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三、舍己所长抢兵势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二十三、舍己所长抢兵势

二十三、舍己所长抢兵势

[更新时间]2008-05-03 19:20:11 [字数]2806

二十三、舍己所长抢兵势

孙子在其兵法第五篇中详尽的论述了兵势问题, 文中孙子这样说:要做到治理人数众多的军队像治理人数少的军队一样,这就是分级统辖、严密组织编制的问题了;要做到指挥人数多的部队作战,像指挥人数少的部队一般,这是用旌旗金鼓指挥的问题。

以一国军队之多,若要使自己遭受进攻而不至失败,这是“奇正”运用的问题;军队进攻敌人,若要能像以石击卵那样,所向无敌,唯有重视“虚实”的问题。

在一般情况下作战,都是以正兵当敌,以奇兵取胜。所以,善于出奇制胜的将帅,其战法即能如天地那样变化无穷,如江河那样奔流不竭。终而复始,像日月运行一样;死而复生,像四季更替一般。

接下来,孙子巧妙的用人们在大自然中司空见惯的现象来说服读者:世上的声音不过五种(中国古乐以五音记谱),然五种声音的变化,却会产生出听不胜听的声调来;颜色不过五种(那时还没有三原色理论),而五种颜色的变化,却会产生出看不胜看的色彩来;味道不过五种(这就是五味之出处?),但五种味道的变化,却会产生出尝不胜尝的味道来。

具体到战阵兵势,不过奇正两种。然而,奇正的变化,却是不可穷尽的。奇正相生的变化,就像顺着圆环旋转那样,无头无尾,谁能穷尽它呢?

湍急的流水以飞快的速度奔泻,以致能把石块漂移,这是由于水势强大的缘故;凶猛的飞鸟,以飞快的速度搏击,以致能捕杀鸟雀,这是由于节奏恰当的关系。

所以,高明的将帅指挥作战,他所造成的态势是险峻(居高临下,锐不可当之意)的,他所掌握的行动节奏是短促而猛烈的。

这种态势,就像张满的弓弩;这种节奏,犹如触发弩机。

在纷纭的混乱状态中作战,必须使自己的部队不发生混乱;战局浑沌不清,也必须把部队部署得四面八方都能应付自如,使敌人无隙可乘,无法败我。

接下来的孙子论述极具哲理,有点老子学说的意味:在一定条件下,“乱”可以由“治”产生,“怯”可以由“勇”产生,“弱”可以由“强”产生。

“治乱”在于组织指挥;“勇怯”是关乎破敌之势;“强弱”,则是军事实力的问题了。

所以,善于调动敌人的将帅,用假象迷惑敌人,敌人必为其所骗;给敌人物资,敌人必然来取。以小利引诱调动敌人,以自己预先布置的兵力待机掩击敌人。

所以,善于指挥打仗的将帅,其注意力放在“任势”上,而不是去责怪部属,这样他就能选到适当人材,来运用奋兵破敌之势。

善于“任势”的人,他指挥将士作战,好像转动木头和石头一样,而木头石头的特性是放在平坦的地方比较稳定,放在陡斜的地方就容易转动,方形的木石就比较稳定,圆形的就容易滚动。

所以高明的将帅指挥军队与敌作战,所造成的有利态势,就好像把圆石从几千尺的高山上往下飞滚那样,不可阻挡!这就是军事上所谓的“势”!

孙子在本篇主要是在论述:如何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作用,以加强实际作战能力;在战争的实际进程中,具体地表现在军事指挥上,如何正确地变换战术,灵活地使用兵力。

现在,孙武在指挥吴国大军开向楚国,其行军方向与行军方式其实是在实践自己的军事理论――抢占兵势。

长途行军,士兵要穿着沉重的甲胄,到了后来的汉代,部队统帅已经采取了将盔甲集中运输,放在随军的辎重军车上,例如曹操北征乌桓,就是几乎全军不着甲。

这样当然能减轻士兵的疲劳程度,有利于快速行军;但无疑也有弊病:一旦发生遭遇战,部队就要吃大亏,实际情况也是如此,曹操就突遇乌桓铁骑,几乎导致全军无法抵抗,幸亏随机应变,再加上乌桓的匈奴骑兵墨守成规,列阵应战,才侥幸的转败为胜。

但春秋末期的孙子估计还不会这种“取巧”行军,部队还是要借重舟船,尤其是大量的兵车,假如一味依赖长途陆行,千里之遥,等滚到楚国的战场,光是维修破损就是个大麻烦。

三国联军,数以五万人以上,大军粮草也是个绝大的负担,没有舟船运输,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吴军才采取了“乘舟溯淮水而上”的行军方式,先摆出一副出援蔡国的架势来。

这种进军,当然也是楚国人能估计到的,尤其吴国水军,其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是举世闻名的,楚军不得不预先防备。囊瓦见吴军来势凶猛,思虑再三,放弃了对蔡国的围攻,开始收缩部队,集中主力,退向自己的有利地势汉水方向,准备借汉水险要,设防抗击吴军的进攻。

不料,联军进至淮汭两水的汇合处,孙武突然下令改变沿淮河进军的路线,准备放弃战船,改从陆路向西南进,直插楚国纵深腹地。

伍子胥当时问孙武:“吴军习于水性,善于水战,为何改从陆路进军呢?”

孙武解释说:“用兵作战,最贵神速。走敌之料想不到的路,才能打它个措手不及。逆水行舟,速度迟缓,楚军必然乘机加强防备,那时就很难破敌了。”

伍子胥点头称是,阖闾当然也就批准执行。

由水改陆,那就等于放弃了吴军的水师优势,尤其陆地突袭作战,只能采取轻兵疾进策略,要想驱使数万大军长途奔袭楚国腹地,是不可能的,就连大军的粮草也会成为难以解决的大问题。

孙武在持重与奇兵两者之间选择了奇兵,在3万精兵中选择了强壮敏捷的3500人为前阵,身穿坚甲,手执利器,几乎是不要后方保障的向汉水突进了。

3500人之中,又精选了五百名体格强健的士兵,作为全军前锋,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连破疏于防守、兵力虚弱的楚地三关,3500人犹如一支利箭,直射在汉水布防的楚军。

3500人,其实是一支3500人组成的敢死队。

王弟夫概很郁闷:以自己这王族身份,战场勇武,竟然要听从一个齐国来的毛头小子的调遣指挥?

汉水的囊瓦也郁闷:这吴兵咋就来得这么快捏?――汉水东北三关,大隧、直辕、冥阨,都没能挡住吴军的进兵,被吴军如同度假旅游般轻易突破。

还好,左司马沈尹戌去方城调兵,这给囊瓦撤去了扯缀,囊瓦能独率十万雄师,摧毁吴军进犯,大丈夫建功立业,当在今日也!

附:《孙子兵法》兵势第五原文:

孙子曰:凡治众如治寡,分数是也;斗众如斗寡,形名是也;三军之众,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兵之所加,如以碬投卵者,虚实是也。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终而复始,日月是也。死而更生,四时是也。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纷纷纭纭,斗乱而不可乱;浑浑沌沌,形圆而不可败。乱生于治,怯生于勇,弱生于强。治乱,数也;勇怯,势也;强弱,形也。故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予之,敌必取之。以利动之,以卒待之。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任势者,其战人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

(请看下篇:二十四、战略大师沈尹戌)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3852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