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阳光如砂[7]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阳光如砂[7]

阳光如砂[7]

[更新时间]2010-02-05 11:39:16 [字数]2320

 

 

 

 

阳光如砂

 

尾声

 

 

整天处于浑浑噩噩之中的,到底还是有一点是清醒和明白那就是:无论这一辈子自己再怎么折腾,以致把自己折腾成一个神经病人,一个弄不明白自己来自何处又将去向何方的失忆者,一个将自己曾经的最爱折腾进监狱的恶女人,一个被自己的亲生骨肉抛弃而陷入无边孤独的孤魂,而那个他,怎么样也折腾不掉;虽然,他的影子不再清晰,他的声音已经模糊,他与她的曾经过往那么断断续续最初,敬老院里的人,自然是不知道但凡晴天风不大的日子,她整天默默地坐在正对院门的木栅椅子上,紧紧注视着门外的风吹草动,究竟心里在想些什么。他们根据她死勾勾的眼神断言,她已经丧失了思想的功能,看似在寻找什么,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大脑一片空白。后来,他们觉到了不对头的地方,因为,偶或经过门口的人或者动物,一定会引起她莫名的激动,有时候甚至她会站起身来,跌跌撞撞追至门外,无休无止地目送着那人或者那狗那鸡那鸭那牛消失在远处。于是,大家都说,别看这女人几乎不说话,心里有事情呢。

这样的状态一直延续着,几乎成为了她在敬老院的生活中最为重要的内容。作为一个女人,院长从起初的同情怜悯,慢慢觉得自己理解了她。她对下面的工作人员交代任务的时候,说过,这个女人蛮作孽的,想想看,就算她十恶不赦,男人也不应该连生活都不管她,儿子更没理由抛弃她,无论如何,三个儿子是从她肚皮里生出来的,到什么地步,儿子总归是她的儿子。从女人的角度出发院长的话句句浸入她的心脾,所以,原先脾气急躁,常常会发无名火的她,看到院长的身影,听到院长的声音,竟会变的很温顺,院里人都说,这真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懂她心情的院长曾经悄悄问过她,是不是想小孩了?听到这个问题,她早就干涸的双眼,一点一点变得湿润起来。没有说话,她现在说话很少,但是,似乎很喜欢听别人说话,不知道是不是从那些话语中寻找久违的融和?面对胖墩墩的、菩萨似的院长,她不仅没说话,甚至也没有摇头点头,只是一个人兀自进了厕所,并插牢了门插销。有心的院长从那天起,时常在院里找不见。她,就有点发慌,总是缠着其他工作人员问一句话,院长呢?人家对她说,没有,到市里厢办事情了。她听到这样的回答,也就蔫蔫地又坐回到木栅长椅上,勾勾地盯看着院门外,不再说什么。院里的工作人员看得出来,她每次都是将信将疑,嘴唇蜂翼般翕动,却没有任何声音。

院长起劲地到市区,确实是在办事,为她办事情。因为,她一次又一次找她的小儿子,反反复复地劝说。套句流俗的话,简直可以说是跑断腿,磨破嘴。终于有一天,她小儿子,当时正在一家工厂当工人的他,乘着长途汽车,带了一些过去她喜欢吃的零食,来探望她了。

狭窄逼仄的敬老院的院子,站着高大瘦削的儿子,一个几乎不认识了母亲的儿子;面对他,站着的是一个差不多不记得自己儿子长相的母亲,她嘴唇颤抖了很久,才蹦出了儿子的小名;儿子似乎也是经过了内心斗争,才生硬地叫了她一声妈,紧接着,儿子看见母亲浑浊的双眼缓缓地淌出了两行泪水;泪水滴在母亲洗白了的衣襟上,他觉到了自己的鼻梁和眼眶有些发酸,但是,他没有眼泪。院长过来,招呼母子两人进到房间里去,那里已经沏好了茶,还有一盆当时很珍稀的橘子苹果,橘子剥了皮,苹果削了皮,切成一块一块的。母亲拿起苹果望儿子嘴巴里递过去,儿子闪过嘴巴,用手接过,再将苹果递给周围看着自己和母亲的老人们。院长想叫老人们离开,儿子摇摇手,说,没关系的,让大家知道,也好。儿子拿起几瓣橘子,递到母亲手里;母亲没吃,脸上的皱纹明显舒展了一些。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小儿子这次来到这里跟她的见面,既是跟他夫妻离婚后,三个儿子里唯一主动探视她的儿子,后来的谈话是很久以来唯一涉及到父与子、母与子家庭感情交流;然而,这也将是她这一生与三个儿子最后一次见面了。

可能以为曾经是自己最喜欢的小儿子能够来看望自己,一定是原谅了自己母亲了,所以,进入房间之后,她揩干眼泪,昏暗的眼瞳忽然就有了光亮。可惜,她还是没有了解儿子的思想。其实,因为一个事实,小儿子的内心深处,没有原谅她。他带来了一个她最不愿意知道的消息,她曾经的爱人、丈夫,那个充满激情的少年布尔什维克,她儿子们的至亲父亲,最终没能逃脱政治上的打击,在那座黑暗的监狱里孤独地死去了。儿子突然提高了嗓门,眼神转到了院长和饱经沧桑的老人脸上,说,他们没有证据,唯一的证据,就是他老婆的检举信。说完,他冲出了房门,连头也没有回一下。在此之前,她就不再说话了,明白,自己没有说话的必要了。从小儿子所有的话语间,她听出了深如海样的恨。当时不开口说话,一直到离开这个世界,她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她去的时候是在凌晨身边没有一个人。也许是天意吧,养老院所有的工作人员一直没有发现她已经走了。早晨,院长来上班后的第一件事情,总是先去看看她,这时才发现,她已经浑身凉透了全院的人得知了这个消息,慢慢聚拢了来,人们惊讶地发现,去了的,灰白的脸上含着微笑,那种少女般灿烂的微笑大家惊诧于这样的微笑,于是,各种各样的猜测纷至沓来一时间房间嘈杂了。院长举起双手制止了所有的猜测,她喃喃地说道,她一定是追她的少年布尔什维克,向信仰的圣地跑着呢因为,院长发现她的怀中紧紧抱着的照片上,她的少年的容颜阳光一样的明媚,她呢,正幸福地紧紧依偎在少年的肩上她相信,他俩相拥着,相亲着,奔跑着,跳跃着远行去了。她的微笑恍惚在告诉人们,她离去的时候并不凄凉,因为在最后的时光里,她是追随他走的。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2766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