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23、坚持,才见真爱 - 《诗经》里的女儿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诗经》里的女儿 > 23、坚持,才见真爱

23、坚持,才见真爱

[更新时间]2009-07-19 17:19:31 [字数]3021

 

        二十三、坚持,才见真爱

    “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柏树的叶子细碎而芳香,长成一棵柏树,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光阴,一棵长成的柏树甚至可以穿越千年的时光。其木质坚韧无比,以它来隐喻一种坚贞的爱情,实在是幽暗神秘而又熨帖到直通心灵的一道光芒。

 

     读《柏舟》的时候,眼前便会出现一个素衣的少女,坐在一叶柏木小舟上,一只粗糙的木桨在水心有一下没一下地划动,河水清澈,四周静寂无声,每划动一下,就会有叮咚的好听的水声清脆地响起,清风吹拂着少女姣好的脸庞,岸边的烟树倒影在水中,把一汪碧水染得乱影纷纷,她任由柏木小舟任流西东,阳光透过繁密的枝叶在河面也在她的心上投下无可躲避的阴影。

 

     “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两髦,实维我仪”。无可避免的,在飘摇的柏舟上,在飘荡的河中央,她洁净而忧伤的心上,一个梳着双髻的少年的身影微微牵痛了她的柔软多情的心,她和他是青梅竹马么?还是一见钟情的邂逅?我们不得而知,她在河心的柏舟中细细审视自己的内心,并毫不犹疑地告诉自己:那就是我的心上人。

 

      爱上一个人,往往没有预期,也没有理由,爱就爱了,想要回头都不可能。

 

      如果这份爱,断了,散了,一生都会介怀。在最爱的时候,最是懂得,最初的那份爱至纯至真,如果错过了,永远也找不回。然而“事不难,无以知君子。”爱,如果没有波折和看似越不过去的沟坎,又岂知真爱的分量?爱,会给我们翻山越岭的勇气,也会给我们飞越坎坷,历经波折之后的相拥的喜悦。那喜悦才会甘冽,怡人,溢出生命内在的芬芳。

 

      真爱,是两颗心的坚持,相守是山那边的风景,即使,山那边可能没有预期的美满,但爬山时的憧憬、勇气和坚定是充满诱惑的爱的征程。当没有理由的爱了,就不能不去爬那座山,只有站在山顶,才会知道,爱与不爱,都是一种无悔。

 

      这是来自生命本身的未知却又深邃的力量,柔韧无比,坚不可摧,有时候,连自己也未必清楚这巨大的冲力,所以,少女无畏地说:“之死矢靡它”!我到死也不会对他改变心肠。

 

      然而,即使是在二千七百多年前的先秦,父母之命也是不可违的,一边是母亲粗暴无理的干涉,一边是深入骨髓的爱恋,使得这个少女如一只无助的柏舟,飘荡在茫茫的水上,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她只能悲愤地疾呼:“母也天只,不谅人只!”“母亲啊,父亲啊,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体谅我的心意呢?”父母年轻时也爱过啊,为什么就不能懂得爱的执着和坚定呢?没有谁,包括父母,能够改变爱、左右爱、斩断爱。

 

      她早已认定,那个梳着双髻的少年就是自己的唯一和最后的爱,对他表达爱,告诉他自己的爱的唯一方式便是生死相随,矢志不渝。对于少年的爱意全部在对于父母的反抗中得到了纾解和肯定,找到了一个更为特别的出口和倾泻。任何的阻挠都是徒然的。

 

      如果“之死矢靡它”的呼喊还不够震响我们的耳膜的话,到了《乐府》里,一个女子对着天地起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放弃对你的爱情,除非是山没有了陵,江水完全枯竭,夏天下起了雪,天和地合在了一起,我才敢和你分开。这样的誓言里,没有任何的余地,坦率而豪情地袒露着爱的深切和坚定。完全不设退路,即使前面是万丈悬崖,也会毫不犹疑地跳下去。

 

      爱到如此,还有什么可以阻止?唯有爱到如此,才知真爱的无悔!“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杜丽娘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都只为等一个柳梦梅。一曲《梁祝》,宁愿身化蝴蝶,祝英台也只愿和梁兄双飞翩跹。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谁都曾遇到过爱,在先民留下的时光的斑斑旧迹里,在一首四言的在远古的风中传唱的欢爱伤歌里,我们听到了一个少女的反抗和坚持。我们开始检视自己,检视爱情。

 

      如果也曾这样去爱,我们会透过古旧沧桑而又清新如初的诗句,找到那一条幽暗神秘的通道,对着柏木的细碎的叶片,一笑释怀,抵心相慰。

 

      徐志摩爱上陆小曼的时候,陆、徐两家都以此为耻,极力阻拦,只是他们自己知道,真爱不是罪恶,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付出生命的代价。是这样一种执著和坚持,才守得云开,能够相偕成悦,徐说:“在茫茫人海中,访我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他得到了陆小曼,甚至为了满足陆小曼的挥霍无度,甘愿疲于奔命,终至坠机而亡。

 

      生命的长短于茫茫的宇宙,可以完全忽略不计,生命的质量才是唯一的在时空的神话里的遗珠。他爱过,坚持过,得到了他灵魂的伴侣,他是幸运的,最终的失去,也只是命运的捉弄罢了。或者说是老天的成全。

 

     不这样,陆徐之恋会怎样收场?真爱的仳离是世间最无奈的伤痛,不是不爱,只因红尘太多的诱惑和错失。在爱的时候为了爱离去,逝者无怨,存者惊悚。这未尝不是最好的方式,在小曼的心里,再也没有人能够越过徐的死来侵夺他们的爱了,直到她也憔悴而去。

 

      真爱,因为曾经坚持,结局是喜是悲,路上是风雨如晦还是花开似锦其实并不重要,爱,是独自深味的过程,甜蜜或者忧伤,喜悦或者痛楚,体验的人才最幸福!爱情是属于真心去爱的人的。你已经痛饮了爱的甘苦,结局还重要么?

 

      就像这个坐在柏舟里的少女,她坚定地爱着,至死不渝,为了他,她敢于用生命去反抗父母的粗暴干涉,即使爱情是一杯毒酒,她也有一饮而尽的勇敢。

 

       这样一种朴拙、自然、深沉而又真切的深藏于古风流韵里的坚持,如一缕轻烟,从柏树的散发着奇异香味的叶脉里和坚硬无比的木质中,生发出一种智慧和力量。让人敬畏和怜惜。

 

       如果爱了,就用力爱,坚持爱,爱,是你自己的。

《《诗经》里的女儿》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21851/63597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