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奶奶的故事[2]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奶奶的故事[2]

奶奶的故事[2]

[更新时间]2009-09-15 16:51:03 [字数]3970

   题记

 

仅以此文,缅怀我已故的亲

爱的奶奶。并献给东北八一

五光复六十二周年。在日寇

铁蹄践踏我的故乡东北的岁

月里,东北人坚持着坚苦卓

绝的战斗,直至胜利。其中

有我奶奶和爷爷的身影...

 

奶奶的故事

 

<2>

奶奶跟爷爷结婚后,住在老家县城。城门由日本鬼子和清朝驴子(伪满警察)把守,中国人进出,都得给日本兵鞠躬。奶奶娘家村子的老居头,进城卖柴禾,忘了这规矩,活生生被打断了脊梁骨。街上小要饭的,看见领事馆日本娘们领着孩子,买了好多吃的,就上去磕头讨要,那日本孩子就叫大狼狗,活活把小要饭咬死了。

爷爷跟他哥哥给日本领事馆做家具,做完之后,不但分文未得,日本人反倒诬赖爷爷他们把家具做坏了,二爷爷倔,就脸红脖子粗地跟他们理论。日本人挥起一刀,把他头顶豁开一条又深又长的大口子,顿时鲜血直冒,差点没在那丢了命。

最最骇人听闻的是,在县城的边上,有一所日本守备队的驯狗场。日本人扎了许多稻草人,穿上抗联和中国老百姓的衣裳,胸口位置里装上狗爱吃的肉,训练狗怎么扑咬人,怎么扒开人的胸膛。

一次,日本讨伐队包围了老北风一部,抓获抗日官兵近百。一再严刑逼供,也没能掏出老北风的下落。日本人竟然将这些抗日战士,全部关进驯狗场,放出已经训练的嗜血如命的狼狗,疯狂撕咬。

足足三天,县城的老百姓听到,驯狗场日夜狗嚎人叫,令人毛骨悚然。据说,整个驯狗场的泥地,全都让战士们的鲜血浸透,日本人就叫县中学生搞勤劳奉仕,把狗场的场地,整个翻了一遍。当时,爷爷亲眼目睹了那一切,回到家,他整整吐了两天,也哭了两天。

 

爷爷投奔抗联是一个晚上,他跟已经怀孕的奶奶说,我实在忍不住了,小日本这么欺负人,非得跟他们干不可。奶奶担心跟小日本打仗,枪子可不认人。爷爷说,就是那样打死了,也比这么活着强。他还说,我这一去,也不知还能不能活着见面,要是日子过不下去,就找个能养活你的人吧。奶奶哭成了泪人,但是她知道,爷爷要做的事情,谁也劝不住,就哭着对爷爷说,只要我不死,我一定等着你。这一句承诺,是八年漫长的等待,而且是血雨腥风、艰难困苦的八年。  

一直到东北光复的第三年,奶奶才收到爷爷的来信,知道他活着,当上了官。奶奶才到公主岭见到了他,后来又到丹东,沈阳,锦州。那时,全国还没解放,奶奶和爷爷的相聚,总是短暂的。直到那时,他们才有了我的大娘娘,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抗美援朝结束后,爷爷所在部队进驻了上海,奶奶办了随军,奶奶才生了我的爸爸,我的小娘娘。

爷爷不怎么讲打仗的事情,也不怎么讲奶奶那八年吃过什么苦,遭过什么罪,我懂事之后,也看不出他们怎么恩爱。他们的生活很平常,甚至可以说,很平淡。而当爷爷患了癌症,到了弥留之际,他没有跟儿女讲什么,只是紧紧拉着奶奶的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老王,这辈子我对不起你了,老王,这辈子我对不起你了。奶奶流着泪,说,什么都别说了,这就是咱俩的缘分。

 

