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八、重振旗鼓战吴兵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二十八、重振旗鼓战吴兵

二十八、重振旗鼓战吴兵

[更新时间]2008-05-03 19:26:59 [字数]2863

二十八、重振旗鼓战吴兵

接连三战,连吴军的影子都没摸到,自己却战损一次大于一次,令囊瓦对胜利失去了信心。

前文说过,囊瓦有一最明显的特长:最擅长听从他人意见。基本上就是这种情况吧:只要你当场提出来,咱绝对纳谏如流,不会不给你面子。

但囊瓦还有一特征:胆子属于气球性质,若大,能豪气干云;若小,能羞死兔子。面对实践中的不利,囊瓦诺大胆气像是被戳了一个大头针,“噗”的一声成了一张薄皮,脑海里就一个念头:不玩了,远走高飞,找个安全的地方安度晚年去!

十万大军的主帅,怎么会这个样子?这事就是见于史载也实在难于让人相信。但是,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在春秋末期哪个离奇的年代,任何离奇的事情都不足为怪。

前文也说过,诸侯各国的军力构成是由各国君主的嫡系“卫队”及大夫们的私家兵组合而成,战事由各方“集资”出兵,战后由君主按功分红,但哪家蚀光了老本也不会乐意,折本求功也是有个限度的,超过了底线,忠臣也会变成炒股高手,不会让你给套牢,会忍痛割肉的。

囊瓦的决策就是这种心理:三战受损的都是自己的贴己部队,照这样下去,日后投奔他国,兴许连个尊重都难得到;现在趁自己私兵实力尚存,走人肯定胜于在这儿跟吴军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最擅长听从他人意见的人氏还都有一共同特性:最爱好征求别人的意见。囊瓦也不例外,就虚心请教了身边的将军――大夫史皇,史皇突然发觉主帅有这种想法,心中大急:你哥们儿一走了之,弟兄们呢?你是楚国王室,手下又私兵数万,兵车千余,走到哪儿都强于诸侯小国,我们这些人咋办?

实质为己,良言出口也要显得一心为他人着想。史皇的苦口良言可谓苦口婆心:“令尹曾经与平王无故冤杀忠臣三人,国人怨气现在都在先王身上,就算苍天降祸于楚国,追根也要追到先王头上,但假如你畏缩退军,战败的责任就不好说了,到时前后帐一起算……”

据载:囊瓦听后默然不语。

史皇继续做工作:“和平时期求身任事,国家有难畏避退缩,这算什么?能逃到哪里去呢?您必须奋不顾身,死战求胜,初战失利的责任才能说的过去,才能免罪,否则先生只有死路一条!”

――《吴越春秋》原文:史皇曰:“今子常无故与王共杀忠臣三人,天祸来下,王之所致。”子常不应。

《左传.定公四年》原文:史皇曰“安求其事,难而逃之,将何所入?子必死之,初罪必尽说。”

还是囊瓦传统:虚心接受意见。

囊瓦重整旗鼓,收拾军心,整顿士气,重选战场,大军稍退,在他认为地势有利于自己的柏举地区摆开了战场,这次坚决以逸待劳,全军绝不分散,等待吴军前来受死。

假如吴军径直军绕向楚都郢城呢?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楚军主力尚在,吴军怎敢不顾后路被断,再向楚地纵深进兵?

事实也是如此,不尽歼囊瓦部主力,吴军确实难以继续采取其它军事行动。孙武根据战局态势,向吴王建议:全军向柏举隐蔽接近,尽量拖延决战时刻,耐心等待楚军云集,那时吴军的三万精兵即成了三万敢死队,有了用武之地,巧战之机,更重要的:到时楚国腹地必然空虚,那时……

自进入楚境以来,真正与敌接战的,实际上不过前锋3500人,吴军主力一直在养精蓄锐,等待战机,蔡、唐两国部队,也一直在待命参战,现在总算到了三国联军战楚兵的时候了。

大战在即,两方蓄力攥拳,准备一较生死。但联军行军隐蔽,不敢声张,虽然有“兵贵神速”一说,但三国部队编制不同,兵器有别,方言各异,统一指挥配合作战自然有一定难度,所以真正接触已经是当年十一月的事了。

