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中国历史是如何“跑偏”的? - 日出西边/风动中国(完整版)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日出西边/风动中国(完整版) > 中国历史是如何“跑偏”的?

中国历史是如何“跑偏”的?

[更新时间]2011-04-18 12:39:21 [字数]6493

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曰:所谓有无相生,高下相形,福祸相依,前后相随。今天是昨天的继续,明天是今天的结果。我们现实社会生活中的所遭遇到的一切挫败和不如意,其实都是在过去就早已埋下了祸端。因此,鉴古往而知兴替,让历史告诉未来,这便是中国人最基本的文化常识。自1840年的“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在“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屡学屡败的痛苦中,也曾一再回望本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悠悠历史,以期找到破解时势困局的答案。然而,时至今日,对于这本历史大书,我们似乎还并未完全读明白。否则,中国人也早该享受到又一个傲领世界风骚的汉唐盛世了。毕竟,时不我与,所谓风追秦汉梦回大唐,常常只是今世中国人回望来路时的喟然长叹!

那么,我们的问题究竟出在哪呢?或者说,我们中国百年忧患的历史岔路,是从哪开始的?这的确是一个很深很大又很严重的话题。我们不妨先来看一条眼前的时讯,然后再继续讨论。

【1】美国式的谎言还要继续说下去吗?

据新华网2011年04月13日报道,2011年4月8日,美国国务院发表《2010年国别人权报告》,再次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进行歪曲指责。回顾近些年美国发表的国别人权报告,除了对他国的指责、歪曲、抹黑外,别无他物。随着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美国又对这一新兴事物起了兴趣,不断攻击中国对互联网的管理政策。

美国一面批评中国的互联网不自由,一面却在加强对本国互联网的管制。比如,揭露美国政府隐私、黑幕的“维基解密”就遭到了美国的全球追杀,不仅其网站创始人遭通缉,美国政府还通过各种手段胁迫美国公司不为“维基解密”提供接入服务。此外,美国还在立法层面对互联网自由进行限制,2010年6月2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国家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通过对2002年国土安全法案的修正案——《将保护网络作为国家资产法案》。修正案规定联邦政府在紧急状况下,拥有绝对的权力来关闭互联网,再次扩大了联邦政府在紧急状况下的权利。美国《外交政策》网站的文章也承认,“美国政府对互联网的态度依然充满问题和矛盾”。

历史上,美国经常以自由的名义发动战争或干涉别国内政。但美国的自由幌子,带给他国人民的往往是支离破碎的国家和动荡的社会。(任俊明)

【2】网闻博评:中国与西方的价值观冲突是历史的延续

在当今所谓的全球化网络信息时代,中国与美国之间的人权、自由及民主价值观冲突,也是自1840年来中国遭遇“西学东渐”强势打压的历史延续。正如网闻博报小社员此前《“洋师爷”遭遇“师道尊严”的尴尬》、《金融地震:科学等于“专家观点”吗?》、《野史传闻:当猴子学会使用武器以后》及《一篇博文何以会周点击破百万?》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系列文章所述,与其说这是一个经济与科技实力的比拼,倒不如说是一个文化张力的博弈。因为即使是在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之际,中国的GDP总量依然高居世界首位,且是英国的数倍以上。如果说科技水平是决定因素,那么远在英国的海盗先辈葡萄牙和西班牙及荷兰之流开始远洋抢掠时,他们最早主要依靠的先进科技,还是阿拉伯人转手交给他们的源自中国人发明的火药、指南针及远洋航海技术。西方人用从中国学来的科技知识攻打中国人,并用从中国抢来的财富做资本再来剥削中国人,穷人以抢掠富人而暴富,富人因被穷人抢掠而赤贫,西方与中国经济实力的此消彼长,就是这样实现了乾坤大挪移!

后来,中国还曾遭遇西方“八国联军”的群殴,并被迫继续割地赔款,那就更是惨不忍睹了。在此一百多年间,中国人必须向“洋大人”低头,因为中国的科技与经济实力远远落后于西方。这样的现实认知,便成了中国人的百年惯性思维定势。包括“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及抗日战争等,都是中国人追科技赶经济探索接轨国际惯例改变落后局面的精神苦旅。再后来,唯一让世界震撼的一次巨大意外,就是同样还是在科技与经济实力落差巨大的情况下,新中国的抗美援朝战争,竟然把打着联合国旗号的“16国联军”,顶回到了“三八线”以南!

