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永世之恋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永世之恋

永世之恋

[更新时间]2010-02-05 11:56:19 [字数]5171

 

    

 

  

   永世之恋

 

 

       春天的时候,昆明正笼罩在一片霏霏雨霁之中,人走在街上,恍惚就走进了斑斓的水彩画,思绪在其中就晕化了,漫洇了。街巷畔和人家门边及窗台上,亚热带植物正在萌醒。鹅黄嫩绿的芽子叶瓣,或挺拔或悬垂,绰绰约约,亭亭玉立着,舒展着,城市就鲜灵灵活泛生动起来。

    徒步踩在积了清冽水洼的路上,穿街转巷,寻它而去。即便有郁郁葱葱的娇绿渲染,心儿还是这样凝重,脚步还是那般滞涩。就在转过前一个街角,神往已久的那栋楼舍,马上会赫然出现的当口,我不能不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老街纯净的空气,空气里,仿佛播散着那个故事的精粹。大概缘了那些曼妙的精粹,方才和缓了我剧烈震荡的思绪。

    站着,想昨夜无眠,站在阔大的露台,望着城市曼妙的轮廓,我一再问自己,是什么让人一踏上这片土地,就不得不想起那个故事?想起那个故事,就庆幸与这座城市的邂逅?我知道,主人公生命中最为辉煌的乐章,并非这个故事。然而,它在我,却似八百里滇水一样的深沉,一样的绵长。它在我,宛如贝多芬生命交响曲序曲那般,我一定会大声地对自己说,听,命运之神在敲门了!因为她的缘故,而不是那栋楼舍里的他。 

 

    终于走进了玉溪端仕老街,走进了老街上那栋双檐瓦顶起脊的旧式楼房。我想,终于可以很近很近地读它,也读他,更是为了读她。没有人不知道,坐东朝西的老楼,是他的故居,而不是她的故居。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她一定是融汇进了楼里的每一款砖,每一条椽,每一根梁。

    我明明听见,楼下左侧那条窄窄的甬道,响来轻盈的脚步,以及轻轻哼唱的歌声;那歌声是怎样的莺啭鹃啼呢,竟让人沉醉其中。我明明看见,楼下临街中医铺面还没下门板,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丽人影仰起脸,亲昵地叫唤着,小四狗!小四狗!而楼上的窗就咿呀半启,一个熬夜的男孩脸探出来,开心地答应道,吹吹灰,我来啦!男孩欢快地穿过楼上耳房,仓库,佛堂,跑下楼梯,在厨房抓了一个肉夹馍,从铺面钻出去,蹦跳着,跟女孩消失在院落的一角。

    刹那之间,檀红色的砖墙背面,传来了美丽的小提琴声音。我迫不及待地赶过去,透过密匝匝悬垂着的油麻藤,一眼看见男孩站着,正全神贯注地演奏,女孩伏在竹椅背间,睁大乌黑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看着男孩,椅子旁斜倚着另一把琴。墙边站着一位青年,手里捏着一根干硬的柳条,指指男孩,又点点女孩。女孩不好意思地拿起琴。 

 

    一路垂柳抚摇。

    男孩踏着的自行车后座上,女孩一改平常妆扮,竟然如她家保姆。后来,男孩才知道,因为自己家境况贫寒,没有挺括的服装。女孩心细,觉察到男孩几次以忙为托词,不愿跟自己外出玩耍。她悄悄脱下了欧式新潮的霓裳,穿起了保姆老派的旧衣。男孩敏感,看懂了女孩的用心。那天,他挎上竹篮,高叫着吹吹灰,两人奔跑追逐着,进了色彩艳丽芬芳宜人的玫瑰花田。当男孩采来一大捧鲜红的花朵,郑重地递到女孩手中时,女孩的脸,红得比花儿还艳。

    男孩女孩到翠湖,不是第一次。每每手牵着手,双双攀爬五华山,穿行湖心亭,远眺碧鸡和蛇山,近览湖光潋滟,杨柳飘摇,他们的心儿好像就会贴得更拢。奔跑行走得累了,男孩就会从琴盒里取出琴来,拉上一段美妙的曲子。女孩呢,就一定合着曲子,或曼舞,或轻歌,那情形,即使再长的时间,也不能够抹掉的。

