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我在丽江上演的现代版“廊桥遗梦”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我在丽江上演的现代版“廊桥遗梦”

我在丽江上演的现代版“廊桥遗梦”

[更新时间]2008-04-11 00:42:15 [字数]5348

我在江上演的代版“廊桥遗梦

   

    爱恨情仇不一定与爱情有关,痴情等待不一定与风月有关,或许只关心情。

                                                  ——题记

1

    认识茉莉花开,我始终相信是命定的一种际遇。就像在晴空万里时走在大街上,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淋成落汤鸡一样,是无法预料,也无法逃避的。

    茉莉花开是我众多博客读者中的一个,她用心地读着我和我的那些文字,我也用心地与她在文字中交流。

    坦诚地说,在见面前,我和茉莉花开只是网络中随时会出现,也随时会消失的符号。没有任何特征。尽管有时我会在心里期盼着与她某天能有一场刻骨铭心的美丽邂逅,充满欲望,有些暧昧。

    除了在网上交流外,我们平时从不打电话聊天,唯一的联络方式就是发短信。

    我那时手机短信里还有两个在远方为我守候的女孩,尽管也不曾谋面,但她们都是我博客世界的至尊红颜。我会在寂寞时主动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给她们,但我不会爱上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我只是尽情享受生活给予我的际遇。可是,自从认识了茉莉花开,在情感里放纵自己的时候,我突然会觉得愧疚,会觉得心里不好受。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很容易动感情的人。第一次看到茉莉花开对我文章的点评,那一刻我就莫名喜欢上了这个陌生的女人。如花的女人,如茉莉花茶清香的女人,在某个瞬间突然让我砰然心动,让我有一种回到5年,甚至10年前的感觉,一种久违的激情。这将是我丰富的情感经历的一场劫数,而且在劫难逃。我常常想。

2

    茉莉花开是个刚刚离婚一年的漂亮女人,对我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第一次在博客上读她写的那些类似木子美日记的心情文章,内心就产生过莫名的冲动。茉莉花开应该是个充满故事的女人,我常常在心里勾画着她的样子:长发披肩、眼神迷离、风情万种,一个让男人产生欲望的尤物。

这个我未曾谋面的女人让我时常在夜晚充满幻想。我那时刚刚离开熟悉的深圳,一个人去了陌生的云南打拼自己的事业,感情空虚寂寞。

    窗外下起了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雨,就在这个滂沱的雨季里,茉莉花开突然从遥远的川东第一次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不知道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电话说了些什么,但绝对没有任何世俗的忧伤和对生活的哀怨!

    她告诉我在这样的城市她只能看窗外的灯火阑珊伊人远眺,看夏雨飘飞的时节五彩斑斓的天空,还有读我文字时的快乐和感动。

    那一夜,我第一次为一个不曾谋面的女人失眠。

    “我承认,我爱上你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急切地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我也很想你!”很快,茉莉花开发回一条短信。

    我反复地看着手机屏幕,有种温暖的幸福感紧紧地包围着我。

3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在云南做着自己的事业,只是在空闲之余我会不自觉的想起不曾谋面的茉莉花开。她也似乎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想她,每当这时她的短信一定会如期而至,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我却能感觉到她强烈地占据着我的全部身心。

    “一个女人一切心伤的过往,都是与爱情有关。而在多年的记忆里,总是用尽激情和所有的力气去维护一场似乎事不关己的婚姻。我很相信屈默说过的一句话:爱恨情仇不一定与爱情有关,痴情等待不一定与风月有关,或许只关心情。一个男人能有如此的情怀和境界,我想,他一定是人中之圣!”

    这是茉莉花开第一次在博客上撰文,写她对我和我文字的理解。我却感动得一塌糊涂。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不再满足于手机短信的倾诉,我们开始上QQ,我谈我的事业,也说我的女人。茉莉花开也给我讲她的婚恋,讲她不愿与外人道的忧伤。她说她现在还与离了婚的男人尴尬地住在一起,没有爱情,除了身体的接触。同时,她让我第一次看她的视频,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女人,一下子真实而鲜活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如一支散发着清香的茉莉花,绽放在我的心里。我禁不住想拥她入怀。

    “你永远开在我心里。”我打给她一行滚烫的文字。

    “你也是。”她立即回答,并送上一个红红的热吻。

    网恋来得那么突然,那么迅猛激烈,尽管早已越过三十岁门槛的我,一直对网恋不屑一顾。但这次,我却无法抗拒茉莉花开的快速侵袭。

    为了这个没有任何结果的爱,我们还是快乐的对着冰冷的电脑说:我爱你!我想你!

4

    那天黄昏,茉莉花开在电话里告诉我,她要来看我,说要让我看到真实的她是什么样子。我等待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我一阵激动,满怀柔情而又暧昧地说:“我等你,我们一同去丽江,找从前丢失的记忆。”在虚拟世界,我听过的那些网络爱情总是昙花一现,如风而逝,但这次我不会让茉莉花开那么迅猛的一晃而过,我想。

    昆明的夜空,满天星斗,一轮明月安静地照耀着广袤的云贵高原。

茉莉花的清香从寂静的窗外弥漫过来,我陶醉而又焦急地等待门敲开地那一刻。

    “从你的眼神泅渡到心,我整整用了短短的三生;从前生黯然的离别到今世的重逢,看见你脸上为我渐流的泪痕;是谁在奈何桥边,用鲜血写就的誓言,如今那话语还在风中飘荡,却为何看不到月圆之夜时,牵住我双手的那个人影出现?”

