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阳光如砂[5]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阳光如砂[5]

阳光如砂[5]

[更新时间]2010-02-05 11:36:33 [字数]5071

 

 

 

 

 

阳光如砂

 

 

 

精心伺候工厂里帮忙弄来的几只小猫小狗,人们经常可以听到她轻快地哼着延安时期的革命歌曲,似乎心里十分舒畅的样子。大概是因为心情舒畅,小猫小狗就随着她的舒畅,长得非常健壮。为了避免前一次因为小东西们横行霸道而发生的人民内部矛盾,保卫组喊了修建组的木工师傅,在离开宿舍一百米远的开水间后面,为她的小东西搭建了一座漂亮的窝。这一次,她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保卫组的人首先在她背后叨咕,没想到啊,这个女人的心会变得这样狠。慢慢地,工厂里涌现了不少评论家,并且还分成了两大阵营,一个阵营的意见是,最毒不过妇人心,为了出自己的恶气,竟然眼睛都不眨地把人家弄进了监牢一个阵营的意见稍微中听一点,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只晓得自己不情愿平白无故地被人欺负,才会出这样的下策。她哪里晓得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呢?

可是,尽管可以用不晓得为她开脱,令所有人都不可能晓得的事情,在民兵指挥部来厂抓人的二个月之后,发生在了她的工厂里,确切地说,是发生在工厂的锅炉房,假如再要细致描绘一下事情发生的准确方位,那就是锅炉房那根十八米高的大烟囱顶上。当锅炉房的当班组长急赤火啦地将问题反映到保卫组,保卫组组长又将问题汇报给革委会主任,等到组织好的人手集中到烟囱底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积极开动脑筋想对策的时候,她才听说那个已经断了仕途被判了五年徒刑的青年的母亲,怎么也想不,吃猫肉跟反革命有什么干系,因此,大白天跑来工厂,趁人不竟然一口气爬上了锅炉房那根高的烟囱,声嘶力竭地叫着她的名字,说要她下半世人生天天做噩梦!

烟囱底下的人劝烟囱上女人的话,因为距离和风力的缘故,根本无法到达她的耳朵,工厂的消防员在接到攀爬上去抢救任命的命令后,开始沿着烟囱外的铁扶梯,缓慢地向上爬着。女人在高高的空中疯狂地呼叫着,人们听得出,她反复在叫,喊那个杀了我儿子的烂污逼女人过来!保卫组长刚拿到一只手提喇叭,就拼命嚷起来,一方面是在劝,一方面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好让消防员能够顺利爬上去。偏偏那个女人的注意力相当集中,消防员才爬了十几级扶梯,就被她发现了,她向烟囱窄窄的边沿进了一步,身体幅度很大地摇晃了两下,惊得地面上的人一片尖叫,她用尽全身的气力喊道,让人下去——!要不然——我就——跳——下——去——!果然,地面上所有人的努力,一刹那间,全部失败在烟囱上那个女人的纵身一跳之中。一个苟活着的女人,面对一个因为自己的缘故,而绝然死去的女人,尤其是死去女人那样触目惊人的惨状,极大地刺激了她的神经。

从烟囱上跳下来的女人,从此,就像幽灵似地追随着她。无论是醒着,还是熟睡,那具鲜血喷溅肢体残损的女尸,简直像她的影子一样紧紧贴身,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眼前。从个中午开始,她一改前一时期默默无言的状态,所有的行为犹如一个春天花开时发病的花痴周围的人从她嘴巴里套不出什么话,就胡乱猜测起来,也许,在她的眼,凡是青年人都变成了那个她曾经付出感情的青年下意识里,她可能恍惚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身材是那样的娇小玲珑,举止是那样的淑女,笑声是那样的迷人所以,只要她感觉有男青年朝自己望一眼,就会纠缠住人家不放还莫名其妙地对人家小青年喋喋不休,我其实是真心欢喜你的,我其实是真心欢喜你的。吓得人家刚进厂还不省人事的小青年,胆战心惊,屁滚尿流。以后,只要一见到她,不管是英俊的还是丑陋的青年,莫不落荒而逃那些半大男人和女人们却是既想看白戏,又怕羊肉吃不成,倒沾上一身羊臊气,也一个个对她避而远之。就算大脑处在一种幻觉之中,她还是应该感觉到了,自己当时的处境比以往任何时候孤独。