    就像院落里的季节一样,架上的花儿初放,还那样鲜艳,却也青涩。尽管两个孩子基于音乐的痴迷,基于对新社会的向往,对于爱情的渴望,热烈地相爱着,而且,爱的那样纯那样真。一院子的人都知道他们相好,男孩的母亲当然知道,几次想为儿子订这门亲。男孩拒绝了。

    他说:“一个还没有真正走上社会的青年,在政治上无所作为,艺术上又无所成就,放弃自己的事业,过早地去考虑婚姻家庭,就等于毁了自己的青春。” 

 

    因为男孩参加学生运动,遭到了警察的疯狂追捕,他在朋友们的安排下,不得不离开女孩,逃亡上海。当火车鸣响呜呜的发车汽笛,紧贴车窗的男孩,俯瞰月台上的女孩;月台上的女孩,仰视着车上的男孩,车上车下,早已经莹泪纷飞,泪眼迷惘。他们哪里就晓得,这一别竟是永诀。

    男孩去了上海,尽自己的年轻生命和音乐才华,投身于伟大的民族解放斗争洪流之中。前路漫漫,山高水长;艰难险阻,无以言表。男孩知道,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是必须时刻准备着拿生命和鲜血去殉的。他很理智地意识到,自己没有理由,让美丽的女孩承受这一切。然而,对于女孩的遥远思念,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胸中涌动。他把炽热情怀,浓浓爱意,倾注笔尖,镌刻在了信笺之上。女孩呢,每一次的回信,怎能不珠泪簌簌,挚爱万千。

    稍有独处的空闲时间,音乐男孩满溢浪漫情愫的胸臆,幻想着与女孩怎样骶足并肩,喁喁私语,琴瑟相谐。他竭尽全力想积攒一笔钱,希望接女孩到上海,共同投入到为民族走向光明的事业之中。但是,由于他不仅饥寒交迫,还经常处在被追捕的险恶环境,所以,女孩始终没有来到他的身边。 

 

    女孩知道她的男孩,做出了可以让自己永世骄傲的事情。很久很久以后,女孩已经变得白发苍苍了,她说,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他一定会让我骄傲一辈子的。说这话的时候,那双早已浑浊的眼睛,闪烁着晶莹的光亮。遥想当年,她和同学们跟全国民众一样,在祖国的城镇乡村边疆,唱响了那首慷慨激昂,振奋人心,点燃人们心中拯救危亡之火的战歌。我在想,也许以后的几十年,女孩每一次唱起这首歌曲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说,它是我的小四狗作得曲呢。

    女孩一定不知道,自己的男孩是在这首歌曲的词作者被捕之后,冒着生命危险,主动找到电影的编剧,自信地对编剧说,我来写吧。而且,为创作这首歌,他几乎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一会儿在桌上打拍子,一会儿坐在钢琴面前弹奏,一会儿在楼板上不停走动,一会儿又高声歌唱起来。房东太太以为男孩发了疯,竟然向他下逐客令。男孩只好再三向她表示对不起。就在创作接近尾声的时候, 随着一批共产党人的被捕,男孩也上了当局的黑名单,他被迫开始了第二次逃亡生涯。一九三五年四月中旬,男孩乘船抵达日本长崎,后来到了东京。

    临行前,那首歌的音乐初稿已经创作完成。到日本后,男孩又对曲谱进一步修改完善,定稿后用快件寄回国内。作为一部宣传抗战的电影的主题歌,这首伟大的歌曲迅速传遍中国土地。召唤着人民起来,反抗侵略,反抗压迫,投身到民族解放的事业中去。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同年七月十七日在日本藤泽市的鹄沼海滨,男孩不幸溺水身亡,年仅二十三岁。  

    

    女孩那时已经迁居到了云南个旧。

    正像音乐家孟波说的那样,面对心爱男孩被迫的逃亡,女孩曾经像那位“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宋代女词人,拒绝了多少青年才子的追求,望眼欲穿地久久等待过男孩。这样的故事,男孩应该是听家乡来人讲过。由于当时当地的恶劣环境,他只能将自己的感情溶汇进创作的作品中,孟波就说,他的作品,有些就有她的影子。据说,男孩不幸溺水逝世后,女孩多年未肯出嫁。一九八零年男孩迁墓,她还专程赴昆明参加了迁墓仪式。 

    女孩是知道的,即便有着生命危险,逃亡到了日本,男孩还是在给妈妈的信中这样写道,我要挣钱让春妹来日本留学,我要用反抗的歌曲喊出奴隶的心声,用反抗的乐曲夺得自己的天堂。我一直在想,是什么样的因素,让男孩身处险境,仍然对女孩念念不忘呢?  

