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长宜子孙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长宜子孙

长宜子孙

[更新时间]2010-02-05 11:54:03 [字数]2256

 

 

 

 

   长宜子孙

 

 

        从住处向东,先过交通大学,再过宋庆龄故居,会遇到一个六岔路口。如果不是这座城市的老土地,过这里的马路,绝对会有些晕。我呢,缘于上下班,间或闲逛,总跟这路口遭遇,加上还算胆大心细,三年下来,早就由晕,而不晕了。

  一座俯视为三角形的老楼,依路势而筑,成就了它作为路口的标志。远远地,只要见这楼,即知路口位置。一般常过六岔路口,那六岔,是会烂熟于胸的:一曰淮海,二曰广元,三曰天平,四曰兴国,五曰武康。六曰淮海。附近还有康平、湖南、泰安等路相互交织。

  初来此城者,均诧异这座大都会的文化涵盖,何以因地域的不同,而不同。譬方,上述路段的分割,竟在分割出的区域里面,很是麇集了一些名宅,而,名宅里面,又很是麇集了一批名文化人,甚至巨匠。

 

  假如,不是赶着做事,总会在六岔路中间,选择走一走武康路。这样的走,究竟出于什么情结呢?我问我自己,自己好像明白,又像不甚明白。

  这条路在城里面,不算长,不算宽;既没有大厦的巍峨,商肆的繁华,也没有娱乐场所的喧嚣。它窄窄的,直直的,两旁的楼宇颇古老,甚至可以讲,是陈旧。有的早现了颓唐。

  早些年,它的柏油路面,还是意想不到的凹凸有致。偶或,驰过的汽车,颠簸得凶,司机就忍不住骂娘。后来,出于城市形象地考虑,房管以及鲁政部门出面,对路做了修整,美容,路就改变了许多。

  不过,缘了楼宇皆为很显沧桑的别墅、旧里、公寓楼,稍有识地的人,穿越此路,恍惚穿越时空,去到三四十年代。有摄制上海老故事的剧组,众里寻它千百度,蓦回首,外景就在武康路。这是真的,我一次次走过它,无不浓化了张爱玲小说里,对旧上海弄里风情的描绘。

 

  路畔,一些镂花的铸铁栅栏,或者不甚高的红砖墙头,一直伸展出冬青,夹竹桃,苦楝,香樟,桂树,腊梅的枝叶。一年四季,总有鹅黄、嫩绿、浓绿、粉红、素白溢出,总有浓淡不一、深浅不一的芬芳弥漫。这路,给足了人们一种浓郁的怀旧情愫。

  来武康路,我没有那样的情愫,不唯求静,不唯闻香,自然,也不唯怀旧。常常,我一定会站在一扇不大、不显眼的黑漆铁门前,景仰之情,油然而生。若值秋至,院子里面,一地金黄。有几株老树,安详地矗立在那里。一阵风掠过,枝干之间,有琴瑟之音生。几蓬花丛,与琴瑟之妙音唱和,仍旧生机勃勃。绕墙的小径不长,朦胧晚霭浮动,像煞有步履走过去,踱过来,缓缓的,很坚实。

  那幢熟人价的小白楼,静谧,安详,像极了它的旧主人。楼底层左面的窗,似乎关拢着。而,在我眼里心中,窗总是敞开的。依稀,一丛倔强的白发,被夕阳映红,在秋天的风中飞扬,像一面旗帜。

 

  我一直在想,仿佛在这座并不十分豁亮的院子里,应该还有一点什么。也许,在旧主人方面,对我想得什么,很不以为然,乃至延续着坚定的仇恨。因为,在他,从年轻至衰迈,从来都是与之战斗的斗士。

  院子里,应该有一照影壁。是那种极民族颜色的,顶上是黑瓦脊沿,斜批,飞檐,翘角,中间有灰砖方柱,粉白影墙,底下为镂花砖石基座。白墙里面镶嵌一花岗岩石匾,匾上阳雕四个大字。字是院子旧主人在他的小说、散文中反复写到的:长宜子孙。

  长宜子孙四个字,曾经狠遭著作者批驳讨伐的。在旧的时代里面,大户人家亟盼旧的家传,物质的和精神的,能庇荫世世代代。譬如,这座院子的旧主人的先人。在他四川老家的故居的那座影壁,虽然,早该在生活里,或者在他的笔下坍塌,崩裂。可是,影壁还是现实地、顽固地生存着。我想,它还将生存下去的。

  院子,以及影壁都还活着,而院子的主人却远去。他是沿着门外的路,拽着自己并不怎样健硕的躯体,蕴藏着的伟岸灵魂之影,西行。在六岔路口,他没有片刻停顿,也没有丝毫游移。所谓老马识途,是历史经验积累的结果。不知道,远行的路上,他有没有闻到生命的花香。我想,是会闻到的。

 

  一个将近跨过一个世纪生辰的人,一个始终追求光明,批判黑暗的人,会在长宜子孙的影壁背后,留下怎样的墨宝呢?他留下了吗?是怎样留下的?我觉得,人们没有理由,再去打扰离开的灵魂。

  那么,走进他的精神的院落,思想的影壁,当然还有心灵的窗口,我们会看到真诚。那是赤子般的真诚,是用浩劫之后,他面对世界,毫不留情地解剖了自己,把自己完全袒露在阳光底下。这样,我相信,使他回到了童真年代,好像是皇帝的新衣故事里的那个孩子。是的,他无可替代的成为了文学艺术的良心,这颗赤诚的良心,我以为,远远胜过了文学大师,或者叫巨匠。

  家里有一套完整的《随想录》。册子很薄,文字似乎很简朴,但是,里面的每字每段,无不浸透了他的真情实感。他的对于民族、国家的深深的忧患,感天地,泣鬼神。

  我们很多人,是很懂得粉饰生活,享受生活的;而生活着的他,常常思考着生活,追问着生活,解答着生活,这是怎么样的两种生活态度啊。也许,他并不能够改造生活,然而,至少他是一面生活的镜子,无处不在,你走过这面镜子,会照出什么来呢?

 

  回到我的标题上面,他的一生,那难道不会长宜子孙吗?难道不能长宜子孙吗?肯定的。他的精神,一定泽被子孙万代。是的,巴金,一个有着民族良心的人。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67791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