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大胆赵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大胆赵

大胆赵

[更新时间]2009-09-15 22:51:52 [字数]5203

大胆赵

 

<1> 

  矮子叔是我爸发小,沪地语言称之为拆窠兄弟,意思是说,为了这样的兄弟,可以把家里房子拆了。所以,矮子的老爸自然被我老爸叫作爸,只是前头加了矮子叔的姓氏。我老爸的爸,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我的爷。所以,我这辈的,都叫他赵爷。

  我稀奇青出于蓝胜于蓝这条定理,在矮子叔家被颠覆的支离破碎。所以,我现在再不相信什么亘古不变的真理了。

  譬方,矮子叔身高不过一米六,而赵爷竟比自己儿子高了二十公分;矮子叔手无缚鸡之力,成天哼哼唧唧吟他的破诗,七歪八扭地写他的破毛笔字,而赵爷却每天要到空地耍一番大刀,据说是当年他参加八路军铁骑团,练过的基本功;矮子叔成天吊不郎当,进他房间,简直就是进了垃圾桶,要不是婶娘管得紧,真害怕他能穿成一个乞丐;而赵爷呢,每天不到六点就起床,被子叠得四四方方,衣服穿的整整齐齐,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反正就是一句话,青出于蓝,而不一定就胜于蓝。

 

  赵爷是山东胶东人。

  自古山东出好汉——这句是我擅自改的——过去的说法,不叫好汉,而叫响马。响马说的是,山东人的豪气和侠义,其中也包含那地方人崇尚武艺的意思。就说爷,从小家境殷实,吃穿不愁,老辈人希望他苦读圣贤书,能吃完官家饭,也好光耀门楣,替祖宗争气。偏他就是崇拜梁山好汉,专好舞枪弄棒,乐善好施,广交天下英雄,即使见到小叫花子,一个饼子必要掰成两半。

  除了崇尚梁山好汉,赵爷更想学那精忠报国的岳武穆,横刀跨马,驰骋沙场,斩敌酋于温酒之间。可惜,赵家除了两个姐,他是唯一的独子,别说爹娘,即使是乡村抗日政府征兵,都不上他家的门。于是,他成天耍性子,耍驴脾气,爹娘拗不过,只能答应赵爷参加了民兵队,成了锄奸队的队员。凭着一身的好武艺,赵爷干了几次漂亮活,不久,当上了锄奸队的小队长。

 

  即便是今天去赵爷老家,老辈人还能津津有味地回忆赵爷的故事,好像陶醉的比听快书武二郎,更甚。

  他们说,民国三十年秋,前村的地主牟家大小子,投了小日本,领着小日本和汉奸到大王坳子沟,叫老百姓交出八路,老百姓死活说没见到什么八路。  小日本就架起机关枪,血屠了全村三百多口人,临走,还焚烧村子。等抗日政府县长和县大队赶去,境况惨不忍睹。县长当场发了毒誓,不宰了牟家大小子,拿他的头祭死难乡亲,誓不为人!

  当地人都知道,牟家大小子从小顽劣,他爹也巴望这小子饱读诗书,求个门楣光耀,祖坟冒烟。不成想偏偏他就不争气,银子花费不少,混书没读几本,尽给家里惹祸。一气之下,牟家老爷把心肝儿子送进崂山,跟着一个道士,练了一身内家功。故而,一般五六个健硕庄稼汉子近不得他身。

 

  要除此贼,着实费人心机。赵爷何等样的英雄虎胆,狭义豪气,早给牟家大小子划好了圈,单等他入毂。

 

  秋后,粮入仓囤时候,从牟家长工短帮嘴里,传来一个消息,说有个专门服伺老爷的丫头,染暴病而死,正急着找那面貌端正、手脚勤快的续上。乡里人心里明白,丫头的死因,全在那色鬼爷俩身上。可惧于这家人拉小日本当靠山,那小子又是心狠手辣的主,也只是背地恨得牙痒痒,当面是敢怒不敢言。

