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14、等一个背叛的人回家 - 《诗经》里的女儿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诗经》里的女儿 > 14、等一个背叛的人回家

14、等一个背叛的人回家

[更新时间]2008-12-06 20:06:50 [字数]2176

14、等一个背叛的人回家

江水滔滔,浩浩汤汤地一泻千里,逶迤中便有了许多的支流,江水别出,润泽两岸,便有了葳蕤的林木草实,有了繁衍生息的生灵百姓,这是大自然的生动之处。

然而,有些河流却不能有自己的支流,譬如爱河,一旦有了支流,干流的河道早晚会干涸。二千五百多年以前,那些聪明的生民,看到了以物易物中轻易可以得到的利益,加之货币的逐渐普及,商业活动的越来越频繁,商人便应运而生了。

原来他也会和粗服荆钗的妻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因为聪明地看到了利益,他便舍弃了平静恬然的农耕生活,出门经商了,他一定是沿着河流走出了妻子的视野,从此漂泊在异地他乡,他那粗粝却不失真诚的爱,在奔波辗转中,在铜币的诱人光泽里,渐渐被消磨掩盖,就像经商会停泊在许许多多的支流一样,他爱的河流里,也出现了大大小小,风景各异的支流,他的情爱旁移了。在他乡,他又有了自己的妻。

也许,他犹疑过、挣扎过,回望过,思念过,可是常年的奔走和消磨,一路上的艰险坎坷,渐渐累积的财富豪阔,使得他终于淡忘了荆妻朴实温柔的模样,淡忘了那些粗茶淡饭的温暖踏实的日子,真情也好,假意也罢,他沉醉在异乡女人如水又如露的情意里。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改变。他原来是想拥有更多的财富,和荆妻生活得更加幸福,如今财富有了,却再也不愿意去兑现最初的梦想。财富使得他有了纵情享乐的资本,使得他迷失在他乡的温柔里。

而他常年漂泊在外的家中,她日日操劳,夜夜牵挂,他的冷暖安危时时牵动着她的心扉,如果让她选择,她宁愿他仍是当初那个粗粗拉拉却诚实可靠的丈夫。一个女人,一辈子,对于真实可以触摸得到的温暖依靠的希求远比财富重要得多,他只期盼,有一天,他累了、倦了,愿意和她厮守到老,再不离开。

没有他的日子里,她时常不安,她不知道他漂泊的苦,不知道他奔波的累,不知道他辗转的艰辛,不知道他获得的喜悦,就像她同样不知道他还看重什么,都说商人重利,在他的心里,人情世故会不会都变成了利益铜臭?一千多年后的浔阳江头,枫叶荻花,瑟瑟秋风里就有那样的一番倾诉:“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无数次短暂的相聚都变成了长长的离别,月影姗姗,秋水生寒,常常是一支孤独的篙插在离别的岸边,望穿了秋水,望断了离肠,他总停泊在异乡的月下,江水如诉,滔滔不息,她的内心承受着无数次思念与失望的煎熬。

他终于回来了,江岸草离离,他的身影风尘仆仆,却又让她泪落如雨,他的商行,让她的日子变得单薄如纸,只有他的归来能够充实她贫瘠的心田,在她的心里瞬间就会有一个桐花初放的春天。

然而,他不看她,甚至不大理她,他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她在她的春天里向他伸出自己多情的触须,他却冷冷地躲开了。没有阔别多日的温情,没有夫妻间手眼相抵的默契,他像一个陌生人,即使是路过的热情他也不想给她。

人生的风雨,常常是在最猝不及防的时候来了,她是一个来不及躲雨的行客,被无情地淋湿,这次回来,他只想告诉她,在他乡,他有了另外的家,她已经被抛弃了!

站在他离去的岸边,望着滔滔的江水,她肝肠寸断,破屋漏檐,瓦灶绳床的日子里,粗淡的相守,多年以来,聚聚离离、牵肠挂肚的分别就这样随着江水远去了么?

她对着江水嚎啕悲歌,“江有汜,之子归……”江水会有支流,他已有新妇,他已经不再是他,他“不我以,不我与,不我过”,他不再与我亲近,不再与我偕行,甚至望见我的庐舍,也不会打这里经过!悲莫悲兮,永失我爱!

都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有水流过的地方,就总会有包容,有水流过的心上,就总是洁净坦荡,在忧伤地唱过了千遍之后,在泪水流干了继血之后,她的被旷野的长风吹过,被四季的芬芳浸染过,被滔滔的江水冲撞过,被悠悠的岁月浸泡过的心,慢慢从伤痛中愈合。

以纯朴来洞察背叛,以深情来洞察冷漠,以善良来洞察世故,以宽容来洞察利欲,以沧桑来洞察永恒,往往最朴实纯正的心里,才能够有穿越汪洋颠簸于风浪中的一苇孤帆,冥冥中自有真爱的指引,到达豁然开朗的彼岸。

还会有谁像她那样,和他一起走过那些清苦自足的日子,还会有谁像她那样,除了他的人,一无所求,还会有谁像她那样,有着那么多的共同和往昔,还会有谁像她那样,骨肉相连生命相依?

新人在故人疏,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的教训会告诉他:“新人不如故!”当他忧伤病苦,当他疲惫艰辛,她会在他的心里复活,她的爱会牵引着他,让他找到回家的路,他今日的无情无义,他来日的痛苦悔恨,她用粗粝而温柔、宽容而灵慧的心悲伤地眺望着。

她终于坚信,他会“其后也悔”、“其后也处”、“其啸也歌”,他会后悔,他会回来,他会像她今日一样悲伤号哭,那么,她所能够做的,就是原谅他,等着他,等到他!她要让他知道,只有她,才是他的最初和最后的爱!

或许,她的想法是痴,是傻,是梦,可是有了这样的想法,她是美的,美自灵魂的高洁,美自真爱的痴绝,美自善良的宽宥,美自自然的淳真!

他轻易舍掉了最珍贵的玉石,她却肯用生命来珍藏最粗粝的砂石。在时光的深处用真爱去打磨它,成功与否,其实并不重要,品尝与坚持的人最幸福!

江水滔滔,江流有声,她悲伤的歌声能否越陌度阡,到达他的耳鼓心膜?她歌里的美丽能否跋山涉水,来到她的身边,前世今生,解颐一笑中?

《《诗经》里的女儿》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21851/44324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