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骂农民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生活时尚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屈默:男女那点事 > 骂农民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骂农民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更新时间]2008-04-11 13:49:10 [字数]2173

骂农民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我最近写的一篇文章《30岁后的女人难嫁有情郎》,不但被新浪推到博客首页,而且还被推到新浪首页,一天的访问量就达到10多万,这多少有些出乎我意料。更让我意料不到的是竟然有不少人留言指责我,说我大男主义,歧视女性。文章被误读,思想被肢解,我一般都会一笑了之,不做任何解释。每个人立场不同,生活阅历各异,对一篇文章的解读,都有自己的看法。本来,文章就是让人自由评说的,就跟美女参加选美一样,既然敢露脸,就应该接受公众苛刻的审视。但颇让我惊讶的是,那些铺天盖地的评论和留言,竟然多次出现“你是一个农民”之类的蔑称,那口气仿佛就是高贵的王子或公主在责难一个农民。拿“农民”这个单纯的词语来骂人,我还真的是第一次听到。

    作为记者,自认为还接触过一些像模像样的人,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草根百姓,遇到过不拿农民当回事的人,但绝没有遇到拿“农民”二字骂人的人。这次通过这篇文章总算让我长见识了。用我朋友的一句话说:屈默,你见过人的,没见过这种人的。在国骂中,川骂应该比京骂来得更彻底,更露骨,但那也是不关人的高低贵贱,或者说与等级无关。问题是现在居然有人用“农民”这个词语来骂人,明显的是瞧不起咱农民。我也经常骂人,同时也被我曝过光的人骂。但我只骂贪官,只骂地痞流氓,只骂不肖子孙,总之骂天下该骂之人。坦诚说,骂我是混蛋,是花花公子,甚至是恶魔,我都不会去计较,但骂我是农民,我就得追问你:农民怎么啦?我是农民又怎样?

    事实上,在咱泱泱大国,农耕历史绵延数千年,每个人的出身并不见有什么不同,包括那些自命不凡的皇亲国戚。如果倒推三代,你的家族中就有一人至少流淌着农民的血液,所以你根本没有什么资格骂农民,贬低农民。在你张口骂别人是农民的时候,我并不觉得你有多高贵。同样是吃五谷杂粮,没有谁比谁更卑贱,只有谁比谁更下贱。穿上高贵的外衣,并不就是贵族。就如给狗取了一个优雅的名字,并不表示狗就高人一等了。

    在我采访的各色人物中,最让我感慨的是,越是真正高贵的人,越觉得自己是农民,而那些往往蔑视农民的家伙,其实就是城市中真正最卑微的群体。为了私利,欺上瞒下,阿谀奉承,出卖良心;为了生存,伪装清高,附庸风雅,出卖灵魂。而农民拜天拜地拜父母,但决不拜权贵,出身低微却活得人模人样。所以我劝那些自以为是的“贵族”们,脱掉那些伪装吧,伪装很辛苦,还不如彻底保留农民本色,率性而为。该陪老婆睡就陪老婆睡,该吃饭就吃饭,活得心安理得,坦坦荡荡。

    当一夜情、婚外恋、乱伦、艾滋病、卖淫、嫖娼成为城市人的一种病态时尚,当流氓、二奶、妓女、牛郎、花花公子、地主,甚至王八蛋,渐渐成为褒义词,“农民”成为一句骂人的词汇就一点不奇怪了。只是让我不太明白的是,竟然有那么多骂我是农民的家伙,把我的文章大量剽窃去,居然还署上自己的名字,一个自认为高贵无比的贵族,去剽窃一个农民的文章,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是不够厚道的吧?你可以忘本,你可以忘恩,但你千万别忘了“你是谁”。麻雀永远是麻雀,无论披上什么样的羽毛,也成不了天鹅。即便是聪明的鹦鹉学会了人话,也只能被称为人鸟,不会被叫做鸟人。

    我是不是农民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并不以农民身份为耻。有时,我行走在的城市边沿,吃着农民种出的菜,真替农民兄弟们叹息。喂一头猪,至少可以帮着换点钱;养一条狗,至少可以帮着看护家园,但农民兄弟们偏偏要流血流汗地去养着一大群白眼狼,最后人家不骂你骂谁?

    曾有一位我并不认识的博友,看到那些骂我是农民的评论,很是愤怒,留言问我:那些骂农民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说真的,我根本不想去追究,因为那些骂农民的,其实不是东西。

                                         2007年8月2屈默于广州

                                       《杂文报》约稿文章

 

 

《屈默:男女那点事》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58458/4074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