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吕不韦的奇货可居 - 鬼谷子大智慧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鬼谷子大智慧 > 吕不韦的奇货可居

吕不韦的奇货可居

[更新时间]2012-06-15 20:04:59 [字数]5467

吕不韦的奇货可居

秦王的孙子名叫异人,自秦国和赵国在渑池会盟之后,被秦王派到赵国做人质。

异人是安国君的次子。安国君是秦昭襄王的太子。安国君有儿子二十多个,都是诸姬所生。所宠爱的楚妃,号为华阳夫人,没有子。异人之母叫夏姬,不受宠又死得早,所以异人在赵国当人质,很久没有通信。

后来王翦进攻赵国,赵王把怒气发在异人身上,想把他杀了。平原君说:“异人不受宠,杀了他也没用?白给秦人当借口。”赵王怒犹未息,把他软禁在丛台,命大夫公孙乾看管,又削去他的廪禄。异人外出没有车,又没有钱花,整天闷闷不乐。

有一个阳翟人姓吕,名不韦,父子都是商人,平日往来各国贱买卖贵,累积家产千金。经常在邯郸做生意。

吕不韦有一次在邯郸偶然见到公子异人,见他生得面如傅粉,唇若涂朱,虽在落寞之中,不失贵族气质。吕不韦暗暗称奇,指问旁人说:“这人是谁?”答:“他是秦王太子安国君之子,在赵国为人质,因秦兵屡次犯境,我王几想杀他。今虽免死,拘留丛台,花销不够用,简直就成了穷人。”吕不韦感慨说:“此人真是‘奇货可居’啊!”

于是回家问父亲:“耕田可以获利几倍?”父亲说:“十倍。”又问:“贩卖珠玉可以获利几倍?”父亲说:“百倍。”又问:“如果扶立一人为王,掌握山河,可以获利几倍?”父亲笑着说:“哪里来的王给你立?可以获利千万倍,无法计算啊!”

吕不韦于是用百金结交公孙乾,逐渐混熟了,于是安排见异人。装着不知其情,问异人的来历,公孙乾就把实情告诉了他。

公孙乾摆宴席请吕不韦,吕不韦说:“酒席没有其他人,为什么不把异人叫来一起喝酒?”于是公孙乾请异人与不韦相见,一起饮酒。

酒至半酣,公孙乾起身上厕所,吕不韦低声问异人:“秦王老了。太子所爱者华阳夫人无子。殿下兄弟二十余人,不受宠,殿下为什么不回秦国,当阳夫人的儿子。他日就有立为储君的机会了!”异人含泪说:“我何尝不想呢?只要提到祖国我就心如刀刺,实在是没有脱身之计啊!”吕不韦说:“我家虽然贫困,愿意拿出千金为殿下疏通,去说服太子和夫人,营救公子归国如何?”异人说:“如果如此,我要是富贵了,愿意与你共享。”

自此吕不韦与异人经常相会,交给异人五百金,让他买通左右结交为朋友。公孙乾上下都接受了异人金帛,串通成一家,蒙蔽得公孙乾丝毫不怀疑。

吕不韦又用五百金购买奇珍玩物,直奔咸阳。探得华阳夫人有个姐姐,也嫁在秦国,先买通她的左右用人,通话给夫人的姐姐:“王孙异人在赵国,思念太子和夫人,非常孝顺,委托我转送这些小礼物,都是王孙孝敬姨娘的!”于是将金珠一盒献上。

华阳夫人的姐姐大喜,隔着帘子接见吕不韦说:“虽然是王孙的美意,有劳你长途跋涉了。王孙在赵国,不知还想不想祖国了?”吕不韦答:“我与王孙住在同一公馆,有事都会告诉我,日夜思念太子和夫人,说自幼失去母亲,夫人便是他的亲生母亲,很想回国对夫人尽孝道!”华阳夫人姐姐说:“王孙还好吧?”吕不韦说:“因秦兵屡次攻打赵国,赵王多次打算杀死公子,幸亏臣民保奏,所以思念归国更加迫切!”华阳夫人姐姐说:“臣民是如何保他的?”吕不韦说:“王孙非常贤孝,每遇秦王太子及夫人寿诞,及元旦朔望之辰,必清斋沐浴,焚香西望拜祝,赵国人没有不知道的。而且好学重贤,交结诸侯宾客,遍于天下,天下都称他贤孝,以此臣民都会保奏!”吕不韦说完,又拿出金玉宝玩,大约价值五百金,献上说:“王孙没能归侍太子和夫人,有薄礼以表孝顺之心,请您转达。”

