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南海危机:“社保养老”的“美式拷问” - 日出西边/风动中国(完整版)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日出西边/风动中国(完整版) > 南海危机:“社保养老”的“美式拷问”

南海危机:“社保养老”的“美式拷问”

[更新时间]2012-07-03 06:10:46 [字数]11198

在中国,由延长退休年龄引发的养老金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争议,一石激起千层浪。目前,人社部和专家学者与社会网民的意见激烈交锋还在不断升温。与以往的企改、医改、教改、房改、税改及物价调控等各项改革的制度设计路径一样,从改革课题的设定与议题讨论的媒体呼应,到数据模型演算专业技术论证成果出炉,再到被政府虚怀纳谏从善如流科学决策实施,主流精英专家学者们向来是发挥着不可替代的智库参谋作用。但是,鉴于此前改革所导致的“就业难”、“上学难”、“看病难”、“住房难”及“养老难”等诸座民生“大山”群峰崛起,鉴于99%的社会大众最后总是成了改革的对象和改革成本的承担者。因此,我们就非常有必要从“基层设计”开始,从现在起就加强对专家意见的“群众质检”。

于是,通过对媒体话语权最大和声音最响的专家意见进行检视,在最关键的结论和“药方”部分,往往令人有“言必称美国”的强烈感觉。当然,在欧债危机的形势下,再“言必称希腊”与“言必称西方”都已经有些落伍。尽管有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的瑕疵,但这似乎并不妨碍中国精英专家们继续“言必称美国”的时髦。与此同时,美国组织的“群小闹海”联合军演正在一波接一波升级,这也更进一步提醒我们美国的确是无处不在无所不在!

那么,美国的社会养老社会保障制度,是不是真像专家所说的那样科学先进呢?“美国模式”,真的就是中国养老金制度改革“顶层设计”必须遵循的“国际标准”吗?好在全球信息互联时代的资讯发达,使我们仅从媒体的公开报道里,就能信手拈来些许并非谣诼的参考答案。我们不妨一起浏览几条相关资讯,然后再继续讨论。

【1】养老与财政压力大 提高退休年龄渐成全球话题

据法制日报2012年6月20日报道,在全球范围内,提高退休年龄近年来始终是热门话题。美国国际集团总裁罗伯特本·默切本月2日建议将美国人的退休年龄提高到七八十岁。这样不仅能减轻养老金和医疗卫生服务的负担,也能让老年人工作更长时间,同时减轻年轻人的负担。本·默切的话音未落,就激起美国民众和社会的诸多反对。还有人称,提高退休年龄至70岁有助于一些国家摆脱当前的经济困境。不过,与美英养老金缺口“巨壑难填”相反,法俄提前退休的“逆势而动”则更显得引人关注。

法俄逆势而动:提前退休

据美联社等外媒报道,法国新一届政府6日在内阁会议中提出法令草案,将从18岁至19岁开始工作的工人的退休年龄从62岁降低到60岁,这在纷纷提高退休年龄以削减国家福利支出的欧盟可谓异数,此举也引来了诸多非议。

提高退休年龄是法国前任总统萨科齐的主要改革项目之一,招致了全国民众的反对。萨科齐政府当时规定,无论工龄多久,想要得到全额退休金的人都必须在65至67岁退休。法国总统奥朗德在竞选时就批判欧洲流行的紧缩政策,而其降低退休年龄的举措也被认为在兑现竞选承诺而已。这项新法令预计将于今年11月生效,约有六分之一的工人可以提前退休。草案还照顾了曾负过工伤的人以及养育过子女的女性工人。

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近年来也一直坚持认为,提高退休年龄目前不可行,也不需要。在未来可预见的时间内,俄退休年龄不会提高。如今,俄罗斯已开始着手解决养老金制度中存在的问题。普京5月初就任总统后就责成政府研究出台俄罗斯退休金制度的发展规划,要求各部门想方设法增加养老基金规模,并出台措施对养老基金进行保值,确保养老基金的投资效益。