终于,沉溺于无边的孤独寂寞之中的她,实在是无法忍受那样的孤独寂寞,跑到工厂当时的头头办公室,哭诉人家搞帮派活动,存心孤立革命老干部。她可能是糊涂了头头明明就是搞帮派的高手,听到说什么帮派不帮派的,就笑了起来,想,这个戆女人,捞救命稻草都不会捞哄她,你是老革命了,应该在文化大革命中再立新功。那些小青年都是些落后青年,怎么能配得上你这样又有觉悟又漂亮的先进女同志呢?你假使能把精力放到宣传毛泽东思想,宣传文化大革命的丰功伟绩上面,毛主席周总理知道了,一定会表扬你。听了头头这番奇谈怪论,一个劲儿地眨眼睛,一脸左思右想的模样,倒像一个小学生的模样,引得进出办公室的人捂着嘴巴偷偷笑。等她有些激动地离开办公楼,有几个马屁精涌到头头身边,左一句,头水平高!右一句,头,还是你有办法啊!头头笑骂,滚!当心马屁拍在马脚上。

没过几天,工厂周围的大小街道上,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个老女人身穿绿军装头戴绿军帽,背着红彤彤的毛主席语录包,只要看到高出地面的台阶或者平台,一定会站上去,扯开有些沙哑的嗓子,拼足了气力,大声唱起革命歌曲不知道后来她自己还记不记得,许多人是记得的,她每一次开始唱的歌总是那首毛主席的语录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大动荡年代里,工厂不正常上班,学校不正常教学,所以,城市的各个角落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不明白从什么地方就会出来一群闲人。这些成为闲人的成年人青年人还有孩子,估计是早就闲得发慌,很多根本不值得激动的事情能令他们激动异常。而一哄而上围观,当时中国大中城市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少则几十上百,多则甚至可以上千的人民群众形成的围观,可以用气势磅礴去形容。

她上街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的行动仅仅只有三两次小巷便出现了以闲人为主行人为辅的观众群体按照现在时髦的说法,就是她拥有了为数不少的自己的歌迷。这些观众中只要二个人发现她的身影,马上会自动形成一个运作系统,一个人缠住她,半拉半拽半推半搡地,非把她留住不可,嘴巴里尽挑好听的说,以刺激她宣传毛泽东思想的积极性;另一个或两个人飞毛腿似地跑进附近的工人新村,像地道战地雷战中的村长,敲着锣大喊,来啦——!来啦——!快点跑出来看啊——!听到来啦的叫喊声,闲人们不管正在打瞌睡还是下象棋,甚至连做家务的,都会齐刷刷停止,紧赶慢赶地奔到他所处的位置,再齐刷刷地叫道,唱一个——!唱一个——!。由于这样沸腾的场面的出现和存在,使她这样一个意识处在半梦半醒状态的人,进入了半癫狂半兴奋的境界,于是,她宣传毛泽东思想的积极性上升到了空前高涨的阶段。

最初,她只是或者上午或者下午,只为人民群众表演半天。受到追捧之后,她决定加演半天,成为了全天候的独立宣传队。还好天气照顾她的身体,时不时下一场大雨,才逼得她不得不休息一下,否则,她恐怕早就躺倒不行了。据说,她原来发扬过人定胜天的革命思想,下雨时候撑着伞还上街演出。但是令她遗憾的是,那些天气晴朗时热情高涨的人民群众,不像她具备了高度的思想觉悟,一碰到下雨天,即使她拼出吃奶的气力,也没有什么人前来支持。所以,她的休息一半是老天爷的功劳,一半是人民群众的功劳。曾经是延安中央机关文艺演出队台柱子的她,文化大革命时期一般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员的歌唱水平,怎么能与她相提并论。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嗓音条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的清脆婉转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因为长期吃药失眠劳累而沙哑的音色;但是,仅仅凭脑子里牢牢记住几十首革命歌曲,一口气唱上两三个小时不停顿的功力,就完全可以让围观的人民群众敬佩的五体投地。只要她开口一唱,人们马上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上前掌声欢呼声起哄声此起彼伏,赛过了人民广场的群众集会。兴奋在某一件事情上,考虑问题就不可能面面俱到,顾此失彼的问题时有发生。譬方,她经常记住了时间,关心着人物,就疏忽了地点,常常弄得马路拥塞,车辆受阻,街道秩序混乱。不是人民警察同志及时上前提醒,恐怕会造成整座城市的交通瘫痪。