华阳夫人姐姐命门下客款待吕不韦,亲自入宫告于华阳夫人。夫人见珍玩,以为“王孙真的想念我。”心中大喜。

夫人姐姐回复吕不韦,吕不韦问华阳夫人姐姐说:“夫人有几个儿子?”回答:“没有。”吕不韦说:“我听说‘靠美貌赢得别人宠幸的人,一旦年老色衰,就会失去宠幸’。夫人被太子宠爱,但没有儿子,公子异人贤孝,又忠于夫人,如果夫人栽培于他,夫人不就可以世世受宠了吗?”

华阳夫人姐姐再次进宫转告华阳夫人,夫人说:“此人言之有理。”

一夜,与安国君饮酒正欢,忽然痛苦。太子感到很奇怪,夫人说:“我非常受宠,但是没有儿子,你的儿子中只有异人最贤,诸侯宾客来往,都对他赞不绝口,如果能够让此子为继承人,我就有依靠了。”太子答应了。夫人说:“你今天答应了,明天就忘了。”太子说:“夫人如果不相信,愿意诅咒发誓。”于是取玉符,刻“适嗣异人”四字,从中剖开,各留一半,以此为信。夫人说:“异人在赵国,如何才能回来。”太子说:“要找机会向大王请示。”

吕不韦知道王后的弟弟阳泉君非常受宠,就贿赂他的门下,求见阳泉君说:“你的罪行足以致死,你知道吗?”阳泉君大惊:“我有何罪?”吕不韦说:“你的门下无不居高官,享厚禄,骏马盈于外厩,美女充于后庭;而太子门下,无富贵得势的?秦王已经高寿了,一旦死去,太子嗣位,他的门下怨君必甚,君之危亡不远了!”阳泉君说:“我当如何?”吕不韦说:“我有一计,可以使君寿百岁,安于泰山,不知愿不愿意听?”阳泉君跪着请求。吕不韦说:“大王老了,而太子又没有合适的继承人,王孙异人贤孝闻名于诸侯,在赵国当人质,日夜思念归国,你如果在大王那里建议使异人归国,让太子立为继承人。异人无国而有国,太子之夫人无子而有子,太子与王孙当上国王以后,你的爵位可以保持世世代代。”阳泉君下拜说:“感谢赐教。”

第二天,阳泉君把吕不韦之言告诉王后,王后告诉秦王,秦王说:“等到赵国人请和,我当迎此子归国。”

太子召吕不韦问:“吾打算迎异人归秦做为继承人,父王没有答应,先生有何妙策?”吕不韦叩首:“太子如果立王孙为继承人,我不惜千金家业,贿赂赵国权臣,一定可以救回异人。”太子与夫人大喜,将黄金三百镒交给吕不韦,转交给王孙异人,做为结交的费用。王后也拿出黄金二百镒,交给吕不韦。夫人又为异人制办衣服一箱,也赠给不韦黄金共百镒,打算拜不韦为异人太傅,派使者告诉异人:“很快就可以回国了,不必忧虑。”

吕不韦回到邯郸,先见父亲,说了一遍。父亲大喜。第二天,准备厚礼拜见公孙乾,然后见王孙异人,将王后及太子夫人一段说话细细详述,又将黄金五百镒及衣服献上。异人大喜,对吕不韦说:“衣服我留下,黄金请先生收去,任凭先生开支,只要救我归国,感恩不浅。”

吕不韦曾经买得一个邯郸美女,号为赵姬,善于歌舞,知她已经怀娠两月,心生一计,想道:“王孙异人回国,必然可以继位。如果把此姬献给他,如果生一男孩是我的血统,如果继承王位,岂不是吕氏的天下了吗?也不枉我破家做下这番大生意。”