美英养老金缺口:巨壑难填

根据美国政府的一项估算,美国社保资金仅能支持在未来20年内全额支付社会保障福利。这也就意味着20年之后将只能支付75%的养老保险金。美国目前实行的是弹性退休制度,65岁为法定退休年龄。目前美国相关部门依然在酝酿推迟法定退休年龄,如果推迟到70岁将减少44%的社保资金缺口。

养老金缺口不仅是美国一国面临的债务黑洞,更是横亘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头上的乌云。2010年9月22日,英国英杰华保险公司发布报告,提醒欧洲养老金缺口达1.9万亿欧元,相当于欧洲联盟所有国家一年经济总产值的1/5。英国养老金缺口为3790亿欧元,占GDP的26%,为欧盟最高。德国和西班牙紧随其后,养老金缺口分别占GDP的24%和18%。

希腊式高福利:教训惨痛

曾参加希腊罢工的一名工人说:“过去,人们宁可在希腊当一名公务员,也不愿意去华尔街。”在希腊,公务员属于享有豁免权的“铁饭碗”,不仅不会被“炒鱿鱼”,如果他们愿意,40岁就能退休并领取退休金。公务员除了工资,每个月还能领取最高达1300欧元的额外奖金,如果他们掌握了电脑、外语等技术,还能享受额外津贴。同时,政府为了讨好民众,向选民们许诺高福利,而正是这样的“甜头”,为希腊债务危机埋下了伏笔。2011年,希腊仅是发放最基本的退休或退养金,就用掉了其福利开支的90%,用在家庭、医疗、失业和社会救助等方面的资金只占3.2%左右。高福利,终于将欧盟中最脆弱的希腊推向了深渊。

纵观整个欧洲,目前正面临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自欧债危机以来,欧洲国家的财政捉襟见肘,在职员工供养退休人口的压力越来越重,必须延迟退休时间,才能确保社会保险制度不陷入崩溃境地。欧盟委员会预计,到2060年欧盟成员国必须将退休年龄推迟至70岁。在欧洲,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使欧洲现行的高福利模式屡屡遭受重创。如果高福利模式持续下去,就意味着政府需承担更多的退休养老金和医疗救助保健等支出。欧洲各国的现状是:各国政府受困于庞大的赤字,“福利超标”给多国造成了沉重的财政负担。

解决制度问题:弹性退休

近日,中国人社部也提出了正在研究弹性延迟退休,同样引起舆论反响。延迟退休是否能解决养老制度中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主张对目前的养老保险制度进行大幅度改革,以应对未来的养老金危机。他认为延迟退休的目的毫无疑问只有一个,就是提高养老金的支付能力,因为退休年龄太低,威胁到制度长期的财务可持续性和支付能力。民众反对提高退休年龄,因为这不仅影响到眼前的既得利益,更让生活质量有所下降。所以政府首先要对延迟退休进行充分解释,广泛宣传。让民众意识到养老金制度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从而赢得理解和支持。如果没有让延迟退休的人得到实惠,就很难获得支持。

【2】婴儿潮进入退休潮 美国社会保险资金2033年枯竭

据北京商报2012年4月26日报道,美国政府23日称,由于婴儿潮迎来退休高峰、经济仍然虚弱以及政治家们不愿大力补救退休和残障计划,美国社会保险将于2033年枯竭。

“婴儿潮”进退休高峰 政府措手不及

美国养老保险制度实行的是多层次退休金支付模式,采取“政府社会保障退休金”与企业的“私人退休金”相结合的措施,同时鼓励个人购买储蓄性保险。政府“社会保障退休金”由企业和雇员按雇员工资的一定比例强制性缴纳,该保险项目目前覆盖了大约95%的职工。而二战结束后的“婴儿潮”一代目前已经逐渐达到了退休年龄,多达7800万的人口数量让美国政府措手不及。加之这一批人赶上了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美国的经济繁荣,他们中的许多人在青年、中年时期投资房地产或股票,本以为可以在年老时积累一笔较为可观的财富,使自己的退休生活有保障。

然而,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让这一代许多人的投资打了水漂,这使他们的退休生活更无着落。

