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将军吟 - 生命的悖论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生命的悖论 > 将军吟

将军吟

[更新时间]2009-09-15 22:52:43 [字数]5153

将军吟

 

 

    鲁人徐爷,九一八事变前,乃一介少年书生,闻日寇霸占东三省,后又在济南制造惨案,不禁义愤填膺。自古山东出好汉,水泊梁山美名传。从小在侠义文化中熏陶,又在济南学堂接触了进步思想的徐爷,虽年方十八,却拍案而起,典卖家产,筹集枪弹,鼓动民众,揭竿而起。他号称所部民众抗日队伍,为抗日游击纵队,自封司令。纵队势小,便明里工农商学,日出而作,暗里扛上刀枪,游击日寇。日寇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弄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竟悬赏光洋二万,欲买徐爷项上人头。

 

    生于巨野乡间一大户人家的徐爷,起事时,十里八乡传闻四起。说他呱呱坠地那会儿,朗朗乾坤,忽划一道白光,由东向西,落在他家大院后山山窝里。他的父母惶恐不安,遂延请道士襄治。入院中,架祭桌,支罗盘,观八巽,隔日,老道竟向老爷恭喜。他称,夜观星相,有罡星自东入西,乃文曲星下凡了。少爷日后必成大业。父亲见徐爷一落地,即生的粗眉大眼,粗手大脚,哭嚎起来,能吓死猫,对道士的话,将信将疑。母亲可是信以为真,大把银元赏了老道。

 

  摆周岁酒那日,按本地习俗,徐爷一早起来,穿上新袄裤,被按在祠堂里祖宗像前,三跪九拜,祭了祖。红漆托盘里,老道照祖例摆上官星印、食神盒、财满星、酒令筹、仓颉简、鲁班斗、串铃、伊尹鼎、洪崖乐、陀螺乐、将军盔,父母逗他去抓,旁边亲戚七嘴八舌地叫,抓一样,抓一样!谁也没想到,徐爷眼疾手快,左手抓简,右手抓盔,引来满堂喝彩:乖乖,这小子将来文武双全啊!老道想说什么,但是,徐爷三叔一个狠狠的盯视,直接把他的话噎回了肚子。

 

  五岁,徐爷入家塾发蒙。塾师惊于他的聪慧异常,便甚是用心教诲,逢人就夸,少爷将来一定出人头地,前途无量。父母亲友闻听,无不喜在心中。渐长,徐爷表露出宅心仁厚,待家中下人如家人。整日马鞭在手,动辄惩罚长工短帮的父亲,叹道,小子如此懦弱,徐家败也。老实本分的母亲,暗地里告诫徐爷,要想挣下徐家这份家业,好多地方,要像你爹。徐爷学不像父亲,倒是最亲近三叔。三叔当时济南某中学的教师,思想新派,虽是一介书生,却敢做敢为。

 

  那一年,鲁地蝗灾肆虐,巨野及其周边尤甚。乡村之间,真可谓哀鸿遍地,饿殍盈目,徐爷眼看着众多穷苦百姓饿极无奈,满世界的草根树皮剥食殆尽,连观音土也成为救命之物。据说,多食此土者,无不腹胀如鼓,不能大解,最终伤及五脏六腑而亡。徐爷三叔孤身由济南返乡,联络士绅,捐钱捐谷,赈济灾民。偏徐爷父亲执拗顽固,大骂老三不知好歹,胳膊肘子往外拐,存心想毁了徐家家业。三叔串通少年徐爷,硬是半绑半架,弄走了徐大掌柜,开了徐家粮仓。

 

这一举,令徐爷地位在家族里的地位一落千丈。那时孔孟之道盛行,鲁人似乎更痴,徐爷就成了忤逆之子。然而,四野八乡的侠义之士,以及平头百姓,一说徐爷,莫不竖大拇指。所以,当他跟他三叔竖起抗日旗帜,响应者颇众。很快,旗下聚合三四百人。十八九岁的少年书生,几乎是一夜之间,担起了抗日游击纵队司令责任。很久以后,徐爷回忆举义之事,这位血雨腥风,枪林弹雨中滚爬出来的老人,仍老泪纵横,他说,若不是我爹被日本鬼子迫害致死,恐怕,我不会干这么一件大事。

 

  徐爷父亲乃强人一个,一手抓着土地粮食,一手抓着买卖。蝗灾过后,他赶紧着倒腾余粮,怕夜长梦多。眼看驮粮食的骡车,就要进县城火车站,硬是叫日本兵逮个正着。尽管徐家乃当地乡绅,闻听大掌柜被捕,族里急忙四处联络,伪乡公所及维持会头面人物,星夜前往县上,联名担保徐爷父亲。然而,徐家大掌柜已经因私通抗日分子的罪名,被日本宪兵酷刑相加,待担保成功,人早已奄奄一息。临死之前,徐爷父亲留下一句话:当什么,也不能当亡国奴啊!年少的徐爷闻听之后,揩干眼泪,安顿了母亲及家人,变卖了部分家产,靠着族中子弟和勇猛乡人的支持,终于揭竿而起。

 

