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大道国学:“财富战争”的“文化木马” - 日出西边/风动中国(完整版)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日出西边/风动中国(完整版) > 大道国学:“财富战争”的“文化木马”

大道国学:“财富战争”的“文化木马”

[更新时间]2010-10-29 00:41:33 [字数]5811

【1】“财富战争”的“文化木马”

“特洛伊木马”,是源自这样一个古希腊传说。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访问希腊,诱走了王后海伦,希腊人因此组织联军远征特洛伊。但围攻了10年,却一直攻不破特洛伊的城门。这时,希腊将领奥德修斯设了一计。他们假装撤退,故意留下了一具巨大的中空木马。特洛伊人以为敌兵已退,就把具木马作为战利品搬回城中。到了夜深人静之际,躲藏在木马腹中的士兵突然跳出来打开了城门,外面赶到的希腊军队一拥而入,攻陷了特洛伊城。后来,人们常用“特洛伊木马”这一典故,来比喻在敌方营垒里埋下伏兵,然后里应外合取胜的招法。在全球互联的网络信息时代,“特洛伊木马”也被演化成了入侵和改变电脑用户系统程序的工具。常说的木马程序,就是指潜伏在电脑中,受外部用户控制以窃取本机信息或者控制权的程序。木马程序多数有恶意企图,例如占用系统资源,降低电脑效能,危害本机信息安全,如盗取QQ帐号、游戏帐号甚至银行帐号等。甚至会将本机作为工具,来攻击其他设备。

可见,这种“木马术”从古就有,而且在随科技进步一道与时俱进。所谓“财富战争”,包括“贸易战争”、“货币战争”和“网络战争”及“文化战争”等等,其中有没有“木马术”在起作用?显然是有的。因为正在进行的这场“财富战争”,本身就是一个体系运作和系统操控。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看,在中国的家门口发生了什么?据成都晚报2010年10月28日报道,“美军方称仍派航母进黄海,不会向中国低头。”有韩国媒体24日报道称,美韩取消10月底在韩国西部(黄海)海域由美国航母群参加的联合军演计划,并称年内美国航母也不再参加美韩联合军演。对此,美国五角大楼立即回应,称“美国航母将如以前说的那样,参加黄海军演”。驻韩美军司令夏普表示,新一轮美韩联合军演将很快举行。他说:“从今年底开始,我们今后还将继续一系列的军事演练活动,演练内容将着重加强(美韩)联军的作战能力。”美国《外交政策》网站25日也报道说,美国五角大楼多名官员表示,美国推迟了计划于本周在中国附近的黄海举行的韩美海上演习,但这并不是对中国让步。五角大楼发言人声称:“我们不会向任何人屈服。‘乔治·华盛顿’号航母将再次参加在黄海举行的演习,就像一直所说的那样。”

与此同时,在中国国内,某些GDP市场精英大师们,又在高调宣扬“普世价值”,鼓吹“中产阶级”泡沫,并将中国经济失衡与贫富两极分化的矛头指向政府和国企垄断,摆出一副为民请命和给大众进行“民权启蒙”的架势。可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资本主义世界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恰恰是市场经济失衡和“中产阶级”泡沫破裂的表现。而金融危机,也正是金融寡头凭借资本霸权垄断操纵市场的结果。难道市场化私有化的“普世价值”,偏偏就是救治中国经济失衡与财富分配格局失衡的“灵丹”吗?国内精英们的高唱与美国“黄海军演”的放话,会否仅仅只是偶然的巧合呢?但愿,这真的不是“财富战争”的“木马术”。

