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我和学生的一段感伤爱情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我和学生的一段感伤爱情

我和学生的一段感伤爱情

[更新时间]2008-03-21 14:12:16 [字数]3805

我和学生的一段感伤爱情

口述:钟离,44岁,新疆石河子某技工学校老师

采写:屈默(电话采访)

时间:2008116日夜,广州

 

采访手记

    这是一段关于师生的恋情,我花了近1个小时去倾听一个老师的真情讲述,并非为了一个“师生恋”的噱头。从一开始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并不认为师生之间的恋情需要拿到一个道德的天平上地去称量,而是想追问一个道理:在爱情的天平上,是爱重要,还是性重要?对于没有必要继续再爱下去的一段恋情,我们该是放手给与对方祝福,还是苦苦相逼,把爱情逼上绝路?

    本期主人公的不理智,确实是他性格的悲剧,不值得同情。张爱玲说,对于大多数的女人,“爱”的意思就是“被爱”。一个男子真正动了感情的时候,他的爱较女人的爱伟大得多。从钟离刚开始倾注爱心关注他的学生米菲的时候,应该说钟离的爱是神圣而伟大的。遗憾的是,当爱情成为一种负担的时候,很多人和主人公钟离一样,总要去追问一个原因。其实,在婚姻爱情的字典里,正如张爱玲所言,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在现实生活中,爱情都是自私的,都是以占有为目的,哪怕爱情已成陌路,也不愿放爱一条生路。宁愿毁灭爱情,甚至不惜两败俱伤,也不愿独自华丽转身,给对方一个永恒的美丽背影。诚然,在通向爱情的大道上,人是很容易失去理智的。懂得放手是一件多么需要智慧和胸怀的事情!

    一生中值得爱的人很多,而真正可以爱的人却很少。既然爱了,就应当珍惜。而一旦不爱了,与其让爱成为更大的伤害,还不如让爱成为美好的回忆。给别人一条爱的生路,也就是给自己寻找下一个幸福的出口。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总有这么个人,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她是我学生,却叫我叔叔

    我是一个技校的老师,教学生物理课,虽然我性格有些古板,但并不影响我在学生心目中的良好形象。事实上,我的生活确实很呆板。在很多人眼里,我是一个有些木讷的人,不善于交际。每天下课后,我就回到家里,一个人看书,或者看电视。所以我的朋友很少。

    我所在的技校是新疆颇有些名气的职业中学,不少偏远山区的孩子,因穷上不了大学,就来这所技校,学门技能,然后外出谋生。贫困生特别多,是我们技校的一大特色。米菲就是我班最贫穷的学生,她来自新疆靠近俄罗斯边境的一个封闭的山区。用她自己的话说,在16岁前,她没看过火车,也没坐过汽车,要不是来这里读书,她还不知道大山之外还有很多令人好奇的生活。

    米菲是个非常漂亮的孩子,或许是来自偏远山区的缘故,她总给人一种朴实纯真的深刻印象。因为贫穷,米菲每学期的学费总要拖欠,让学校非常伤神。很多时候,在课堂上看到米菲穿着有些破旧的粗布衣服,我就生出一丝怜悯之情。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自尊心都特别强,学生之间互相攀比是常有的事情。米菲在那群女学生之间,总显得很自卑。我从米菲清澈的眼睛里,读到了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羡慕和渴望。从一些学生口里了解到,米菲宿舍的同学经常奚落和嘲笑她土气。为此,米菲时常一个人独自捂着被子偷偷地哭。

    我不想看到自己喜欢的学生生活在自卑的阴影里。我决定帮助她,以一个老师的名义。我找米菲认真谈过后,让她搬到我三室一厅的宿舍住,为避免外人说闲话,我让米菲叫我叔叔,说我们是远房亲戚。对于只有16岁的米菲,相对于我38岁的年龄,叫我叔叔并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米菲很高兴,自搬来和我住以后,性格变得开朗起来。我对米菲说,老师给你提供这样的学习环境,是希望你好好向学,学成后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

    米菲搬来和我住以后,我单调的生活也有了很多乐趣。每逢周末,我们就像父女一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或者谈谈心。偶尔,我也会带米菲出去逛街,一起购物。米菲读书的3年,我给了她很多无私的照顾和帮助,米菲非常感激我。在她18岁生日那天,正好是周末。米菲靠在我怀里,像个孩子,天真地对我说:叔叔,以后我长大了,我要嫁给你,让我来照顾你,就像你现在照顾我一样。我笑着说,傻孩子,等你长大了,老师就老了。我说这话的时候,充满甜蜜的忧愁。或许,在我心里,我一直喜欢着这个孩子。只是未来让我觉得不可捉摸,难以把握。因为在这物欲的现实社会,一切纯真美好的想法都会随着时间和成长而改变。

