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奶奶的故事[3]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奶奶的故事[3]

奶奶的故事[3]

[更新时间]2009-09-15 17:00:09 [字数]4029

 

   题记

 

仅以此文,缅怀我已故的亲

爱的奶奶。并献给东北八一

五光复六十二周年。在日寇

铁蹄践踏我的故乡东北的岁

月里,东北人坚持着坚苦卓

绝的战斗,直至胜利。其中

有我奶奶和爷爷的身影... 

 

奶奶的故事

 

<3>

有一年刚开春,雪还没化净,三舅姥爷获悉,日本讨伐队从叛徒嘴里得知,一支抗联队伍正在白家堡子村一带活动,便纠集了伪满军和警察约摸千人,带着山炮、重机枪,星夜从县城开拔。白家堡子当地日军一小队驻军,闻讯,领着伪满军,疯狗似地,死死咬住抗联不放。抗联一边打,一边向大部队请求支援。大部队接到消息,正在开往白家堡子附近的途中,准备下套包这小股日军的饺子。

县城交通站先期已经派人送信,半路上,让日本便衣队嗅出了味,给抓进了大牢。后来听说,那人真是条好汉,手脚全叫砍了,硬是没吐半个字出来,最后,他和许多被俘的抗联战士,让日本人送到了哈尔滨的平房区,那个有着高大烟囱的地方。

眼看情势紧急,三舅姥爷跟奶奶说,妇道人家,再带上个孩子,就说走亲戚,不容易引起小日本的注意。奶奶是妇道人家,可没孩子啊。三舅姥爷就把自己刚满两岁的闺女,交到奶奶怀里;套上马爬犁,递一杆鞭子,跟奶奶说,妹啊,自己加小心啊。很长时间以后,他才说,那天,他看着四妹和自己闺女,满心都是一个死字。奶奶也说,自己扬起鞭子那一刹那,也以为回不来了。

脸上抹着锅底灰的奶奶,怀里扎着小侄女,把爬犁赶得飞也似的,那头蒙古马也争气,一路打着响鼻,撒开蹄子跑得欢。遇上岗楼哨卡,奶奶就说去善文屯给娘家妈奔丧。从县城往善文屯去,是要经过白家堡子的,日本人和清朝驴子就不让奶奶过。奶奶自己也弄不明白,怎么就会哭成一个泪人,小侄女也配合得恰到好处,哭哑了嗓子。

看着一个灰头土脸的丑女人,一个鼻涕眼泪冻成冰碴子的傻孩子,清朝驴子懒得管,就对日本人叽里呱啦讲了几句,随后,就放行了我奶奶。等找到交通站,送上情报,奶奶,还有她的小侄女,已经一天没吃没喝了,人都冻得硬邦邦了。

 

永久表店大伙计跟爷爷参加了抗联,打了几个小胜仗以后,就开始被日本人和伪满军围剿,队伍不得不四处转移。后来,上面决定要采取主动,跳出日本人越缩越小的包围圈,向内蒙古的库伦旗撤退。因为敌人追得紧,队伍只能日伏夜行,而且,差不多走的都是山道大森林。不少战士,甚至连整编制的班排都走散了。上面为了让掉队的战士归队,把库伦旗周围几个地点,作为集结地,传达到每个战士,告诉他们,会有人来联络。

爷爷那是已经当了文书和文化教员,但是他还是掉了队。跟他一起掉队的,有表店的伙计,还有一个也是老乡。他们开始还紧追紧赶,早忘了日伏夜行的规矩,他们的集结地点是大青沟,问老乡,老乡说,紧着走,也得四五天。老乡让他们坐上了马车,捎了一段路程,临分手的时候,他神秘地讲,一看就看出来你们是老杨的人,吓得爷爷他们再不敢大白天行路。

