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十六、你不在了,我才知深爱 - 《诗经》里的女儿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诗经》里的女儿 > 十六、你不在了,我才知深爱

十六、你不在了,我才知深爱

[更新时间]2008-12-06 20:15:20 [字数]4199

             十六、你不在了,我才知深爱

      千年之前的某个秋天,秋风紧了,寒意侵袭着单薄的躯体,诗经里的那个男子决定为自己找件御寒的衣裳,他打开木柜,一眼看到那件绿衣,绿色的面子黄色的里子,忧伤一下子把他击倒了,那分明是妻子生前穿过的衣裳。

 

      男子手捧妻子的绿衣潸然泪下,他停下了寻找,怔怔地看着这件绿衣,翻来覆去地看着它,那里面还隐约有妻子的气息,眼前仿佛是妻子穿着这衣裳在家中忙碌,窸窣的衣带细响,轻盈的步履匆忙,一转身,就是妻子的笑靥在他的心里漾开。可是,一阵凉意,一阵心悸,妻子,她已经不在了,衣在人亡,睹物思人,情难自抑。往年的此时,妻子早已经给他缝制好了秋衣,哪要等到萧瑟秋风里,去仓惶寻找该穿的衣裳呢?

 

     在凄凄的秋风里,他又一次在绿衣里与失去的悲痛迎面撞上,猝不及防,心神俱碎,妻子,本就是异性的亲人,从结发的那天起,一世的携手,同食同饮,同起同卧,同悲同喜,同生共死,气息相闻,耳鬓厮磨,岁月无声,情深意浓。恰如元代管道升的《我侬词》,“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洞房初夜,两个如花的新人各剪下自己的一绺头发,然后再把这两绺头发互绾、缠绕起来,作为两人永结同心的信物,从此以后“结发与君知,相要以终老”。

 

     两个年轻的生命,因了缘分的牵引,找到了前世遗落的那根肋骨,于是,珍重又珍重地“侬既剪云鬟,郎亦分丝发。觅向何人处,绾作同心结。”因了这样的结发之情,两个原本陌生的生命,将依偎着、搀扶着一同迎向风雨的人生,“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然而,得到和拥有时有多深的快慰和幽喜,失去时就会有多深的悲伤和失意,岁月是长长的注脚,相濡以沫的时光像屋角的牵牛花,开得时候,你闻不到香味,但它的美丽却印在季节的画布上,濡润着相守的心。一点一点地渗入和累积,凡心的深处有了厚厚的温馨暖意的储蓄。

 

     但要打开的时候,和自己结发相约终老的人已经不在了,一个人面对曾经的恩爱,温馨暖意都变成了残忍悲切,点点滴滴都是一根一根刺痛心扉的细针,在心的深处飞针走线,想要缝补今日此时的忧伤,然而,忧伤却一发不可收拾。

 

     他看着绿衣上那细密的针脚,眼前幻化出妻子在房内忙碌缝补的倩影,想到她日常的贤淑,想到她夙兴夜寐的操劳,想到她家里家外的操持,往日种种的好处此时此刻都在他的心头浮现,可惜“当时只道是寻常”,如今“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更难能可贵的是,妻子生前经常言语温柔地纠正他的过失,不但任劳任怨,还给了他许多有益的忠告,作为人妻,贤惠又能干,有头脑有见识,他们是生活上的伴侣,也是心灵相依的知己。

 

      妻子治衣、纠过,是说得出的好,还有相濡以沫的日子里那些说不出的好,说不完的细节和过往,真是“见尽人间妇,无如美且贤。”此时,身上穿着的还是亡妻缝制的夏天的葛布衣裳,它是那样的合体,在夏天里给了他无尽的凉爽和舒心适意,就像自己的妻子实在是“实获我心”,亡妻的千般好处,如今都变成了万般的痛惜,心里的万千挚爱,凝结成了深哀巨痛,他一遍一遍地抚摸着妻子的绿衣,深情地、悲切地呼唤着“绿兮衣兮,绿兮丝兮,絺兮绤兮!”

