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阳光如砂[3]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阳光如砂[3]

阳光如砂[3]

[更新时间]2010-02-05 11:34:53 [字数]5321

 

 

 

 

 

阳光如砂

 

 

 

内部分居实行时间并不长。因为,就在这不长的时间里面,分居的双方为了一件事情,走向了彻底决裂。

事情发生的缘由,不是一夜之间产生的,而是有着它的历史渊源。分居一方的丈夫,很年轻的时候就军队的政治工作者,工作从来都是千头万绪,而繁忙紧张的工作,早就几乎成为他生活的全部,否则,他的后院不可能时常起火。他有时候抱怨地说,为什么一天不是四十八小时?由此出发,他就养成了一个对于政治工作者会形成极大危险的习惯:凡是上级传达下来的中共中央红头文件,由于在单位里面没有时间和安静的心情,可以坐定下来认真学习,深刻领会。所以,他总是把文件从机要室领出来,放在自己的公文包里,带回家或者单身寝室,忙停当所有的事务之后,才倚在床上慢慢看这些政策性很强的文件机关机要室的工作人员当然清楚局长碌程度,就破例放行。他们当然也十分明白,这样的做法违反保密原则。按照保密条例的要求,红头文件是绝密的,必须当天参阅当天归档,参阅人必须在登记簿上填写清楚自己借出时间和归档时间。所以,毫无疑问,丈夫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保密纪律。

对于丈夫的这个习惯,她十分清楚,同时明白,种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将会多么严重。她犹豫彷徨了很久,整个人变得恍恍惚惚的,虽说,由于丈夫以分居作为对她告状的报复,她内心很想用一个什么强有力的方法去报复他。但是,毕竟自己是蹲过首脑机关,她知道擅自携带绝密文件离开指定范围这种问题,一经暴露,即便这个人有再大的法道,受一个处分将是在所难逃,譬如,自己的丈夫。她曾经再三地告诉自己,这可不像检举他腐化堕落,她拿出的证据都拿不上台面,人家组织部门完全可以以捕风捉影,查无实据;最多挨顿批评,换个工作单位,该当官当官,该升职升职。只不过名声上面受点损失。至少人家会讲,在外面人五人六的,回家连老婆都管不住。

违反保密纪律或者泄密则与上述问题截然不同。作为一个社会组织来讲,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都是不能容忍的违反保密纪律行为,更不用说发生泄密事件,那毫无疑问地成为一种罪孽那时候正是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甚嚣尘上的年代,她自问,为什么自己丈夫这么聪明的人,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思来想去,她得出了一个自以为放之四海皆准的结论,就是:因为他拥有了太大的权力。所以,她更坚定了早前的认识,决不能因为魔鬼似的权力,让丈夫身败名裂,遗臭万年那样是既害了他自己,又害了家庭和孩子,因为那是一个讲出身和血统论的世界。

为了让丈夫彻底清醒,认为像他那样的心高气盛的男人,春风化雨一般的循循善诱,绝对起不了什么作用,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他一点辣糊酱吃吃,让他尝一点苦头,可能会让他明白这个世界上究竟谁是真心为他好,才有一丝可能阻止他犯更大的错误的希望谁也没有想到,阻止丈夫犯错误的方法,竟然是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手执榔头旋凿,乒乒乓乓一阵猛弄,手艺绝不比单位里的小木匠逊色。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她竟然撬开那间房间写字台的抽屉,很容易地翻寻到抽屉里的红头文件。看着面前几本左上角印着鲜红的绝密两个字的文件,她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伸手就稀里哗啦将它们统统撕得粉碎,并且还塞在煤炉的火里,让已然粉碎的文件化为了灰烬

回到家的丈夫,依照老习惯,总是临到睡前,才想起还有几本或者几段文件没学习才想起打开锁着的抽屉。那次,抽屉是不需要他取钥匙开了,但是,他的心就此也彻底锁上了。毕竟是老练成熟的男人,他并没有跟自己名誉上的妻子,发生什么类似市井小民的家庭战争。只是在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他主动找了党委书记,在两个人的情况下,不仅承认了自己违纪的错误,还坚定地汇报了自己家庭生活的不和谐,以至于产生了影响工作的严重后果。

新来的书记是刚从部队转业到局里来的,浑身上下那股浓重的军人味道一点没减,不但当面批评了自己的同级,还忙不迭向市里作了汇报。据说,因为当时的主要领导柯庆施,对陈毅的老部下很感冒,所以,为了这件所谓的严重违纪问题上纲上线,不但亲自找他谈话,还放在当年的全市机关机要保密大会上,当做不重视阶级斗争的反面典型,被提了出来。随后,他在局里遭受了大会批小会斗的待遇。若不是市里还有一些老人,实在看不下去,直接将这件事情捅到北京,估计他的党籍都难保住。

