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广州人的爱情为何不值钱?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广州人的爱情为何不值钱?

广州人的爱情为何不值钱?

[更新时间]2008-04-11 13:38:22 [字数]1970

广州人的爱情为何不值钱?

   

    近日,在首届全国和谐家庭高层论坛暨第八届全国家庭问题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的一份《广州人家庭婚姻爱情价值观变迁分析报告》引起广泛关注,调查数据显示,“爱情”在广州人心目中地位18年来达到最低,“金钱”、“事业发展”重要性比例都超过了“爱情”。不少外地人对此摇头叹息,广州人太现实了,甚至非常同情的发出感慨:在诗人裴多菲心中比生命更重要的“爱情”,在广州人心目中的地位却“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更让外地人大跌眼镜的是,调查数据还显示,广州女性更多地把“金钱”看得比“爱情”重要。本来,在咱们泱泱大国,自古都是常见薄情郎,少有负心女,在很多人心目中,爱情对女人而言,是神圣的,是不容金钱亵渎的。所以对广州女性爱“面包”胜过爱“玫瑰”的爱情观,外地人很是不屑。我远在重庆的哥们看到这则广州人爱情贬值的新闻后,马不停蹄的给我来个电话:屈默,在广州跟女人谈什么都可以,千万别谈爱情。那口气很替我在广州的生活担心不已。说实话,我这位哥们的可爱之处,不在于他的天真和纯情,而在于他对爱情的认识还没有达到广州人的高度和深度。

    自打N年前,我孤身漂到广州这片热土后,就跟广州人缠上了。虽然我曾在南方的报纸上撰文《你的白话我永远不懂》,狠狠地调侃广州人,但心里并不排斥广州人。说广州人很现实,这一点不假。请客吃饭,谁买单,分得清清楚楚,绝不学内地互相争着买单,就是不见掏出钱来。更让我感叹的是,广州人请客吃饭绝不讲排场,绝不铺张浪费,吃不了最后绝对是要兜着走的,即便是腰缠亿贯的富翁,也会把剩下的食物打包带走。这在外地人看来有失体面的行为,在广州人看来却做得心安理得。所以对外地人蔑视广州人的言论,我是持保留看法的。在我看来,那不是广州人过得现实,而是活得真实。

    真实的活着,在物质至上的社会,是不应该受到苛责的。记得小时候,语文老师每每讲到资本主义世界的现实生活,总会非常同情的对我们说,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人与人之间充满铜臭味,没有温情,活着都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受此残酷教育,我那时对金钱社会的仇恨并不比痛恨小日本鬼子逊色。很长一段时间,我和我的同学们都为长在红旗下庆幸不已。遗憾的是,当房价、教育、看病等新三座大山把咱老百姓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我那曾经非常痛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的语文老师其实也喜欢钱,更需要钱。事实上,没有谁可以看破红尘,吃五谷杂粮,没有谁比谁更崇高,尤其是在爱情面前。我无意把情圣们反复歌颂的伟大爱情拿到物质的天平上称量,但当下的爱情,却面临着一个不争的事实:曾经坚贞的爱情,在金钱面前不断妥协。当爱情唾手可得,瞬间即逝,甚至只能靠做爱来维持的时候,有多少爱情经得起物质的考验?

    我曾在《没有钱,我们还能爱多久》一文中写道:现实中真正幸福的爱情,往往不是那些大富大贵买得起999朵玫瑰的有钱人,也不是贫困交加的“无产”阶级,而是仅够买得起一朵玫瑰,过着小日子的芸芸众生。我表达的观点是,谈爱情是需要成本的,即便是要过小日子,也是需要物质来支撑的。所以,对广州人的爱情不断贬值,我是不愿意幸灾乐祸的,更不愿意落井下石。我一直认为广州的爱情贬值,并不是广州人“太过势利”,而是被现实逼迫的。生存是第一需要,爱情不是漂浮在空中的白云,她需要依附在俗气的物质之上。在广州,居不易,却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在现实面前,奢谈爱情至上是非常虚伪的,至少我认为那是对爱情不负责任的行为。

    爱情重要,还是物质重要?本来是不需要虚伪的加以讨论,用广州一个居家过日子的邻居大妈的话说:你总不能拿着玫瑰却饿着肚子吧?套用爱情大师裴多菲的爱情宣言给予佐证:“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有红烧肉,二者皆可抛。”

    仔细想想,你别不承认,广州人其实活得比我们谁都可爱。

 

                                        2007年11月13夜屈默于广州

 

《屈默:男女那点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58458/3949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