  队伍啸聚,日寇不日得讯,立刻纠集人马讨伐。

  尽管徐爷军中亦有旧军队里扛过二尺半的老兵,然而,那仅是凤毛麟角,兵士大多均为农民,起事时,仅是凭着不甘受辱,一腔血气;他们陌生于真刀真枪,硝烟战火。每一场交战,徐爷眼看兄弟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恐惧心理弥漫了整个队伍。后,竟至延请道士扶乩作醮,请护身符,喝驱魔水,士气低落,军心涣散:开小差,耍钱,玩女人,结帮结派,祸害百姓,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徐爷为此,焦急万分。因他为严饰军纪,亲自下令惩处几个害群之马,加上三叔等的全力相助,混乱局面逐渐平息。但是,谁都知道,要扭转这样的颓势,唯有打胜仗。可是,胜仗不是说打就能打出来。

 

  此时,外界纷纷传说,距巨野百十里地的牛屯崮,晚徐爷队伍两月多,亦冒出一杆抗日旗帜。旗下三十六兄弟,一律是军人响马练家子保镖出身,揭竿之后,端得神出鬼没,昼伏夜行,专取日酋汉奸首级,搅得日寇焦头烂额。加上寨口村尾,市井俚众口口相传,这杆旗众竟被传成了神兵天将,号称牛屯三十六虎,有玉皇大帝保佑,为首的大当家的,诨号就叫一个二郎神。三叔从济南悄悄潜回巨野,对徐爷说,有人想见你,谈判联合抗日的事情。徐爷早有投奔八路军的意思,要不是队伍不争气,事情不会拖到今天。三叔言,此事,为叔思虑已久,若能将三十六虎兄弟招入,再打若干胜仗,亦可让人家刮目相待。不然,即便投奔八路军,岂不潦倒,招人笑话?

 

贰 

    牛屯崮形势险恶,兵书上所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用在此地甚为妥帖。三十六虎据险击退日军一个中队围剿的故事,巨野一带竟至传诵至今,其传奇性可见一斑。故事须从那一日晚间叙述。伙夫肥九问大当家二郎神,明日乃盂盆会节,若不闹鬼子,早已供菩萨,赶庙会,唱大戏,放河灯。家家户户做祭品,包饺子,好不热闹。如今情形,菩萨总须供上一供,上完供,给弟兄们包顿饺子?

 

    二郎神正伺弄盒子炮,瞥老二老三一眼,道,你个死囚囊,包顿饺子还用问俺?包呗!肥九嗫喏,不是说,狗日的小鬼子,明天要来搅呼吗?三个当家的闻听此言,哈哈朗笑,络腮胡子老三起脚正中肥九肥臀,滚!滚!滚!你娘的,小鬼子就他娘的不是爹娘造的?还不是一枪两个窟窿?第二日晌午,饺子刚入锅中滚水,忽见前山哨楼哨旗左右摇晃,哨长小伍子喘吁吁跑来,报告道,大哥,不好了,他娘的小鬼子在山腰架上了炮了。二郎神照其颜面,猛啐一口,慌啥?立即命令弟兄们进入暗道,等炮轰过后,拾掇攻击山寨的日军。然后,不忘扭头嘱咐肥九,饺子下得了,你小子再下暗道。

 

    牛屯崮山腰猛古丁炮响,霎时,漫山浓烟烈火,原为指挥所的老君庙,以及宿营地的一应房舍,顷刻化为废墟。此时,二郎神率三十来兄弟,已死守暗道枪眼一旁,静候日军发起冲锋。正值令人窒息当口,肥九领着几个兄弟,端着热气腾腾的大碗饺子,钻进暗道,一边往弟兄们手里递饺子碗,一边嘴里腌渍不净,奶奶的,你们猫洞里鸟事没有,老子差点没叫炮弹给炸喽,还得供奉你们吃喝,就你们大爷!小伍子项有驴筋,眼瞪铜铃,啪一下摔了碗,骂,操你娘,一打仗,你个逼嘴就没句好!说着,提起歪把子机枪,恶狠狠塞肥九怀里,今儿个这仗你小子来打!此间兄弟正闹意气用事,山下日军哇哇呀呀,鬼哭狼嚎,由数挺机枪掩护,向山顶猛扑。且看三个当家人,一手打枪,一手抓饺子吃,打仗如玩过家家。肥九见小伍子发火,明白玩笑开过头,尴尬时,眼见老大老二老三那般模样,不仅扑哧笑开,还顺势捣小伍子一拳。恼怒小伍子转睛,憋不住随后亦笑,老二笑骂,狗日的小伍子,你那歪把子哑巴啦?