因此说,中国与西方的价值观冲突,表面上看,是科技与经济实力的比拼,实则是文化精神的博弈。能够从道义制高点上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在精神上压倒敌人,则可以小搏大以弱胜强。反之,弃守道义,精神上怯懦缴械,即使是有强大的技术装备实力,也照样会不战而败。就像当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便属于这种未战已败且速战速败的情形。

【3】“汉奸”是中国文化的“恶之花”

有人把中国历史上的多灾多难,归罪于“汉奸”卖国贼的引狼入室为虎作伥。譬如,解放战争期间的蒋介石集团,抗日战争期间的汪精卫集团,“辛亥革命”以后与日本签订“二十一条”的袁世凯集团,“五四运动”时期的北洋军阀集团,“洋务运动”时期的李鸿章集团,明末清初时期的吴三桂及洪承畴集团,宋朝的秦桧集团等等。其实,“汉奸”并非天生就是“汉奸”,也并非一生都是在搞或明或暗或大或小的卖国勾当。所以,究竟是黑暗的中国历史在不断制造“汉奸”,还是“汉奸”在不断制造着中国历史的黑暗,这的确是一个中国特色的文化谜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中国人,一辈子只要有一次的投敌或卖国的行为,这个“汉奸”的罪名就是永远洗刷不掉的。

“汉奸”的本质,是极端的自私自利,而且是丧失人格国格的奴颜婢膝,并以出卖和损害国家民族集体利益来获取个人荣华富贵的私利。不管是以任何借口和理由,如果一个民族能够原谅哪怕一次的“汉奸”行为,那么这个民族便丧失了最起码的道德是非标准,这也必然会给更多“汉奸”的产生创造出恶质的文化土壤。

如果说,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多灾多难是“汉奸”产生的恶性循环,那么我们更应反思中国文化是否已经恶质化?进而言之,中国文化又是从何时且怎样开始恶质化的?

【4】中国文化与“汉奸”制造,是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

当我们试着对历史上的著名“汉奸”进行文化梳理时,却猛然发现,从汪精卫到袁世凯、李鸿章、吴三桂,一直上溯到秦桧,中国自宋元以来的历史,竟是一个“汉奸”辈出的千年史!而但凡是“汉奸”,便自有做“汉奸”的缘由和道理。就像是杀人越货的罪犯,也自有其杀人越货的自辩理由。但“汉奸”和罪犯们的自辩开脱,以及同道与同情者替他们进行的任何辩解,都不能无限放大为“汉奸有理”和“抢劫无罪”。

我们谁也不否认,中华民族是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大家庭,中国历史上也曾屡屡出现过“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拉锯。但同样谁也不能否认,汉族作为主体民族在中国历史文化传承上的主体作用。所谓中国文化的主流价值观,首先就是以汉族文化的主流价值观为主要支撑的。中国历史上的“汉奸”辈出,便首先是因为汉族主流文化对“汉奸”的宽容乃至纵容。可想而知,当汉族主流文化对“汉奸”都采取默许和纵容态度时,整过中华民族对“汉奸”的文化心理防线还能坚守住吗?因此,要解开中国“汉奸”辈出的文化之谜,就必须先从汉族主流文化对“汉奸”的态度变化开始考察。

在最近的这个“汉奸”辈出的千年史里,汉族主流文化价值观的变异和扭曲,也恰是从宋朝开始的。至宋朝时,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国主流文化,已经全然丧失了豪迈进取的“汉唐精神”,变得日渐阴柔内敛和腐败奢靡。辽金西夏与大宋王朝的割据,内在的原因还是由于以汉族为主体的大宋王朝的文化精神暗弱。于是,自北而南,先臣服大辽和西夏,再臣服于大金,直至最后完全臣服于蒙元。作为中国主体民族的汉人,今天为宋民,明天为辽民,复而为金民,再复为元朝的末等贱民。在此几百年间,若最初从宋民到辽民,还有“靖康之耻”的精神痛苦。那么,再从辽至金至元,虽然依旧会有经济生活上的战乱交割之苦,但民族文化身份认知上的痛苦大概已经麻木了。

更重要的是,率先完成这种文化精神转变并先行飞黄腾达获享高官厚禄的,正是汉族人群里面的文化精英分子,而且大多本身就是“前朝”的达官显贵。而作为“新朝”的达官显贵和文化主流精英,他们所引领的汉族乃至中华民族主流文化,难道会对“汉奸”进行历史清算并穷追猛打吗?只要是遵循尊卑贵贱的等级礼教“孔孟之说”,只要是文化精英自己能够“学而优则仕”升官发财,至于是宋是辽是金或是元,对汉族的文化精英及达官显贵们,会有多大本质差异呢?所以说,自从“汉奸”文化概念模糊化和宽松化以后,中国少数民族能够实现对人口众多的汉族的统治,实际上是汉族的一部分文化精英分子,凭借少数民族的蛮勇武力在征服和奴役本民族。从辽至金至元是如此,从明至清同样如此。中国主流文化的奴性化与汉奸化变异,就是这样发生的。