    男孩在日本遇难之后,人们在清理遗物时,在他的箱子里面,发现了许多干枯的缅桂花。据说,缅桂花是一种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白色小花,昆明的姑娘们喜欢用线串起来,挂在胸前的扣子上,当年吹吹灰也有这个喜好,每次男孩和她会面的时候,总要把她胸前的缅桂花要来,夹在各种书里,随身带着。 

 

    男孩和女孩厮守的日子,其实很短暂。大约一年都不到。

    然而,当女孩已经衰老成八十六岁的老婆婆时,忽然,因为是男孩的初恋女友,而成为社会热点人物之后,各类媒体的记者们蜂拥而至。最初,当人们发现,面前坐着的是一个两眼昏花、记忆力衰退严重、很多事情都记不得的老人,不禁失望之意油然而生。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当儿子提起那个曾经的男孩名字,倏忽之间,衰迈失忆的母亲抬起了头,唔唔指指身后的橱柜。小心翼翼地,儿子取来了六十余年前的照片册。

    一刹那,老人浑浊的双眼,闪烁着年轻的光芒;她开始用嗫喏略带含糊的嗓音,向来访的年轻人,叙述起久远以前的男孩和女孩的故事。她叙述的条缕那么完整,描绘的细节那么清晰,呼叫小四狗的名字时,竟然那么亲昵。人们无法不震撼于一个垂垂老矣的婆婆,对爱情那样沉醉的表情以及内心。连熟悉她的儿子,都无法不再一次感动得泪水涟涟:即将走向人生最终归宿的老母亲,一生经历了多少生活的大起大落,竟都能在生命中淡然释怀了,甚至可以说遗忘。偏偏就是那一段短暂的初恋的爱情,让她如此刻骨铭心。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属于遥远的真爱挚爱,不会被时间磨蚀,被空间消耗。即使生命终结,珍藏着那样的爱的人,必然会幸福地走向自己的归宿,因为,他或者她是属于爱的。 

 

    我对朋友说,想自己走走。朋友笑我娘娘腔,我白了他们一眼,兀自走出了端仕老街。刚出街口,一辆的士稳稳地靠近了我,司机探头问,先生到什么地方去?我就最先想到了翠湖。

    很早以前就知道,云南昆明有一泊翠湖,湖畔立有一块石碑,碑上镌刻着“翠湖春晓”几个字。翠湖春晓几个字,是先于男孩那首经典的同名曲子,而存在于这个水边的。但是,这几个字却因为男孩的曲子,才这么脍炙人口,美丽的湖才有了心灵的音韵。我有意去询问翠湖的游人,不少人是知道这个动听的乐曲的来历,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翠湖春晓”不仅仅是歌颂春天,最最主要的是,整首曲子的主题,是歌唱纯洁无瑕的爱情。

   男孩在创作“翠湖春晓”的过程中,女孩专门收集整理了个旧洞经音乐“宏仁挂”,送给男孩参考学习。男孩沉浸在民族音乐的精华之中,不久,为青春和爱情而诞生的“翠湖春晓”,主旋律回旋着“宏仁挂”的基调。我从翠湖回宾馆的路上,忍不住要求司机给我找一家音乐书店,买了翠湖春晓的碟。年轻的司机笑着说,网上下载一个不就行了。我也笑,没说话。

 

    的士行驶着,音响里播着翠湖春晓。我微微闭拢眼睛,倾听着,倾听着......眼前莫名就出现了两个青春的身影,一个拉琴的男孩,一个唱歌的女孩,两人嬉笑着,追逐着,跑过端仕老街的成春堂药铺的门面,幻化入春天的翠湖的树影,唯有悠悠天地间的曼妙乐曲,千回百转地诉说着旷古不变的挚爱真情......

哦,聂耳——小四狗...袁春晖——吹吹灰...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67791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