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七、撑开大网等鱼来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二十七、撑开大网等鱼来

二十七、撑开大网等鱼来

[更新时间]2008-05-03 19:24:21 [字数]2648

二十七、撑开大网等鱼来

楚军统帅囊瓦虽然智力稍显低下,但究竟还算不上白痴级别,治军从政多年,也是积累了丰富的内斗外战经验。

这次准备张网捕鱼,就是表面暴怒求战,实际经过深思熟虑的。与深入自己国境的吴军交战两次,一再吃亏落败,使囊瓦不得不开始细心起来,他仔细回忆了两次遭袭的经过,对吴国现在的作战风格有了个大致的概念:无非从左右两翼侧袭而已,最初是如同打水漂,一沾即去;二次是横穿而过,并不敢设阵恋战。

历来好事不过三,估计吴军下次也不外乎变个方向,还是老套路,再次沾了便宜就走人。

怎么能将来袭的吴军留下来呢?这就是囊瓦需要思考的唯一问题,能接受教训方为智者,这点难题还难不倒十万大军的统帅囊瓦,所以囊瓦在部署部队张网时暗留了后招:给吴军设个大大的陷阱!

先布下个诱饵:在吩咐前军左右张势时,囊瓦给左军密令,进军速度不必与右军及中军同步,要快一点,有意给吴军留下那么一段看得见的脱节――这就是诱饵,大陷阱的入口。

对另一侧部队命令:大军通过后,人工加深战车的车辙,决不让进入包围圈的吴军再次穿过,平原的战车也需要道路,囊瓦实际上就是在破坏掉吴军轻型兵车的逃路。

囊瓦自己则率主力中军,单等吴军入网之后,急速堵上左军有意脱节的缺口,然后全军合围,那掉入陷阱的吴军还能飞到天上去?

那时两路前军回车参战,楚军将如同狮子博兔一般,将讨厌的吴国轻兵撕得片甲不存!

两军对垒,其实就是双方主帅在斗智,士兵在斗力,将领在斗勇气。孙武现在对囊瓦的心态几乎是身同感受,急于找回一局的心态,必然会导致全力前扑,脚跟失据。作为对手,那就是需要找到楚军脱力点,给予迅速的一击,使其还手不及,便撤出战斗。

现在还不到决战的时刻,还是在继续消磨楚军的士气,兼带等待陆续赶来的更多楚军,孙武把决战时刻选在了即将到来的对手大军云集时。

己方的主力,还是在隐蔽待机,耐心等待出手的一刻。

孙武准备用于接战的部队还是自己的前锋,还是那3500名精锐。

是否过于托大了?兵力如此悬殊,全军尽墨是有很大可能的,一旦被楚军围住,就等于给楚军送食了。

孙武才是真正的胸有成竹:这种战局,兵力不是关键,战术才是关键,控制战争的节奏才是关键,战术服务于战略是兵家常识,而吴军的战略目的是彻底摧毁楚国的军事力量,避免形成持久战,所以必须控制打击的力度,一旦劲使过了,就会给将来伏下大患。

就算楚军大部溃散,其余部节节抵抗于进军楚都途中,也是吴军所不愿意看到的,尤其,战事一旦拖延,给了楚国举国动员的时间,吴军的胜机将极为缥缈,两国的动员能力毕竟不是一个级别。

欲完胜唯有一途:一举摧毁楚国军民的抵抗意志,进而解除它的武装,毁掉它的宗庙,逐渐将其财力物力服务于吴国,这样,吴王的霸主之路就通畅了。

至于是否灭掉楚国?那就不是孙武这位军事家考虑的问题了,那是政治家的事,具体来说,就是吴王阖闾考虑的问题,――很可惜,阖闾也不是个及格的政治家,其才干也是偏重于军事。

至于继续以轻兵应敌的风险,孙武当然关注的是这个,孙武此时坚持的是他在兵法中的所述: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楚军按照计划推进了,正面好似止步不前,两翼却远远张开,拉网般罩向吴军。

左翼的楚军依照囊瓦的军令,有意在背后留下了二里左右的缺口,囊瓦的中军一直在磨蹭着前进,保持这种态势,现在就等吴军钻进来了!

