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凡心与《诗经》的相遇 - 《诗经》里的女儿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诗经》里的女儿 > 凡心与《诗经》的相遇

凡心与《诗经》的相遇

[更新时间]2008-07-19 18:14:25 [字数]1585

                凡心与《诗经》的相遇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诗经》也是。从某种意义上说,《诗经》是最质朴美丽的文字。任何时候打开《诗经》,都有一种清新宁静的感觉扑面而来,细细嗅读,那里面有初民们淳朴温厚的气息,有草木葳蕤的光泽,迟迟的春日,隐约而美丽的情怀,细致而妖娆的思绪,和最初的万物自然而纯净的芬芳……

 

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整个一部《诗经》,跨越了从西周初年到春秋时期约500年的时光,产生的地域主要是黄河流域,那时候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黄河无数次决堤无数次改道,还会无数次地干旱,但却没有能够阻断两岸生民的瑰丽梦想和平淡而真实的农耕和蚕桑的生活。那时候也会“三川竭,岐山崩”,先民们对于山川河流的自然的崇拜和敬畏,纯朴而郑重。

 

在黄河的各个支流旁栖息的初民,他们在沿岸的灌木丛、沼泽地和密林里,捡拾了最原始无尘的美丽,轻轻一抖,便遗落在“十五国风”的字里行间,生长出恰如“淇水汤汤”、“蒹葭苍苍”“河水瀰瀰”“ 谁谓河广?一苇杭之”等与河密切关联的美丽句子。让我们在盛大或苍茫、沉静与清幽的意境里,描画不出它们久远的清纯的模样。

 

读它的时候,我时常会想到那些来自旷野的风,带着野外特有的芳香,有断茎枯草在风里飞,有桃花芙蓉静静地开放,有飞蓬与艾蒿特别的气味,有荠菜蘼芜安然地躺在农妇的篮子里,有薄雾浮起在林间,远方山水茫茫,有茅屋隐现在桑树里。那点点滴滴的碎片,时时叫人惊艳。

 

那时候,农业开始占据了主导的地位,男子成为了农业生产主要的劳力,父权制度刚刚确立,母系社会遗风还未去远,社会生活丰富多彩,婚姻礼俗也各不相同,既有远古流传下来的遗风流韵,也有周代社会独有的特色,既有对美好爱情的热烈追求,也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明显干涉;既有上流社会的排场和奢华,也有下层社会的勤俭和苦酸,既强调夫妻之间“同尊卑”,又维护夫权“七出”之条的尊严。

 

女子,在这样的农业社会里,既有对男子的依附与倚赖,也有血脉里流淌着的母系时期的坚强与叛逆,还有滋生于水边的民族的那种与水相依的温柔和美丽,她们是诗经里鲜活的倩影,时而顾盼,时而回眸,时而清芬,时而娇艳,时而忧伤,时而活泼,荆衣布服,粗茶淡饭,生长于郊野,与农桑为伴,举手投足,莫不朴质自然。隔着3000千年的历史风烟,她们的悲欢,还是那样地让我们觉得心动和新鲜。

 

她们是风的女儿,远古清新的风,吹动她们的鬓角,她们新鲜光洁的面庞是最初的土地上绽放的木槿,她们是河的女儿,清凌凌的河水被她们掬起的时候,从她们嫩白的指缝间滴落的水声,仿佛清晰可闻,她们也是大地的女儿,从肥沃的土地里,钻出地面,清露晨风,舒展着娇娆的躯体,仅《诗经》的“十五国风”,涉及到她们的生活的诗歌就有40余篇。当她们的身影掠过心间的时候,我们的心立刻跟着纯净而丰美,以一种遥望的欢喜注视着几乎不可能相遇的美,让那远古清新的风情漫浸了骨骼,作一次肆意忘情的沉醉。

 

此刻,我们便是桃源的寻梦者,一苇轻舟,滑进了桃林,桃花盛开,落英缤纷,忘路之远近,忘世之推移。也如江南的夜里,那一支清远的笛,隔着月色与茫茫的水面响起,满世界的寂静与欣喜。

 

此刻,我的手里,没有那只兰桨,我的身边,也没有那样的月色与水面,只有一本《诗经》,和一颗沉醉的凡心。

 

我要诉说的是这颗凡心与《诗经》里的美丽倩影相遇时,一天的星光,满目的飞花。

 

《《诗经》里的女儿》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21851/24284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