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五、突袭变成持久战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二十五、突袭变成持久战

二十五、突袭变成持久战

[更新时间]2008-05-03 19:21:56 [字数]2616

二十五、突袭变成持久战

囊瓦在汉水对岸等了几天,助守的武城黑按捺不住了,他对囊瓦说:“我军的战车是由皮革制作的,不如吴军的木制战车耐久,我们应该速战速决,直接打过去呀。”

这是当初沈尹戌没有预料到的,不过站在基层将领武城黑的立场上看,也是容易理解的:这是一种急于施展才能的表现。

实际上人人都会有这么一种现象:当与比你高明的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会很拘束,因为你害怕自己的观点会被那个比你高明的人否认,你也害怕会让他看出你的愚蠢,武城黑就属于这种大众心理。

他一直和名将沈尹戌同处一个军营,每天看着沈尹戌说出些自己所无法想到的精妙主意时,心中定然会很自卑,只能沦为沈尹戌的帮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当沈尹戌率部分士兵离去时,武城黑的心中应该会出现一种兴奋感:左司马终于走了!我终于可以一展自己的身手了!

武城黑向囊瓦的建议也有其合理之处:因为春秋时期,战车是战斗的主力兵种,前文已经介绍过,几乎是步兵的主心骨;武城黑关注到这点,说明了在战术范畴他还是很有才干的。

但可惜的是他找错了对手,他找的是兵圣孙武,其才智甚至要超过沈尹戌。

囊瓦有一点极其可贵:总是善于听从他人的意见,这要在今天,可能要被栽上“墙头草”或“顺风耳”的外号,但爱听信别人的意见,总归不能说是一无是处。

关键时刻,楚军另一位将领,大夫史皇也急于立功了,也及时建议:“楚国人一向敬重左司马胜过您令尹大人,这次如果等到左司马来了,大破吴兵之后,第一功肯定又是他的,大人官高职重,如果这样下去,如何为百官之首?说不定还会被左司马取代呢!不如听取武城黑将军的意见,下决心迅速渡江,和来犯吴军决一死战吧!”

――(《左传.定公四年》“吴用木也,我用革也,不可久也。不如速战。”史皇谓子常:“楚人恶子而好司马,若司马毁吴舟于淮,塞城口而入,是独克吴也。子必速战,不然不免。”)

囊瓦终于给说心动了,于是,在这盘吴楚对垒的棋局中,囊瓦下了挥车过河的一着:三军渡过汉水,向吴军进击,全军开向了豫章。

棋谚有云:一子落错,全盘皆输,这莫非是命运使然?是楚国的大劫将到。

孙武率轻车精兵扑向豫章,那里现在是楚军主力所在,孙武不容楚军从容布防于清发水或汉水对岸,一旦楚军在对岸有了坚固工事,长途奔袭的吴军将有力也无从施展,对持下去,胜负基本不用预期。

尖兵报来:楚国大军已经在小别山至大别山(今安徽、河南与湖北交界一带)背水安下无数营寨军帐,主力正在迎面向我军扑来!

孙武大喜:可以断定,这肯定是昏庸的子常所为,是此人在主持楚军,舍地理,求侥幸一胜,这种用兵,只能称之为狂赌!

孙武下令:避开正面,兵车预先寻好退路,于楚军推进途中给予闪电侧击,一击则退,不准恋战厮杀。

伍员心领神会,明白这是孙武在诱敌轻进;夫概牢骚满腹,公开宣扬:突袭楚军,怎么不使用我麾下五千“熊兵”

――解释一句:这“熊兵”称谓乃野史小说所载,不足为信,老孙估计不大可能,因为敌国国君为熊姓,怎么能将自己的私兵安上楚君的姓氏?