临近库伦旗了,爷爷他们遭遇了日本人,他们只能钻进树林子。躲了两天,发现日本人撤走了,三个人饿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他们摸到一家基本群众家,那家的老爷爷端出三碗冰凉的高粱米饭。爷爷他们也不敢开灯,一口咬下去,咯吱,一股腥臭气充满了嘴巴,划着一根火柴,只见饭上面爬满了蟑螂,一见亮光,刷地一下全都跑了。饿昏了的爷爷三个,那里还管这些,三下五除二,消灭了一碗饭。

 

再走进森林,永久表店的伙计跟爷爷说,咱要商量商量,这个枪是扛下去,还是不扛下去?爷爷毫不犹豫地说,我干!回去还不是受他妈的小日本的欺负?伙计嘟囔,回去还能活条命,在这,不定哪天,一个枪子过来,这辈子就算完了。另一个老乡掺合伙计的意思,嗯哪,当兵吃粮,现在连粮都吃不上,在这儿卖命,咱不是傻吗?他们俩劝了爷爷半天,见没起作用,就顾自跑了。爷爷没有跟他的伙伴走,他孤身一人,终于走到了集结地,那是一个处在沙漠边缘的小村落。

因为日本人和王公贵族的残酷剥削和血腥统治,那里的老百姓苦不堪言。爷爷曾经告诉我们,那村子里,一家人只有一条麻袋做的裤子,上身就披一条麻袋,白天,老百姓不能出不了门,只能晚上跑到地里,赤身露体地干活。睡觉没有被褥,竟然用沙子铺在炕上,底下点上火,人就钻在沙子里面取暖。有时沙子烧得过烫,皮肤上就会有密密麻麻的焦痕。

供给奇缺的抗联战士,空身穿着棉衣裤,把能捐出来的衣裳裤子和干粮,都拿了出来。当他们挨家挨户送东西时,起先疑疑惑惑的老百姓,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意思。后来,他们说,一开始,只当爷爷他们是胡子。早先,就有胡子打着抗日的幌子,抢粮,抢牲口,还抢女人。爷爷他们送衣送粮的行为,打消了老百姓的顾虑,相信抗联是穷人自己的队伍。

爷爷所在的这支抗联队伍,在库伦旗暂时休养生息,整编训练,扩充队伍,等返回东北时,队伍壮大了一倍。爷爷也成为了一个连的指导员。

 

一晃,爷爷跟奶奶分开有四年了。

爷爷走后三年,日本人“归屯并户”政策到了县里,县里的日本驻军和伪满军,以武力威逼农民抛弃原来的家,统统归并到,拦了铁丝网,挖了深沟,砌了碉堡,成天有伪满兵把守的地方,另起炉灶,另盖房,奶奶家原先的屯子,让日本人一把火烧得只剩了废墟。太姥爷为此,大病了一场。老百姓编了顺口溜,骂日本人:归屯集家房倒屋塌,挖壕砌墙扔掉庄稼;家家遭穷缺吃没花,日本鬼子败了大家。

这种屯子的建立,就是为了断绝老百姓跟抗联的关系,所以,农民日出耕地要登记,晚归要出示良民证。村内实行牌、甲长制度和十户连坐措施,一户“出事”株连九户。这么一来,太姥爷一家除了种地,所有的买卖都没法做了,眼看着日子一天不似一天,奶奶的日子跟着更难过。最后都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

嫂子们穷则穷,毕竟还有男人在眼前,什么事情总有个商量,天塌下来总算有个男人扛着;她们就秉承老掌柜的意思,前来劝我奶奶:妹啊,你瞅这兵荒马乱的,妹夫这一去,要说,啊?挺悬乎,是不是?奶奶忙着劈柴,眼皮都不抬就说,这不能说个悬乎,就完事了;咱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村里里都传,这个娘们真是死心眼,男人死了,她等也是白等;要是她那个识文断字的男人活着,八成也是个大官了,人家还能要个乡下老婆?那还不丢人现眼?奶奶说,王宝钏寒窑苦等薛平贵十八载,薛平贵也没变心,我就不信,他就那么没良心。