毕业后,米菲和初恋情人同居了

    就像我一直在心里忧虑的那样,米菲在毕业那年,和一个长得有些帅气的男孩同居了。当她第一次从我家里搬走那些私人物品的时候,我有种深深的失落和怅然。米菲抑制不住的幸福,写满初恋的脸上。她调皮地对我说:叔叔,我会随时回来看你的,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挤出一丝微笑,表示祝福。

    半年后,米菲失恋了,那个帅气的初恋男孩留下一句话“我走了”,就突然去了南方。米菲捂着一个大肚子找到我,伏在我怀里伤心地哭泣。既然米菲已经走过那一步了,我就向她表白:“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这么多年,我一直默默地爱着米菲,岁月让我走过了40年,一直与婚姻无缘,我或许就在等待米菲真正长大。

    米菲不再叫我叔叔了,我们像夫妻一样开始了真正意义的同居。为了不让米菲的身体受到伤害,我没有让她去打掉她肚子里并不是我的孩子。当米菲的女儿生下来后,我几乎就成了全职保姆,米菲却成天往外跑,很少照顾孩子。我有些怨她,但更怨我自己。我一直有个难言之隐,就是不知为何无法正常地过夫妻生活。当第一次和米菲缠绵时,米菲是那么渴望我快速进入,然而我却无能为力。从米菲幽怨的眼神,我读到了不满和怨气,好像我欺骗了她一样。我之所以不让米菲打掉那个孩子,除了不想让米菲的身体受到伤害外,还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没有生育能力,希望留下那个孩子,让我和米菲的生活更像夫妻生活,同时我也想维护男人在外面的那点自尊和虚荣。

    然而,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发现我的想法是幼稚的。我突然有些伤悲。这么多年,我在米菲身上倾注了太多的感情,从师生情到父女情,再到现在的同居恋人的感情,我都是真诚的,但似乎米菲并不珍惜。米菲经常不回家,我时长感到一丝危机和忧虑。我不知道我和米菲名存实亡的同居生活,还能维持多久。

在米菲的婚礼上,我带着女儿叫她妈妈

    当米菲提出再次搬出我家的时候,我真想狠狠地扇她一耳光。米菲说一个离婚的老男人爱上了她,并许诺结婚后让她过上优裕的生活。我问她女儿怎么办,米菲不容商量地对我说:“你帮我照顾女儿吧,那个男人很有钱,我会每月按时给你一笔钱。再说,你总不能让我带着女儿去跟那个老男人结婚吧!”

    米菲再次搬走了,让我非常绝望,心里非常怨恨她。米菲的女儿很漂亮,也很乖巧。很多时候,米菲的女儿看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不停地抽烟,就会爬到我身上,非常懂事地对我说:爸爸,妈妈不要我们了,你不准哭!每每这时,我都会紧紧地抱着米菲的女儿,这个孩子跟她妈妈读书时一样,给了我单身郁闷的生活带来了很多家庭的乐趣。但欢乐总是短暂的,当孩子睡去,看着孩子天使般的脸,我倍感黯然,往事历历在目,难以入眠。米菲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我越来越读不懂她。当初读书时的那个纯真的小女生,已经渐渐远离了我纯美的记忆。

    三个月后,听说米菲准备结婚了,婚期就在“五一”那天。据知情的朋友说,那个老男人是当地有些名气的商人,他的再婚排场比初婚还搞得隆重,不但邀请了当地的一些社会名流,而且还在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大摆宴席。

    我心里突然有些酸楚,有种想羞辱米菲的强烈愿望。在“五一”那天,我早早地梳理完毕,带着米菲的女儿,准时地出现在米菲的婚礼现场。我悄悄地对米菲的女儿说,等会在你妈妈跟那个叔叔交换戒指的时候,你就大声地喊“妈妈,回家吧!”米菲的女儿很认真地点点头。

    婚礼确实很气派,来了很多有头有脸的人,场面布置非常奢华。婚礼进行曲在专业乐队的演奏下,响彻在富丽堂皇的酒店每个角落。

    当米菲和那个老男人手挽手出现在那面大红“囍”字背景台上时,我拉着米菲的女儿快步冲到台上,我示意米菲的女儿出场。米菲的女儿懂事地点点头,冲着米菲大声地喊道:“妈妈,回家吧,我和爸爸一直在等你。”

    米菲看着我和女儿突然出现在面前,惊愕得半天回不过神来。婚礼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开始骚动起来。不少人在交头接耳,米菲和新郎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办才好。

    米菲突然捂着脸,哭着跑出了酒店。我抱着米菲的女儿,看着米菲拖着长长的婚纱消失在人群中,我心里再一次涌起一种复杂的感情,不知是快慰还是悲哀,有种突然想哭的欲望。

 

《屈默:男女那点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58458/4066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