  后来知道,是那畜牲爷俩为了巴结小日本,竟丧尽天良,用丫头孝敬小日本的大佐。大佐根本不拿丫头当人,一通变态的折磨,丫头觉得没脸见人,寻了短见。

  很快,牟家就找到新的丫头。晓事的一辨,认出那是长得水灵灵姑娘,竟然是赵爷没过门的媳妇,没有一个心里不打激灵的。知道要出事,谁也不敢多嘴,心想这场龙虎斗,赵爷真是把身家性命都赌上了,牟家怕是逃不过这劫。

  谁也没料到,牟家大小子是泥鳅投胎,要多滑就有多滑。他早探寻出,新来的丫头,跟死对头去年拜过了龙凤帖。约摸过了一个多月,丫头家收到牟家传过来的话,说她家闺女不慎染病,眼看不行了,赶紧叫上人,抬回家将养。

 

  岳丈焦慌得没了主张,赶紧寻到赵爷商议。赵爷一听,要是把丫头抬回来,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他说,不行,这么着,又叫牟家畜牲滑过去了?看能不能这么办,叫岳母到牟家侍候丫头?岳丈慌忙摆手,牟家是个啥地场,阎王殿啊。赵爷听完,在屋地当间来回转圈,如此这般对岳丈一说,尽管岳丈听得脸色发白,最后还是点了头。

  傍晚老鸹归巢时分,赵爷的岳丈在前,身后紧随着的是,一个推一架拐子车,另一个夹着一卷被的后生。三人前后穿越村子,沿着两边栽着刺槐的官道,往牟家大院所在的村子而去。

  毡帽压得低低的赵爷,半路上停下拐子车,给岳丈点了袋烟,再三叮嘱说,你老看见我抱住牟家大小子,赶紧跟栓柱子背上我妹子跑,他又对抱被子的后生说,你只管把盒子炮顶着后路,见一个牟家人就给我撂一个,记住没?叫栓柱子的后生掖掖腰里的两把枪,点点头。

  赵爷又说,咱往坏里想,要是他开了门,搜咱的身,那就得硬干了,大爷赶紧趴骑马石后头,别动;我就看门里头枪多不多,枪少,奶奶的,老子就闯,栓柱子在后头掩护,掩护懂不懂?今儿个,非把那杂种结果了不可。

 

  事情没有赵爷想的那么凶险。

  这事情不能不秉服县委赵书记。早三四个月,她就按上面的要求,派人四处放风,说小日本扫荡扫得忒厉害,搞啥囚笼政策,县里所有人接上面指示,陆续往清河根据地转移。

  牟家大小子跟他爹眼见着锄奸队没动静,那些大小汉奸又一个个活泛起来,对八路家属以及老百姓凶煞恶神似的,也没人管;可能以为小日本的铁壁合围和囚笼政策,真把八路整怕了。警惕性就渐渐放松了不少。

  赵爷他们畏畏缩缩的模样,加上赵爷岳丈那老头,路上还抖抖索索,可人家一到裉节上,戏演得真像那么一回事情,一拍开门,他就老泪纵横地嚎开了,闺女哟,你命咋这么苦哦,爹跟你叔伯哥接你来了!

  牟家大小子那时候正领着几个汉奸,抱着机关枪,躲在厢房里,观察外头的动静,只要有可疑之处,他就二话不说,机枪马上搂火,把来人全都吐吐了。可他一看,就一个矬老头哭天抹泪的,另两个傻咧咧的小子,站大门口,不敢迈进来,他嘿嘿一笑,狗日的,到牟家大院哭丧,他娘的,活腻歪了?他一挥手,走出去看看!抱机枪的没提上机枪,他眼一瞪,说,顶上火,前头开路。

 

  一走进院子,牟家大少爷被三个枪手围在中间,赵爷没把握一招致他死地,没想到栓柱子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他一把摔了被子,一边扑上前去,一边发疯了一样骂,牟老大你个狗日的,俺妹子准是叫你个杂种祸害了,俺跟你拼了!