由此,尊卑贵贱的等级礼教不断制造出社会腐败黑暗,社会腐败黑暗招致外强入侵,文化精英遇外强凌辱即汉奸化,汉奸化的主流文化又培养出尊卑贵贱的等级礼教新奴性。最近一千多年来,中国文化与“汉奸”制造,就形成了这样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弱势群体的非主流的人民大众爱国,而社会强势群体的文化主流精英“卖国”,这就是当年“东亚病夫”的病根所在。

【5】“汉奸鼻祖”原来产生于雄风盖世的大汉王朝

鉴于中国“文化精英主流遇外强凌辱即汉奸化与奴性化”的历史特性,而且事实也反复证明,欲借外力打破中国文化与“汉奸”制造的恶性循环怪圈,只能是一个美丽的幻想。而既然这个“汉奸”文化怪圈是从宋朝开始生成的,那么我们要想寻找“外病内治”的文化解药,就只能跳出这个千年再溯源而上。

如前所述,对“汉奸”文化的探究,绝对不能脱离汉族的主流文化脉络。而汉族的称谓和汉文化的形成,应是起于秦汉之际。秦始皇统一文字、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及统一交通车距,创建了大一统的郡县制中央集权国家体制。汉承秦制,“百代皆行秦政”而至清。因此,所谓汉文化的主体与内核,应是承继自“大一统”的秦文化。只是名称概念的明晰化,是始于秦朝的继任者汉朝。从汉语的字面意思来理解,“汉奸”是指汉民族成员里面的奸人、败类。而现在通常的含义,是指投靠侵略者、出卖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的中华民族败类。

可见,“汉奸”的概念,应是与汉族及汉文化相伴而生的。也就是说,自从有了汉族,便就有了“汉奸”。而且,汉文化对“汉奸”的基本认知,就是奸细、奸人和内奸,就是损公肥私吃里扒外的叛徒和败类。道德是非,标准清楚,态度坚决。那么,历史上的第一个“汉奸”是谁?他对后世汉奸有什么标本意义?

“史圣”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一个名叫“中行说”的宦官,颇费了一番笔墨。这个小宦官的事迹能够千古流芳,便是因为他正是中国的“汉奸鼻祖”。

据《史记》记载,由于秦朝末期十多年的战乱内耗,至“汉承秦制”初年,中国的国力已经十分疲弱。而中国北方的宿敌匈奴,却趁机屡屡南侵犯边。汉高祖刘邦亲率大军北伐,也遭围困且差点被俘。于是,为了“卧薪尝胆”以待来时,自高祖刘邦到“文景之治”休养生息的几十年间,包括直到汉武帝初年,汉朝对匈奴一直采取了隐忍无奈的“和亲政策”。

在这长达两三代的汉匈“和亲”期间,汉朝内部的文化精英和达官显贵,甚至包括部分皇族贵戚,都与匈奴之间有过“眉来眼去”。这些社会上层的主流风气,多少也浸染到了下层百姓仆奴。恰巧的是,正是这个“和亲政策”,改变了一个小宦官的命运,并使他成为历史上最著名的“汉奸”。

这个小宦官,就是中行说。当时,匈奴的冒顿单于死了,他的儿子老上稽粥单于刚刚继位。汉孝文皇帝又派遣皇族女公主去做单于的阏氏,让宦官燕国人中行说作为陪嫁仆从随行。中行说原本不愿去,怎奈君命不可违。于是,中行说暗暗发誓,一定要借匈奴之手报复和消灭汉朝。所谓“中国不爱我,我何必爱中国”,中行说也正是这个著名“汉奸”理论的最早践行者。

在中国古代,进宫做宦官,也须先经过皇宫礼仪文化的严格综合培训与选拔。因此,宦官的文化素养,一般也与社会文化精英阶层的水平相当。作为比较另类的文化精英分子,中行说对汉朝与匈奴之间的文化差异及优劣点是了如指掌。为了实现其报复汉朝的夙愿,他给匈奴做了不少文化科技的普及工作,但同时却极力警示匈奴必须保持本民族的习性特点,严防匈奴人被汉朝的精美衣食和享乐方式所同化。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只学先进科技,但社会经济文化体制绝对不能接轨。他提醒匈奴人,跟汉朝人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只需要记住三个字,一曰“偷”二曰“抢”三曰“打”。

