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24、性情女子 - 《诗经》里的女儿 - 文学艺术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诗经》里的女儿 > 24、性情女子

24、性情女子

[更新时间]2009-07-19 17:27:15 [字数]4305

               二十四、性情女子

 

   《二子乘舟》中,有心计的朔向宣姜进言,致使宣姜对公子伋有了戒心,生出了害伋之歹意,没想到,自己的大儿子寿救伋不成双双殒命,卫宣公也被两个儿子的人头吓破了胆,不久就一命呜呼。宣姜最终仍由齐君做主嫁给了和公子伋一母所生的兄弟“昭伯顽”,生了五个孩子,其中就有一个女儿,后来称为许穆夫人。


     那个害死两个哥哥的朔在卫宣公死后继承了王位,就是卫惠公,后来王位传到了他的儿子卫懿公手上,那么许穆就是卫懿公的妹妹了。其实,从许穆的父亲这方来说,应该是她的哥哥,而从母亲那方来说,卫懿公是宣姜的亲孙子,许穆应该比他还长一辈,该是他的姑姑。春秋时期的卫国,尤其是卫宣公时期,上梁不正下梁歪,,国内是“礼义消亡,淫风大行,男女无别,遂相奔诱”,这样的乱伦现象也是司空见怪的。


     许穆夫人才华出众,且生得端庄秀丽,等到她长成的时候,来求亲的络绎不绝,其中就由齐国和许国的公子,那时候的周王朝已经非常腐败,表面上还是周王朝的统治,实际上各诸侯国都在积极发展自己的势力,不断进行着兼并和扩张的战争。


     当时的卫国常常处于大国争霸和邻国侵扰的威胁之中,许穆内心时常忧及此事,她希望卫君同意让她嫁给齐国,一则齐国是大国,又是邻邦,将来卫国有难,齐国当是义不容辞。而弱小的许国离卫国甚远,又没有出兵相救的实力,可是,许国却派人送来了重礼,打动了许穆的父母,要将她嫁到许国。


     据说,许穆出嫁前跟齐国的公子无亏早已有情,她心心念念要嫁的便是公子无亏,而公子无亏心仪的也是她,可是,她做不了主,她只能做许君的许穆夫人,成为无亏擦肩而过的梦中人。当事人心里的忧伤和委屈没有留下只字片言,我宁愿相信有这样美好的凄伤的错过。因为在后来许君和无亏的表现来看,当卫国沦亡,一个拼命阻止欲救国于水火的至性女人,一个横戈跃马“帅车三百乘、甲士三千人以戍曹”,来援助她。女人最大的幸福之一便是爱过值得爱的人,无亏和她心性相通,他是值得她错过了也能够爱着一生的男人。如果爱了,错过又何妨。


      她是怀着对家国深深的眷念离开的吧,还有一份深切的担忧,踏上了遥远的路途,从此,故国家园是她的惦念,往日情怀悄悄地藏起。她是许穆的王后。


      不知道出嫁之后,许君待她如何,没有文字记载过她的婚姻生活,但想来许穆待他一定很好,在许国,她可以驾车悠游,可以坐着松木船,当着桧木桨,泛游于淇水之上,她的《泉水》和《竹竿》里,都是干净单纯的对故国家园的思念和思念而起的忧伤。只有在安适闲逸之中才有这样的小儿女的洁净的忧思,这安逸是许穆给她的,许穆是爱她的。


      比如《国风  邶风  泉水》:“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怀于卫,靡日不思。娈彼诸姬,聊与之谋。出宿于泲,饮饯于祢。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问我诸姑,遂及伯姊……”,泉水流入淇水,淇水仍是卫国的水流,自己难以回归卫国,但绵绵不尽的情思便如这流淌不息的泉水,那出嫁时停宿的泲水,饯行的祢城,还有陆路上的干地、言城、须地与漕地,山长水远,如果返回卫国,这些都是必经之地,可故地重游,有国不可归,徒然忧思千回,悲愁难禁。想昔日,念故国,思亲人,盼回归,却分明情深恰似泉水,愁思叫那车儿如何载得动?


      到了《国风  卫风  竹竿》中,“藋藋竹竿,以钓于淇。岂尔不思?远莫致之。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佩玉之傩。淇水滺滺,桧楫松舟。驾言出游,以写我忧。”一个笑起来露出美玉般的牙齿,走起路来环佩叮当、婀娜有致的女子,无法排遣内心里对故国和亲人的思念,古代的礼制,出嫁之后,除了父母在时归宁,父母亡时奔丧,是不能回娘家的。而今自己只能坐着松木船,划着桧木桨,在淇水之上回想起当年做女儿时,在淇水上垂钓的乐趣。那种乐趣不再,如今忧愁无法排解,只能借出游来消忧。


     只是不知道,在她这样思乡泪流的日子,许穆公是否给过她一个温暖多情的怀抱?他是否知道珍惜这个多情善感,至情至性的女人?


