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三十、前敌主将违军令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三十、前敌主将违军令

三十、前敌主将违军令

[更新时间]2008-05-03 19:29:49 [字数]2433

三十、前敌主将违军令

夫概被布置在前敌,心中大为兴奋,自出兵以来的郁闷总算舒畅了不少。

现在夫概面对的是:正前方楚国的十万大军,黑压压一望无边,每天,营寨内都出动数以几万的楚军在列阵求战,而自己这边呢?暴露在敌前的唯有自己所率的五千步卒,虽然经过自己强化训练,其战力绝对能称“彪悍”二字,但毕竟兵力过少,在庞大的楚军面前还是显不出什么威势来。

假如这是位理智的将领在统帅前军,兴许早就忐忑不安了,没有人能心安理得面对准备一口吞掉自己的庞然大物,但夫概不同,这家伙简直不是正常人,是个我们前文说过的,地道的战场“疯子”!

夫概早就坐卧难宁、寝食不安了,但决不是一般人应该表现出来的面对强敌的那种不安,而是一个老酒鬼被捆起来闻了半个月的酒香――就是不让沾唇的那种不安,心里难耐的就是:急欲扑上去灌他个昏天胡地,管他该喊哪个爹娘儿女呢,爽个痛快再说!

可是不行,那孙武还是传令:不准擅自开战!

就这样与对面的楚军相持下去?莫不是在等待他那三千前锋歇过来吧?到时再把咱家换下去?这家伙连立功都那么吃独食,怎么老哥闭眼淘换来这么个主将!

也或许是看见楚军人多,心怯了;再就是不相信俺夫概,怕打输了没法向王兄交代。

可气的是,王兄偏还对这位主将言听计从,这家伙的点子一经从王兄嘴里转悠一圈就立时成了王旨了,特想不听,不听还不行,这王弟将军真是干得窝囊!

还是当王好啊!

孙武将自己的意图灌输给了伍员,两人又配合说服了吴王阖闾,那就是,继续等待楚军集结,寻觅战机求歼刚到的楚军援兵,这种部队,精力早就耗在了路途,初来乍到,不明战情,又难说能与楚军主帅沟通信息,无法配合作战,一旦遇到打击,即士气不再,最易于一鼓全歼。

伤其十指不若断其一指!

前三战已经打掉了囊瓦的锐气,楚军主力一时不敢发动攻势作战,就让夫概将军的五千人与他相峙住,让楚军主力空耗,依次剪除它的羽翼,最后再收拾它,那时楚国将不再有可战之兵,不管他楚国再大,也将沦为猛虎口中的老牛,一顿美餐而已!

吴王此时还相当清醒,明白孙、伍二人的建议是对的,这是解决楚国的最佳之策,也是最速战法,推迟决战是为了尽快决战,并且一战而必胜!

所以,在夫概亲赴中军求战时,吴王当即与予拒绝。

夫概的请战几乎是胜利宣言:“囊瓦这家伙,仁义早丧尽,贪财不施恩,楚军中没有人愿意为他卖命,现在追杀过去,举手就能拾掇了他!”――《吴越春秋》原文:“子常不仁,贪而少恩,其臣下莫有死志,追之,必破矣。”

阖闾坚决不许,理由冠冕堂皇:“急于开战天时不利。”――这既可以理解为老天给了吴王私人暗示,星相显示不要同楚军近期决战,也可以理解为天气状况不利于进攻,而且连解释的理由都不需要寻找,对方还无法反驳。

可是,这一套花活对夫概没用,他才不理睬什么老天呢,憋着一肚子怒气,回营就召集部将宣布开战,理由更加充分,情绪慷慨激昂:“自古有云:前敌大将追求的大义,就是为了完成君主交给的使命,根本不用等待具体命令,就是说的今天的事!今天我囊瓦就是战死沙场,楚国被破,俺死而无憾!”――《左传》原文:“所谓臣义而行,不待命者,其此之谓也。今日我死,楚可入也。”

主将都将生死置之度外,部将还能有何话说?夫概之言,一经传达,五千“熊兵”立时被感动的“牛”气冲天,人人摩拳擦掌,个个热血沸腾!

本来这五千私家兵就是夫概精选出来的死士,几乎一律膀大腰圆,刀剑精良,武艺超众,现在又经主公这番政治动员,全军几乎就想喊出一句话了:“杀呀……!”

囊瓦经史皇动员,集结大军于柏举,每日列阵求战,不求尽歼吴军,只求战得小功,如此也能回军向昭王交代了不是?可是吴军偏不配合,偏以一支弱旅摆在前面作诱饵,诱使我大军前出,看来又是准备重复昨天的故事,还想沾了便宜就开溜?

本令尹没那么傻冒,被蛇咬过了,你就是扔过根井绳来咱家也当蛇对待,看你还能有啥妙方?

严令诸将,继续列阵待敌,不准前出挨打!哎――说你呢,武城黑将军,就是不放心你这个急性子!

就这样耗下去吧,反正咱们越耗兵越多,没见这几天援军陆续赶到吗?再等到左司马把吴军的水军拾掇了,那对面的吴军还不成了汤锅里的老鼠――不,是煮熟的鸭子,就等着咱们解馋了?

但是,大部将军们与士兵可没这么个馋劲,成天搞野外阅兵式,早就腻歪透了,尤其是经过三次遇袭,对自己主帅的本事几乎都洞察了几分:打胜仗?做梦去吧,那对面的吴兵可都是吃吴越粟米长大的,手中的宝剑、金钩削铁如泥、吹气断发,还是眼神贼着点吧,等死不如早开溜!

夫概即将开打,内部军令已下,政治动员到位,提前犒赏开始,牛肉烧酒已发,部队嗷嗷直叫,就等夫概传令击鼓了!可吴王还蒙在鼓里,伍员、孙伍也不知所以,还在盘算着先拿哪支援军开刀呢。

对结阵以待的楚国大军,在三人看来,已经成了一盘烤鱼,不过眼下还不准备品尝,火候还不到,不光吴王僚,咱阖闾也是美食家。

没想,出乎一切人的意外,夫概军营的战鼓大作,五千名疯子连战车甲胄都全部丢下,犹如山洪暴发般扑向了楚军!

战鼓震晕的可不是一人,囊瓦、阖闾,楚军、吴军,一时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听得犹如天崩地裂一般,对面楚军战阵被瞬间撕开了一道裂口,高处观望:竟如沸油锅内被浇了一瓢凉水,楚军战阵几乎满地开花,一片混乱!

孙伍惊闻之下,连呼可惜,但如此一来局面大变,现在需要紧急应付的是怎样收拾乱局了。

远些的问题已经不容多想了,想了也没用,关键的就是眼前,怎样避免夫概部全军覆没,能利用突变,求得最好的结局吗?现在到了投入吴军全部主力的时刻了吗?

不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还没到孤注一掷的关头。

莫非坐观夫概以区区五千步卒去冲击十万楚兵?须知,楚军的强悍善战也是举世闻名的,孙伍不敢如此托大,还是要采取紧急措施的。

至于对公然违令的夫概?惩罚也是战后的事,按军法:不论胜负,必斩无疑!

不过,剁了吴王两名爱姬的脑袋,莫非还要砍掉一个胞弟的头颅?想到这里,孙武简直也要晕过去了!

(请看下篇:三十一、柏举大战古今稀)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3853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