奶奶一辈子吃过很多苦的,也许是她吃苦吃怕了,就养成了许多让我无法理解的习惯。譬如,夏天天热,稍一不慎,饭菜就会变质发馊。爸爸妈妈一定要把馊了饭菜倒掉,奶奶就会跟他们急,她用冷水冲洗一下,放在炉子上烧一烧,照样吃下肚去;洗衣服的水,她还留着擦身,谁讲她,她会说什么水不染人;水果烂了,她是绝对舍不得扔的,还老是说烂桃烂梨,吃不坏人。

其实,爷爷家在城里开木匠铺,家境算得上殷实;当年奶奶家在乡下,也是有骡子有马,有房子有地,日子过得也挺滋润。奶奶说你祖姥爷那辈穷啊,可他生你太姥爷三个儿子。爷四个春夏秋帮人扛活,到了冬天,冒着插裆深的大雪,上山砍柴,背到城里卖,攒了点钱,就买了个牛车,拉柴禾卖。再攒下钱,就一点一点置下了地,盖起了房子。

太姥爷每逢过年,都要撸起袖子裤腿,给奶奶他们看当年砍柴时候,被斧子砍出来的伤疤。太姥爷也是只能吃苦,不能享受的命,吃个咸鸭蛋,他只用筷子头蘸蘸,孩子们看不过去,说他,他说就点味就行了,照你们那么吃,还不把家都败了。

 

奶奶八岁上,她妈妈就因为一种怪病,瘫痪在床的,后来,聪明好学的弟弟也因为同一种病,卧床不起。小小年纪的奶奶,服侍两个病人,端屎端尿,洗脸梳头,请医煎药,送饭送菜。我的太姥姥又是个要强的人,浑身再怎么难受,都要洗漱干净,穿戴整齐。加上久病,太姥爷又娶了二房,太姥姥脾气变得暴躁,稍不顺心,不管尿盆子还是吃饭的碗筷,劈头盖脸就砸向奶奶。这些,奶奶都能忍,因为,她知道自己妈心里难受。

最不能让奶奶忍受的,是她弟弟没日没夜地叫唤,姐,我疼啊;姐,我疼啊!我的舅爷爷,十四岁以前,是村子里公认的神童,写得一手好字,长得一表人才,一肚子的学问。前来提亲的媒人,真可以用排队形容。逢年过节,他根本没工夫在家吃饭,请他写对子的人家,络绎不绝。他初中还没毕业,先生连工作都给他寻下了,工钱讲好是十五块大洋。算命先生讲我舅姥爷,是有福没命。

舅姥爷死时,年仅十六,奶奶为他哭得死去活来。她一想到弟弟十三岁生日那天,跟自己讲的那些话,更是悲从心来,姐啊,等我赚钱了,我养活你和妈,咱先把妈的病给治好了,把这破屋拆了盖上瓦房,我娶上一个媳妇,伺候妈,姐也好快给我找个姐夫。

 

爷爷跟着城东永久表店的大伙计,奔了抗联。日本宪兵和清朝驴子(伪满警察),不知怎么,很快听到了风声,三天两头上门,跟奶奶要爷爷的下落。奶奶脾气很倔,对他们说,他成天不着家,他上哪儿,根本不跟老婆说。清朝驴子不分青红皂白,扯着奶奶的头发,劈头盖脸就打。还有,爷爷在家时候,欠了一些债;债主一看爷爷跑了,就盯着奶奶,要她还债,说什么夫债妻还,父债子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早就分家单过的爷爷家,日渐衰落,他的兄姐告诉奶奶,救得了急,救不了穷,加上惧于日本人的淫威,基本断了跟奶奶的来往。本来就是妇道人家,而且身怀有孕,奶奶在县城里面无法生存下去,只能央求我的太姥爷。太姥爷看着自己的闺女,长叹一声,就把奶奶接回了乡下娘家。出了嫁的女人,再靠着娘家养活,还住回了娘家,那是天大的耻辱,太二姥姥就是奶奶的后妈,总是没好脸色给奶奶。奶奶也倔,挺着大肚子,租了老居家一铺南炕,搬出了娘家。

 