就业人口下降 养老金缺口扩大

“婴儿潮”加入“退休潮”,老龄人口数量一度大增,领取养老保险金的人数也大幅增长。而在整体陷入萧条的经济环境下,美国就业人口不升反降,纳税人口随之减少,造成养老金供需缺口越来越大,社会养老保障体系面临严峻挑战。政府统计数据显示,未来20年内,65岁以上符合享受联邦医疗保险的人数,将从2010年的470万增长到800万;67岁以上符合享受联邦养老金的人数,将从目前的440万增长到730万。这两项花费占美国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将从2010年的8.4%增长到11.2%。

美国每年为超过5600万退休老年人、残疾人及其配偶和孩子提供社会保险福利。退休职工每月可领取1232美元(约合7693元人民币)的退休津贴;而残疾人每月可领取1111美元(约合6937元人民币)的抚恤金。根据如上数据,美国政府预计,社会保险资金中的老年、遗属津贴将于2035年耗尽,而残障津贴将于2016年便提前枯竭,综合考虑,两项资金互相搀扶将只能支撑到2033年。专家预计,按目前的保障水平,每年要增加收税332亿美元才能满足老年人的社会保障需求。

社会保险制度面临压力 已非改不可

美国人口老龄化随着婴儿潮退休高峰的来临变得愈发严重,更为美国的社会保险施加更为紧迫的压力。有分析人士指出,养老金的收支失衡已将美国联邦社会保险推到濒临破产的边缘。美国社会保险制度已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关头。为缓解矛盾冲突,美国政府此前已将普遍退休年龄提高至67岁,除此以外,可采取的办法还有降低对较富裕美国人的年度福利增加幅度以及限制他们可享受的福利范围,同时还可适时提高法定退休年龄、适当提高缴费标准、适度降低退休金水平。

【3】债务危机是美国民主的尴尬

据环球时报2011年11月23日报道,美国国内削减赤字谈判21日宣告失败,再次印证美国经济短期内难以走出衰退的阴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指出,现在讨论美国经济是否符合经济学定义上的衰退(即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没有意义,美国经济已经陷入了一种高失业、低增长困境,而由此造成的财政收入减少与债务增长却会成为常态。

虽然削减政府开支也涉及到军事开支的减少,但削减最多的属社会福利开支。这满足了一些右翼共和党人的要求,却使社会不公平更加明显。这些年来,美国社会收入提高最快的人绝大多数都是金融领域的领导人,这些人某种程度上说是造成金融危机的“元凶”。但危机发生后,他们非但没有受到惩罚,一些人还受益于政府救助金融、银行业的计划。这次在提高国债上限的谈判中,根本没涉及提高对富人税收的议题,只提出了缩减政府开支的议题。

这就意味着未来穷人享受的社会福利会下降,特别是老年人的养老金及福利会缩减。社会不公会引发社会动荡,“占领华尔街”即是其中一例,这会引起经济的损失、投资的下降及经济的衰退。

统计证明,社会中最大的消费群体其实不是富人,而是中产阶级。美国的中产阶级在金融危机中已经受到重大挫伤,而未来如果他们的社会福利一再降低,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会进一步下降。美国经济的动力主要来自消费,如果未来消费持续疲软,美国经济则很难找到新的增长点。如果经济缓慢恢复,通货膨胀压力逐渐加大,美国政府财政收入能力再持续下降,剩下的只有扩大债务来维持政府运行。但在已经非常大的债务基础上继续扩大债务,这种做法会越来越遭到外国投资者的怀疑。美联储搞了两次量化宽松政策,但第二次的效果要明显弱于第一次,而且从美国投资的情况来看,大量增加流动性并未促使投资大增。这不由得使人想到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当年的假设,即“流动性陷阱”的道理。

由于名义利率不可能为负,因此当利率已经降到最低时,刺激经济的功能就没有了。由于流动性偏好,人们在衰退时仍然喜欢握有现金,不会马上投资,所以当经济陷入“流动性陷阱”时,货币政策是失效的。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流动性陷阱”应该有新的解释。那就是,当美欧等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前景不好时,这些国家中央银行释放出的大量流动性没有流向本国的投资市场,因为这些国家的企业并不看好本国市场。统计证明,发达国家的直接投资并没有随着货币政策的放松而扩大,而是流向了新兴市场,加重了新兴市场的通货膨胀压力。