的交通察协同民兵小分队的同志们,出于对她的爱戴,走进了所在工厂的大门,找到了那个给她出主意、鼓励她积极宣传毛泽东思想的头头,向头头指出,我们是出于对革命老同志的关心,提出一个建议,请工厂的革命左派同志劝阻她,不要再到马路上去了,宣传毛泽东思想我们坚决支持,但是,总要分一下场合,对不对?头头听了这个貌似温和、其实很严厉的建议,硕大的脑袋涨得更大。在工厂里,几乎所有人见到她,没有不感觉头疼,处理她的问题是重不得,轻没用。现在,头头知道自己的对她讲的那一番话,了祸,再无奈也好,再头疼也好,却不能放任自流。虽然头头窝了一肚皮火,也不能不了一男一女两个基干民兵,实行了全脱产全天候的守措施,为了使措施落到实处,头头自己又亲自找她谈了几次话。头头说,因为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热爱周总理,加上你热情地宣传毛泽东思想,阶级敌人对你恨之入骨,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他们可能会对你下毒手。

老练的头头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态慵倦,眼神飘渺,看似轻描淡写,其实,在关键地方采取了吹捧加威吓的胡萝卜大棒政策。这个方法竟然起到了作用,原因不是她害怕了阶级敌人,而是高兴自己成为了阶级敌人谋杀对象说明自己是坚定地紧跟毛主席革命的革命派。当然,后来说道,生命对于一个人只有一次,莫名其妙被阶级敌人杀害了,那不是重于泰山,而是轻于鸿毛。她表示,自己一定要重视生命,让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地忠于毛主席的伟大斗争中去。从此,她任何人劝阻,自己乖乖地呆在厂里。死也不肯往厂外跑了。而且,就算在厂里,她的警惕性非一般公安人员可以相比。只要看到自己觉得陌生的面孔,一定会悄悄盯在人家身后,直到弄清楚这人到哪里去?到那里干什么?是不是注意自己的宿舍?会不会躲在什么角落里监视自己的行动?她才会罢休。

像赖孵鸡一样地呆在工厂里保命的她,很快厌倦了平淡无奇的生活。有相当一段时间,她觉得生活还蛮充实,天天有陌生人面孔被自己发现,并可以监视人家,打探人家,虽然没有一次抓住企图谋杀自己的坏人,可是,她认为这样充满斗争精神的行动本身,就足够让自己满足。一种模式的生活能够维系的热情是有限的,当她差一点将北京来的领导当成盯梢对象之后,便对类似地下党或者特务的角色产生了无可遏止的厌恶。她忽然找不到了生活的方向和意义,天天趴在阳台上无所事事,东张西望。所谓动生乱,静生情,实在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很久很久以前,她渴望过宁静的生活;旦真的静下来,却很快就不安静了,那一次的不安静,让她跟前夫足足斗争了十多年,一直斗到家庭破裂为止。而这一次的安静也是短暂到让人感觉不到安静。过几天,前那个没真正解决的问题再一次作为问题,严肃地摆在了她的面前。由于前一段时间忙于上街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关于那个现在正在吃官司的青年的事情已经忘得差不多了。现在,安静下来的,因为闲得太无聊,常常会在记忆里翻拣出少年布尔什维克,以及坐牢的青年,然后对比马克思和燕妮、列宁和克鲁普斯卡娅、尤其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和......的革命浪漫的爱情故事,她忽然沮丧到了极点。由此,她开始考虑怎样能获得革命的浪漫的爱情。

很多很多时间,她站在宿舍顶上的晒台上,观望工厂外面的马路街道,以及马路对面的一所外贸学校的教室楼和操场。她总是又像诉说又像梦呓似地讲,没有一个能配得上自己的男人,没有一个男人能够给自己革命浪漫的爱情。说的时候,她的神情是那样无奈委屈无不掩嘴笑。就这样,冬天过去了,春天过去了,一直到了第二年的仲夏的某一天,同宿舍楼的女工同时注意到,忽然兴奋起来,而这种兴奋总叫人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头。表面上看,她只是变得十分爱干净,要好看。早前一个星期洗一次澡,现在天天洗澡;原来一个月换一次外套,现在两三天就换新衣服;还叫女青工用火钳将刘海烫卷,大热天脸上擦厚厚的雪花膏,没事情就猛照镜子,反反复复盯着问看守自己的女工,我好看吗?看守她的女工看不出这一段日子跟别的日子有什么不一样,赶懵懂问她怎么了一点也不忌讳,直接宿舍对面的外贸学校。女工探头望去,这才注意到,一向寂静的外贸学校校园,住进了一队军人。指挥军队的军官高大魁梧,气宇轩昂,气质非一般常人能比。女工摇着头想,一定是这个军官的到来,令她砰然心动了。她跟女工吵闹着,说,我要出去,我又不是犯人。长时间没发生过问题保卫组以及派来的看管她的民兵,会有放松警惕、疏忽大意的时候,。何况,看守她的女工,早就对她的行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2765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