  牟家大小子端枪就是一梭子,栓柱子鲜血飞溅,扑通倒在地下;赵爷的机枪几乎同时响了,牟家大小子跟他三个保镖,就像被大木头撞了腰,齐刷刷栽倒在地下,当场到阎王爷那儿报了到。

  本来按上级指示,这场战斗到此为止,赵爷这时候应该带着岳丈赶紧撤退。可等他拿眼光搜寻岳丈时,才发现老头刚才来不及反应,站在大门左侧,也中弹死了。赵爷觉得浑身像火烧着了一样,他抱着机枪就往院子里蹿。突然,牟家老爷叫打手押着赵爷没过门的媳妇,从正堂出来,高声叫,把枪放下!要不然,就宰了她!那姑娘高声喊,赵大哥!别管我,快跑啊!赵爷当时躲在影壁后面,骂,操你奶奶!有种老爷们对老爷们!别他娘的拿女人说事儿!说着,他就站出去了。 

<2> 

  要不是赵爷没过门的媳妇,撞飞牟家老爷正勾扳机的枪,县大队的铁头领着一班弟兄赶来接应,拿赵爷自己话说,那回儿准保就交代了。 

  赵爷的岳丈,没过门的媳妇,还有好兄弟栓柱子都死了。他一直内疚,总想,该死的是自己,却让无辜的人顶了自己的命,信奉好汉做事好汉当的他,从开朗的一个人,一下子变成了闷葫芦。没事他老是擦他那杆枪。弟兄们没事缠他,不是下象棋,就是练把式,闹他耍刀花。他明白,人家这是在安慰自己,自己就不能不知好歹。

  看他一天天有笑容,弟兄们安心了好多。队长有事,也照旧跟他商量。谁也没想到,一个大雨滂沱深夜,赵爷摸出锄奸队驻地,来到他岳丈和没过门媳妇的坟上,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就走,边走边说,栓柱子,等哥给你报了仇,再去你坟上,烧香,咱哥俩喝酒。到了牟家大院所在村庄,村民兵队已经在延伸到院墙的地道处,堆满了开山用的黑炸药,赵爷抱着枪,一个人在离牟家大门口不远的碾盘后蹲着。

  炸药炸响后,牟家院墙轰然倒坍,火光之中,只听到鬼哭狼嚎,只看见人影憧憧。赵爷抠响扳机,枪口的火舌凶狠地喷吐,加上民兵在侧翼的配合,牟家大院慌乱之后的抵抗是徒劳的。那个夜晚,牟家大院在村庄里消失了。而擅自行动的赵爷,撤销小队长职务。

 

  赵爷逃跑了。

  县里区里都为此义愤填膺,犯了错误,改了就行了,为什么做逃兵?战争时期,叛逃敌营按叛徒论罪,抓住一个就是死字;胆小潜逃也是耻辱,不抓,光唾沫星子就能淹死人。赵爷不可能逃敌营,也不能胆小潜逃,那他是逃向何处?

  原来,一个跑买卖的堂叔告诉他,既然当兵,就得当正规兵,安徽那场有新四军骑兵团,号称铁骑团,你就不想去?赵爷想,在这里连个小队长都给撸了,干个啥劲?到哪儿都是跟共产党打鬼子。于是,锄奸队的兄弟偷偷放跑了他,他就跟着堂叔到了安徽,参加了新四军铁骑团。因为他的勇敢和一身武艺,很快,成为了一员骁勇善战的骑兵。

