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13、等你来爱我 - 《诗经》里的女儿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诗经》里的女儿 > 13、等你来爱我

13、等你来爱我

[更新时间]2008-12-06 20:04:33 [字数]2575

13、等你来追我

 

      贺铸是个多情的人,他见到了某个翩若惊鸿的女子,在他的心湖里掠起一阵轻涛,他辗转反侧,她却终是“美人如花隔云端”,于是他的愁洇染开去,就有了:“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于是,他成了“贺梅子”。

 

且不说这愁如“一川烟草”之广,也不说这愁如“满城风絮”之深,单是这“梅子黄时雨”之绵绵不绝,就让人“索损柔肠”了,阴历五月,是梅子黄熟之际,偏偏此时是阴雨连绵,满世界的淫雨,贺铸的愁绪便透过重重的雨幕,在历史风烟的深处滴滴答答的,让人欲避不能,被兜头淋浸。

 

梅与愁,真的是别有一般滋味么?如果有,那也必然是,我宁愿相信是因为情愁,尽管也可能是香草美人之喻来抒发他郁郁不得志的心情,但我宁愿相信贺铸是因为见着了一位美丽清纯的姑娘,但却无法靠近时,心里无边无际的清愁。这清愁纯净如水,却又不可自抑。

 

梅子熟了,情愁来了,暮春初夏,情窦初开的男女,会演绎怎样的爱的传奇呢?在2700多年前的西周末年东周初年,据《周礼  地官  媒氏》记载:“媒氏掌万民之判。……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就是说,到了梅子初熟之时,掌管婚配的媒氏就让等待婚配的男女在诸如“有女如云”的东门之外,或者是“洵訏且乐”的溱洧之滨相会,如果,有两情相悦的,即使是携手私奔,也不加以阻止,反而是不参加这样重要的集会的,要受到处罚。就像是现在的某些少数民族的风俗。

 

而我们这首诗中的姑娘,她清晨起来,梳洗完毕,郑重而又郑重地从树上采下了刚刚黄熟的梅子,那时候,阳光在树叶的缝隙里亲吻着她青春的脸颊,她仿佛听得见自己怦怦乱跳的心,她采摘梅子的手心微微汗湿了,黄熟的梅子装满了竹篮,个个都那么地饱满鲜嫩,那淡淡的嫣红恰似她初云出岫的少女光泽的红晕,如此的丰盈可喜。

 

她穿过了纵横交错的田畴,旷野的风带着各种草木和泥土的清香吹动了她的鬓发,清澈的溪水里不时倒映出她婀娜的身姿,她对着自己嫣然一笑,她的心里渴望着能够在集会上遇到她心仪的人,他应该有宽阔明朗的前额,他还会有深邃的眼眸,会有挺拔的身形,健硕的体魄,这样一路的畅想和期待使得她觉得集会的路,竟然不是想象中那么的枯燥,她慢慢地一路积攒着勇气,她要为自己寻找一个中意的人。

 

当她到达集会地的时候,她的勇气已经足够了,她举目望去,竟然有那么多青年男女,有的在热闹地观望,有的脉脉含情,有的俪影双双,有的徘徊逡巡,有的私语于一隅,有的伫立期待,所有的男子都衣饰鲜明,所有的女子都娇媚无匹,她心里的火焰一下子被此时的场景点燃了,爱情是埋藏在她心底的女儿红,只等着有缘的人来启封。

 

可是,会是谁呢?谁会是那个和自己有缘的人?她放眼看去,这边、那边,有那么几个小伙子跃跃欲试,却踌躇不前,青春的英俊的脸上,有着激动与犹疑,梭巡的目光里,透着一丝的胆怯和慌乱。

 

她决定自己不再等了,她看向自己带来的梅子,她要给他们机会,她要让那些小伙子把青睐的眼光最终定格在她的身上,这个大胆而直率的姑娘,终于把篮子里的梅子一个一个抛出去,她用眼角瞄着接住自己梅子的小伙子,她希望他们都能够领会到她的鼓励、她的芳心、她的深意。她希望是他们中的某一个接住了梅子之后,会看向她,看上她,主动地上来和她搭讪。

 

还要她怎么说呢?总不能叫一个姑娘家去先开口吧?还要她怎么大胆呢?酸甜的梅子就是爱情的甘果啊,那梅子带着的是她的少女的爱情的暗示,只等着接到梅子的人解开,然后,轻轻地,轻轻地,站在她的身后,等着她一转身,羞红了脸颊,微微低下骄傲的头颅,和他细细倾诉爱的絮语。

 

都说“女追男,隔层纸,男追女,隔座山”,可是,男人往往可以翻山越岭,却忘记了动动手指,这个大胆直率的姑娘都已经如此地暗示了,如此直白地表白了自己的爱情了,她篮子里的梅子已经抛掉了十分之七,那些在她眼里看似有意的男子却还在原地徘徊,她的布满绒毛的处子的脸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她的眼眸里开始升起淡淡的失意,她的心里有了几分的不安。

 

但她不会泄气,她继续抛出她篮子里的梅子,并把目标锁定在已经开始注意到她的几个小伙子的身上,她不断地抛给他们梅子,她篮子里的梅子只剩下十分之三了,她对今天得到爱情的渴望越来越迫切,她不想被别人耻笑,她更不愿意相信自己少女的美就这样轻易地被否定掉,哪怕这初次的爱情并不一定能够圆满,她也要在今天就品尝到。

 

她的心越来越乱,她的期待越来越迫切,她张皇无错地对着最有意的小伙子抛掉最后的梅子,只等着此时此刻,他勇敢地走上来,她不会叫他难堪,她会最温柔地看着他,给他鼓励,给他信心,会答应他,会和他一起初涉爱河。

 

这是多么稚拙纯朴的心思啊,她明明是在追求她意中的人,可是她不说,她只是不断地抛出她的梅子,在接住她梅子的小伙中选中了他,可她还是不说,她只用梅子、眼眸、惶急来唱出她的心意。

 

可她这不是情场老手的故作姿态,这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可爱的窘态,她已经大胆而婉转地示爱了,可是自尊心不允许她先开口,她只能带着几分焦急和慌乱,一次一次启发小伙子开口,她一再地说着“求我庶士”,是小伙子爱慕她,追求她,一个被男子追求的女子才是骄傲的,尊贵的。这样的少女之心单纯而骄矜,可爱而可敬!

 

少女的心思你别猜,也许越猜越是难解,少女的心思你得猜,也许不猜就错过了她炽烈的爱。当梅子在手,当含情凝视,当她一再的暗示,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她的爱已经昭然若揭了。谁还能够拒绝这样的诚意呢?

 

她纯真炽热的心让人生畏,稚拙焦急的样子让人怜惜,可是作为女子,即使大胆到这样的地步,她做能够做的只能是等待、等待、再等待!千年的古风里,似乎总是女子在悠悠地唱……摽有梅,其实七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摽有梅,倾筐堲之……是等到了?错过了?成憾了?心碎了?

 

一个大胆直率的姑娘,一副情窦初开的窘态,一份泼辣直白的示爱,在梅子的鲜嫩的光泽里跃然而出,又酸又甜。

《《诗经》里的女儿》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21851/44323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