美国的政治危机更是难以化解。以“茶党”为代表的抗议力量出现,表现出美国民众对政府及传统政治的不信任。其实,美国面临的是双重的政治信用危机:一方面,投资者担心政治家们只关心自己的政治游戏,把投资者的利益当儿戏:另一方面美国民众对政治家们产生了巨大怀疑,怀疑政治精英与金融精英沆瀣一气,政府出钱救助造成危机的金融机构,用的是纳税人的钱,而政府债务的危机又要导致纳税人再次做出牺牲。这种信用危机会导致民粹主义情绪上升,最终导致政策上的恶性循环。

美国民众对政治精英的不信任,被 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的一项决定而加强了,最高法院决定,未来在美国的选举中,为政治候选人竞选而出资的上限被取消,谁愿意出多少钱就可以士多少钱,美国公司可以随便给政治竞选捐款,会大大影响选举的结果。连《华尔街日报》的文章都认为,美国政治领导人就是资本手中的一个玩偶,民众对政治领导人的政策认同会逐渐下降,美国政府的行政能力会随之下降。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占领华尔街”才成为民众不得已的选择。难怪像《外交》杂志那样的美国主流媒体也发表文章,质疑美国的民主(因为美国是所谓代议制民主)是不是还有代表性。

【4】美媒称中国买美债“别无选择” 美国是在帮中国

据环球时报-环球网2011年8月16日报道,由于美国主权信用评级被调低,许多中国民众担心中国所持大量美国国债的安全性,也发出了希望美国“戒除毒瘾”的忠告。但有些美国媒体并不以为然。15日,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刊文称,中国以美国债权人自居,认为美国过度举债拖累中国,但事实上,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并非在向美国“行好”,而是别无选择。事实上,美国通过向中国借债帮中国保持低汇率和出口优势,才是在向中国“行好”。

这篇以“中国并非向美国行好”的文章出自CNN的专栏主持人札卡利亚之手。文章先是表达了对中国媒体“美国人应该戒除债瘾”,“美国梦之完结”等说法的不满,还援引了在中国被广泛转发的两条微博,即“美国主权信用降级,为什么我们成为最大牺牲品”和“用中国纳税人的钱来买美国国债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在美国,人们则担心中国政府停止购买美国国债。我认为这种恐惧被过分夸大了。”文章说,“中美之间的经济格局是冷战时期核威慑的金融版本如果你毁掉我,我也会毁掉你。”文章继而抛出一个论调,即如果中国抛售了1.2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自已也会深受其害。它的逻辑是,中国抛售美元将引发一个巨大的“灾难链”,先是引发全球恐慌性地抛售美元,然后损害美国经济,最后把美国当作最大出口市场的中国会自食其果。

“如果北京希望将全中国的工人都安置在工厂里,这就不是一个好主意。”文章说,“中国现在对出口导向型的增长战略很上瘾,这要求它的商品极其便宜,人民币汇率也必须走低。这便是中国购买美元的原因。”其后,文章使用了一种排除法,将日元、欧元等国际重要货币都一一划出中国外汇投资的范畴,以力证中国除了美国国债外“别无选择“。它说,只要是了解中日之间“深厚敌意“的人都会知道,中国不会投资日本国债,将日元当外汇储备金。而欧洲不仅根本没有国债这回事,欧元汇率也前所未有的不稳定。英镑和瑞士法郎又无法满足中国大量的外汇投资需要。“所以,就在中国博主和媒体们抨击美国政府肆意挥霍时,北京正在购买美国国债。”

文章的最后,作者不无得意地称,基于美国国债市场的安全及高利息,美国向中国借债其实才是向中国行好。“现实是,中国已经落入一个购买我们国债的循环。不管评级机构说什么,没有其它国债市场比我们的更大更安全。”文章说,“所以忽略那些中国在帮美国忙的理论吧。现实是,他们别无选择。我们可能正在帮他们的忙。”

【5】美国债务危机:中国“伤不起”