 

     喃喃独语的悲戚,清泪涟涟的神态,手里的绿衣,凄凄的西风,隔着千年的风烟,那个男子抚衣失神,木然讷然,有太深的悲痛却无处倾诉,有太重的悲怆却只能痴立绝望,男子内心深处缱绻缠绵,如汤汤河水的思念,透过那些欲浓却淡的句子漫了出来,无边无际。

 

     这才是先民们遗落的最真实的情感,男子悲念的女子贤淑美好,女子所托的男子情意如一,生前,那个女子为男子所做的一切是春夜无声的细雨,待到能够感觉到的时候早已经湿了衣衫,从此无法晒干那一份牵念,留给生者无限的悲思。

 

     诗经即使在说悲的时候,也还是在说美,女子的勤、俭、贤、德之美,正是让个男子悲不自胜的根源,这应该既是对亡妻的悲悼,也是对美的追慕,美与悼给我们以双重的震撼,有多美,有多恸。

 

     男子的专情之美,也无声地切割着灵魂的深处,倘若没有这样的专情,哪里有这样的伤悼?那绿衣还在男子的手中,泪水正无声地滴落在衣衫上,有时候,人就是抵不过普通的一物,人很容易就失去了,物却无言地留下来了,何止是物,山川景物可以万年,人却只能是一瞬,人是多么脆弱的生灵,但人之伟岸在于,能够创造出于日月同在,与山川共存的挚情。任岁月流逝,新鲜如初,惊心动魄。

 

     绿衣是什么?它本无情,怎会惹泪?只是失去太痛,它需要辗转找寻一个载体,来承载先民过于深重悲切的感情,于是,绿衣就成了代言,先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广袤的原野,四季的更替里,触目最多的便是这样的颜色,它是大自然的颜色,它是生命的颜色,对于自然和生命的膜拜,非绿色莫属,所以,思念的那件罗衫是绿色的,绿色的上衣穿在贤淑的女子的身上,青丝、绿衣、如花的生命,广袤的自然,失去与永恒,美好与悲伤,纠结缠绕,绵亘进岁月的长河。夫妻挚情,绵绵无绝。

 

     于是,最可气的便是看到《三国演义》十九回里的那个猎户刘安,刘备败退的时候路过他那里,他早就崇拜着这个人,这次邂逅,对于刘备是仓惶中的一次暂时的落脚,而对于刘安却是终于见到了他渴慕敬仰的人,于是,没啥好说的,他倾尽所有招待刘备。可告辞的时候,刘备才知道,他是杀了自己的妻子让他饱餐了一顿。

 

     也许,罗贯中的思想里本来就没有把女人当回事,这是我最不喜欢他的地方,他假借曹操之口说: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萍水相逢的朋友可以是兄弟,可以如手足般重要,桃园结义的故事感人肺腑。而妻子却只能如衣服般遭到随便的遗弃、杀掉,刘安杀了妻子以飨豫州牧,得赏百金。如果百金可以践踏夫妻的挚情,先民们恐怕要泣血而亡了。

 

     即使是西方的传说中,也是上帝造了亚当之后,觉得他很孤单,于是,趁他睡着的时候,从他身上取下了一根肋骨,造了夏娃。在西方人的心目中,女人是男人身上的那根肋骨。是血肉相连的亲人。不可弃,何可食?

 

      每读归有光的《项脊轩志》,读到“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就觉得恻然,人生中寻常之于妻子的所有琐屑,在悲悼者的眼中莫不是摧断肝肠之物,哪里还需要号哭抢天?

 

      元稹也在韦丛死后写下过三首悼亡诗,其中有一首写道: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多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安悼亡犹费辞。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长夜终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这首诗的意思是,我闲坐着想你,为你伤悲也为自己伤悲,我已经老了,就算能活到一百岁,也没有多长时间了。晋朝的邓攸没有儿子,他知道这是命中注定的,我也一样。当年潘安为亡妻写下了三首悼亡诗,终究换不回妻子的生命,再悲哀的诗篇也是多余的。我纵然写再多的诗给你,你能够看到么?我死后会和你埋在一起,可是,那时候你我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即使是来生的相守,也是无法指望的!现在,我只有整夜睁眼想着你,来报答你今生为我所受的苦。

 

     这是韦丛死后两年,元稹为她所写,韦丛是个贤淑贞静的女子,她生前的时候并没有盼到元稹的发迹,她是富贵人家的女儿,自从嫁给了这个清贫的文人,她毫无怨言,甘受清贫,在元稹仕途幻灭,借酒消愁的日子里,她为他典钗换酒,艰难操持家事,野菜充饥,落槐添薪,待到他仕途有望,她已经病重,可是一心仕途的他却忽略了妻子的病体,她也为了他的安心,每次强颜欢笑,反来宽慰他,待到一次远行归来,妻子却已经是弥留之际了,年仅27岁,生时为他所做的一切,到了他能够报答的时候,却再也没有了机会!于是,才有了后来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深情厚意吧?

 

      绿兮衣兮,绿兮丝兮,诗经里的男子悲伤不已,她为他付出了那么多,直到她死去之后,循着那些流年里穿着绿衣的妻子的影子,他看到了一切曾经被疏忽和遗漏的细节,他才知道,原来她是自己唯一和最深的爱!

 

 

 

 

《《诗经》里的女儿》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21851/40081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