可是,大军展开许久却不见吴军踪影,莫非吴军得到军情,不敢来袭了?

吴军的主力一直隐蔽的挺好,还是没有接近战区;那么,孙武用来袭击楚军的轻兵此时在何处呢?

其实就在楚军的大网正中央!

这次吴军一直潜伏在楚军的正面,对楚军派出的探子,是一概接收,坚决砍掉,这不是孙武刻意涉险求胜,从楚军的阵式张开那一刻,孙武就清楚了囊瓦用兵的目的所在,只要吴军不动,反而是最安全的,当出动之时,必将石破天惊!

孙武唯一关注的是:接战之后吴军的退路。

楚军中军的旗号也开始挪向两翼,看来固执的囊瓦是准备把网张得更大,正面宽了再宽,不愁找不到吴军。

楚军预留的缺口处出现了吴军旗号,可是稀疏的很,并且老是在树林中幌动,看不出有钻进陷阱的迹象,囊瓦有些沉不住气了,传令中军再向外围迂回,不主动进来不要紧,那咱就出动把你包进来!

大军已经开始运动了,缺口处看得见的吴军旗号还是在那里犹豫,囊瓦不禁开始兴奋了:终于逮住你了!

谁知,突然,不好!

中军正面突然响起了战鼓,一阵烟尘扬起,不知多少吴军兵车随着战马狂嘶,直扑过来!

目标正是囊瓦所在,莫非孙子准备实施“斩首行动”?囊瓦大惊失色,忙催战车避开锋芒。

几乎是横向出动的楚军一时难以转向,又是处在了挨打被踏的窝囊状态!一时难以还手。

幸喜囊瓦机灵,自己的兵车速度极快,躲过了吴军的冲击,犹如一股激流,吴军从囊瓦背后冲过,直把个囊瓦吓得冷汗直冒,心中大呼侥幸,朦胧中感觉这仗没法再打下去了。

中军经吴兵一冲,又是伤亡遍野,幸亏突然冒出的吴军并不恋战,直向楚军的后方冲去!其时楚军后方已空,刚被调向两翼,吴军从闪出的空挡出一冲而过,留下了一片混乱的楚军。

后方即是楚军的豫章大营,吴军岂不是自寻绝地?此时围追,吴军能跑到那里去?

所幸囊瓦回过味来:不能追击!一旦大军转身向后,必然难以止步,惯性形成,正面再有吴军呢?趁势驱赶,楚军岂不大败?因为左右已经来报:正面已经发现了吴军的旗帜,看来就等着楚军回追呢。

大将之才囊瓦!乱中不慌,败中不乱――指心神。传令全军收缩结阵,步步退守,还是退向大营吧,哪里来的还是稳妥的回到哪里去。

全军主帅,焉得不持重?穿过去的吴军数量有限,那么,真正的吴军主力在何处呢?显然在正面等待着楚军转身。提军兜捕?临战怎么改变部署?到时处于后方的那股吴国轻兵转头再袭击尾部怎么办?

算了吧,上当不能连续,今天就放过吴军吧,能在稳步退军中兜捕住后方的那股吴兵,也算大功告成。

哪想,对面并没有什么趁势来攻的吴军,全军退到了自己的营寨,也没再找到应该有的吴国轻兵,看来已经提前转向远走了。

至于正面及左翼吴军的旗帜?都是绑在树梢上的。――孙子的疑兵之计也!

接连三战,结局都大出囊瓦意外,夜晚,囊瓦徘徊于军帐,心中怒气已经不再,泛起的是阵阵寒意:再打下去,胜机渺茫,还不如当初不渡汉水呢!

为将者,当然应该洞察战局。囊瓦发现大势不妙,心中已生退意,思虑再三,终于决定:走人!干脆弃军走人!逃亡也比挨宰强!

(请看下篇:二十八、重振旗鼓战吴兵)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3853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