 

    据说,那一仗险些耗尽牛屯崮全部弹药,形势相当危急。幸好天色渐黑,夜战非日军强项。二郎神忽闻山对面一阵嘈杂,呐喊伴着枪声,一阵紧过一阵,却见日军阵脚顿乱。知是有援兵突降,却不知是何方好汉。二郎神忙令手下,摸黑潜出暗道,从两翼包抄,对混乱日军形成夹击之态势。等日军狼狈溃逃,牛屯崮义军方才得知,援兵乃徐爷的抗日游击纵队。徐爷等人听从三叔策划,得知三十六虎受困崮上,立即率领人马,沿隐匿山道,奔袭至此,从日军背后突发进攻。遭此突袭,按徐爷话说,小鬼子是顾头顾不了腚,只能仓皇撤退。

 

    牛屯崮大当家的二郎神开启山寨门,亲迎徐爷入寨,视为上宾。两家相约,今后凡是跟日军开仗,皆互为犄角,相互策应,不能叫小鬼子占了抗日队伍的便宜,惹外人看巨野英雄的笑话。酒桌上,牛屯崮几个当家的翘着大拇指,一劲儿赞叹,徐爷少年英雄。徐爷也一再称道,二郎神到底行伍出身,队伍虽小,确实骁勇善战,搅得日寇草木皆兵。双方大有英雄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之意。临下崮前,徐爷令自己队伍,将一半武器弹药留给二郎神。下崮之后,三叔笑吟吟对徐爷说,你小子这招真够厉害的,那二郎神可是满眼的佩服颜色哦。徐爷自小读侠客义士话本,由衷敬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汉,及至亲眼所见三十六虎如何骁勇善战,更是恨不能当即两股力量合为一股。他多次说,看人家那几十个人,个个武艺高强,能征善战。岂料,所谓好事多磨。原来,二郎神原先队伍上的上司,彼时就任国民党军的中校,被封为此地抗日先遣军的团长,正四处招兵买马。听说自己的老部下占山为王,当即派人上牛屯崮联络。

 

    八路军鲁西纵队许司令,早就觑上徐爷和三十六虎,私下里已经将这两支民间抗日力量划入自己的建制,岂容国民党军捷足先登?坊间早传,许司令乃八路军中一员虎将,武功超群,身怀绝技。待他上崮那日,二郎神竟不给一点面子,非当场比试而不谈归顺事宜。只见好个许司令,豹眼圆睁,左右一扫,便疾步如飞,来到一块光滑似镜的岩壁前,施展壁虎功,转瞬攀至岩顶。一开腔,声若钟瓮,哈,看我老许掀飞你的毡帽,旋即手执双枪,背贴石壁一路下滑,人形绝无颠倒摇晃,二郎神也算得英雄豪杰,稳坐椅中纹丝不动,眉头舒展,与旁人谈笑风生。忽听当当两响,一顶簇新毡帽飞向半空,撕下帽子的主人二郎神,露出了青色头皮。底下喽罗慌忙拾帽递来,他一眼瞥见帽顶圆圆两个窟窿,赶紧起身拱拳,迎着许司令纳头便拜。

 

    那日,酒桌之上,许司令与二郎神交杯换盏,兄弟相称,须臾之间,两坛烧酒下肚,把个二郎神以及他的弟兄们,个个喝傻了眼。归编八路军的事情,几句话就定了下来。许司令揣着准话,领着警卫员,连夜下的崮去,约好三日之后,在清河给二郎神——哦现在应该叫老洪同志,那二郎神本姓洪——摆接风酒,许司令笑道,不服气是不是?那咱接着再喝,哈哈哈。震得三十六虎眼睛卜楞卜楞。

 

    该是三十六虎归编之日,清河镇的鸿宾酒楼杀鸡宰鹅,六碟八碗,窖子酒坛沿墙一溜,许司令拾掇了胡茬子,换上了新军装,单等二郎神众弟兄到来。没成想,左等右等,偏偏就是等不来这群虎影。有侦察员火急来报,说这帮杂种竟然投了日本鬼子。全场震怒,战士们摩拳擦掌,嚷嚷着,非要剿灭了狗汉奸。许司令跟政委诧异得紧,怎么就从打鬼子的好汉,一下子变成为虎作伥的走狗?听说自称抗日游击纵队司令的徐家少爷,尾随着许司令上了牛屯崮,许司令怎么想,怎么觉得三十六虎投日本这事情,暗中必有猫腻。他立即命令队伍做好战斗准备,听号令,到时一定有仗打。分队长叫嚷,对!非灭了这帮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爹娘的狗杂种。政委就跟许司令眨着眼睛,嘿嘿嘿地笑。

 

果不其然,半个多月后,趁日本兵下乡扫荡,徐爷的纵队在外,老洪的虎们在内,里应外合,端了县城里留守的鬼子伪军的窝。徐爷和他三叔要老洪赶紧撤离,老洪踢哩趿拉舍不得这,丢不下那,偏要把军火都带上。岂料,战场上分分秒秒都是战机,没等他们出城走远,回援的鬼子猛烈的火力,把徐爷和三十六虎逼回了城里。老洪连肚肠子都悔青了,一边抽自己耳光,一边派五弟悄悄摸出城,使劲叮嘱他,一定要找到八路,找到许司令。徐爷说,这是因我而起,只要八路能赶紧来解救弟兄们,完事以后,我提头谢罪。那老五应承下来,乘天黑,耗子一般溜出城里,没走十里地,一头撞上了许司令亲自率领的先头部队。

 

 

《生命的悖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46976/67821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