生我早夭的大伯伯时,正值数九寒天。老家的风俗,嫁出去的女儿,不能在娘家生孩子,太姥爷叫太二姥姥找了两个接生婆,送了一百鸡蛋,一斤红糖,跟奶奶说,孩子啊,就看你的命吧。奶奶当着众人的面,啥话也没说,等没人的时候,眼泪哗哗的。因为恐惧,营养不良,劳累,心情不好,奶奶第一胎竟然碰上了难产。

整整两天一宿,大伯伯硬是没落地,最后落了地,却不哭不闹。接生婆都说,这孩子恐怕活不了,奶奶哭着,狠狠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他总算是喘上了一口气,哇哇哭了起来。孩子落地,接生婆走了。奶奶想喝一口热水,没人给倒;想吃一口热饭,没人给烧。她只能撑着虚弱的身体,冒着零下十几、二十多度的严寒,磨蹭到井沿打水,用刺骨的冰水,洗洗涮涮,生火做饭,最后奶奶生了一场伤寒。

在那种情况下,太姥爷决定,管他妈的什么风俗,毅然接女儿外孙回了家。可是,那时已经为时已晚。我的大伯伯由于营养不良,又没人照顾,月子里就生起病来。他整天高烧不退,又没钱请医生,只能用偏方,结果,还是凄惨地死去。以后,每当奶奶想起死去的大伯伯,总是忍不住落泪。奶奶也是高烧不退,不仅大把大把掉头发,连手脚指甲全都掉光。也是郎中大着胆子用了偏方,也是奶奶自己的造化,她终于活了下来。

 

侥幸从伤寒中活过来的奶奶,还没恢复元气,又被日本宪兵和清朝驴子(伪满警察)骚扰迫害。他们说,奶奶是抗日分子的老婆,仍旧逼问她,爷爷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奶奶是收到过爷爷托人送来的信,但是,根本没有地址,只知道他还活着。看完信就赶紧烧了。

大约有半年多时间,奶奶只能白天躲在山旮旯的萝卜窖里,晚上才敢偷偷回家吃口热饭,透口新鲜空气。日本兵和清朝驴子抓不到奶奶,就把我的太姥爷抓起来,叫他说出他闺女和女婿的下落。太姥爷跟他们装聋作哑,气得日本人动了刑。那是一种叫过铁板桥的刑罚,就是逼人光脚走烧红的铁板。太姥爷为此躺了七八个月。

这件事,让老实憨厚的老王家人义愤填膺。解放后,在沈阳担任过局级干部的三舅姥爷,因为会说日语,那时,年轻的他在村公所既做庶务,又管财务,算是伪政权里的红人。其实,三舅姥爷早在念书的时候,就跟抗联有联系,在村公所办事,是组织上面的安排。在那个位子上,他为抗联队伍,做了大量的秘密工作。

 

一次,一个抗联的领导和警卫员被日本人抓了,领导趁乱把有关的情报吞下肚子。日本人没真凭实据,就说要人来担保。我的三舅姥爷挺身而出,说那个抗联领导是自己的亲戚,到本地做点小买卖的。日本人把刀架在他脖子上,威吓他,说谎是要杀头的。他眼睛不眨地讲,我敢用脑袋担保。最后,在我三舅姥爷的努力下,这位抗联部队的领导被救了下来。

其实就是在三舅姥爷的启发下,奶奶参加了秘密的妇救会。那时候,妇救会的姐妹们,宁愿自己吃糠咽菜,破衣烂衫,千方百计地筹集寒衣军粮,送到抗联战士手里。听奶奶自己说,老家山上的野菜,就没有她没吃过的。有一回可危险了,不知吃错了什么,整个人都浮肿了起来,好在太姥爷懂点岐黄之术,一把针扎下去,才把她救了过来。

奶奶小时候缠过小脚,因为疼得厉害,她总是白天缠,晚上偷偷放,最后成了解放脚。她洗脚时候,我看到过,骨头明显畸形。可是,就是这双脚,多少次奔波在崎岖的山路上,为抗日队伍传递情报。奶奶说,有好几回,被小日本发现,好悬没叫枪子给崩了。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67793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