最后,一纸调令,他被发配到了一家局属企业做了党总支书记

他愤怒了,他自己说,无法再忍受了,无法忍受这样的家庭,无法忍受这样无事生非的妻子。他向组织上递交了离婚申请报告,报告中,他并没有千方百计地指责自己的妻子,而是说自己的对家庭没有尽到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没有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来改造自己知识分子的小资产阶级情调,导致家庭不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影响了妻子和孩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无私奉献的积极性,所以,坚决要求离婚,使妻子和孩子能不受自己的影响,成为革命的生力军党委书记不知什么缘故,私下对他说,很后悔将这样一件事情向上面汇报,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他劝自己现在的下级,要不然做做你爱人的思想工作,能不离,还是不离。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革命同志嘛。他毅然决然地表示,没有这个必要。而撕碎焚毁文件的时候,本来政治嗅觉就很不敏感、加上这十多年整天跟丈夫进行斗争的她,绝没有料到整个事情的最后结果会是这样的。尽管她还是嘴巴上的死硬派,到处口口声声叫冤,谁让他平时只重视生产,不讲政治啊。我提醒他,他根本不当回事请。其实,内心深处,她明白,十分明白,这个家,终于走到头了。

在此之前,她早就不是那个一心放在丈夫身上,即便一直以来的行为,并不像她自己想像的那样,是为了一个家庭和几个孩子的幸福生活,但是,至少她的心思还在丈夫或者说在家庭。然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尤其是家庭战争,敌我双方的神经一定会疲惫不堪,一定会把死死盯住敌人的目光转移到寻找盟友、或者说寻找精神慰藉的方向。后来的几年,她失望于丈夫越来越严重的冷漠,失望于孩子们莫名其妙地丧失立场,令她痛心地站在根本不顾家的丈夫一边。于是,她将自己斗争的重点向外界进行了转移。她渴望有人同情自己,赞同自己对于家庭丈夫的观点,支持自己的所作所为。可事实并不像她希望的那样,周围的同志同事亲戚朋友,一听她喋喋不休地述说丈夫的罪状,先起还好言相劝,后来就避而远之,彷佛她是一个瘟疫的病毒。恐怕这是她越走越远的缘由之一,然而,在所有缘由中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缘由。

从少女时代开始,到离开这个世界,她从来都自以为自己是那样风姿绰约,是那样气质优雅,甚至是那样迷人,她从来不怀疑,有很多男人对自己怀有企图。所以,在长时间对冷淡自己的丈夫进行破坏的过程,也在建设自己。她的心里慢慢滋生了一种扭曲的报复心理,而报复心理一经滋生,蔓延的速度简直可以用一日千里去形容。假如用最厉害的流行感冒作比较,也不足以说明她的报复心理的膨胀程度。外人是不知她的内心究竟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可是,忽然比一般女青年更注意起穿着打扮了,两只已经因为年龄、长期神经衰弱、失眠而皱纹密布的大眼睛,开始勾勾地注视起丈夫以外的男人了。不过,那样传统家庭的出身,以及这样的革命经历,让她主动迈出最后那一步,就是在丈夫和孩子的眼皮底下,跟别的男人红杏出墙,那真是万难

工厂年轻的共青团书记,一个二十几岁大男孩,长相清癯,办事干练,她从局里下放过来,担任了专管工青妇的支部副书记,很快,这个青年就以自己的热情和懂事,成为了她的左膀右臂。工作中的频繁接触,他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姐弟。其实,按照年龄,她完全可以成为青年的母亲。然而,青年一声声亲切地叫自己,姐姐!一方面令她感到一种久别的温暖,一方面使她突兀地想到了自己曾经的青春。渐渐地,她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反反复复想象青年称呼自己姐姐时候的神态语气,总会觉得,其中有着远不是姐弟感情的感情,远不是一般亲切的亲切。以后,她说了一些自己的家庭生活状况,青年听了之后,表示了极大的同情和理解。有一次,她和青年去公司开会回厂,青年竟会问出一个令她猝不及防的问题,姐姐,姐夫有多长时间不跟你在一起了?当时,她只觉得心慌气喘,反应一定很慌乱,也很窘迫。

事后,她总觉得无法面对这个老成的青年,感到青年的眼睛里面有自己捕捉不住的神秘。在思想深处,即产生了暧昧的渴望,又有着恐惧的担心,无奈之下,她只好称病在家,很可笑地想以此逃避自己造成的漩涡。休养自以为心情能平静下来,其实那实在是掩耳盗铃之举,青年拎着营养品、水果,还有她想看却借不到的书籍,一次又一次上门探视,还是感动了一颗寂寞的女人心。她青年的注视自己的眼神里面,早就看出了探视以外的东西。长时间冷遇,并没有使丧失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所以,当青年流着泪说出那句令任何女人都把持不住的话时,她情不自禁地、也是顺理成章地投入了小她十岁的他的怀抱。年轻人喷发出来的激情,终于,毫不怜惜地淹没了她的理智。这里不赘述她就竟如何陶醉在这样的畸恋之中,如何挣扎在灵与肉的沉沦之中。从她过往的经历里,不难发现,她不应该是一个自甘堕落的女人,所以,每一次过程中她都很迷失,过后,又一遍一遍对自己叫喊,不能这样下去!不能这样下去!

