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我在重庆遭遇三陪小姐不美的爱情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我在重庆遭遇三陪小姐不美的爱情

我在重庆遭遇三陪小姐不美的爱情

[更新时间]2008-03-21 14:15:08 [字数]3053

我在重庆遭遇三陪小姐不美的爱情

      口述:郎山,广州某电器公司策划总监  

      采写:屈默

地点:广州天河绿茵阁西餐厅95号台

时间:20071115日夜

 

主人公真情告白: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三陪小姐都是淫荡,金钱至上,不顾廉耻的女人,但是在我的生命中,曾经在重庆遇到过这样一个让我无法释怀的三陪小姐。我不知道那段感情算不算是爱情,但在我心里每每想起来就有些感伤。

 

歌厅邂逅叫飘云的三陪小姐

    那是四年前的事了。

    我的一个老同学阿健要合伙跟我做生意,为庆祝合作成功,阿健领着我们几个老同学去沙坪坝一个歌厅玩。像以往进歌厅一样,每个人都找了一个小姐,我也不例外。我和陪我的小姐若即若离的坐着,听他们唱歌,偶尔我也唱一首,陪陪场合。过了一会,阿健他们开始同小姐们玩一种很荤的游戏:就是猜扑克点数大小,谁输一次谁就脱一件衣服,直到脱完为止。我对于这种无聊的游戏并不感兴趣,但是为了不扫大家的兴,也没反对,只是坐得离他们远了一点,但是这些同学,放过了我,却没放过陪我的那个小姐。别的小姐似乎已经玩过几次类似的游戏了,所以都不太在乎,只是陪我的那个小姐可能是新来的,显得很尴尬,用眼神向我求助,我见她挺可怜,就对老同学说,哥们有心情,带她出去聊聊,就领着那个小姐走出了包间,来到大厅,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那个小姐对我说:“大哥,你是不是不常来这种地方?”我说:“不是,我只是不太习惯他们那种玩法。”小姐说:我听说那个大眼睛(就是我那个同学阿健)经常来,什么样的人都带,但象你这样的倒是很少见。我说: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信不信?我故意作出很淫恶的样子。她呵呵地笑了,“算了吧,大哥,我看你不像,你到现在连手还没碰过我呢。”我说,我一般第一次跟小姐认识都很老实,但是以后,嘿嘿,就不好说了。(其实,我也真是那样,当时,我正和另一个歌厅的一个小姐有着偶尔的同居关系)后来又聊了些什么,现在记不得了,当时她仅仅是我认识的众多小姐当中的一个,我已经不喜欢问她们的名字了。因为我知道那些都是假名字。

    过了些天,我和老同学阿健到沙坪坝的一个小餐馆吃饭,竟然无意间遇到了陪我的那个小姐,她和几个姐妹正坐在餐馆的一个角落里。她的一个姐妹笑嘻嘻地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你也够可以的,让我的妹子天天想着你。”我不知道这句话有多大的水分,我想大约99%吧。然后,大家就自然而然地拼在一起吃了顿饭,算是正式认识了。她叫飘云,很诗意的名字。当时我想笑,这些做小姐的,名字取得比歌星的艺名还有水平。我也没无聊的问飘云是真名还是假名。我知道她们不想说,我也不想问。

飘云用身体免费帮了我一个大忙

    大概筹备了半个月,公司开始正式启动了。我们是深圳一家电器公司在重庆地区的总代理商,阿健负责市场业务,我负责公司内务和品牌推广。公司刚刚开始运作的时候,由于品牌知名度在重庆不高,所以与经销商谈合作压力很大,尤其是在与重庆商社这家电器连锁商场谈合作时,更是遇到了很大的障碍。我和老同学阿健为此一筹莫展。

    为尽快打开重庆市场,攻下重庆商社这块难啃的骨头,我和阿健商量用美女公关。终于找到了一次机会,我陪重庆商社采购部的一位经理去飘云的歌厅玩。飘云见到我,显得很高兴,一下子搂着我的脖子,说:“郎哥,我从没看你单独来过。”我拉着飘云,走到一个墙角,搂着她的腰,装着很温柔地对她说:“我想请你帮个忙,坦诚地说,我想与今晚的这位客人合作,但现在遇到了一点困难。如果今晚帮我把这个客人搞定,这500元就归你了。”我掏出500元,在飘云面前轻薄地晃了几下。“我们当小姐的,在你们眼里,不过是玩物而已。”飘云接着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们,不过,你的钱我不会要,今天我帮你搞定,算是上次你帮我的一次回报。”说着说着,飘云竟然语气很伤感。

    谈判真的还出现了转机。第二天,重庆商社采购部的那位经理在电话中叫我过去签合同。我高兴得大叫,兴奋之后突然想起了飘云,老实说,用飘云去换取了我的生意合作,我有点内疚,尽管她是三陪小姐,但她并没有收取我给她的500元“好处费”。我马上给飘云打电话:“我正在去商社的路上,事情已经搞定,真的谢谢你啊!晚上请你吃饭。”

一夜醒来,飘云已飘走

    在沙坪坝的一个西餐厅,我和飘云面对面的坐着。在红酒的刺激下,飘云双颊绯红,朦胧的灯光下,我突然发现她有一种让人心动的美。“其实你长得很美的,”我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你别勾引我,没准我也能爱上你呢,呵呵。”飘云低着头,没言语。那天晚上,飘云陪着我不知不觉竟然喝了很多的酒,很快就喝醉了,不说话只是呜呜地哭,引得吃饭的人都转过头来看我们。

    我当时很害怕有熟人认出我来,就连忙拉起飘云往外边走。“我今天不出台了。”飘云倒在我的肩上,醉眼朦胧地说,“送我回去。”我打的送飘云回到重庆师范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巷。飘云说她在这里住了几个月了,很羡慕那些师大的大学生。我把飘云扶到床上,把她安顿好后,就轻手轻脚往门外走去。“你就不能留下来陪我吗?”飘云吐了好几次,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说实话,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也想过与飘云在酒精的刺激下风流一夜,但是不知怎么的,我当时却不忍心趁人之危,或许在我内心深处,一直不想把她看作三陪小姐吧。

    那天晚上,在飘云的要求下,我没走,我和她互相搂着,一直到了下半夜,她在我的怀里睡了一个多小时,她醒来后,望着我说:“你嫌弃我吗?”我很冲动地说:“不!我爱你”。她说:“我也爱你!我早就爱你了,可是你不爱我。”

    我们的嘴唇粘到了一起,我们躺倒在床上……清晨,我醒来,飘云已经不见了,在我的枕头上我看到了飘云留给我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对不起,昨晚一定吓着你了,其实我很久没喝酒了,昨天心里很乱,所以可能让你感到很烦。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一个男人,我这辈子是看上你了,但是我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我走了,想去云南,你不用找我,可能你根本不想找我,但是我告诉你,我跟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包括我很喜欢你,但我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有未来,我知道,但你已经爱过我一次了,我很知足……”我看着这张字条,发现和当年我初恋情人留给我的诀别信很相似,我的心里突然有种很深的失落感,久久挥之不去。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我偶尔会想起飘云,但我从没有打听过她的任何消息。一年后,我的公司因为深圳那家公司老板负债逃跑而受牵连破产了,我也辗转到了广州,那个留给飘云的重庆手机号码,我却一直没换,或许我心里还在等待她什么时候能给我突然打个电话,说真的,其实我心里很矛盾,时常拷问着自己,即使她打电话给我,我又能做什么呢?

    忘掉吧,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屈默:男女那点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58458/4066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