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申包胥兴楚 - 鬼谷子大智慧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鬼谷子大智慧 > 申包胥兴楚

申包胥兴楚

[更新时间]2012-06-15 17:36:09 [字数]2059

申包胥兴楚

楚平王本来是有作为的君王,息民五年,政局日趋稳定,国势亦渐恢复,即可向外图谋进取时,却因贪恋女色,重用佞臣,从而把楚国引向歧途。费无极作为太子建之少傅因不受太子建重用,便阴谋谗害太子建与太子建的太傅伍奢,先劝说楚平王为太子建迎娶秦国公主,待到秦国公主来到楚国,又挑诱楚平王将公主据为己有。太子建因此也被发配到成父守边。费无极又谗言说太子建有怨言,要谋反,并责怪陷害太子建之太傅伍奢,并且企图将伍奢及两个儿子伍尚、伍员(即伍子胥)一并杀害。伍尚入宫而与伍奢同死,伍子胥却出奔并立志为父兄报仇。

伍子胥在逃亡途中遇到了好友申包胥,告诉了申包胥自己的深仇大恨,发誓要“灭亡楚国”,申包胥没有责备伍子胥的报仇行为,只是提醒他:报仇要找仇人,与自己的祖国无关,不能因为与自己的仇人有深仇大恨,就把祖国给灭亡了。并警告伍子胥:子能覆之,我必能兴之

伍子胥辗转奔波,最终来到了吴国,为公子光重用,并力助公子光登上王位,是为吴王阖闾,并献扰楚疲楚之计,对楚国进行轮番攻击。而这个时候,楚国令尹子常为政,虽然诛杀了费无极,但是,对外欺凌小国,使楚国陷于孤立被动。昭王十年(西元506年)因子常的贪婪而羞辱唐、蔡两国国君,吴国趁机联合两国共同出兵,以伍子胥、孙武等为将,连战连胜,攻破了楚国的首都郢,楚国灭亡。吴军进入郢都后,大肆抢掠。《淮南子》卷二十《泰族训》载阖闾伐楚,五战入郢,烧高府之粟,破九龙之钟,鞭荆平王之墓,舍昭王之宫。《榖梁传·定公四年》载何以谓之吴也?狄之也。何谓狄之也?君居其君之寝,而妻其君之妻;大夫居其大夫之寝,而妻其大夫之妻。盖有欲妻楚王之母者。不正乘败人之绩而深为利,居人之国,故反其狄道也。可见,吴军进入郢都后为非作歹,给楚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而伍子胥在郢都,也为了泄愤对已故楚平王鞭尸,激起了楚国人民的极大愤慨。

在这样的情况下,申包胥派人劝诫伍子胥。《史记·伍子胥列传》载:申包胥亡於山中,使人谓子胥曰:子之报雠,其以甚乎!吾闻之,人众者胜天,天定亦能破人。今子故平王之臣,亲北面而事之,今至於僇死人,此岂其无天道之极乎!伍子胥曰:为我谢申包胥曰,吾日莫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申包胥对伍子胥的劝诫,一方面表示了对伍子胥报仇行为的理解,但是对于伍子胥鞭尸的过激行为表示惋惜,同时希望伍子胥能够有所收敛,但是伍子胥却仍然一意孤行。

申包胥对伍子胥劝诫不成,只好以实际行动来践行兴楚的誓言。申包胥究竟应该到那里去请求援助呢?当时的局势,只有秦国与晋国有实力帮助楚国击败吴国。而晋国与楚国长期争霸,吴国也是晋国扶植起来削弱楚国的;楚昭王是秦国公主所生,也就是秦哀公的外孙,秦国与楚国有着紧密亲缘关系,而且在春秋时期因为与晋国的关系长期保持联盟关系,因此也就只有秦国有实力、也能够帮助楚国复兴。在这样的情况下,申包胥没有失却冷静,表明申包胥具有较高的政治眼光。

申包胥跋涉谷行,上峭山,赴深溪,游川水,犯津关,躐蒙笼,蹶沙石,蹠达膝曾茧重胝,七日七夜,至于秦庭。于是依于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勺饮不入口七日(《左传·定公五年》)。可见,申包胥对于国家的忠诚是执着而又热烈的,到了完全不顾自己生死的地步。申包胥的忠诚于坚毅终于打动了并惊醒了秦哀公,惊叹道:楚有贤臣如是,吴犹欲灭之。寡人无臣若斯者,其亡无日矣。”“乃遣车五百乘救楚击吴

成功的搬来秦国的援军后,申包胥身先士卒与吴军交战。这时越国也从吴国的后方袭击吴国,而更为重要的是,吴军的侵略行为与暴行,激起了了楚国上下的同仇敌忾。在如此形势下,吴军不得不退出楚国。楚国历经艰难,终于成功复兴,申包胥也践行了兴楚的誓言,楚昭王论功行赏,认为申包胥忠勇可嘉封之以荆五千户。但是申包胥却不认为自己的作为有什么了不起,辞曰:吾为君也,非为身也。君既定矣,又何求?且吾尤子旗,其又为诸?据说楚昭王想以命令的方式让申包胥节士,但是申包胥遂逃赏。(《左传·定公五年》)楚昭王使人求之不得,乃旌表其闾曰忠臣之门

点评

鬼谷子说:“平者,静也。正者,宜也。喜者,悦也。怒者,动也。名者,发也。行者,成也。廉者,洁也。信者,期也。利者,求也。卑者,谄也。故圣人所以独用者,众人皆有之;然无成功者,其用之非也。”围绕伍子胥“灭楚”申包胥“兴楚”的精彩画面,我们可以看出:面对伍子胥的报仇灭楚歇斯底里,申包胥能够以平和的心态来对待,告诉他报仇可以,灭国不行!此乃申包胥的“平”;义正词严的对伍子胥指出子能覆之,我必能兴之。此乃申包胥的“正”;亡国之时申包胥仍然劝告伍子胥要“适可而止”,此乃申包胥之“名”;劝告无效,申包胥要开始实施他的“兴楚”计划了,此乃申包胥的“怒”;千里迢迢赴秦,号哭七天七夜不进水米,此乃申包胥的“行”;在秦国长跪七天,以博得同情,此乃申包胥的“卑”;搬来救兵,驱吴兴楚,此乃申包胥的“信”;大功告成以后,申包胥“逃赏”,此乃申包胥的“廉”。

《鬼谷子大智慧》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71164/64507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