孙武只有通过吴王来安抚夫概:好钢历来用在刀刃上,――就是这个意思吧,此语乃老孙杜撰:那时还没有给熟铁刀具夹钢的技术,就是连“钢”这种概念也不会有的。

其实孙武此刻已经根据楚军位置的变化,修改了突袭决战的方略,楚军既然出动求战,何必遂其愿望呢?

对楚军现状,孙武在与伍子胥在制定谋楚疲楚的游击方案时,就清楚:楚国政出多门,军权操纵在几个权贵手中,互不统属又互不服气,遇有战事便各自行事。

这样的部队,就会出现越是聚集在一起,战力越会急速下降的情况,这点从后世的曹操渭水败马超时即得到证实,当时的曹操就闻听西凉军兵力骤增而大喜。

孙子此时根据情况变化,已经将作战目标调整为:吸引尽量多的楚军奔赴前来就战,以便聚而歼之。――兵无常势,水无常型,根据孙子兵法中的断言,此时的吴军就是到了调整部署的时候。

再说,那阖闾也是一名称职的军事大家,对孙武的改变部署,当然明白其目的所在,所以,主力按兵不动,由前锋出奇兵骚扰楚军,以便“致人而不致于人”(《虚实篇》),是孙武开始零打碎敲战术实践的开始。

而王弟夫概不会深虑到这些,事不密累死三军,吴王也不会向王弟解释底牌,夫概作为基层将领,也就只能蒙在鼓里心中不忿了。

囊瓦与武城黑更不会觉察吴军目的所在,所以才自持兵多,开始向吴军逼近求战。

大军在推进途中,不可能列阵行进,所以,在受到从侧翼奔袭而来的吴军时,几乎就是处于无还手之力,欲待结阵御敌之时,却是为时已晚,兵阵已成,吴军看来数量不大,沾了便宜便扬去,追之不及,也就只能吃点哑巴亏了。

囊瓦心中怒火逾燃越逾烈,传令全军离开营寨前扑,坚决捕捉住吴军主力,力争一举击溃吴军!时间最关键:不能等到左司马赶来争功那时呀?

首战其实不能称其为一战,因为楚军还没能还手,只是被轻轻的掴了一耳光而已。

没有伤筋动骨,也就是面子上微微一红罢了,下一仗呢?囊瓦其实心中一点数也没有;有数的是对手孙武,孙武还是采取的上次方略,还是轻兵突袭,不过这次方向变了,到了另一侧翼。

重要的是,下一耳光来得重多了。

孙武在有意的激怒楚军统帅,在楚军进攻时主动挑衅,在沾了便宜之后却是在退避三舍,估计这时的楚国人就会一厢情愿地认为“钓”住了吴军这条难捉的游鱼,楚国内部各个权贵就更有可能争先恐后前来赴战,以求分得一杯羹,至少准备毁掉吴军舟船的那支楚军会赶来豫章。

那时,“形人而我无形”(《虚实篇》)的孙子便可以巧施妙手,在楚人得意忘形之际,“势如扩驽,节如发机”(《势篇》)骤然放出人人均成敢死勇士的三万虎狼之师。――此时的吴军主力,实际上在养精蓄锐,只等那雷霆一击到来的时刻!

如此一战之后,楚人的斗志将被彻底击垮,接下来,吴军自然就可以“侵掠如火”(《军争篇》),疾风骤雨般横扫楚境。

其实后世一再重复演出了孙武在春秋末期的导演路子,并不仅是东汉末的曹操钻研过《孙子兵法》,战国末年,秦国老将王翦率军征伐楚国,进入楚国境内不久便驻军不前,只等到楚国各支援军凑齐后,方才突然发动攻击,得以一举全歼楚军,采用的也是这种“吸引其各部前来聚而歼之”的战法。

但在楚军统帅囊瓦看来,这无疑是老虎遭到了弹弓袭击,虽然稍感疼痛,却无关虎威重抖,只是有点气煞人而已。

蜻蜓点水!也能伤人吗?

(请看下篇:二十六、蜻蜓点水也心疼)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3852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