    我品着茉莉花茶的清香,读着茉莉花开写给我的缠绵文字。

    “有多少的伤痕密密麻麻的分布,有多少的回忆缠缠绵绵的环绕,不管在三生的哪一刻,纵然我只能静静的在你的怀里感受你的心跳,你给不了我怎样的一个称呼,我也给不了你我的全部,但我依然会信守着彼此的承诺:轰轰烈烈地爱一场,今生无悔。”

    在文字的掩护中,久违的门终于敲开了。

    茉莉花开真实地站在我的门口,像一株摇曳柔美的茉莉花。                

5

    在暧昧而又温馨的灯光下,我们疯狂地紧紧相拥。当彼此的身体强烈地进入对方身体的时候,我们同时感受到了一种不可抗拒的波澜壮阔的幸福与快乐。

    在相处的三天里,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疯狂做爱。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那种绝望的感觉,让我们忘记了一切,只有此刻这种深刻的抚慰才能让心灵得到温暖。我们都像是渴望温暖而孤独的孩子,同时漂流在一条没有航标的河流里。

    “茉莉花开,留下来吧,我带你走。”

      在送别茉莉花开离去的夜晚,昆明的天空飘着毛毛细雨。

    “三天足够感动我一生。”我动情地说,“我很需要你留下来。”

    “你看过《廊桥遗梦》吗?”茉莉花开低着头,眼神有些凄迷。

    “那是十多年前美国的一本畅销小说,感动了很多围城男女。”我看了看迷茫的夜空,飘飞的细雨迷蒙了我的视线。“十年前读那本小说时,没多大感受,现在终算体会了。”

    “我们的爱情是不会有结果的,也不能有结果,我们面临的现实也如那本小说讲述的那样无法越过,今生我们只能相爱不能相守。”茉莉花开伤感地说,“你有你的家庭,我也有我的难处,以后我们都会明白的。不能去改变的现实,如果非要去改变它,带来的将是伤及无辜和另一场人生悲剧。或许,我们都不想如此吧。”

    去火车站的路很短,我们却走了很久。雨淋湿了我们的身,也淋湿了我们的心.

    “回去再看吧!”在昆明的火车站台,茉莉花开递给我一封信,沉甸甸地。“或许,今生我们就不要再相见了!”

    我最后一次吻了茉莉花开,火车就启动了。在疾驰的窗口,我向她轻轻挥手。茉莉花开的身影越来越小,呜呜的风声,仿佛传来她低低的哭泣。

    车轮,碾碎了我的心。

6

“我今生无法拥有的恋人:

    是该说再见了,但我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尽管心里有万般不舍千般不愿,但我还是不得不说声告别了。道声告别,我泪流满面,心里有说不出的悲哀和依恋。

    我感谢你给我的这三天无悔的爱情,让我早已麻木的灵魂和肉体再次充满激。

    人生真是一场赤裸的悲剧。我很赞成你对人生的理解。先哲们总是告诫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可是命运有时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所有苦苦想抓住或者想摆脱的东西,往往在现实生活中无法把握,也无法改变。我不是生活的强者,我只是认命。

    你求我留下,我何尝不想,我又何尝不想你带我远走,离开现在的生活,在他乡忘掉我的过去,开始我新的生活。可是,我不能那么做,我也无法做到。我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我做不到如你文字表达的那样勇敢与洒脱。我除了逃避,再也无法说服自己留下来的勇气和理由。

    那个现在比我整整大36岁与我生活在一起的男人,是我父亲生意上的朋友。在我父亲和家庭突遭变故的时候,那时我才18岁。18岁的人生经历还无法承受如此大的打击,尤其像我这样在温室中长大的人,如花瓶中的鲜花,经不起任何风吹浪打。他帮助了我,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是感恩嫁给了他,性格的差异,年龄的距离,让我们相处的日子总是很难。一年后,我们协议离婚,但离婚不离家,不能让双方所有亲朋好友知道,而且我们必须住在一起。这是他答应签字离婚时我给他的保证。或许,你无法理解这一切,但它却真实地存在我现实生活中。

    今生有缘却无份,这是我们悲情人生注定的结果。我无法抗争,现实也不能让我抗争。

    再见了,今生我无悔的恋人。我不知道还有多少的黎明能够等你守候晨雾,还有多少的黄昏能够等你望穿夕阳,还有多少的风霜能够等你轻闻心曲,还有多少的雪雨能够等你漫舞天际。或许,在以后的生活中,我只能将你埋藏在心里。如果沧海枯了,还有一滴眼泪,那也是我为你空等的一千个轮回,蓦然回首中,你无时无刻不将我的柔发拢起,在我耳畔低语,不曾离去……”    

    读着茉莉花开留给我长长的浸满泪痕的书信,在昆明的夜空,我无语泪流。    

                                 2008年1月15夜屈默修改于广州

《屈默:男女那点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58458/4068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