的自由欢畅,产生了无比的兴奋和力量他说,我也是。

这位来自圣约翰女校的高材生由于天资聪慧,加上学校优良的教育,以及留过洋的父亲亲点,具备了深厚的英文底,而且国文的水平,也居同等学历的青年之上。踏上延安的土地之后,优秀的她,先是成为了抗大的学生,而这个学生仅仅当了一个月,校长林彪就听说了她的过人之处,于是,她立刻由学生变成了教员。以后,由于延安与国际上的反战人士有了直接的交往,负责外联的周恩来急需高水平的翻译人才,她就进入了中共高层的领地,在中央外事处担任翻译工作,直到共和国建立之时而且,她一踏入中共外交领域,竟直接被委派做中共一位大人物的专职翻译。对于这一点,她很感激抗大校长林彪,没有他的推荐,大概她不会这么快得到这样的荣幸。

接到命令,说是去给一位重要领导做翻译的时候,她并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紧张和激动,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知识分子的清高,何况她向来自视甚高。可是,当她由秘书和警卫员引领着,进入那位大人物的办公窑洞受到大人物亲切接见的时候,方才知道自己以后的直接领导,竟会是目光如炬、智慧超群、谈吐优雅、亲切和蔼的周恩来以后的共和国第一总理。那一瞬间,她无法抑制地激动了,激动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很久之后,她都会说,在周恩来身边工作的那些日子,应该是她一生最最快乐幸福的日子。她在周恩来面前,自己包括自己的人,简直太渺小了,但是,因为周恩来浑身洋溢出来的热情和关心,自己从来没有卑微的感觉反而一直有着自己就是周恩来的亲人的错觉。当她的爱由于忙于战争中紧张的工作,很少见面甚至见不到面的时候,她竟然常常会把自己的领导,偷偷幻想成自己的恋人。虽然,她骂过自己简直有些疯狂,但是,内心深处,这个想法很顽固。

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更是疯狂到有了强烈的嫉妒心。嫉妒的对象竟然是延安妇女界仰的邓大姐——邓颖超。她的嫉妒完全是出自小市民的心理,其中也包含了上海小女人看待世界的立足点,总觉得像周恩来这样被人称作中国第一美男子的男人,怎么会看中一个长相平平又不能生育的女人呢?从她的思想高度出发,不能理解,什么是美丽而纯粹的爱情,这样的爱情可以看淡一切,唯一在乎心灵的默契。

相信日理万机的周恩来,以及忙于延安妇女界繁忙工作的邓大姐,从来都视她为自己的晚辈,不仅关心她的思想工作情况,也很关心她的恋爱婚姻。这让她感觉到了无比的温暖。日常的生活里面,对自己的领导周恩来,稍稍表示一下发自少女内心的仰慕和关心,周恩来无不表现出他谦谦的绅士风度,常常因此心潮澎湃。甚至,她产生过这样的念头,即使一生就这样陪伴在周恩来的身边,也心甘情愿。

艰难的抗战,在中国人的浴血奋战中,以及国际反法西斯力量的支援下,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周恩来立即下命令,将她的少年布尔什维克从前线召回了延安,并亲自主持了她跟她的少年布尔什维克的婚礼。婚礼极其简单,绝没有她想象中的恢弘的大厅,漂亮的礼服,美丽的鲜花,洁白的鸽子;但是,当时当地她很感动,因为,战争使她的爱情得到了升华她说,只要有爱人陪伴,爱情就已然奢侈的无以伦比。

新婚不久,已经成为不是少年、而在她心里却永远是那个风华正茂的少年的丈夫辞别了娇妻,远赴江南,成为陈毅将军麾下的一名政治工作者。她也许不知道,丈夫的远行,肩负着解放上海之后的经济管理工作的重任临别的前一天,丈夫和她坐在权作新房的窑洞外的枣树下,沐浴着明媚的阳光,述说着长久分离的思念之情,她的内心充满了比阳光更明丽的色彩。丈夫走后,她反复咀嚼着,新婚期间的激情和恩爱,度过了怀孕生子为人母的时光。

当他们的长子三岁的那一年春天,当激烈的内战以国民党政权的彻底溃败为结局的时候,她的故乡上海,终于落入了共产党的手中,这座远东第一大都会成为中共的天下。她年轻的丈夫,作为军事管制委员会的要员,参加了复苏城市经济的伟大斗争。作为圣约翰大学经济系生,他在去延安前,已经是城市工运领导层的一员此次担当城市经济领域的重要领导,应该顺理成章那么,他的紧张繁忙,也是顺理成章的。

丈夫的江南之行,使两个新婚燕尔的青年男女远隔千山万水,面对这样的落寞,孤独,有着不言而喻的精神准备,但是,她还是变得郁郁寡欢。她的精神世界并没有参加了革命,变得豁达开朗洒脱,而是顽强地保留着城市市民阶层的狭隘,从来都把你的我的分辨得十分清晰。拥有了丈夫,她把丈夫放在第一位,生了儿子,儿子是他的第一位,丈夫在第二。她从来不认为周围的同志们可以等同亲人,更不相信有人挂在嘴边的口号,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连自己爱戴崇拜敬仰可以说有些暗恋的周恩来,所给予的关怀爱护也绝不能排解她心中混合着思念担心的忧郁

恐怕是一个虽然接受了西方的开放教育、骨子里却极端传统小女人在她内心深处,有着不可不说顽固的信念,那就是自己的辈子,属于这一个男人。正当她焦虑烦躁担心的时候,何等聪明又善于洞悉人心的周恩来和他的夫人,早猜出了她的这些心理活动,尽管她没说,因为不好意思说那时候的延安,像她这样因为战争的需要,与丈夫分离的女人,不在少数。而且,大家都明白,为革命牺牲爱情家庭,是一件太稀松平常的事情。

回上海的决定,是正值共和国成立前夕,在西柏坡,中共高层一致通过了迁都北平的决议。周恩来委托夫人邓颖超找她做了一次谈话,其实,征求她的意见,是去北平,还是回上海?她记得,那是一个桃花初开的季节,北方天黑得早,她正在老乡屋里给儿子吃饭,邓大姐进了门。听到他一定要回上海,大姐就做她的思想工作,希望她能为新中国的外交事业继续努力。听不进去,死活要回上海理由自然是冠冕堂皇的,上海是自己的家乡,更有利于今后的工作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2765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