不过,“财富战争”愈演愈烈,使我们也不得不进一步提高警惕并增强忧患意识。正如网闻博报小社员《大道国学:GDP时代的“粮食战争”》、《大道国学:“财富战争”世界通鉴记要》、《大道国学:“财富战争”的文化迷彩》、《大道国学:“财富战争”的“春秋争霸”》、《大道国学:“财富战争”的系统密码》和《大道国学:“财富战争”的不战而胜》及《大道国学:“财富战争”的虚拟推演》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系列文章所述,所谓“财富战争”,就是少数人对公众进行有组织的“圈钱”和“抢钱”。具体而言,就是私人集团及社会实体对社会公共财富资源和他人的生产资料与劳动成果,进行有组织的强行侵占和强制分配以据为己有。这种强制性,就表现为凭借资本霸权对市场交易规则的操控和供求价格的操纵,如所谓市场经济“国际惯例”下的“贸易战争”与“货币战争”。同时也表现为凭借暴力强权对社会价值规则的操控和对行为是非标准的垄断独裁,如所谓“炮舰政策”与“普世价值”下的“文化战争”等等。越是古老原始,其表现方式就越简单粗暴。而越是文明进步,其表现方式就越显得婉转而隐蔽。

应该说,自从有了人类社会,尤其是有了财产私有制和商品交易,“财富战争”就已经开始了。世界“财富战争”的发展演变,大致经历了传统时代、商业时代和金融时代三个阶段。以公元1492年8月3日,哥伦布悬挂“十字军旗帜”从西班牙巴罗斯港扬帆出航为时间标志。此前为传统时代,此后为商业时代或“世界海洋贸易时代”。再以公元1991年12月25日,前苏联解体而美国开始“一超独霸”为时间标志。此前为商业时代,此后直至今天,即为金融时代。

亦如前文所述,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一贬一升之间,财富乾坤大挪移,中国向美国贡献“WTO税”。通货膨胀,物价飞涨,中国百姓向国际资本交纳“GDP附加税”。所谓的市场经济“国际惯例”,就是这样抽象而又具体。次贷危机很远,美国很近。华尔街金融大亨很富有,但还是要把贫穷的中国百姓钱包里的每一分硬币都要抢走。“财富战争”,就是这样残酷无情。且不说幸福感与生活质量下降,也不论什么毒产品毒食品,仅通货膨胀物价飞涨,同样的产品数量价格翻番,GDP也瞬息间就翻番而高歌猛进了。而这样的“世界第二GDP大国”,还得增加“基金份额”,还得负责为世界度过失衡危机承担“相应的责任”。说白了,就还是要这样地让中国人给美国制造的世界危机继续“埋单”。这样的“财富战争”,真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了!当然,这样的继续忽悠和要挟,中国政府和人民都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所以我们要加快转变发展方式,所以我们要尽快恢复自身社会经济发展的平衡,所以我们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否则,经济发展依然会与贫富两极分化同步,居民收入的名义增长依然会如GDP数字一样虚幻。有人注意到,最新公布的《“十二五”规划建议》,已经找不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GDP指标了。这或许正是转变的开始,也是转变发展方式这场深刻变革的开端。因为坚持社会主义中国正确的政治方向,根本还是在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若国内某些专家精英想让中国偏离这个根本方向,想让中国永远接受阶层分化的所谓“中产阶级”画饼,想让中国人永远接受资本主义“财富战争”体系的挟持,那么称其为西方资本的“文化木马”是再恰当不过了。

【2】“文化木马”的历史贻害

如前所述,所谓“财富战争”,就是私人集团及社会实体对社会公共财富资源和他人的生产资料与劳动成果,进行有组织的强行侵占和强制分配以据为己有。这样对外与对内的“财富战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所谓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史,就是这样一部“财富战争”的创新发展史。因为这样的“财富战争”,一直就是体系性的设计与制造。最早是通过暴力抢夺,建立起以“土地和奴隶”为资本的“生财”体系。接下来的更新换代版,是通过暴力抢夺,建立起以“土地”为资本的“生财”体系。再就是通过暴力抢夺,建立起以“货币”为资本的“生财”体系。这个“生财”的体系,就是“财富战争”体系。其一脉相承的共同本质,一是暴力性与强制性,二是系统性与持续性,三是自私性与贪婪性,四是虚伪性与欺骗性,五是周期性与破坏性。这个“财富战争”体系的创建与维护,其意识根源就是个人和少数人以私心贪念对社会公共利益的野蛮侵吞。

