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18岁,我由富家女沦为二奶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18岁,我由富家女沦为二奶

18岁,我由富家女沦为二奶

[更新时间]2008-03-21 14:10:33 [字数]3292

18岁,我由富家女沦为二奶

口述:莫茉,33岁,富家女,离婚

采写:屈默

时间: 2008114日夜,广州

 

采访手记

    本篇故事是我前期采写的《屈默采访手记之十四:离婚不离家,我在尴尬中找不到自己》故事的补充,我之所以要让这个真实的故事还原成一个整体,是想表达一种有些宿命的观点:在情感世界里,不是你的,终究会失去,即便你爱得有多惊天动地,缠绵悱恻,也无法为爱情找到真正的归宿。

    作为婚姻头号“杀手”的第三者,一直为人所不齿。尽管现代婚姻对第三者多了份宽容和理解,但第三者作为婚姻的侵略者,给婚姻当事人造成的伤害,依然难以被世俗所容忍。纵观第三者的最终结局,鲜有真正幸福者,即使最后由第三者变为婚姻的主人,也难以修复婚姻生活中带来的伤痕。在通往婚姻的道路上,彼此的关爱或许会被婚姻的平淡所遗忘,而伤痛却时时相伴。有些伤痕是注定无法抹去的,毕竟错误的因缘,结出的终究是恶果。

    本期主人公由第三者转换为婚姻的主人,最后又沦为婚姻的出局者,其悲剧命运令人感慨。只是即便第三者最后也是受害者,舆论的力量也是无法给予深切的同情。人生其实真的很残酷,你愚弄它一次,它就可能愚弄你一生。

    爱情需要冲动和激情,婚姻却需要十足的理性和坚守。善待别人的感情,其实也就是在保护自己的婚姻。

 

突遭变故,我由富家女沦为第三者

    我是一个极其恋父的女人,我喜欢父亲的伟岸、高大、英俊和对妈妈的痴情。尽管我知道妈妈并不是他这辈子惟一的女人,至少在有了妈妈后,父亲不再和其他的女人有过风花雪月的故事。自从父亲被控受贿罪判终身监禁后,父亲就成了我最大的心伤。我也在18岁那年,从房产大亨之女,沦落为最穷困潦倒的人。

    林海是我爸爸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我一直叫他林叔叔。在父亲被限制自由后,林海亲自到学校来看我,并将他新建的龙腾半岛庄园的房产证和土地证给了我,还给了我一张存折。在接过这些的时候,我知道父亲的麻烦一定不小,我不敢说一个字,害怕自己的不小心触及到林海深深隐藏的痛。

    林海是一个实业家。他有一所占地500多亩的私立贵族学校,一座占地1000多亩的休闲观光农场,一个资产上千万的建筑公司。而我就是从他的贵族学校走出来的,我也是他不折不扣的学生。

    失去父亲的关爱后,林海开始为我买昂贵的服饰,让我重新恢复失去浮华的记忆。现实生活在我的心里不再满是悲怆,在林海面前,我从一张白纸学会了万种风情,也习惯了穿旗袍时被人用火热目光追逐时的快感。林海总说我像一个妖精,让他神魂游离,蚀骨销魂。在林海的身上,我看到了父亲疼我时的影子。尽管我清楚我是在与另外的女人分享着同一个男人带来的快乐。我无法言表自己对林海的那份感情是否源于父亲的影子,还是一份少女的虚荣。只要林海一出差,哪怕仅仅两天的时间,都会让我感到害怕和无助,我小心翼翼的盼望他的归期,那时我以为这就是爱。

    在林海重新购置的别墅里,我把18岁的爱情给了这个大我18岁的男人。同时,在18岁那年,我第一次和另一个女人为争夺一个男人反目成仇。

我嫁人的唯一理由是我做了第三者

    林海的那个女人第一次来找我,没有一句话。首先给我的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我记得那天的阳光好灿烂,在行人如织的大街上,我大脑一片空白。响亮的声音在我的耳畔久久的回荡,没有痛,没有羞……那时我才知道被钱迷失的第三者是没有痛的。重庆的冬季在阳光里也异常的寒冷,风像一把锋利的刀切割着城市的光芒,让我看到了无声的讽刺和无法释然的淡漠。