据中国经营报2011年07月23日报道,美国正陷入预算僵局,在8月2日之前,平衡预算的宪法修正案能否通过,将直接关系到美国政府财务是否破产的危机。截至目前,国会和政府仍然在削减预算和增加税收等措施方面争执不下。美国财政部表示,除非国会最终成功得以提高美国14.3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否则,到今年8月2日,美国将无钱可花。美国财长盖特纳在全国广播公司“与新闻界会面”节目中表示,失败不是一种选择。他说:“如果发生了无法提高债务上限的情况,你将看到整个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遭受灾难性的损害。”果如盖特纳所说,作为美国最大的债权人,同时经济依存度又越来越高的中国该如何看待美国这场债务危机,它的未来走势到底会如何,各种结局对中国到底又意味着什么呢?

2012年大选前的先期角逐:增加税收还是削减开支

目前,以奥巴马(民主党)为代表的美国政府与以共和党为代表的美国国会之间正在展开紧张的论战,奥巴马方面希望通过增加对美国富人和大公司的税收来减轻债务压力,而共和党方面则要求政府削减社会福利项目,例如养老金和医疗保健项目来达到减债目的。长期以来,以奥巴马为代表的民主党,其选民主要来自社会中产阶级及其普通民众,因为当然不愿意通过削减福利计划来削弱自己的选民基础,故而提出对富人增税建议。而占据国会多数的共和党,其选民多由富人组成,对富人增税则相当于打击了自己的竞选力,因此转而希望削减社会福利项目。

事实上,像本次债务危机一样的政治游戏在美国历史上并不少见,2011年3月份,美国政府与国会就今年的预算问题就没能达成妥协,最终预算未能通过。这种事件在美国历史上同样能找到例证,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就出乎了大多数人的预料,很多人认为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美国不会让美元与黄金脱钩,但是以尼克松为主导的美国政府最终还是力排众议,最终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引发了美国历史上的大危机。智库“美国进步中心”的资深经济学家海瑟·鲍施伊就表示,“我认为我们不能排除这个非常真实的可能性,那就是这种情况会把我们再次带入衰退。”而双方一旦谈崩,将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美国房贷利率会上升,消费者支出会减少。随着各行各业停止雇用新人,已经高企的失业率会继续攀升。鲍施伊表示,“如果发生了债务上限无法提高的情况,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对于事件未来的走势,大多数人认为美国政府与国会之间达不成妥协的可能性不大,只不过越激烈的谈判过程,越是出于双方要价或增加筹码的表现。

对中国的影响:“谈崩对中国未必是坏事”

谈到对中国的影响,很多人马上就会想到投资,因为我国持有大量的美元债券以及美元资产,美国债务危机的悬而未决将导致一种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中就蕴涵着风险,一个直接的风险就是美元价格下跌导致的贬值风险。众所周知,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黄金,储备量达8000多吨。从经济角度来看,美国一定不愿走到这一步。由此,双方可能达成妥协。

而达成妥协的结果是双方就债务问题达成一致,突破既有的14.3万亿的负债上限,美国势必将再次发行债券,而扩大发债,则意味着美元货币量的增加,这是一种令美元贬值的做法,在这一做法之下,中国大量的外汇储备将面临缩水的危险。从欧洲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来看,危机源头主要都是政府通过对外举债来支持本国国民的高工资和高福利,同时通过杠杆机构将这一负担转嫁到发展中国家。从欧美目前的这轮危机来看,这种模式已经变得越来越麻烦。

不可忽视的深层次影响:我们正在面临一场真实的“货币战争”

事实上,长期以来,在美国市场上存在这样一种论调,即中国人为什么要存在那么多钱,不花钱,反过来支持美国人消费,最终成了美国最大的债权人。他们认为,是中国采取了不公平汇率体制,通过压低人民币的价值获取出口优势,进而获得大量外汇储备,这些储备反过来借给美国人消费,导致了美国人债务危机。这也从反面提醒我们美元外汇的潜在问题,目前我们有60%~70%的对外贸易是用美元结算,反过来我们又用美元购买了大量美国国债,这直接导致了美国债务危机对中国的连锁反应。