据左传记载:双方真正的大战爆发于阖闾九年(前506年)十一月庚午日。

所以,好戏开场还早,咱们先论证一番吴军此次出征的几大特点,尤其是兵种、装备、主要作战方式。

前面也简单说过,春秋末期各诸侯国的军力组成、部队编制、及武器装备等。但具体到吴国,与北方诸国却略有不同,大概与越国相近,部队以水军为主,陆军为辅。这主要是由于吴越两国境内江河湖汊密布,沼泽众多,陆军不如水军行动自如的缘故。

有好些侃史者猜测:吴国的部队,由于地理水文所限,其陆军主要兵种是“徒兵”――即步卒。

这也容易理解,孙子在其兵法中所指导的也有些是步兵作战,多次提及“徒兵”一词;尤其在实验性质的吴王宫中训练女兵时,更是明显是步兵编队列阵。因为:车兵训练非一朝之功,训练听话的马匹比训练宫中美女要难得多。

再就是驮手,那绝对是技术兵种,战车的安危其实就在这一人手上;各兵车的配合更不是短期所能够操练的默契如同双手配合,据载,训练一支能作战的战车部队,时间要达七年之久,方能冲锋陷阵,指挥如意。

尤其是吴军配备的兵器,以短剑为主,辅以近战威力巨大的吴钩――弯刀,这显然也是步兵的作战利器,其材质锋利是强于各诸侯国的,这是吴军的优势所在。

吴军的甲胄是由甲――牛皮或犀皮做成的上衣;胄――头盔,一般是由青铜铸成,根据出土的文物看,衣甲上一般还嵌装有保护前胸后备的青铜片,大多为圆形,称为护心镜,古时的梳妆镜也是青铜铸成,所以至今镜子的“镜”子有个金字偏旁。

所以,猜测孙武训练的是由步兵组成的部队也是有点道理的。

但是,假如再细致些,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孙武在其兵书中强调过:对缴获敌军十辆兵车的立功者要重奖,这就说明,孙武甚是稀罕那些兵车,自己的部队也肯定装备这冲锋守卫都威力巨大的东西,不然,缴获来干吗?

再就是楚国将领口中的旁证,左传中记载的:“武城黑谓子常曰:‘吴用木也,我用革也,不可久也。不如速战。’”――有些专家理解为营帐,但本地的楚军都没有木材构筑营寨,远道的吴兵哪来的木头?还能用宝贵的战船来运输木质建筑材料?要说在当地伐树,那么楚军也会呀。

所以,只能理解为兵车材质,楚国牛多,兵车防护用皮质,吴国树多巧匠多,所以用木质,各国习惯已经形成,要临时改动也不容易。

史载的齐国出兵“革车八百乘”,也清楚的说明了:武城黑口中的“革”与“木”,都是指的兵车材质。

就是出土汉简上也明确记载:孙武在帮助吴王训练女兵时,让自己的车夫充当司马,让自己的护车手充当舆司空。――有此编制职称,吴国拥有战车部队无疑。

还有就是客观需要,吴军千里远征,虽然借淮水上行,能省力的运输军资,但弃舟登陆之后,兵车肯定成了全军的命脉:沉重的粮草总不能指望士兵们肩扛手提,陆路行军,车辆还是主要负重工具。据专家考证,革车即是指的辎重车。

再就是冲锋突袭作战,兵车无疑是威力最大的玩意,就相当于现代的坦克车吧,驰马肯定要比奔跑迅速,接敌后容易逃脱,杀入敌阵后产生的威慑力无疑大于步兵,光四匹奔马践踏就是令人生畏的杀伤工具。

要逃避敌军车兵的追击,步兵只能靠地形,否则就是等着被宰杀;而战车不同,奔驰在前面的沾着大便宜:随便丢下个方木等障碍就算万事大吉了,等追兵排除了障碍物,被追者早就没影了。

所以,综合分析,吴军还是配备了战车的,不过,由于吴军的特点,步卒的战斗力及分量稍重于他国而已。

但是――又是“但是“这个水词儿――任何事情都有意外,在即将开始的大决战中,吴国的战车能发挥多大威力呢?请大家耐心阅读下文。

(请看下篇:二十九、兵无常势论虚实)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3853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