很快,这样的畸恋过程中,她一开始就意识到,自己成为了这个能力不简单、长相不简单、思想不简单的青年的跳板。可是,她不敢面对这个事实,因为她知道,面对它,就一定意味着自己的彻底崩溃。于是,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自己,这是因为爱,这就是爱。在如此的心理暗示下,她完成了在与青年感情狂热时对做出他的承诺后,青年渐渐疏远了她,渐渐连称呼也从姐姐变回了书记。再后来,青年跟他年轻美丽的恋人结了婚。在听说青年即将结婚的消息的一刹那,她几乎想找到那个年轻的女孩子,把自己与青年之间发生的一切,全部告诉她。最终,她放弃了这个打算。

青年结婚后最初的一段日子,她心情十分焦躁愤怒,上班的时候,经常为了一点点小事情,跟书记厂长甚至跟工人发生激烈的冲突,有一次她竟然破口大骂关心她身体的厂医,事后还坚决不肯赔礼道歉因为这样的事情是无处诉说的,只能一点一点调整自己的心态。还好她还是算在成熟女人的范畴里,过了不久,终于告诉自己,如果再跟青年纠缠,一定是两败俱伤,自己只能选择放弃。接着,她觉得畸恋的过程,已经彻底报复了自己腐化堕落的丈夫,现在可以原谅他了。但是她的丈夫绝没有等待她原谅的迹象。当她因为跟那个共青团书记的事情而意志消沉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没有去工厂上班。等她上班之后,工厂党支部书记告诉她,上级组织已经同意了丈夫的离婚申请。而考虑到的身体状况,厂里研究决定,派她到工厂重地的仓库,做了一名挂名的仓库副主任。

离婚,她不是没有思想准备。旷日持久的家庭战争,让她身心疲惫到了极限,她跟组织上以及丈夫讲,我同意离婚。但是,三个孩子一定要跟我,不能让他们受腐化堕落的教育。但是,让她痛心疾首的是,自己心里最最疼爱的三个儿子,竟然对自己采取了仇视的态度,在法院里异口同声地说,坚决要跟爸爸一起生活无奈之下,她只能尊重组织和法院的意见,她寄希望于每个月一次的探视,能够维系母子之间的感情。让她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儿子们再也不叫她妈妈了坚决不欢迎她去看他们。虽说,最小的儿子最终是判给她的,他却直接从法院爸爸那里,一次也没回来看过她,她去学校和前夫家里找过小儿子。而他看到妈妈的表现。可以说,如同见到魔鬼一样,大哭大叫,拼命逃跑,而且,从来不拿正眼看自己的妈妈她去找过组织,找过法院,找过几乎所有跟自己家庭有过关系的人,希望他们能出来做做孩子们的思想工作,不要以这种态度对待一个母亲。这些人面对一个母亲的请求,竟然纷纷采取能避就避,能逃就逃,实在不能逃避的,就跟她敷衍,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的事情我们不怎么了解。她顿时觉得大千世界就要爆炸。

最终她住进了精神病医院。待到病情稍有稳定,她从医院出来,忽然发现满世界一片红色的海洋。很多人整天身穿绿军服肩挎语录包,臂膀上戴着红袖章,高呼革命的口号,冲冲杀杀的。原来神气活现的领导同志们,整天被这个派那个派揪过来揪过去。这一切触动了她的敏感的神经,她兴奋了起来,恍惚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的特定情形里面。她没有参加什么派,但是,她对于所有的造反行动都充满了激情。她来到前夫所在的纺织局,看到他正站在礼堂的舞台上,被人架成了喷气式飞机的模样,心中先是生了一丝丝恻隐之心,后来想,活该!啥人叫你生活堕落腐化的?就应该叫你吃吃苦头。她明白,这场叫什么文化大革命的运动,决不是革革文化的命就算完事的,好像是要把老东西们全都打倒。果然,前夫单位的造反派来找她,要她揭发走资派的滔天罪行。这些造反派还是很能做人的思想政治工作的。他们从他怎么迫害总理秘书的她入手,极大地启发了她对他的怨恨。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2765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