值得注意的是,推动中国亟须进行多元化投资改革的动力还有更为复杂的因素。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BMW中经智库专家陈淮表示,我们正在面临一场真实的“货币战争”,这场战争带给中国的挑战,一方面是美元单位资产的贬值,另一方面就是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引发的输入性通胀。而这两种挑战的程度,正在与美国债务危机的未来走势紧紧连结在一起。

长期以来,美国的财政问题与就业问题一直是萦绕于中美关系间最重要的因素,更是直接影响了美国的对华政策。本次美国的债务危机,不仅事关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同时,敏感的就业问题(危机)更是直指中国的制造业前景。可以说,美国未来的经济、贸易、财政(包括税收、货币)、金融(汇率)等一系列政策都将构成中国企业国际化、全球化的重要环境,并直接影响中国国内企业的运营现状。新的债务危机很可能将使上述措施进一步严厉化,因此这不是单纯的美国议题或宏观议题,相反,它将直接影响到中国千千万万个企业的命运。

【6】美国退休人员福利金缺口1.38万亿美元

据时报快讯-证券时报网2012年6月19日报道,美国独立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6月19日公布的美国养老金与退休医保资金状况年报显示,截至2010年,美国养老金和退休人员医保融资缺口从前一年的1.26万亿美元增长1200亿至1.38万亿美元,为历史最高水平。其中包括7570亿美元养老金支付承诺没有任何现金担保。

报告称各州应该承担的医保资金数额为6600亿美元,但只拿出了331亿美元来支付医保费用,资金缺口高达6270亿美元。养老金缺口和医保缺口总计达1.38万亿美元,与2009财政年度相比增加9%。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援引全国州议会会议数据称,43个州已经削减福利开支,三年来增加了员工自己支付福利的比例。洛格管理学院的乔希说:“许多州和地方政府将减少或调整退休人员的生活费作为削减成本的方式之一。

【7】人口老龄化危机 美国社保的“黑洞”

据证券市场周刊2012年6月04日报道,自2010年初以来,政府债务危机开始在欧元区蔓延,希腊、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等国纷纷沦陷。在陆续推出两轮量化宽松政策后,美国政府的债务风险也开始抬头,联邦政府总债务占GDP的比重从2007年的63.7%激增至2011年的101%,总额高达14.79万亿美元。政府债务及与之相关联的包括居民和企业在内的国家资产负债可持续性问题浮出水面,而这又是传统经济学中很少涉及的问题,它警醒世人必须高度关注国家资产负债的可持续性。

“多米诺骨牌”相继倒下 金融危机是资产负债危机

此次金融危机及后续问题均源自不牢固的国家资产负债表。所谓国家资产负债表是指包括了政府、居民、非金融机构、金融机构等所有经济部门在内的资产负债信息。它反映了整个国民经济在某一特定时点上的资产和负债的总量规模、分布、结构和国民财富及总体经济实力的状况和水平。资产负债表不牢固主要表现为结构错配、货币错配和期限错配。

以美国为例,在居民部门“寅吃卯粮”式的负债消费模式下,住房按揭贷款和消费信贷不断提升,其资产负债结构严重失衡。随着房价泡沫破裂和次贷危机的发生,居民开始降低消费,修复自身的资产负债结构,而金融机构为降低自身的杠杆率也开始收缩信用。二者的共同作用导致实体经济受到严重冲击,经济出现衰退。政府为了应对衰退,通过一系列的经济刺激计划,扩大政府投资,提高政府部门资产负债的杠杆水平,使得结构错配传染到了政府部门,放大了政府债务的风险。私人部门的债务危机最终演变成为政府债务危机。

在此次金融危机中,以波罗的海三国为代表的中东欧所谓“里加流感”充分说明了货币错配对经济的伤害。以拉脱维亚为例,该国曾是东欧经济明星,经济增长一度长期维持在9%左右,被视为经济转轨的典型。但是由于在经济转轨中,国内的金融体系几乎全部为外资所取代,国内的金融活动几乎全部以外币形式进行,货币严重错配。而在金融危机中,外资银行为帮助其母行脱离困境,抽回资金,使这些明星国家迅速陷入困境。金融危机外部冲击导致了这些国家国内金融与经济的全面危机。

