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六、蜻蜓点水也心疼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二十六、蜻蜓点水也心疼

二十六、蜻蜓点水也心疼

[更新时间]2008-05-03 19:23:12 [字数]2379

二十六、蜻蜓点水也心疼

囊瓦毕竟是一军统帅,心中的怒火燃烧的再旺盛,也要满腔怒火强咽下,表面举止还要安详如水的。

此时囊瓦能直接指挥的兵力,史书中找不到具体记载,但楚国举国之兵还是有载的:二十余万。现在囊瓦所率部队,既然被称之为“主力”,那就可以认定为过半,也就是说,应该在十万上下。

沈尹戌的私家兵肯定被带去方城调兵了,不过,既然是去调兵,便决不会将大部士兵带走,因为沈尹戌更清楚,囊瓦这边是主战场,临行前对囊瓦的语言也清楚的表明了,沈尹戌准备去烧掉吴军战船及封锁吴军退路,依赖的是从方城调来的精锐,再加上大隧、直辕、冥阨等关城的驻军,所以,此时囊瓦能直接指挥的部队应该接近十万。

这还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庞大部队,即使遭受点小损失也影响不了囊瓦对胜利的信心;但是,此刻孙武对胜利更有信心,这是基于他对吴楚双方兵员素质的了解,经他自己一手训练的士兵,孙武心中更有数。

对楚军的了解,孙武也能称胸有成竹。伍员与伯噽都是楚国旧宿重臣,最清楚楚军的构成历史,就是现状,由于吴国这几年一直在与楚军缠斗,对其战力及统帅的指挥能力,孙武也是清楚的。

这就是说,此时的孙武就像他在兵书中所说:“知己知彼,百战不贻”。

相反,囊瓦则处于他的对手所说“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状态中,大概只知道的是自己部队的数量,对吴军的数量及战力是混沌一片,尤其是能够具体接触的数字,囊瓦更难得清楚。

囊瓦只是在凭着自己的估计,认为只要抓住了吴军主力,便能一举摧毁之,这是纯粹的一厢情愿,其实就连确定吴军的具体位置也不容易做到,只能判断个大致方向,将部队慢慢的推进罢了。

初战吃了点小亏,囊瓦变得聪明了些,开始在平行推进时注意结阵防备,这下不容易遭袭了。

但是,就算真的是一只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囊瓦指挥的是一支凑集的军队,分别由几位大夫率领着,对囊瓦这种突然变得小心翼翼很是不屑,军令执行起来也就大大打了折扣。

首先就是沈尹戌留下的亲信将领武城黑,此人最擅长的就是轻兵突进式的攻击作战,边行军边结阵防守肯定会闷煞了这位急性子;大夫史皇更是倾心借囊瓦主军立上点功绩,以求增加自己的封赏与采邑。

还有一位比较善战的将领:薳射,此时也与他的儿子薳延率部在前锋位置,这父子二人都是可称将才的战场高手,尤其小的薳延,善于治军待士,极得步卒爱戴。

可惜,古往今来,武艺高强的将领都能称之为“将才”,多数都是些能带领手下舍命冲锋的那种,这类人才只要侥幸逞勇获胜,也是能被人们尊为“将才”,其实名不副实,真正的将才是表现在帷幄中的。

一般说来,猛将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一群疯子,一类是“傻子”。前者大多暗诣兵法,会好好地利用自己的武艺特长,寻找正确的突破口,身先士卒发狂般杀将过去,将敌兵击得溃不成军;后者则是不论预见到的战果,一概不要命的哪儿人多就往哪扑,其实仅是起到了凑热闹的作用,有时还是起的反作用。

但只要能被冠以“猛将”,便必然会一身好功夫,而且也有个共同的特点:不怕死,或者说是不要命也可以。

双方都不乏猛将,也都不缺少“猛将”中的后者,这时就要看运气了,哪边的“傻子”猛将蒙对了,哪边就等于老天照顾自己,沾了大便宜。

现在的情况是,楚军中的猛将控制不了自己求胜的欲望,虽然囊瓦下令结阵慢行,武城黑与薳射两军还是前出过多了,与中军的囊瓦出现了脱节,中间留下了数里的空隙。

这就足够了,孙武的轻兵就是从这空隙中斜插过来,而且选择的恰是囊瓦的中军举火造饭的时刻,孙武的军令就是以敌军的炊烟为信号的。

而囊瓦的中军自持有前军结阵护卫,根本没有加以防卫,这下惨了,正准备开饭的士兵被风一样刮过的吴军兵车碾过,等回过神来,集结抵抗时,吴军已经从中军前掠过了,只留下了一片狼藉,以及大量中箭受伤的士兵,或毙命的尸体。

囊瓦紧急鸣金,招回前军围歼吴兵,但是,以兵车为主要兵种的楚国大军哪就那么容易回头?当前军在混乱中掉过头来,吴军早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无数的车辙与蹄印。

小心翼翼还要吃这等大亏?囊瓦终于忍不住了:不再喜怒不形于色了,对没有任何损失的前锋将领大发雷霆,责其不顾中军,自顾前行,以至被狡猾的吴军钻了空子。

更令囊瓦气愤的是,怎么吴军专找自己所部麻烦?两次接触,都是自己所部吃亏,莫非是诸将领有意抛出主帅嫡系挨打?

二战吴兵,脸上没挨耳光,胸口却挨了一脚,虽然也属于蜻蜓点水般的挨打,但囊瓦感觉:蜻蜓点水也心疼!

现在囊瓦发怒的对象是连敌军带部将都有,甚至抱怨自己的部将更多些,怒极之际,颁下严令,一改进兵方略:全军平行扯开,采取大迂回战术,自己的中军稍后突进,前锋向两翼张开,目的:包来袭吴军的饺子,与予围歼!

这是摆开的大阵式,面对兵力显然不如自己一方偏师的来袭吴军,这是欲钓一条小鱼再说,现在首要就是必须提高楚军的士气,即使小胜,也有大助益――囊瓦杀鸡用上了牛刀!

论说这种态势变化,对于吴军来说,到了投入主力的时候,敌军张网,兵力无形中就照成分散,集中主力,攻其一点,必然会在局部上战居优势,必将能一举击溃楚国大军。

王弟夫概就是这样认为的,再次求战:出动自己所部,擒贼先擒王,直击囊瓦中军!

谁知吴王军令颁下,还是严令夫概按兵勿动;这肯定又是那个所谓主将孙武的点子,一个标准的书生,哪能当真一切都听他的?这样把战事磨蹭下去,何时能打到楚都?

但命令来自吴王,夫概只得强忍,等着吧,总有俺快意挥戈的一天。

在孙武看来,决战的时刻还早呢,楚军锐气并未完全被消磨掉,此时决战等于死打硬拼,战损必大,不利于将来向楚都的进军。这不是为将之道,一个高明的统帅应该能创造所有能利于己方的条件:“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孙子兵法》军形)

(请看下篇:二十七、撑开大网等鱼来)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3852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