于是请异人和公孙乾来家饮酒。酒至半酣,吕不韦说:“我新纳一小妾,善于歌舞,叫她来给大家敬酒,不要嫌弃唐突。”于是唤赵姬出来。吕不韦说:“你拜见二位贵人。”赵姬轻移莲步叩了两个头。异人与公孙乾慌忙作揖还礼。吕不韦令赵姬手捧金卮向前为寿。敬酒到了异人,异人抬头看时,果然漂亮。赵姬敬酒已毕,舒开长袖,即在氍()毹(shū)上舞一个大垂手小垂手,看得公孙乾和异人目乱心迷,神摇魂荡,口中赞叹不已。赵姬跳完舞,吕不韦命换大杯敬酒,二人一饮而尽。赵姬劝完酒入内去了。

大家仍然狂饮寻乐。公孙乾大醉在席之睡着了。异人心迷赵姬,借酒壮胆,对吕不韦说:“念我孤身为人质,寂寥难耐,想求你把赵姬送给我为妻,平生之愿足矣,不知身价如何?”吕不韦装做大怒:“我好意相请,叫内妾前来敬酒,以表敬意。殿下要夺人所爱,是何道理?”异人下跪说:“我为人质孤苦,妄想要先生割爱。实在是醉后狂言,请不要见怪。”吕不韦慌忙扶起异人说:“我为殿下谋求归国,千金家产不心痛。哪里会舍不得一女子?”异人再拜称谢,候公孙乾酒醒,一同登车而去。

吕不韦对赵姬说:“秦王孙十分爱你,求你为妻,你的意见如何?”赵姬说:“我以身相许,已经怀孕,为什么要丢弃我,难道要让儿子跟别人姓吗?”吕不韦悄悄说:“你随我终身,不过是一商人的女人。王孙将来有可能继承秦王,你得到宠爱,必为王后,但愿老天保佑腹中是个男孩,即为太子,我与你便是秦王之父母,享受无穷富贵,你可念你我夫妇之情,曲从我计,不可泄漏。”赵姬说:“君之所谋是大事,妾敢不奉命吗?但夫妻恩爱一场,怎么忍心割舍呢?”说吧泪流满面。吕不韦安抚说:“你如果不忘此情,以后得了秦家天下,仍为夫妇,永不相离,岂不美哉?”二人于是对天发誓。

第二天,吕不韦到公孙乾处。公孙乾说:“正欲与王孙一同到府上去,拜谢盛情。”一会儿,异人也到了。吕不韦说:“承蒙殿下不嫌小妾丑陋,今日良辰就送到寓所陪伴。”异人说:“先生高义,粉身碎骨也难报答。”公孙乾说:“既有此良姻,我当为媒。”于是命左右备下喜筵。吕不韦辞去,至晚,以温车载赵姬与异人成亲。

异人得了赵姬,如鱼似水,爱眷非常。约过一月有余,赵姬向异人说:“妾获侍殿下,天幸已怀胎了。”异人不知来历,只认为自己下种,更加欢喜。

赵姬先有了两月身孕,才嫁给异人,嫁过八个月,便是十月怀胎,到了预产期,腹中全然没有生产的感觉,直到十二个月周年,才产下一个儿子,产时红光满室,百鸟飞翔,看那婴儿,生得丰准长目,方额重瞳,口中含有数齿,背项有龙鳞一搭,啼声洪大,街市皆闻。其日,乃秦昭襄王四十八年正月朔旦。

异人大喜说:“我听说应运之主,必有特异先兆,这个孩子骨相非凡,又是生在正月,以后必为政于天下。”于是用赵姬之姓,名说赵政,后来继位成为秦王,兼并六国,就是后来的秦始皇。

当时吕不韦听说赵姬生下男孩,暗暗自喜。

到了秦昭襄王五十年,赵政已长成三岁。正好秦兵围困邯郸,吕不韦对异人说:“赵王如果再找殿下麻烦怎么办?不如逃奔秦国。”异人说:“此事全仗先生筹画了。”

吕不韦拿出黄金共六百斤,以三百斤贿赂南门守城将军,托言说:“我举家从阳翟来,经商在此,不幸秦寇围城日久,我思乡心切,今将所存家产全部分给各位,只要做个方便人情,放我一家出城,回阳翟去,感恩不浅。”守将答应了他。