      到后来,终于懂了为什么她始终放不下那个生她养她的卫国,公元前669年,卫惠公殁,公子赤即位,就是卫懿公,她是了解这个兄长的,他根本是个自闭症患者,他的眼里心里没有国家,没有朝政,他的爱都给了鹤,养了一群又一群,不但赏给养鹤人官职,还封了鹤做鹤娘娘,鹤将军,享受比他的官员们还要优渥的待遇,出巡之时,他的鹤有专门的华丽的车辆,为此,他向百姓征收额外的“鹤捐”,这让他的子民愤怒和受伤。而他自己,却沉浸在鹤的世界里,恍若未见。卫国一天一天地衰败下去。


      公元前600年,北狄来犯,把卫懿公从梦中惊醒,他慌忙征兵抗敌,可是,老百姓说:君王啊,你怎么不让你的鹤将军领鹤出战呢?他们宁愿亡国,也不愿奋起反抗,他们的爱国热情都被卫懿公给戕灭殆尽。卫懿公放逐了所有的鹤,亲自上阵,他想用这种方式告诉他的子民他内心的忏悔,可是,他没有等到他的子民的原谅,自己丢掉了性命。据说,他倒下的时候,有成群的鹤飞来,盘桓哀鸣,久久不去。对于他自己,这是一个浪漫的结束,对于一个国家,这是一个惨烈的结局!


      杀戮、洗劫、老百姓仓皇逃离,家园被毁,国已沦亡,他们渡过黄河,逃到南岸的漕邑,此时此刻,他们才知道亡国的沉痛!他们需要有人领着他们收回失地,再建家园。


      当这一切传到许穆夫人那里的时候,他泪流满面,如果,当初父母的眼光能够放远一点,一个小小的北狄如何敢欺负卫国?然而,国难当头,一介弱女子,却不能不坐视不管!她去求许穆公出兵救卫,许穆公支支吾吾,他怕强悍的北狄把战火烧到自己这个弹丸小国,他无视妻子的苦求,无视她内心的伤痛,拒绝了她的要求,他失望、悲愤,在卫国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的男人选择了退缩,他仍是高高在上的君王,但这样的男人,还能够指望吗?


      她擦干了悲伤的泪水,当即带领随嫁到许国的姐妹们,赶往漕邑,她的悲愤和忠义都写进了《载驰》,半路上,不断有大臣来劝阻,说她已嫁许国,回卫国有失体统,说她就这样去卫国,其结果必是徒劳。许穆公毕竟是担忧她的安危的,但没有人能够体会到她的心里的痛:她的国家正在受难,她的同胞正在受苦,这个时候,她需要的是她的许穆公和她并驾齐驱,挽救卫国,不是这些不痛不痒的废话。


       她说:“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尔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尔不臧,我思不閟。”即使你们都说我不好,都说我不对,我也不会转回程,这个时候,我不会抛弃卫国人,我要拯救我的国家,谁也不能改变我的决心。决不能改变!


     她冲破了重重的阻挠,回到了她日思夜想的故土,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亲人,而对于她的亲人,她的故国来说,在重重的危机之下,能够有她一腔忠愤,赶来援助,是激励,也是撼动。

抵达漕邑,她卸下带来的物品救济难民,跟她的已被拥立为卫戴公的哥哥及诸大臣商议复国之策,同时,她派人去向齐国求援。


     失散的百姓逐渐聚拢来,招募的军队开始了整合,爱国的热情渐渐在卫人的心头点燃,复国的决心一天比一天坚定。派去的使臣有了消息,齐桓公派公子无亏率兵3000,战车300辆前往卫国救助,公子无亏率兵攻打了卫国国都的狄军,此时的许穆公终于不能再坐视不管了,他也派出了军队来协助攻狄,狄兵退去,卫国失而复得,卫戴公病殁后,许穆夫人的另一个哥哥从齐归卫,在楚丘重新建国,恢复了它在诸侯国中的地位,卫国,又得以延续了四百多年。


      公子无亏回齐了,她若真的爱过他,那么,这爱经受了战火的洗礼,会更加坚韧地埋在这个美丽而勇敢的女子的心底,她到底要跟着许穆公回去的,无论他怎么软弱,在最后的关头,他出兵了,帮助了卫国,支持了妻子,对于许穆夫人而言,这是他所能够给她的最好的爱了,她还能有什么怨言呢?她回到许国,在许穆公的身边,经过了这一变故,他们之间是不能再妄谈心心相印了,应该是爱也不能,恨也不能,相敬如宾了吧,她继续着对故国家园的不绝的担忧和思念,直到她最后的离开。


      之所以一直愿意相信她和公子无亏真心相爱,并不在乎相互拥有,是觉得这么精彩的女人,如果没有一份与之匹配的爱,该是多么的落寞和悲伤的事情。不喜欢把她想象成至高无上的圣女,沾染不得一丝的香艳,或许,有了这点香艳,她更能撼动人心!


       她端庄婀娜,风姿卓绝,才情和美貌俱佳。她贵为公主,却能够为国远谋,嫁为王后,却时时心系家国,国难当头,她能够不顾劝阻,毅然回国,担负起救国复兴的责任,她这一生,又岂是诗人和英雄而已?


      在我心里,我愿意这样去拼凑她!而不是史书上冷冰冰的女英雄和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人生是一次不能回头的旅程,谁能够像她那样真情真性,爱也分明,恨也分明,写下令多少男儿也汗颜的《载驰》。


       我只想说,她是一个性情女子!在历史的深处,她是一株永不谢落的帝女花!

《《诗经》里的女儿》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21851/63598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