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九、兵无常势论虚实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二十九、兵无常势论虚实

二十九、兵无常势论虚实

[更新时间]2008-05-03 19:29:03 [字数]3516

二十九、兵无常势论虚实

孙子指挥着三国联军无声的向楚军主力接近,这次部队的前锋换成了夫概的五千“熊兵”,先前屡战的3500精锐前锋的确需要休整一番了,大战,决定胜利的大都是最后的重击,孙子要把重锤留在最后一刻砸下去,那时,才是真正的一锤定音。

那么,孙武是在决定与楚军开始决战了吗?

笔者一家之言,分析:并不是如此,此刻的孙武还是在实施诱敌聚集的战略,还是在准备趁乱取胜,浑水摸鱼,在力争一战定大局,一举摧毁楚军主力,打掉楚国的抵抗意志。这符合他在兵书中强调的速战速决原则。

这是标准的进攻作战,孙子在自己兵法的第六篇阐述了他对进攻作战原则:虚实!――也就是说,“避实而击虚”,“因敌制胜”是进攻作战的原则。

孙子在虚实.第六中说:凡先占据战地而等待敌人的就从容、主动;后到达战地而仓促应战的就疲劳、被动。所以,善于指挥作战的人,总是调动敌人前来而不被敌人所调动。――楚军把主战场选择在了柏举地区,表面看来是囊瓦下得军令,其实是孙武在调动他,后世的毛泽东在指挥四渡赤水战役时,也是遵照了这个原则。

能使敌人自己来上钩的,是以利引诱的结果;能使敌人不敢前来的,是以害威胁的结果。所以,敌人休整得好,就要设法使他疲劳;敌人给养充分,就要设法使他饥饿。敌军安居不动,就要设法调动他。――三战扰敌,三年疲敌,都是在实践这个理论。

出兵打击,要瞄准敌军无法急救的地方,行军路线,要选择敌军意料不到的方向。――吴军的这次千里迂回,弃舟陆行,就是遵照了这个原则。

行军千里而不困乏,那是因为部队行进在没有敌军或敌军防守不严的地区。进攻能够轻易得手,那是因为攻击敌军疏于防守或不易守住的地方;防守能够安固,那是因为扼守住了敌军不敢强攻或不易攻破的地方。――吴军能够顺利深入楚境,没遭到像样的抵抗,就是选择了这种“没有敌军或敌军防守不严的地区”,楚军没有形成有效的抵抗,也是由于没有做到“扼守住了敌军不敢强攻或不易攻破的地方”。

所以,善于进攻的军队,敌军不知其所守之处;善于防守的军队,敌军不知其所攻之处。――这简直是把指挥作战艺术化了!

微妙呀!微妙到看不出一点形迹;神奇呀!神奇到听不出一点声音。这样,就能成为战场的主宰。――孙子不是在感叹自己,是在以情绪感染读者:吴王。能把兵书文学化,孙子别出心裁!

进兵时,敌人无法抵御,是由于冲向敌人防守薄弱的地方;退却时,敌人无法追及,是由于行军很快,敌人追不上。――之前的三战三胜,就是在验证这点。

我若求战,敌人即使深沟高垒坚守,也不得不出来与我交战,是由于进攻敌人所必救的要害地方。我若不想交战,即使画地而守,敌人也无法和我交战,是因为我设法改变了敌人的去向。 ――直到现在的战场势态,还是这种现象,吴军在攻楚军必救,而至今自己的主力尚未暴露,所以楚军“无法和我交战”;更为可能的是,孙武瞄准的是援兵,这些远道而来的楚军,时间先后不一,数量多寡都有,战力参差不齐,指挥不能统一,应该是最容易被打击的对象。

用示奇正之形于敌的办法欺骗敌方,诱使其暴露企图,而自己不露形迹,使敌捉摸不定,就能够做到自己兵力集中而使敌兵力分散;自己兵力集中于一处,敌兵力分散于十处。这样,我方便能以十倍于敌的兵力打击敌人,造成我众而敌寡的有利态势。若能做到以众击寡,那么我与敌交战难度就小多了――孙武在强调:局部兵力要大于敌,全局优势不等于局部优势,做到这点就看一个主帅的能力。

