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19、母爱如南风 - 《诗经》里的女儿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诗经》里的女儿 > 19、母爱如南风

19、母爱如南风

[更新时间]2009-01-11 16:22:34 [字数]2122

十九、母爱如南风

 

所读过的句子里,最是伤心断肠的莫过于那一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们在繁芜的世事中,耽去了太多的时间,也在庸常的岁月中,忽略了太多的情感,对于我们的亲人,总觉得时日还多,机会还有,殊不知,有时候,失去就在忽然间,当一切都来不及的时候,再多的伤心疼痛、后悔自责也是挽回不了的了,当我们检点一生,最亏欠的往往就是自己最亲的人。尤其是我们的母亲。

母亲是一个家庭最重要的人,如果一个家庭失去了父亲,只要母亲还在,尽管家的感觉残缺了,但家往往还在。但一个家庭如果失去了母亲,往往便连家的感觉也失去了,有一种家破人亡的凄怆,家也往往不复存在了。母亲在,便是一种温暖,一种归宿,一种情感上的依赖。所以,古往今来歌颂母亲的诗歌便汪洋恣肆。

而我们的先民早已懂得这些,《孔疏》引了李巡的话说“南风长养,万物喜乐,故曰凯风。凯,乐也。”于是,他们唱着《凯风》,追悼亡母,感念母恩。

让我们想象一下,农历四、五月间,惠风和畅,天朗气清,百草丰茂,当习习的南风吹过,是多么的温柔亲切,惬意舒爽,你可以看见满树的充满生机的绿色,感受那叶脉间凝聚的生长的力量,看见旷野里,是一层层绿油油的毯子,在风中席卷舒展,聆听着庄稼在风里拔节的脆响,南风化育万物,恰似春雨无声的滋润。酷爱着田园的陶潜是懂得的,所以他后来说:“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

这温柔、适意的南风最是能够让我们想到母亲对子女的生养、抚育、慈爱、温柔和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护。所以,历史上虽然有个叫贾南风的女子长得奇丑,她是西晋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史称惠贾皇后。据史书上记载:惠贾皇后身材矮小(14左右),面目黑青,鼻孔朝天,嘴唇保地,眉后还有一大块胎记。但是,每想到她,心里还是不自禁温暖一片,只是因为她的名字里有最温柔的那两个字——南风。

母亲的爱,就是南风,从呱呱坠地的那天起,母亲便全身心地牵系着自己的孩子,精心地抚育着孩子长大,就像南风吹拂下的酸枣树,由初生的小苗渐渐挺直了身子,那嫩嫩的棘心在南风里抽了一片又一片的新芽,幼小的棘芽生机盎然,慢慢地长成了能够作柴薪的棘树。棘树长大了,粗壮的枝干和挺拔的身躯,还有满树碧绿的叶片,在风中快乐地起舞。

可是谁又知道,母亲倾注了多少的心力?含辛茹苦,年复一年,饿了的时候,是母亲来喂,冷了的时候,是母亲来暖,痛了的时候,是母亲来摸,哭了的时候,是母亲来哄。多少次夙兴夜寐,为孩子操劳,多少回寒夜孤灯,替孩子缝补,多少次冷雨敲窗,陪在孩子身旁,多少回漫漫长路,牵着孩子的手。母亲自从做了母亲,就忘了她自己,眼里心里就只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孩子是母亲的天,是母亲的心肝,是母亲的所有。

母亲的恩情,做孩子的永远不能报答万一,母亲也从来没有要求孩子来报答,对于自己的孩子,母亲唯一和永远能做在做的只有付出和关护。《凯风》里的母亲一共养育了七个孩子,然而,等到孩子们如嫩酸枣树一样长大以后,还没来得及报答,母亲,那劳累一生,为孩子倾注了全部心血的母亲却因过度的操劳而与世长辞了。

在失去母亲的那一刻,往事前尘纷纷涌来,七个孩子才知痛省:“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母亲慈爱的灵魂啊,此刻已在浚邑的寒泉下,母亲的逝去,让他们深深懂得了母亲养育七个孩子是多么的不容易,是多么的操劳辛苦!可是“母氏圣善,我无令人”。母亲是贤明、善良又慈爱、辛劳的,只是我们这些孩子不成才,不懂得在母亲生前,报答母恩之万一,如今,母亲不在了,即使哭断了肝肠,又能怎样?

母亲啊!“棘心夭夭,母氏劬劳”,酸枣树的幼苗能够长得旺,全的你的辛勤教养,母亲啊!“有子七人,莫知母心”,您虽然有七个孩子,哪一个能够慰藉您的慈母之心呢?那声声的呼唤和痛悔再也唤不回慈爱的母亲。

正当哀伤不已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清脆悦耳的黄鸟的鸣叫,这黄鸟经常栖息在酸枣和荆条之类的树枝上,它们婉转动听的啼鸣,让人赏心悦目,精神为之一振,然而此时却是绝妙的讽刺,母亲啊,七个孩子竟然还不如时常出没在棘树间的黄鸟。黄鸟尚且能够带给你愉悦的感受,可是,七个孩子却始终只能让您操劳不已。想到此间,悲从中来,哀哭之声,不绝于耳。

“子欲养而亲不待”!人心的凄惶处莫过于此!二千多年前的哀哭声犹在耳畔,那些叹息和自责也在和熙的南风里清晰如昨。南风一直一直吹,让这样的遗憾不再重演了吧!

我想起那海涅的那首诗《致母亲》:

我曾狂妄地离开你,\想要走遍天涯海角,\看何处能找到爱,\好满怀着爱将爱拥抱。\我找遍了大街小巷,\挨门挨户伸手乞讨,\求人给我些许爱的施舍可得到的只是笑骂冷嘲。

我不停地走到东,\走到西,\哪儿也没有爱,\没有爱,\我终于转回家,\痛苦又悲哀。\这时母亲你迎着我走来,\啊,\瞧你那眼里浮泛着的,\不正是我久寻不着的甜蜜的爱。

爱在哪里?在母亲那里,那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是我们最可信赖和永恒不变的爱。它是和畅的南风,从远古吹向永远,永远不会改变。

先民们用千年的哀哭传递着他们的忠告:做枝头的黄鸟,报答母恩于万一!别让和畅的南风,吹不干我们眼里悔恨的泪。

《《诗经》里的女儿》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21851/47737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