因此,鼓动个人的私心贪念,分化瓦解并破坏“被战争”的社会大众的团结,以维护这个“财富战争”体系的持续运营,便也一直是“财富战争”体系操控集团的“文化木马术”。包括对这个体系的文化道德包装,如“以上帝的名义”、“以天命的名义”及以“民意”和“民主”的“普世价值”名义等。只要有一个人的私心贪念膨胀,就会自动感染其他人。也就是“木马自动复制木马”,社会团结自然瓦解。于是,这个“财富战争”体系便实现了持续运营。即使是由于体系操控集团的贪婪,而导致发生社会失衡危机。但数千年来,这个“财富战争”体系的周期性崩溃又重构,并不断升级换代,正是因为个人的私心贪念的“文化木马”的存在。

由于个人私心贪念的膨胀,“财富战争”体系下的社会,永远是人剥削人的等级制社会。而且,有且只有两个阶层。即,要么是剥削者,要么是被剥削者。所谓上流阶层,就是这个“财富战争”体系的操控集团或剥削者集团。所谓社会下层,就是“被战争”被剥削的社会大众。既属于“被战争”被剥削阶层,又自认为属于“人上人”阶层,甚至还总怀有跻身上流阶层的登峰梦想的特殊人群,就是每个社会时代的所谓“中等阶层”或“中产阶级”。他们之所以意识错位,就是由于他们虽然也被剥削,但往往还可以剥削一下其他的被剥削者。这个实际身份与自我认同分裂的特殊人群,其实也是最不满足最不安分最不稳定的阶层。所以,称其为“泡沫阶层”或“阶级泡沫”。当上流剥削者集团的私心贪念极度膨胀时,首先压缩和挤掉的,就是这个“泡沫阶级”的生存空间及其心理梦想。这个“财富战争”体系的周期性周期性崩溃又重构的过程,也是这个“泡沫阶级”被反复制造和挤掉的过程。

西方资本主义“财富战争”体系的机制原理是这样,中国古代社会“财富战争”体系的机制原理同样如此。孔孟之徒对这个“财富战争”体系的文化包装,就是尊卑贵贱的社会等级礼教。维护这个体系的“文化木马”,就是“学而优则仕”志做“人上人”的读书人。这种“文化木马”的复制和传承,竟使尊卑贵贱的“财富战争”体系持续运营了两千多年。尽管,也同样发生着周期性的崩溃与重构。这个“文化木马”所造就的文士官僚阶层,也最具中国特色。他们往往能够架空皇帝的权力,“挟天子以令诸侯”。同时,又能利用制定法规并执行法规的职权,成功跻身这个体系的剥削者集团,也就是成为“大土地主集团”的一员。这个有职有权的“官僚大土地主集团”的私心贪念极度膨胀,是中国古代社会“财富战争”体系周期性崩溃与重构的主要动因。

也同样是因为这种“文化木马”的复制性和传承性,在旧中国又造就了官僚资本阶层。这个“文化木马”阶层,又与西方资本主义体系的“文化木马”相结合,最后就创造出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世界奇迹。同时,由于这“三座大山”阶层内部争权夺利的矛盾,便导致出军阀割据的连年战乱。中国人民的灾难深重,就是这种土洋“财富战争”体系“文化木马”共同作用的结果。新中国社会主义体制的建立,彻底推翻了“三座大山”,也铲除了这种土洋“财富战争”体系“文化木马”的生存根基。但这种“文化木马”私心贪念的顽固秉性及复制传承惯性,却依然在人群中存在。中国现在的官场贪污腐败现象,以及对公务员官僚阶层的利益保护与分配倾斜,正是“文化木马”私心贪念的贻害在作祟。这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正确方向,自然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社会“阶层分化”和“阶级分化”,也正是资本主义“财富战争”体系植入中国的“文化木马”。人人平等,公平正义,这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理念。而特殊利益集团和既得利益阶层的形成,正是中国应对西方“财富战争”外患之际的最大内忧。转变发展方式和坚持社会主义的政治方向,其迫切性与重要性亦在于此。