    林海从人群里将我扶上车,然后紧紧的拥我入怀。他从包里掏出离婚证说,一切都过去了,我会好好呵护你一生一世!车窗外,我看到打我的那个女人像一个溺水的人,没有足够的氧气。或许她的幸福,她的梦都在这样的季节而窒息。

    让我有些痛苦的是,我跟了林海后,我耳畔老是久久的回荡着林海前妻声嘶力竭地诅咒:“你会遭报应的,你会老的,你的美丽不是永恒的……”这样的声音一直伴着我,让我失眠,让我在没有一丝光亮的梦魇中醒来。于是,我想结婚,想在这个女人的诅咒下和她曾经的男人海誓山盟。

    18岁那年的生日,在一片赞美声中,我成了林海的新娘。我知道那年那天的我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林海却叫我“祸水”。泪水就这样没有理由的流淌,我真的不想自己是“祸水”。

    林海对我的爱就像长辈,喜欢用胡须扎我光洁嫩滑的肌肤。我理所当然的在这栋欧式建筑里享受来自长辈一样的爱和关怀,只是我做错事情的时候他不容我有一丝反抗,但我依然相信林海是爱我的,在他高兴的时候总是为所欲为的宠着我。

    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林海就不让我随便出门了,说家才是藏着我最安全的地方。从此,我的世界就固定在了这680平米的空间里。问他理由,他说你还小,面对外面的世界你没有足够的免疫力。想想也是,正因为缺少免疫我才做了第三者,才成了这个年龄足以做我父亲男人的女人。慢慢的我变得安静,每天在花园里养花,教鹩哥说我想说的话,每天看日落时的哀伤,才知道恢复了浮华的生活我却没有了自由,由种失落时常在心底莫名袭来,让我感到忧伤。

在打骂中我想起了那个女人的诅咒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的数下去,数过这些漫长的节奏我才知道这个男人为之所做的一切,一部分是因为爱,另一部分是因为男人的自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林海开始在喝酒后骂我,打我。慢慢的我没有力气去反抗,也没有语言去反驳他无理的言辞。我学会了习惯,学会了在心里诅咒林海出车祸。

    无数次的打骂和林海无数次的下跪和写保证,让我变得麻木,我的世界也没有了泪水。我想,这是应了那个女人的诅咒,我遭报应了!

    女儿的到来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没有欣喜。女儿在林海反复的打骂和一次次的保胎中,提前2个月降临了。或许是因为有了孩子,林海开始允许我一个人出门,允许我交朋友。当我尝到自由空气的时候,才发现这些日子以来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开始给同学朋友打电话,快乐的和她们聚会,然而这样的日子没有过多久,林海说这些人迟早会把你教坏的,所以你还是在家里吧,我尽可能的在周末陪你和孩子。

    林海又开始喝酒又开始重复以前的一些打和骂,我在绝望里压抑着自己的思想。林海不高兴的时候可以打骂我,我不高兴的时候还得装着笑脸陪他说话,心头郁积着太多无辜的委屈和不知所措。夜里我总反复的做着噩梦,再一次去医院,医生说了得了忧郁症,开回很多的药,第一次我对着药笑了,我想这是报复林海最残忍的方式。

    林海总是对朋友说我们这么好的家庭,什么都不缺她怎么会得忧郁症呢?我只得苦笑,无法言说。

    一年后,我终于鼓起勇气向林海提出离婚。林海问为什么,我说有了第三者,我爱上了另一个男人,我编造这个谎言的时候,我想我和其他离婚的家庭一样的俗。林海发疯的打我,我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只是大笑着说:“打就打死吧,不打死就别让我再这样痛苦了!”

    林海打累了,终于瘫倒在地上。林海指着我说不要笑了,他害怕,我想停止下来,可我发现笑似乎在我的生命里已经定格了。笑不是因为快乐,而是想在挤出来的笑声里不让自己那么可怜。

 

《屈默:男女那点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58458/4066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