中行说给匈奴所献的一系列国策妙计,让匈奴人获益匪浅,并给汉朝造成了极大的危害。特别是他在距今两千多年前,就发现了病死牲畜的瘟疫传播规律,并唆使匈奴人在作战时,将病死的牛马扔进汉军营地边的水源里。这大概是世界上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生物细菌战”,而且是一位“汉奸”对自己的祖国同胞的“生物细菌战”。以至于汉朝当时有位正义的文士激愤而歌:“系单于之颈而制其命,伏中行说而笞其背。” 这里,将中行说与敌国匈奴单于齐名,可见中行说的卖国行为对汉朝的伤害之严重,也足见汉朝人对这个“汉奸”的民愤之大。

从史料记载来看,中行说也应该是一个命运不幸的男人。被阉割进宫当宦官,又被逼离乡背井老死在荒蛮异邦。但他因此就报复整个社会,报复整个国家和民族,而且是助纣为虐地借侵略者之手加害自己的同胞,这个“汉奸鼻祖”的恶名,就不可挽回地永远刻上历史的耻辱桩了。试想,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遭遇命运不公与不幸者都比比皆是。但谁能说,这都是可以报复社会和国家的理由呢?由此可见,“汉奸有理”是任何时代都不成立的歪理。汉朝当朝人对中行说的态度和评价,应当说也是比较清楚明朗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正是因为文化上“知己知彼”的特性,“汉奸”对中国的危害往往更甚与外敌!

【6】中国文化奴性化的转折点

再进一步看,秦人五百年间实现“大国崛起”一统天下的浩浩雄风,曾经给中国文化注入了凛凛阳刚之气。而“汉承秦制”,也终得拿出比当年秦军“却匈奴七百余里”更强的威猛。于是,经过长达七十多年的“休养生息”,汉朝也已经堪称是国富民强了。至汉武帝时,北伐匈奴而西开“丝绸之路”,“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大汉雄风,真是威震寰宇。扬眉吐气的汉朝人,自然对“汉奸”就更不会有丝毫的容忍了。

本来,“汉奸”最早给中国造成的不幸,至此便应该被彻底消除了。然而,在对外一展宏图实现汉朝几代人夙愿的同时,汉武帝对内却施行了著名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天人国策”,从而彻底终结了中国“黄老之说”的文化道统。尊卑贵贱儒家等级礼教的强化,对中国究竟是祸是福?

遗憾的是,这种君臣上下尊卑贵贱的等级礼教,恰恰是驯化中国人奴性的“文化鸦片”。当这剂精神麻药慢性生效时,大汉江山也便气数散尽了。

接下来,魏晋南北朝割据对峙三百年间,北方少数民族对汉族的征服与统治,同样是汉族文化精英分子凭借少数民族的蛮勇武力在征服和奴役本民族。只要是君君臣臣尊卑贵贱,只要是“学而优则仕”,“汉奸”不“汉奸”又算个神马?这天下大乱的几百年,最后统一于隋文帝杨坚。也犹如春秋战国几百年,最后归并于秦始皇。唐承隋制,亦犹如当年汉承秦制。被中国后世儒家弟子痛骂不休的“暴秦”与“暴隋”,既给中国留下了长城与大运河,也先后孕育出了大汉雄风与大唐盛世。而儒家弟子在汉唐盛世的“学而优则仕”,却又注定了汉唐盛世必然在尊卑贵贱的诗书礼仪中走向没落。

旋至宋元,同样是只要有等级礼教“学而优则仕”,“汉奸”不“汉奸”又算个浮云?故此,尊卑贵贱等级礼教,驯化出了中国人的奴性。“学而优则仕”的自私自利和上下等级奴性,又制造了一代又一代的“汉奸”。中国文化与“汉奸”生成的恶性循环,其实是尊卑贵贱等级礼教儒家文化与“汉奸”的恶性循环。而当今世界“资本丛林”弱肉强食导致的贫富贵贱等级制,却又与孕育“汉奸”恶性循环的尊卑贵贱等级文化是心有戚戚焉!

回望历史,中国的百年忧患与灾难,根源于中国文化的汉奸化和奴性化。今天,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国家的文明强盛,就必须先打破尊卑贵贱等级礼教的文化怪圈。只有先完成民族历史文化的梳理与“杀毒”,并以人人平等克己奉公的大众文化改造等级贵贱自私自利的精英文化,彻底实现民族文化主流价值观的拨乱反正,我们才能从容自信地面对西学文化的任何侵扰和挑战!

《日出西边/风动中国(完整版)》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51533/24163683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