因国家资产负债表的问题导致金融危机,又因金融危机使国家资产负债表难以持续

此次金融危机的导火索是次贷,使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的千里大堤溃于“蚁穴”。而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衰退,不仅使私人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出现危机,而且在经济全球化的条件下,各国的资产负债表又具有高度的关联性,于是危机相互传染并相互激荡。恰如“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全球经济出现严重衰退。为防止危机的进一步蔓延和深化,各国政府一致性地采取抢救性的财政货币扩张政策。其结果,又导致政府债务负担加重,而使政府的资产负债难以为继。

因国家资产负债表的问题导致金融危机,又因金融危机使国家资产负债表难以持续。这种进退维谷、左右为难的局面凸现了建立跨代际可持续的健康的国家资产负债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其中管理国家资产负债的能力建设至关重要。目前,世界经济仍在动荡之中,以结构调整为中心的全球经济再平衡正在进行,中国难以独善其身。因此,有必要将国家资产负债表及其管理能力纳入中国宏观调控体系建设,把宏观审慎管理放在坚实的基础之上。

【8】美国“寅吃卯粮”负债高消费高福利的“社保养老”模式,是金融危机的“发动机”

有关美国次贷危机、债务危机、养老金制度危机及其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报道,我们还可以列举很多很多,但那简直就是对读者耐心极限的挑战和时间精力的巨大浪费。不过,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我们还是有必要以此提醒“言必称美国”专家们的“选择性失明”。

如果说美国的确是中国养老制度改革的“国际标准”范式,那么恐怕最值得学习的就是美国的“借债成瘾”。然而,欧洲“借债成瘾”的先学先试,又给了我们一个怎样的示范呢?关键在于,将债务危机扩散和转嫁出去的能力与特权,只有美国才具备,而且是独家垄断性的霸权。与此相配套的组织体系,除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和世界银行“大股东”的“一票否决权”外,还要有诸如组织“群小闹海”军演这样最强大的“坚船利炮”。

尽管如此,美国还是难以摆脱自身的养老金债务危机,还是难以避免“占领华尔街”的呐喊。究其根源,还是因为“美国政治领导人就是资本手中的一个玩偶”。华尔街私人资本操控的政府和政客,自然是以追逐其私人资本利润最大化为天职和本能,又怎么能以人民大众福利最大化为目标呢?这个掌握着“世界货币”的“世界政府”,又怎么会为世界人民和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负责呢?

CNN的专栏作者不无得意地称,美国向中国借债其实才是向中国行好。“现实是,中国已经落入一个购买我们国债的循环。不管评级机构说什么,没有其它国债市场比我们的更大更安全。”你看,美国“借债成瘾”,中国又落入“购买我们国债的循环”。于是,美国次贷危机,中国就得连锁反应,美国人又怎能不自鸣得意呢?怎么?不服?且看“坚船利炮”军演伺候!

我们正在面临一场真实的“货币战争”,这场战争带给中国的挑战,一方面是美元单位资产的贬值,另一方面就是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引发的输入性通胀。而这两种挑战的程度,正在与美国债务危机的未来走势紧紧连结在一起。信哉,斯言!

那么,我们又是怎么会落入美国这个“双向收费”的“货币战争”圈套呢?还是因为市场经济“国际惯例”的接轨,还是因为这个接轨的制度设计,还是因为精英专家们从企改、医改、教改、房改、税改、价改直到养老制度改革“顶层设计”的一路指导护航!

如果说,美国以中国为“假想敌”的军演,是“货币战争”的继续,也是更大规模战争的序幕。如果说,美国军演的步步升级,是在召唤“群小闹华”的内外呼应。如果说,佐利克世行报告给中国开“改革药方”,本来就肩负着美国“货币战争”的使命。那么,这么多年来,“言必称美国”的中国改革智囊精英专家们,你们究竟是在给谁进行“顶层设计”?在你们高谈阔论养老金制度改革的时候,你们首先必须拿出“不是汉奸”的证明。而且,这个证明,不能以美国的“国际认证”为为准,而必须能经过中国99%人民大众的公信认证!

《日出西边/风动中国(完整版)》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51533/95918428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