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11、可以出嫁了 - 《诗经》里的女儿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诗经》里的女儿 > 11、可以出嫁了

11、可以出嫁了

[更新时间]2008-10-15 21:59:04 [字数]1928
                           十一,可以出嫁了

 

     浮萍无根,最容易让人想起漂泊,所以诗人的笔下,它又会被称作飘萍,可是谁又曾见过,在远古最清澈的水中,它碧绿可喜的样子?王质在《诗总闻》中说蘋藻“脱根于水,至洁”。

 

     只因为它是托根于水的,它便是至洁的,我们这个滋生于水边的民族,把生于水中的植物当成最干净的,最纯洁的,以至于愿意拿它来做祭奠的祭品。不能不说这是一种通透和纯净的想象和心思。

 

     更何况用这种最纯净的萍藻来做祭品的是待嫁的少女,她叫季女,是实有所指,有这样一个女子,还是当时的对女子的美称,这些都不重要了,待嫁的少女都是美的,美在纯洁,美在懵懂,美在世事于她还是纤手之下未绣出的画,一切都可以期待,一切都可以从最瑰丽中开始,山山水水,草木溪石,春秋代序,五谷农桑,都清新无比。

 

      这种“至洁”,我们的先民们觉得只有水中同样“至洁”的萍藻方可相称,有趣的是美国20世纪著名作家德莱赛在写出《嘉利妹妹》十年之后,写了另一部作品叫做《珍妮姑娘》,为了赞美珍妮是美极凄极的浊世之花,他满怀激情地赞美着她作为少女的“至洁”,说:“是由地上和空中的一切着魔的事物吸取来的,它来自一个半世纪以来吹过青麦的南风,来自那些摇曳在垂甸甸的金花菜和欢笑的威灵仙上头而藏匿山雀驱逐蜜蜂的渐长的草的香气,来自蔷薇罗布的篱笆,金银花、以及青杉荫下转黄麦茎从中天蓝色的矢车菊,虹彩留住日光所在的一切曲涧的甜蜜,一切荒林的蓄美,一切广山所载的茴香和自由——并须经过三个百年的累积。”

 

      但是,我还是觉得先民们简简单单用萍藻所要称赏的“至洁”一点不比德莱赛用了那么多的激情和那么多的文字所要表达的更让人心动和清艳。

 

    《采蘋》里的季女,即将出嫁了,她的心里充满了期待和憧憬,据《礼记 婚义》记载:古代女子出嫁前三个月,须在宗室进行一次教育:“教以妇德、妇言、妇容、妇功。教成之祭,牲用鱼,芼之以蘋藻,所以成妇顺也。”

 

      所以,这个季女从南山之麓的溪水旁,到很远的水畔和浅塘,四处采摘萍藻,想必在远古清澈的水中,萍藻并不是四处都有的,它一定是在清冽冽的水中央,在蓝天白天的凝视中,在绿树和田畴的怀抱里,一定是阡陌交通,一定是和风徐吹,美丽的季女,背着箩筐,她不怕路远,忘记了辛劳,心里是被郊野的长风吹开的艳艳花开,脚底是轻触平畴的惬意轻松,妖娆的青春荡开了水的涟漪,裹在少女胸口的心熏然欲醉。

 

      筐装箩盛,她采了那么多的萍藻,欢愉和喜悦堆在她的眉梢眼角,一如高高堆着的萍藻,她脚步轻盈地找来锅和釜,她要把采摘来的萍藻经过锅蒸釜煮,也是把一颗怦怦悸动的芳心慢慢熏蒸得笃定沉稳,好在不久之后,能够从容地做一个仪态万方、风姿翩然的新妇。她做得如此的精心,如此的虔诚,小心翼翼,好似生怕碰坏了日后的每一个宜室宜家的日子。生怕自己一丝一毫的疏忽,一点一滴的错漏,都会成为触怒神灵的引线。她在用着少女全部的细致和诚心。

 

     祭品终于调制好了,她小心地把它安放在宗庙的天窗下,并微微低下了她姣好的脸,合上眼睑,手心相抵,默默地向祖先和神灵祭祷,她的真挚的对爱情的渴求,她虔诚的对婚后幸福生活的祈祷,在永远静默的祖先和神灵那里找到了一丝神秘的慰藉,她至洁的芳心有了踏实笃定的回应,她从而获得了开始和出发的勇气,她对自己的未来的信心也在那一刻暗暗地滋生,慢慢地葳蕤。

 

       从“采蘋”到“盛之、湘之、奠之、尸之”,一个至洁的待嫁少女完成了她生命中一次最重要的转折,她终于准备好了,可以出嫁了,她是枝头的那朵恰好可以摘下的花。

《《诗经》里的女儿》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21851/37797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