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为何没有官员为“现代包身工事件”引咎辞职?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为何没有官员为“现代包身工事件”引咎辞职?

为何没有官员为“现代包身工事件”引咎辞职?

[更新时间]2008-04-11 13:48:13 [字数]2505

为何没有官员为“现代包身工事件”引咎辞职?

 

    山西省黑砖窑非法用工的严重问题经媒体披露后,不但举国震惊和愤怒,而且引起了中国高层领导人密切关注,胡锦涛、温家宝、吴官正、李长春等领导同志都作了重要批示。在党和国家领导人地过问下,早已麻木不仁的山西省大大小小为人民服务的地官员和人民警察突然一夜之间全部清醒过来,紧张地投入解救“现代包身工”的斗争中,速度之快,动用的警察之多,让人有些回不过神来。每每看到政府对类似于这样的恶性事件的处理程序,我就固执地认为某些地方官员有演戏做秀的嫌疑,可以这样假设一下,要是高层领导人不去关注,不作批示,这些触目惊心的事件会不会得到“迅速处理”?有关的当地政府会不会马不停蹄雷厉风行地去立马解决?

    不少善良的老百姓也在追问,这些农民工和童工来自哪里?他们又是如何落入虎口的?黑砖窑之后又有什么样的黑幕呢?

    问题其实不需要回答,为官者心知肚明,老百姓一清二楚。一个不容忽视的基本事实是,山西那些黑砖窑里的包身工,不光有河南的,还有四川、湖北的。这些流落异乡的可怜孩子和外出讨生活的民工,大多在山西各地火车站、汽车站、立交桥下、马路边等地方被人贩子或诱骗或强行拉上车,送到山西临汾市、永济市等地的黑砖窑的。据报道,其中卖到山西万荣县一个黑窑厂的童工,最小只有8岁,最大也才13岁。太多的证据表明山西省大量的黑砖窑得到了地方政府的保护。本该维护治安打击犯罪的警察却变成了黑砖窑主看家护院的私人武装——在解救孩子的过程中,当地警方只允许解救当事人的孩子,不能带走其他孩子。而本该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劳动监察部门却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所以我对临汾、晋城、运城三市公安机关共出动警力9125人次的解救行为,是充满嘲弄的,也是无法理解他们的“正义之举”的。山西黑砖窑也不是存在一天、两天了,有的长达7年,难道这些黑砖窑老板在当地一手遮天、为非作歹长达数年,警方会一点不知晓?要是真是如此,我只能叹息当地警方不是失职,而是无能,居然斗不过一方地痞流氓。包括对 527日,山西省洪洞县警方在“一次例行的检查当中”,成功的从一座黑砖窑当中,解救出了31名被非法拘禁、强迫劳动的农民工事件,我不但不会为洪洞县警方歌功颂德,反而还会鄙夷地大骂一声:一群王八蛋。32名(其中1名被打死)农民工在这个黑砖窑被监禁长达一年多时间,居然不被洪洞县警方所知晓,说出来连我隔壁那个弱智儿童也不相信啊!

    感谢老天爷,这些命不该绝的“现代包身工”被解救出来了,但问题远还没有结束。老百姓在追问,社会舆论在声讨,谁来为人神公愤的“现代包身工事件”承担法律责任,而不仅仅是道义上的谴责?遗憾的是,问题被揪出来了,解救工作也基本完成,面对举国一片讨伐之声,居然没有一个官员站出来为之向全国人民作出解释,并公开道歉,更没有一个官员为之引咎辞职。

    事实上,在当下的中国官员任免体制中,对官员的渎职失责,莫说引咎辞职难以实现,就是降级处罚也可能是走走形式。曾经轰动一时的“彭水诗案”,涉案人彭水县县委书记蓝庆华,在被免职2个多月后,就被任命为重庆市统计局副局长,县长周伟也当选为彭水县县委副书记。制造了“现代文字狱”的彭水县主要官员居然因祸得福、明降暗升,让全国一片唏嘘之声,如此重大违宪和侵犯人权的事件,地方政府滥用公权和司法的相关责任人不但没有得到应有惩罚和相关责任追究,反而平步青云,步步高升。难怪“彭水诗案”的肇事者和受害人秦中飞曾无不担忧地对记者说,“平反后反而充满恐惧”。“彭水诗案”让人恐惧的不仅仅是小科员秦中飞,还包括很多对现实和当地官僚体制不满的老百姓。

   中学时代,我在夏衍的《包身工》里读到包身工们悲惨的生活时,单纯如我一样的同学们在老师的引导下,对资本家的残忍和旧社会的黑暗充满了仇恨,并为我们自己“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而庆幸不已。然而在多年后的今天,我不知道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们该以何种心情来看待山西黑砖厂那些命运更悲惨的“现代包身工”?一位博友对山西黑砖窑事件写下了如此诗句:“权钱交易无善念,腐败贪婪丧天良。法不容情公平在?血债要用血来偿。”在法制昌明的今天,读到“血债要用血来偿”的诗句,多少让人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当地政府失职无能、官商勾结,是导致山西黑砖窑存在数年之久的根本原因。在举国皆知的真相面前,我不想简单地去批判山西黑砖窑“现代包身工”事件漠视生命尊严和贱踏人权的野蛮行径,更不想义愤地归结为这是政府的耻辱,是法制社会的耻辱,也是人类社会的耻辱。我们要追问地应该是谁来为之承担法律责任?既然没有一个官员凭着良心站出来引咎辞职,那我们就应该有充足地理由要求,追究山西省自上而下官员的集体责任。不但要将那些丧尽天良的黑砖窑主缠之以法,还必须要对相关官员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追究,而不是异地调动或者一赔了事。

    如果在这件事上又“以高度重视开始、以草草了事结局”,不让那些无能的地方政府官员付出代价,那么不仅仅是难平民愤,难安人心,更重要的是老百姓会心灰意冷。

                                           2007年6月17屈默于广州

《杂文报》约稿文章

 

《屈默:男女那点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58458/4074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