再以百斤献给公孙乾,告诉他自己要回阳翟之意,请公孙乾与南门守将说个方便。守将和军卒都受了贿赂,落得做个顺水人情,吕不韦预教异人将赵氏母子,密藏于母家。这天置酒请公孙乾,说道:“我在三日内出城,特意摆酒话别。”席间将公孙乾灌得烂醉,左右军卒,都大酒大肉,都喝醉了。

半夜,异人微服混在仆人之中,跟随吕不韦父子行到南门,守将不知真假,放他出城而去。

到天明,被秦国巡逻兵发现,吕不韦指异人说:“这是秦国王孙,在赵国做人质,今逃出邯郸,来奔本国,你们可速速引路。”巡逻兵让马匹给三人骑,来到王龁大营,王龁问明来历,马上给异人更换衣冠,设宴管待。王龁说:“大王亲自在此督战,行宫距此不过十里。”于是备车马,转送他们入行宫。

秦昭襄王见了异人,不胜之喜,说:“太子日夜想你,今日脱离虎口,赶快回咸阳,免得父母思念。”

异人辞了秦王,与吕不韦父子登车,直奔咸阳。先有人报知太子安国君,安国君对华阳夫人说:“我儿到了。”夫人坐在中堂等待。

吕不韦对异人说:“华阳夫人是楚女,殿下既为他的儿子,应该身着楚服入见,以表依恋之意。”异人答应他,当下改换衣装。来到东宫,先拜安国君,次拜夫人,留着眼泪说:“不肖儿子就别亲人,不能尽孝,望父母宽恕儿子不孝之罪。”夫人见异人头戴南方帽子,身穿楚服。惊讶地说:“儿在邯郸,怎么能穿楚人装束呢?”异人拜禀说:“不孝儿日夜思想慈母,所以特制楚服,以表忆念。”夫人大喜说:“我是楚人,我一定把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安国君说:“我儿改名叫子楚吧。”异人拜谢,安国君问子楚:“如何回来的?”子楚将赵王先欲加害,幸亏吕不韦拿出全部家当行贿之事,细述了一遍。安国君马上召见吕不韦慰劳他说:“要不是先生,险些失去我贤孝之儿啊!我会将东宫俸田二百顷,及一所宅院,五十镒黄金,作为你安家的费用,等父王回国,给你加官进爵。”吕不韦谢恩而出,子楚留在华阳夫人宫中居住。

后来安国君和子楚都分别继承了王位,只是都没有执政太久,赵正当上了少年秦王,吕不韦当上了宰相,独揽朝纲,可谓荣华富贵之极。

点评

这段故事,让人觉得吕不韦简直是一个奸邪小人,但是又不得不佩服他的大智慧。鬼谷子说:“凡谋有道,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审得其情,乃立三仪。三仪者,说上、说中、说下,参以立焉,以生奇。”吕不韦能够在街上看到一个相貌不凡的平民,就引起高度重视。打听到此人是被秦王遗弃的人质王孙时,立刻感到“奇货可居”,敢于拿出全部家当来做天下最大的一笔买卖,而且做成了这笔“一本亿利”的买卖,真是亘古罕见的聪明人啊!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人感慨没有机会了,感到前途一片黑暗。吕不韦在大街上看都一个相貌不凡的陌生人,就可以把握机会,成就辉煌。赵国有很多人天天都可以看到公子异人,有谁把他当成一回事了呢?由此看来,机会对每一个人都是均等的,它不会主动找上门来,它会等待能够认识它的人,然后用荣誉来报答认识它理解它的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个台湾朋友来到四川,我们陪同他到重庆,路过龙泉驿的时候,我们下车买水蜜桃,台湾朋友问明水蜜桃的价格以后,马上安排他的部下,把这座山的水蜜桃全包了,立刻联系经香港到台北包飞机的具体事宜。请来帮助摘桃的人,没有工资,全部选剩下的桃子就是他们的工资。全过程没有超过一个小时,他就办妥了。他留下了他的部下,我们又上路了。

我们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告诉我们:龙泉驿最好的水蜜桃只卖两毛多钱一斤,而在台北可以卖到4美元一个,其中蕴含着几十上百倍的价差。我们恍然大悟,什么叫机会,这就叫机会。

 

《鬼谷子大智慧》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771164/67172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