【3】“文化木马”的前车之鉴

如前所述,自商业时代以来,“财富战争”的烈度与广度,就一直呈现出几何级数的加速。特别是在资本主义体系周期性的经济发展失衡危机爆发的时候,资本列强国家之间的“财富战争”也就尤为激烈。西方资本列强营寨内部的座次,也往往就是在这周期性的“财富战争”中,不断进行着重新排列。在这五百年间,包括“霸主”的宝座,就依次从“老欧洲”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一直接棒到“新大陆”的美国。我们可以称其为世界“财富战争”的商业时代“春秋五霸”。按照这个“抢钱”团伙的规矩,谁当“霸主”,谁就掌握着这个“财富战争”体系的最高系统操控权。当然,在老牌资本列强的角斗场里,日本、德国、法国、意大利及俄国等,也都试图抢夺过“霸主”的宝座。但始终没有成功,特别是日本和德国被打得最惨。“二战”以后,当世“霸主”美国虽然给了日本和“老欧洲”一些“抚慰”,但随后通过“广场协议”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又连本带利“回收”了不少。至于具体数目,肯定是西方资本列强营寨里的最高“商业机密”,大约只有在华尔街的金融账本里才能找到一点痕迹。

在此期间,也的确出现过系统“漏洞”的意外。那就是“一战”时期,俄国发生的“十月革命”。俄国人决定不继续在旧体系内进行无望的拼斗,而是另行创建了一套新体系,这就是社会主义体制。两种系统的不兼容,甚至是存在着“防火墙”设置,从而使得俄国避开了资本主义体系周期性的经济危机,特别是那次著名的“大萧条”。进而与西方资本体系“霸主”美国比肩抗衡,史称“美苏两霸”。在当时苏联模式的鼓舞和帮助下,“二战”后又出现了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包括社会主义新中国的诞生。同时,也催化了自“哥伦布远征”以来形成的世界殖民体系的瓦解。于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列强团伙,就以“文化木马”来破坏这个新体系,持续进行“和平演变”的“文化战争”。最后的结局是,俄国被打回二流国家原形,美国“一超独霸”,“国际惯例”全球互联,金融时代的资本主义“财富战争”体系升级系统开始运营了!

俄国的“大国崛起”与前苏联的解体覆亡,给了我们正反两方面的启示。俄国的鼎盛辉煌,是因为社会主义体制的创建。前苏联的苏联的解体覆亡,固然有资本主义“和平演变”的外因。但私心贪念的“文化木马”,使苏联出现了官僚集团特殊利益阶层,使社会发生了阶层分化,逐渐摧毁了人人平等和公平正义的社会主义思想根基,激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反感。这些内部转变,才是苏联解体覆亡的根本原因。中国人当时反对“苏修”,大概也就是指出现的私心贪念的意识倾向。

问题是,俄国被打回原形,苏联解体覆亡,俄罗斯最起码还是个世界二流强国。假若中国被打回原形,大家还能记得是什么样吗?

【4】“财富战争”的“文化木马”之患

如前所述,当前美国对中国的“财富战争”,有“贸易战争”,有“货币战争”,有“炮舰政策”等等招法。但最具隐蔽性和危险性的,还是“文化木马”的“文化战争”。资本主义的“财富战争”,是一个体系制造和系统运营。他们首先要破坏和摧毁的,还是中国的社会主义体制。而既得利益阶层的形成和社会的阶层分化,正显示出“文化木马”的复制速度在加快。因此,中国最大的民族危机,依然是“文化木马”之患!

《日出西边/风动中国(完整版)》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51533/95669989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