见奶奶这么倔,太姥爷长叹一口气,对全家人发了话,闺女既然有情有义,她要等就让她等吧。从今往后,只要咱们又吃的,就不能让闺女饿着;只要咱们有穿的,就不能让闺女光着。

 

东北包括我的老家,终于迎来了八一五光复。小日本惶惶不可终日,县城里的日本神社,被日本人放火烧了,许多日本妇女和孩子在火光中挣扎。奶奶乡下的日本军人反穿上大衣,把白色的羊毛露在外面,每个人都比平时话少。有一天,吃了早饭,他们排着队,从营房碉堡走到空地上,向着北方跪下,然后,一个个拔出刺刀,自杀了。我大爷爷在商社里做事,他亲眼看见,商社的日本副社长,把一家人关在房子里,房子里传出了很闷的枪声,等人砸开门时,里面的景象惨不忍睹。

十四年的亡国奴生活,让老百姓对小日本恨之入骨,加上局势混乱,城里许多人卷入了哄抢日本人军用物资的行动。那些日子,老百姓兴高采烈,街面上都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小日本的东西,就是咱老百姓的东西,不拿白不拿。不愿意将东西交到接管的共产党手里,日本人能烧的烧,能毁的毁,来不及烧毁的,他们存心敞开大门,任由人抢,任由人拿。奶奶家人老实,没人到城里去;我二爷爷大奶奶本来住在城里,一来经不住人撺掇,二来估计也是眼馋,加入了哄抢的行列。

后来,民主联军和苏联红军一起接管了县城,贴出布告,重点收缴失散了的军用物资,尤其是枪支弹药。那时候,奶奶他们才知道,哄抢日本人遗留的战争物资,是国民党暗地串通日本降军,并挑唆土匪闹起来的。老百姓只知道恨日本人,以为这些东西都是他们抢中国人的,哪知道背后有这些花花道道。大奶奶和二爷爷还是听了民主政府的话,把绝大部分东西还了回去。

 

爷爷在光复以后,最先来到了通化。因为在当时部队里,爷爷算得上知识分子,在家时又学过木匠,人又聪明,不仅会做家具,还懂造房,就从野战医院,调进了解放军第一所航校,负责航校的营房建设,机场维修。学校里当时都是日本教官,都对爷爷很佩服。爷爷会日语,派上了大用处。因为学员都是苦出身,对日本人十分仇恨,另外,他们很少会日语的,跟教官沟通困难,加上一些日本教官受过武士道教育,对学员态度粗暴,双方时常有冲突发生。

校领导根据彭真和伍修权的要求,采取了从生活上关心,思想上帮助等措施,融洽日本教官和学员之间的关系,并要求爷爷几个懂日文的人,多跟教官多联络,把教官的想法,多向学员解释,成为教学之间的桥梁。爷爷说,那时候真的是锻炼了自己,长了不少学问,也长了不小的工作经验。以后,他到了丹东,公主岭,锦州的航校,航空队,工作上很有成就。奶奶去锦州见爷爷的时候,他都当上了航空参谋长,警卫员都有三四个。

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奶奶,去了部队,第一次警卫员给她敬礼,还是那种大礼,脚后跟一碰,枪往地下一杵,巴掌伸到帽沿上。她说,当时吓了她一跳。苦惯做惯的奶奶,哪里习惯官太太似的生活:早上起来,洗脸水有人端,吃饭有人送到屋子,摆上桌子,想添饭有人抢着给盛,走到街上去买点东西,屁股后面,形影不离的是,挎着盒子枪的小兵。她跟爷爷讲,让那小同志忙别的去吧,我自己能行。爷爷笑了,你啊,就是个受苦的命。

 

我相信,即使奶奶把所有的过往都遗忘了,但是,上面的那些记忆,是永远不会遗忘的。我更愿意成为奶奶这些记忆的拥有者,尽管它不那么完整,那么多姿多彩,然而,它属于一段不可被遗落的历史,将永驻我的心中。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67794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