我军要进攻的地方要使敌不知道,不知道,它就要处处防备;敌人防备的地方越多,兵力便会越分散,这样,我所直接攻击的敌军就不多了。道理很简单:注意防备前面,后面的兵力就薄弱;注意防备后面,前面的兵力就薄弱;注意防备左翼,右翼的兵力就薄弱;注意防备右翼,左翼的兵力就薄弱;处处防备,就处处兵力薄弱。敌人兵力所以少,是由处处防备的结果;我军局部兵力所以多,是由于迫使敌人分兵防我的结果。――孙武在告诫吴王及后人:只要调度得当,就不怕对方的兵力庞大,局部接战,一样可以占据优势地位。大家可以查阅国共之间的战史,三年的解放战争,其实就是这么打得。

能预知同敌人交战的地点,能预知同敌人交战的时间,就可下决心跋涉千里,同敌人会战;如果既不能预知交战的地点,又不能预知交战的日期,就会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何况远到几十里,近的也有好几里呢!――孙子在提前预告这次千里远征,当然,也或许是在总结这次远征的决策,因为这段话定稿于何时?是对楚作战之前还是之后?我们今天无法考据。

孙子接着说:以我之心忖度、推断,越国(注意:孙武开始预警南方的越国!)的兵虽多,对于决定战争的胜败又有什么补益呢?所以说,胜利是可以争取到的;敌人兵力虽多,也可以使其无法用全部力量与我交战。 ――预警是肯定的,但用在这次对楚作战上,又有何不可呢?

所以要注意:认真分析判断,以求明了敌作战计划的优劣长短;挑动敌人,以求了解其动静治乱的情况;示形诱敌,以求摸清其所处地形的有利不利;进行战斗侦察,以求探明敌人兵力部署的虚实强弱。所以,

对于我方来说,示奇正、虚实之形以诱敌的方法运用到极妙的程度,能使人看不出一点形迹。这样就是有深藏的间谍,也无法探明我方的虚实,即使很高明的人,也想不出对付我的办法来。

把根据敌情变化之形灵活运用战法而取得的胜利摆在众人面前,人们也看不出来;人们都有知道我取胜的一般战法,但不知道我是怎样根据敌情的变化灵活运用这些战法而取胜的。所以每次战胜的策略、筹算都不是重复老一套,而是适应敌情的发展而变化无穷。 ――孙子在这里一再强调万莫要机械的模仿兵书所载,不要死读兵法,重在活用!怎么后世还能出现赵括这样的军事书呆子呢?令人不解。

最后,孙子形象的解释了名将之用兵风采:用兵的规律像水,水流动的规律是避开高处而流向低处,用兵的规律就是避开敌人坚实之处而攻击其虚弱的地方。水因地势的高下而制约其流向,用兵则要依敌情据而决定取胜方针。所以,用兵作战没有固定的方式方法,就像水流没有固定的形状一样;能依据敌情变化而取胜的,就称得上用兵如神了。

结论:兵势其实与自然现象没有不同:用兵的规律就像自然现象一样,“五行”相生相克,四季依次更替,白天有短有长,月亮有暗有明,永远处于变化之中。

孙子在自己的虚实论述中预言般强调了战争的变化无穷,但是,对吴军即将遭遇到的突然变化,孙武作为一军主将,却也无法预料,也只能根据突变,应付战事,顺其自然。

这也侧面验证了孙武的理论:战局永远处于变化之中。

其实,我们在日常工作中所境遇到的也是如此,所有遭遇过的事情都不可能百分之一百的重复,所采取的对策当然也不能照搬书本,书本知识只能提供道理,各种复杂多变的具体事务,只能靠自己的悟性灵活应对。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人生亦如是!

附:《孙子兵法》虚实第六原文:

孙子曰: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能使敌人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敌人不得至者,害之也。故敌佚能劳之,饱能饥之,安能动之。出其所必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必攻也。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故能为敌之司命。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故我欲战,敌虽高垒深沟,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战,虽画地而守之,敌不得与我战者,乖其所之也。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吾所与战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则敌所备者多,敌所备者多,则吾所与战者寡矣。故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寡者,备人者也;众者,使人备己者也。故知战之地,知战之日,则可千里而会战;不知战之地,不知战日,则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而况远者数十里,近者数里乎!以吾度之,越人之兵虽多,亦奚益于胜哉!故曰:胜可为也。敌虽众,可使无斗。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计,候之而知动静之理,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故形兵之极,至于无形。无形则深间不能窥,智者不能谋。因形而措胜于众,众不能知。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夫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故五行无常胜,四时无常位,日有短长,月有死生。

(请看下篇:三十、前敌主将违军令)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3853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