  小学三年级以前,我家还住在老房子,只要夏天一到,喜欢光着膀子乘风凉的赵爷,真是浑身伤痕累累。大小孩子围在他旁边,指着一道道伤疤,追问背后的故事,成了朗月星空底下、吹着习习微风的纳凉孩子的保留节目。赵爷这个山东好汉,是听快书武二郎长大的,他能绘声绘色地讲那些惊险刺激的战斗故事,听得我们一班半大孩子,听到不是大人拎耳朵,就不肯离去。

  最最精彩的是,赵爷那段荣获孤胆英雄称号的经历。听过之后,大约有半年多,只要一见到赵爷,我们无不用仰慕以及尊敬的眼神看他。

 

  故事开始的时候,时间已到了小日本投降那年,赵爷已经是骑兵团的一名连长。他所在的骑兵营当时驻扎在离县城不远的山区,准备接受城里日本军队的投降。上级明白战士对小日本的深仇大恨,安排学习接受投降的政策。好多弟兄想不通,狗日的小日本害了多少咱中国老百姓,现在倒叫咱守纪律,以礼待人。他们算人吗?赵爷想到死去的岳丈,自己漂亮的未婚妻,要不是闹小日本,也不能死,恨得牙根直痒痒。

  突然,营部通讯员跑来通知赵爷,说副营长命令他马上过去,有重要任务。赵爷翻身上马,快马加鞭,身后扬起一团团尘烟。不大一会儿功夫,赵爷他们就到了营部。

  营部院子里,副营长老黑正像热锅上的蚂蚁,打着转。一见赵爷,老黑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急急火火说,营长教导员都去团里开会了,妈的,国民党来搅咱的局,他们派了一个骑兵营,提前到县城接受小日本投降来了,老赵你看看该咋办?赵爷喝口水说,堵呗!几个顽固派想捞现成的,做他奶奶的春秋大梦。老黑说,狗日的都转过北稷山洼了!赵爷一听,知道现在临时召集部队,准来不及。他马上对老黑吼,快给我几个炸药包,抄近道截住狗日的!

 

  当人和马身上绑着六个炸药包、头上戴着国民党军钢盔的赵爷,从山坳里猛地窜出来,全副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兵,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自己人,奶奶的,小子来干嘛,抢功来啦?有几个还欧欧乱叫。等赵爷奔到骑着高头大马的国军营长面前,前后的国军才觉得不对劲,共军!再看看赵爷身后并没人马跟随,那壮硕的营长一副江湖口气,说,兄弟,我是接了上峰命令,开拔到县城去的,你阻挡我的队伍前进,当心军法从事。

  呵呵呵,放你娘的狗屁,打日本那暂子,你们在哪儿?现在抗战胜利了,你们就来捞现成,问问我死了的弟兄答不答应,问问我身上的枪和炸药答不答应!赵爷两手紧攥导火线,怒目圆睁。国军营长也是行伍出身,嘿嘿冷笑,兄弟,你那烧火棍子,火药末子,都见过,兄弟也是刀山火海,枪林弹雨滚着过来的,有种拉弦啊,老子他娘的跟你到阎王爷那儿做个伴。说着,他刷地拔出手枪,顶上赵爷的脑门,刹那,赵爷身前身后十来杆美国卡宾枪都打开了枪机。

  放下枪!赵爷一声大吼,吼声震得身边的国军懵了一下。那千钧一发的当口,赵爷如虎下山,一下子扑住国军营长,那家伙的枪同时响了,赵爷肩胛骨中了一枪,但是他一手紧紧抱住那家伙,一眨眼,另一只手磕飞了对手的枪,旋即拉着了导火索。一见导火线嗤嗤冒火,有人想开枪打赵爷,可有胆小的,嚎叫着转身就跑,胆大的受了影响,也惊恐地后退了。国军营长突然狂叫,队伍撤退!

 

  赵爷一直死箍住国军营长,眼看青天白日帽徽调转过去,朝来时的山口移动,听到老黑叫他,老赵,好兄弟!他才一头栽倒马下,什么都不知道了。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67820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